183十番外十六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玉潤的調-教——第一夜︰

    柳蔭晚上陪著玉潤用了晚飯,又準備去練功房練功夫。他原本要走,可是看到玉潤坐在那里眼巴巴看著自己,就有些舍不得,于是開口道︰"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玉潤大喜,面上卻不顯出來,一雙鳳眼流光溢彩瞟了柳蔭一眼︰"你背我去?"

    柳蔭面無表情背對著她蹲下了身。玉潤打小就愛撒嬌,柳蔭是深知的。先前玉潤是他掌中寶珠,如今是他的心肝寶貝,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拒絕她。何況到了晚上,正院里也沒有閑雜人等,除了貼身侍候他的喬葉和喬枝,以及剛被玉珂從金京帶來的白蘭和玫瑰,而這些人都熟知他和玉潤的相處方式,決不會感到詫異的。

    玉潤輕輕巧巧趴在了柳蔭身上,兩條軟軟的胳膊纏在了柳蔭脖子上,兩條長腿向前盤在了柳蔭腰上。她把臉貼在柳蔭耳側,心中默默做著計劃——她的性子是最像她爹玉珂的,是一個小型的亡命之徒,一旦做了計劃,什麼都敢去做,無畏無懼。

    柳蔭聞著玉潤身上香香的味道,感受著她柔軟胸部磨蹭自己背部的感覺。他依舊是覺得玉潤小,還是那個被他寵著疼著的小女孩,那麼小,那麼軟,那麼乖,怎麼忍心讓她被人傷害?

    在這一瞬間,柳蔭覺得玉潤嫁給自己也許是一件好事,他簡直不能想象嬌嫩跋扈的玉潤嫁給了別的男人,然後一生過著為丈夫管理妾侍通房照看庶出子女、每日在後院宅子里勾心斗角的日子。

    他願意他的大姐兒一生快快活活無憂無慮,永遠做他的掌中寶珠心肝寶貝。

    一個時辰之後,柳蔭從大姐手里接了絲帕,擦了擦臉上的汗。他身上的白綾勁裝被汗水 濕了,貼在身上,顯出完美的線條;臉上也出了不少汗,鬢角*的,眉目卻更清晰更漂亮了。

    玉潤看著他因為出汗皎然如明月的臉,湊上前踮起腳跟去摸他如墨工筆描畫的眉眼和嫣紅的唇。

    柳蔭捉著了她的手,輕輕吻了一下︰"走吧!"

    他牽著玉潤的手往臥室方向走去。

    初秋的夜晚,涼風習習,吹在剛出過汗的柳蔭臉上身上很是愜意,他卻又怕玉潤害冷,松開了玉潤的手,輕輕撫摸玉潤的背。

    他的手仿佛帶著電流,摸在玉潤背上,似乎有電流通過她全身的毛孔, 啪作響。玉潤被他摸得舒服得只差呼嚕了,她眯著眼楮撒嬌︰"小舅爺,抱抱!"

    柳蔭這時候心如止水,因此沒有臉紅,攔腰把玉潤抱了起來,往臥室而去。

    玉潤縮在他的懷里,聞著他淡淡的汗味,一臉的若有所思——她終于明白了,為什麼這麼多年,小舅爺沒有找女人卻依舊沒有活活憋死了,原來他每日都在練功房里消耗了精力啊!

    柳蔭洗完澡,躺在床上。玉潤只穿著抹胸和褻褲在他身邊躺了下了。

    因為擔心玉潤夜里掉到床下面去,柳蔭貼身抱起玉潤,一翻身,就把玉潤翻到了床里。

    玉潤背對著他,掀起了他中衣的衣襟,貼肉挨著他,然後縮進他懷里睡了。

    柳蔭閉著眼楮,等待玉潤來騷擾他,卻等到了玉潤淺淺的鼻息——玉潤睡著了。他不由有些希望落空的失落,擁緊了玉潤,閉上了眼楮。

    早上醒來,柳蔭發現玉潤已經起床了,不在臥室里,聲音隱隱從正堂里傳來,是在吩咐玫瑰和白蘭早飯的事情。

    柳蔭和玉潤一起用早飯的時候,白蘭進來稟報道︰“大小姐,胡夫人派了一個媳婦過來見您。”

    玉潤一听,眼珠子轉了轉,瞟了柳蔭一眼,見他沒看自己,就拿帕子沾了沾嘴唇,沉聲道︰“讓她等著吧!”

    她臉上含笑,心里卻在猜想著胡夫人幫自己買的書到底是怎樣的,因此也沒了糾纏柳蔭的心,食不甘味地陪著他用了早飯,又送他去了前面書房,回頭便一把拉住了白蘭︰“東西送來了麼?”

    白蘭含笑道︰“送來了,用羊皮紙包裹了好幾層,還蓋上了胡夫人的小印,保險得很呢!奴婢按照您的慣例,賞了來人的人一人一錠銀錁子!”

    玉潤這才放心,帶著白蘭和兩個小丫頭一起回去了。

    柳蔭的公事一上午就忙完了,他按照慣例,呆在外書房里看看書喝喝茶,預備歇一歇,然後在小客室里用了午飯,再睡一會兒。

    可是,書拿到了手里,沒看了幾頁柳蔭就覺得沒什麼意思,扔到了一邊。他端起了清茶,嘗了一口,覺得沒什麼滋味,他索性走到屏風後,在錦榻上躺了下來,想著睡一會兒。

    躺了半日,他總覺得心里亂亂的,好像有什麼事情沒做似的。

    喬葉在小客室里侍候,他是個鬼靈精,看國公爺這個坐臥不寧的樣子,隱約猜到了六七分,且不說破,垂著眼簾等待國公爺接下來的反應。

    在錦榻上翻騰了一會兒之後,柳蔭終于忍不住了,開口問道︰“後宅沒有消息?”

    喬葉恭而敬之道︰“稟報國公爺,後宅沒有消息。”

    又過了一會兒,柳蔭略帶著困惑的聲音再次從屏風後傳來︰“現在是什麼時辰?”

    喬葉的眼楮看了一眼牆角的西洋鐘︰“稟報國公爺,現在是午時三刻了!”他沒有得到柳蔭的回答,就斗膽道︰“國公爺,現在是用午飯的時間了,要不要擺飯?”

    柳蔭覺得百無聊賴,頓了頓才道︰“算了吧!”

    他索性起身去研究海疆地圖去了。如今東夷島國蠢蠢欲動,他覺得還是及早做好準備的好。柳蔭打算待玉珂從海疆視察回來之後,和他好好商量一下這個事情。

    仿佛同柳蔭心有靈犀,柳蔭不吃午飯在外面書房研究海疆地圖,玉潤也不吃午飯趴在臥室的床上研究胡夫人命人送來的書和圖冊。

    胡夫人送來的書都是嶄新的板正的,還散發著油墨的香味——她再粗疏也不敢給丈夫頂頭上司的夫人送被人看過摸過的書。

    玉潤命白蘭帶著個小丫鬟裝作喝茶守在正院的花廳里,看見柳蔭回來就發出信號,又命玫瑰坐在起居室里做針線,給自己放哨守門。

    她自己枕著高枕,躺在床上看胡夫人送來的書和圖冊。

    胡夫人總共送來了兩本書和兩個圖冊。書分別是《素-女經》和《玉女經》,圖是《合=歡圖》、《風=流絕暢圖》和《春=宵秘戲圖》。

    玉潤先拿起圖冊看了起來。剛看了幾頁,她就感覺到了自身知識的匱乏——這些圖冊一本有二十四或三十六幅圖,每幅圖表現一種姿勢或場景,還配有一首香艷的詩或小令。玉潤對那些文縐縐的詩詞小令不感興趣,單是鑽研那些姿勢場景。

    她是一個好學的人,一邊看圖,一邊拿了筆和紙做了筆記,把自己準備炮制在柳蔭身上的姿勢和場景都記了下來。

    到了傍晚時候,玉潤終于把這三冊圖粗略地看了一遍,並且覺得自己學有所得,很是得意。所有的姿勢中,她最感興趣的是虎步、猿搏和鶴交頸,而所有的場景中,她最想嘗試的是花廳、秋千和馬上。

    看柳蔭快要回來了,玉潤一邊在心里完善著自己調-教小舅爺的計劃,一邊把這些書、圖冊和自己所做的筆記全都藏在了床尾柳蔭給她預備的密匣里。

    柳蔭忙了一日,一進正院,看到了滿面甜笑迎了出來的玉潤,心里頓時放松了下來,伸手牽著玉潤的手,向房內走去——無論何時,玉潤都能令他輕松舒適。

    玉潤被他牽著手,一雙鳳眼從上到下打量著柳蔭隱藏在白色輕容紗常服里的勁瘦高挑身材,躍躍欲試地想著自己究竟從哪里下手。

    今日白天秋陽高照,夜間也不算冷。

    定國公府的正院正房小院內,侍候的人都退了下去,只剩下了柳蔭和玉潤。

    玉潤先洗的澡,她自己布置好了臥室,等待著柳蔭出來。

    柳蔭洗完澡穿著白綢中衣和褻褲出來了。他一出來就覺得臥室房間里似乎有些不同——燭台全被熄滅了,取而代之的是錦榻旁的一座水紅紗罩燈,整個臥室被籠上了一層曖昧的粉色輕紗;玉潤身上穿著半透明的蟬翼紗浴衣,玲瓏白皙的身體時隱時現,屈膝坐在錦榻上,濕漉漉的長發垂在身體一側,正在慢慢擦拭著……

    他覺得喉嚨一緊,無端生出想要逃出的沖動,他想去練功房,卻被玉潤牽絆住了身體和心靈。

    玉潤雪白的牙齒咬著紅唇,幽深的鳳眼帶著委屈望著他。

    柳蔭不由自主走向玉潤。

    玉潤牽著他的手,把他推在錦榻上坐了下來。

    她在他腿上坐了下來,依偎在他懷里,讓幫自己擦頭發。

    柳蔭一手攬著玉潤的腰肢,一手拿著大絲巾裹了玉潤的長發,輕柔地擦拭著。

    玉潤待頭發被柳蔭擦至半干,就自己拿了一方絲帕把長發纏繞著盤成了一個高高的發髻,只余下一綹垂了下來。

    做好這一切,玉潤騎在柳蔭腿上,甜笑著把柳蔭身子一推,輕輕推倒在了錦榻上。

    她俯下=身,壓在柳蔭身上,先是害羞似的一笑,一左一右連吻了兩下,成功地令柳蔭閉上了眼楮。

    玉潤很快地拿了一方大紅絲帕蒙住了柳蔭的眼楮,在一側打了個結。

    玉潤吐出舌頭,輕輕描畫舔舐著柳蔭的唇。

    柳蔭不知不覺間啟唇回應。

    玉潤一邊回憶著白日所做的筆記,一邊不斷地用舌尖挑逗著柳蔭的舌頭。

    柳蔭被她吻得仰頭微喘,下面已經悄然抬頭,抵住了玉潤兩腿之間。

    玉潤似乎恍然未覺,繼續吻著柳蔭,將他的舌頭卷了出來,不停地吸吮著,右手伸到她和柳蔭之間,從他的胸部開始,一直撫摸揉搓到他的雙腿之間,探入了柳蔭的褻褲,用手指大膽環繞著柳蔭的巨物若有似無時輕時重地揉搓著。

    柳蔭身子一顫,覺得全身的血液似乎都集中在了下面被玉潤折磨的那個物件上,脹痛得他全身僵直。

    玉潤察覺到柳蔭身體的緊繃,依舊不動聲色,吐出舌頭細細舔著他的耳朵,接著往下,把柳蔭兩粒敏感的小小茱萸吸了出來,含在嘴里輕輕啃咬吸吮。待柳蔭那兩粒小小茱萸硬了起來,玉潤這才松口,伏在柳蔭,一邊看著柳蔭的臉,一邊伸出姆指和食指輕捻著柳蔭那對已經充血紅腫的小小茱萸。柳蔭因為眼楮被蒙住,所以身體受到的刺激感覺更加強烈,,他嫣紅的唇緊緊抿著,下巴不由自主仰了起來。

    ......(省略了1000多字)

    她抬眼看著柳蔭,柳蔭嫣紅的唇緊緊抿著,被無邊的快=感折磨得下巴仰起……

    玉潤一邊看著柳蔭的臉,一邊握著已經變軟的物件,細心為舔舐著他的頂端殘余的(河蟹)液。她剛把柳蔭的物件清理干淨,卻發現柳蔭那里由軟變硬,很快變得堅硬挺立。

    半個時辰之後,玉潤的嘴巴累得發酸,她迅速跳下了錦榻,扯了一個衣衫披在了身上,撿起把柳蔭的一套黑色勁裝扔到了柳蔭身上,後退了幾步,一直退到了門邊,這才嬌笑道︰“累死我了!你不是說你要去練功房嗎?你去吧!”

    玉潤打開門跑了出去。

    柳蔭苦笑著撕下了蒙眼的絲帕,他身子被玉潤扒得光溜溜,胸前兩粒小茱萸被玉潤咬得紅腫不堪,下面被玉潤吸成了水潤閃亮卻挺在了那里……

    他在玉潤嘴里泄了三次了,可是那里卻依舊自作主張挺翹梆硬。

    柳蔭垂頭喪氣,頹然倒下。

    作者有話要說︰為了大和諧社會,本章刪了1000多字,需要請在本章下面留言留郵箱!

    所有番外中,只有番外十、番外十二和番外十六有刪節,需要哪一章的話,請留郵箱在哪一章的下面,不然我有點糊涂,弄不清楚到底要發哪一章!不好意思啊~<!--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83十番外十六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83十番外十六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