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番外十二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玉潤已經身子蜷曲歪在了床上,背對著柳蔭,烏黑的長發披散了下來。可是即使是在長發的掩映下,依舊能夠看出她的身體在顫抖。

    柳蔭被玉潤騙著吃過這種春(河蟹啊)藥,當然熟悉這種春(河蟹啊)藥的藥性,他如今有兩個解決辦法,一是滿足玉潤,二是去藥房給玉潤配解藥。

    可是,眼睜睜看著玉潤,柳蔭的大腦卻呈現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玉潤翻身仰躺在床上,雙腿絞纏在一起磨蹭著,濕漉漉的鳳眼似睜非睜望著柳蔭,雪白的牙齒咬著嫣紅的唇,終于叫了一聲“小舅爺”。

    柳蔭的臉轟的一下再次紅透。

    他深吸了一口氣,預備用薄被裹著玉潤去藥房配藥。

    柳蔭不敢再看玉潤,拿起薄被蓋到了玉潤身上,把玉潤裹了起來,像抱孩子一樣抱起出了臥室。

    他和玉潤的臥室位于正院的後院,如今雖然天黑不久,可是無論是那四個侍女,還是喬葉喬枝等侍衛,都不會在後院停留。

    後院種滿了梧桐樹,大大的葉子茂盛的樹冠黑的。整個後院,只有靠近甬道的那棵梧桐樹上掛著一個帶著定國公府徽章的燈籠,照出了一點點微弱的光暈,打破了這無邊的黑暗。

    玉潤已經陷入了一陣迷亂之中,一動不動,似乎暈迷了過去。

    柳蔭自己上過玉潤的當,吃過這種強力春(河蟹啊)藥,知道這個藥剛吃下不久的時候,會神智清醒,情(河蟹啊)動不已;接著就是說不出話,身體發軟,點力氣都沒有;再等一刻鐘之後,玉潤還是不會動,可是她的身體會產生動(河蟹啊)情的反應;半個時辰之後,玉潤的身體能動了,可是如果得不到緩解的話,玉潤會出大問題……

    柳蔭緊緊抱著玉潤,快步走著,很快便到了後花園內的藥房。

    他用腳踢開了門,走了進去。

    玉潤身子軟軟地靠在他的身上,他一手摟著玉潤,一手點著了藥房里的燭台。

    他的藥房是他常呆的地方,因此有專人天天打掃,里面干淨異常。

    柳蔭把玉潤放在了藥房窗前的錦榻上,自己抓緊時間去為玉潤配藥。

    不知道怎麼回事,配藥的時候,一向沉穩的他連出了好幾次錯,好幾次差點用錯藥量。

    兩刻鐘之後,柳蔭終于配好了解藥。

    他用銀碗盛著解藥,扶起了錦榻上歪著的玉潤,準備喂玉潤喝下。

    玉潤眼楮睜著,身子已經能動了,可是渾身無力。她眼巴巴看著他,眼中滿是渴望。

    柳蔭狠下心,把碗口對準了她的嘴唇。

    不知道是柳蔭的手在顫抖,還是玉潤踫了一下,銀碗一下子斜了一下,里面的解藥流了玉潤一脖子。

    柳蔭一下子傻眼了。

    在他的人生中,難得有如此無措的時候。

    玉潤的身體已經開始發熱,這說明藥力已經開始達到頂端,再去配藥,時間明顯不夠了。

    柳蔭坐在錦榻邊,任玉潤軟軟的身子滑了下去。

    裹著她的被子已經松開了,玉潤那透著粉紅色澤晶瑩光潔的美麗胴(河蟹啊)體已完全呈現在柳蔭眼前。

    玉潤嫣紅的唇因為春(河蟹啊)藥的作用,紅得似乎腫了起來,微微張開,精致的鳳眼里一片迷鰲br />
    柳蔭再也沒有理由逃避,他俯下(河蟹啊)身去,對準玉潤的唇吻了上去。與此同時,他一手抓著玉潤已經腫脹起來的椒(河蟹啊)乳輕輕地揉捏著。

    玉潤的粉舌,和柳蔭的舌頭交纏在一起,被動地承受著。她原先身體內涌現出的巨大空虛因為柳蔭的揉搓,有了稍稍的緩解,可是,這還不夠!

    她發出一聲聲微弱的呻(河蟹啊)吟,身子在柳蔭身下扭動著。

    柳蔭的下面已經漲得發疼,他終于下定了決心,脫了衣物分開玉潤的雙腿壓了上去。

    ......(省略了大概2500字)

    玉潤早上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獨自一人躺在臥室的床上,身上中衣褻褲穿得好好的,身體也很干燥,若不是下(河蟹啊)身火辣辣的腫痛,她幾乎以為昨夜的瘋狂是一個夢了。

    她強撐起似被馬車碾過四肢百骸都在酸痛的身子,搜尋了一圈,卻沒有找到柳蔭。

    房間里有些暗,難道是凌晨?

    玉潤躺了下來,她把手伸到下面,摸到了滑滑的東西,有一股清涼的香味——是柳蔭自制的化瘀消腫藥物。她腦海里頓時現出了昨夜的情景,臉慢慢紅透了……

    一身黑綢夏袍的柳蔭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托盤里放著一碗深褐色的散發著濃濃的藥味的藥汁和一碗雞粥。

    他走到床邊,這才發現玉潤已經醒了。剛和玉潤的眼楮對上,他白皙如玉的臉就紅了。

    玉潤眼睜睜看著柳蔭轉身背對著自己,在床邊坐了下來,過了半日都不搭理自己。

    “小舅爺,你在做什麼?”玉潤柔聲問道。

    听到她的稱呼,饒是經歷了昨夜,柳蔭的身子又是瞬間僵硬,他的背挺得更直了。

    玉潤抿嘴一笑,繼續刺激柳蔭︰“小舅爺,我下面好痛……”

    這句話喚醒了柳蔭,他想到了自己的目的,忙端起藥碗,轉向玉潤方向,垂下眼簾道︰“該喝藥了!”

    玉潤听話地把藥全喝完了。

    柳蔭又喂她把那碗雞粥給吃了。

    在喂藥和喂粥的過程中,柳蔭一直不看看玉潤,眼簾始終垂著。

    玉潤沒想到小舅爺居然比自己還羞澀,她聯想到了以前听說的一些事情,這才意識到昨夜有可能是柳蔭的破處之夜,不由覺得心里美滋滋的,這種精神上的極度愉悅令她暫時忘記了身體的腫痛酸脹。她解下脖子里的碧璽珠,塞進了背對著她坐著的柳蔭手里。

    柳蔭正在走神兼害羞,冷不防手里多了個東西,有些驚訝,側身看著玉潤。

    玉潤眨了眨眼楮,一本正經地說︰“小舅爺,不是開(河蟹啊)苞都需要給個紅包麼?我手上沒有紅包,給你個小禮物算了!”

    看著她一臉嫖客梳攏清倌的表情,柳蔭的臉再次通紅,他忍無可忍,起身抱起玉潤放在了自己腿上,鎮壓了玉潤的反抗,褪下她的褻褲,對準她雪白的屁股連打了三下,還要再打,玉潤已經哼唧了起來︰“好疼!好疼啊!嗚嗚嗚……”

    柳蔭心疼玉潤,當即把玉潤放了回去,盯著她蒼白的臉,悶悶地問︰“以後還乖不乖?”

    玉潤狡黠地看著柳蔭︰“小舅爺,我乖還不行嘛!”

    柳蔭听到“小舅爺”三個字,再次石化。

    看到柳蔭的表情,玉潤在心里唾棄他︰明明在那個那個的時候,一听她叫“小舅爺”,下面就更硬更大,動作就更猛烈,事後卻一臉假正經,還臉紅害羞……

    第二日,柳蔭就接到了正在東海海疆練兵的柳萌的信報,說島國東夷有了異動。

    柳蔭當即決定帶人趕過去查看。

    玉潤當然很想跟著過去,可是她下面紅腫得根本無法走路,當然沒法跟去了。

    柳蔭怕她自己呆在府里無聊,就問她想要誰來陪她。玉潤隨意點了幾個沒比她大多少的命婦,柳蔭記了下來。

    他還沒有離開去海疆,這幾個命婦按照丈夫的要求,很快便趕到了定國公府,來陪定國公夫人。

    玉潤身子不方便動彈,便命人把這些命婦請了進來,歪在羅漢床上和她們談笑。這些命婦沒想到定國公夫人如此容易相處,又都是小小的年紀,很快便同玉潤熟悉了起來。

    到了中午,玉潤把她們都留了下來,一起用了午飯。酒席上有酒,玉潤自己一杯都不喝,卻一杯接一杯地敬酒,最後把這些年輕命婦們都灌醉了。

    這些少婦們醉了之後雖然形態各異,但共同的特點是膽子大了起來。其中信義校尉胡旭新的夫人尚氏,才十七歲,最是花朵一般的年齡花朵一般的姿容,又有些頭腦簡單。她喝醉之後,話多了起來,借酒壯膽,居然問玉潤︰“夫人,我的丈夫生得黑大傻粗,令我一直有個遺憾!”

    玉潤含笑問道︰“什麼遺憾?說來听听!”

    胡夫人竭力睜著一雙醉眼,大聲道︰“國公爺生得那麼漂亮,他那個玩意兒是什麼顏色的?”

    她的話音一落,原本鬧哄哄的酒席上頓時安靜了下來,眾人都目瞪口呆,齊齊看向這個口無遮攔的胡夫人,都為她捏了一把冷汗。

    玉潤垂下眼簾,含笑轉移了話題︰“誰家的當家的隨國公爺去了海疆?”

    為了掩飾方才的尷尬,命婦們紛紛回答起來,話題立刻被轉移了。

    玉潤拿著一把宮扇遮住了臉,眼波如水,含笑望著大家,心中卻在想︰第一次給小舅爺下春(河蟹啊)藥,實在是太緊張了,沒有看清楚小舅爺的唧唧;第二次自己給自己下了春(河蟹啊)藥,暈暈乎乎間,也沒看清楚小舅爺的唧唧……它到底是什麼顏色呢……

    作為一個猥瑣的行動派,玉潤立刻在腦子里設計了參觀柳蔭唧唧的若干計劃。

    柳蔭處理完海疆事物,因為擔心玉潤,連夜從海疆趕回了稻陽。

    他帶著喬葉喬枝等人剛進定國公府大門,就听到身後大門“ 當”一聲被踹開了,守門的士兵舉著手中的畫戟,呆呆地瞧著他,而面如嚴霜的玉珂在一群兵士的簇擁下闖了進來

    作者有話要說︰省略了大概2500字,想要的話可以留郵箱~<!--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79番外十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79番外十二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