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番外十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她的燒已經退下去了,可是卻懶洋洋地躺在床上不肯起來。

    過了一日,玉潤的身體已經開始恢復了,可是她卻一直躺在床上裝病弱,讓柳蔭照顧自己。

    外面依舊下著大雨,柳蔭把事情都推給了柳萌,自己專心致志地在家里照顧玉潤。

    到了中午,柳蔭命人煮了稀粥送了過來,把玉潤扶了起來,喂著她吃。

    玉潤吃了兩口之後,就開始撒嬌。她看著柳蔭,嘟著嘴低聲道︰“一點味道都沒有,不好吃……”

    柳蔭嘗了嘗,的確沒什麼味道。他想了想,起身命人做了雞湯面送了過來。

    吃完面,玉潤又想吃西瓜。

    柳蔭耐心地告訴她︰“玉潤,你的身體還沒有徹底恢復,不能吃那麼多!”其實,玉潤這次生病和她小時候每次生病的原因都是一樣的,吃得太多引起了食積,再加上又淋了雨,這才發起了高燒。

    玉潤很想吃西瓜。她垂下眼簾想了想,又祭出了老招數。

    柳蔭坐在床邊陪她,她眨著眼楮望著柳蔭︰“小舅爺,抱抱我吧!”

    柳蔭有些遲疑,可是看著她蒼白的臉幽黑的鳳眼,心里憐惜得很,終于還是伸出了手臂。

    玉潤投進柳蔭懷里,雙臂環住柳蔭的脖頸,身子窩在柳蔭懷里磨來磨去。

    柳蔭沒想到玉潤長大了反倒這樣難纏,竭力忍耐著,過了一會兒才低聲道︰“玉潤,你乖一點罷!”

    玉潤“嗯”了一聲,稍稍把自己和柳蔭分開了一點。

    柳蔭在心里暗自慶幸。他的身體剛才已經起了反應,若是玉潤再不放開,當真是要出丑了。

    誰知道他剛送了一口氣,耳垂馬上被玉潤含住了。那溫熱濕潤的感覺令柳蔭身子一下子繃直。

    玉潤感受到了柳蔭的僵直,她索性伸手把礙事的被子扔開,分開雙腿跨坐在柳蔭腿上,緊貼著柳蔭,含著柳蔭的耳垂舔舐吮吸著。

    柳蔭閉上眼楮,身子微微顫抖。

    他原本垂在身體兩側的雙臂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環住了玉潤縴細的腰肢。

    外面雨還在嘩嘩的下著,臥室里十分陰涼清靜。

    玉潤的騎在柳蔭的腿上,她隔著柳蔭薄薄的白綢夏袍,能夠感受到他勁瘦溫熱的軀體不斷散發出的熱力,能夠聞到他身上熟悉的清淡香味。

    他的味道令玉潤更加沉迷,她的身子逐漸發軟,幾乎全貼在了他的身上。

    柳蔭的手臂環著她的腰肢,令她沒有滑下去。他灼熱的呼吸拂在玉潤臉頰上,令她打了一個顫,覺得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玉潤下意識松開了柳蔭的耳垂,灼熱的豐唇貼著柳蔭的臉緩緩移動,終于落在了柳蔭的唇上。

    柳蔭的唇軟軟的,涼涼的,是玉潤熟悉的——在現實中,她只吻過兩次,可是在夢中,她吻了很多次……

    她睜開了眼楮,卻發現柳蔭閉著眼楮,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眼瞼下有淡淡的黑暈,那是為了照顧她熬夜熬出來的……

    玉潤閉上了眼楮,伸出舌頭在柳蔭唇上描畫著。

    柳蔭的初吻是玉潤,可是那兩次玉潤都只會貼著他的唇輾轉磨蹭,從來沒有像這次一樣大膽和熱情。他有些震驚,有些迷亂,覺得此情此景恍若夢中,唇上是她溫熱柔軟的唇傳來的灼熱與吸引。

    柳蔭松開了嘴唇,玉潤趁虛而入。

    進入之後,她不知道怎麼做了,靜止在了那里。柳蔭等了等,終于等不住了,他用力環住玉潤的腰肢,開始激烈地親吻。

    他的反客為主先是令玉潤感到驚訝,接著就是一種酸楚的幸福,她完完全全放松了身體,把自己交給了柳蔭。

    柳蔭剛開始處于一種試探和學習階段,他的吻溫柔而耐心,輕輕地探試著;沒過多久,他的吻就變得激烈起來,深吻著的同時,一手伸進了玉潤寬大的中衣里,摩挲著玉潤的背,一手伸進了玉潤的褻褲里,摩挲揉捏著她渾圓挺翹的臀部。

    玉潤渾身酥麻難耐,躁動不安,覺得體內有什麼東西在叫囂著,呼之欲出。她感覺到了一個又硬又熱的物件隔著薄薄的褻褲頂著自己,她難耐地移了移,感覺到自己下面一陣熱流涌出。

    柳蔭喉嚨深處發出一身呻(河蟹)吟,他雙手緊緊掐著玉潤的細細的腰肢,一邊激烈地吻著她,一邊向上挺動著身子。

    玉潤清晰地感覺到柳蔭那個物件隔著褻褲擠壓進攻著她兩腿之間,她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渾身發軟任憑柳蔭所為。

    外面一身炸雷響起。

    柳蔭身子哆嗦了一下,緊緊抱住了玉潤。

    玉潤緊緊貼著他,能夠感受到柳蔭激烈的心疼。她覺得自己很幸福很幸福……

    柳蔭的唇冰涼,他在她已經□出來的胸部吻了一下,然後抱起玉潤,把她放在了床上,用薄被蓋住了她。

    玉潤俏臉微紅,眼睜睜看著柳蔭。

    柳蔭也有些害羞,白皙如玉的臉也泛起了微微的紅暈。

    玉潤借著昏暗的光線,看著柳蔭美好的側面輪廓。他真的很漂亮很精致,美得仿佛不是人間的人。玉潤忍不住伸手撫摸著柳蔭的臉頰。

    她帶著薄繭的指腹的觸覺喚回了柳蔭的理智,他想起了玉潤這幾個月來受的苦,在心里嘆了口氣,幽深的桃花眼凝視著玉潤,半晌方道︰“玉潤,你以後別折磨自己了!”

    玉潤“嗯”了一聲,拉上了薄被,蓋住了自己的臉——她摸到自己褻褲上似乎濕了一小塊,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柳蔭的……

    柳蔭起身離去了。

    玉潤听到浴間傳來嘩嘩的水聲。

    她轉了轉眼珠子,計上心來。

    柳蔭正在沖澡,忽然浴間的門就開了,他知道是玉潤,忙轉身背對著她。

    “玉潤,快出去!”

    玉潤並沒有听話出去。

    柳蔭剛要再說話,就發現玉潤從背後抱住了自己……

    她柔嫩的胸部頂端緩緩地磨蹭著他的背,手卻環著他,伸到了前面,甚至握住了他兩腿間那個柔軟的物件。

    柳蔭忍無可忍,轉身抱起玉潤,大步走到浴間門口,把她給放到了地上,然後“砰”的一聲關上了浴間的門,接著“ 噠”一聲,把里面的門閂插上了。

    玉潤推了推門,發現推不開了,這才用放在屏風上的大絲巾裹住自己,小跑跑回了床上,用被子裹住了自己。

    她躺在床上回味著,覺得小舅爺的那個即使軟下來,還是挺大的麼……

    玉潤的心里甜蜜得快要溢出來了,想到柳蔭萬年寒冰臉方才出現的氣急敗壞的表情,她就不由自主想笑。

    最後,玉潤得出了結論,她就是愛看柳蔭變臉的模樣!

    因為怕玉潤再次突襲,柳蔭在屏風後換好了衣服,這才走了過來。

    他到外面起居室喝了一杯清茶,確定自己足夠強清醒了,這才來找玉潤說正事。

    臥室里靜悄悄的。

    外面的雨已經停了,窗外偶爾響起一兩聲雨打梧桐葉子發出的“啪啪”聲,除此之外,異常的靜謐。

    柳蔭走到床邊,發現玉潤整個人蒙在被子里睡著了,他能听到玉潤均勻的呼吸聲。

    輕輕揭開了被子,柳蔭側身躺在床邊,看著玉潤的睡顏。

    玉潤睡得很香,額頭上有一層細細的汗。

    柳蔭用衣袖擦去她額頭的汗,繼續看她。玉潤醒著的時候,每每攪得他氣急敗壞,哪里有時間細細看她?

    玉潤這些日子確實吃了太多苦,原來帶著點嬰兒肥的臉削瘦了下去,下巴尖尖的,整個臉型變成了心形。

    她的眉毛黝黑濃密,形狀美好,即使閉著眼楮沉睡,也能看出她那眼尾上挑的眼部輪廓。

    經過柳蔭一天一夜的調養,她的唇由干燥起皮變得嫣紅豐潤,因為睡著了,嘴唇微微嘟著,看起來可愛得緊。

    柳蔭忍不住俯身在玉潤唇上輕輕吻了一下,又在她額頭輕輕吻了一下。他不敢動作過重,生怕把難纏的玉潤給驚醒了,然後自己受苦。

    看著玉潤,他想起了身體貼著玉潤身子那種麻酥酥的舒適感,鬼使神差般,柳蔭脫去了外衣,掀開薄被,挨著玉潤躺了下來。

    他□的腿貼著玉潤的腿,果真舒適得他吁出了一口氣。

    睡意突如其來,他挨著玉潤睡著了。

    已經是傍晚了,雨下了好幾天,臥室里很涼快。

    柳蔭睡得很香,可是玉潤一動,他馬上清醒了過來,側著身子,悄悄往後移了移,拉開了自己和玉潤之間的距離。

    玉潤醒來之後,感受到柳蔭的體溫。她沒有立即睜開眼楮,而是閉著眼楮躺在床上,像小時候一樣,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小舅爺,我要喝水!”

    小時候柳蔭帶她,總是告訴她,睡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喝水,以至于她養成了習慣。

    就著柳蔭的手,玉潤喝完了一杯涼開水,這才清醒了過來。

    柳蔭看她清醒了,就準備和她談正事了。

    玉潤等他說完,馬上不高興了,也不敢大聲嚷嚷,生怕柳蔭反感。她斜了柳蔭一眼,嘟囔道︰“成親是一輩子的大事,悄悄的舉行,多掃興啊……”

    柳蔭把她攬在懷里,耐心解釋道︰“你爹不會同意把你嫁給我的,得趁他措手不及,把婚事給辦了!”

    他沒有告訴玉潤的是,玉潤剛到稻陽,玉珂的信使就到了。

    在信中,玉珂交代柳蔭,要他用盡辦法,冷待玉潤,讓玉潤知難而退,回金京好好嫁人。

    第二天,柳蔭先吩咐府里的管家準備婚禮,然後才提筆給玉珂寫了一封求親信,並派喬枝和喬葉攜帶著他的親筆信和大筆的聘禮進京見玉珂。

    稻陽的雨季在七月終于結束了。

    七月初六,柳蔭在定國公府內,舉辦了一個簡單的婚禮,參加的人不過是東平郡高官內他和玉珂的親信,以及軍隊內他和玉珂的屬下。

    這些人都深知他和玉珂的關系,對于他要娶玉珂的長女為妻,雖然都覺得輩分不合,可是郎才女貌,倒也是一對璧人。

    不過,對于玉珂會有的反應,知道內情的人,譬如玉珂在軍隊內的親信舒雨等人,都很是擔心。

    婚禮前三天,柳蔭就從孟錦雲府里借了四個侍女過來陪伴玉潤。

    夜逐漸深了,端坐在新房內的玉潤心里甜甜的,靜靜地等待著玉珂的到來,四個侍女陪伴著她。她們是個是孟錦雲的妻子秦夫人親自調--教出來的,個個都很妥當,因此柳蔭先借了過來陪伴照顧玉潤,預備待喬枝和喬葉把玉潤的那些丫鬟帶來之後再讓她們回去。

    到了子時,一身大紅喜袍的柳蔭終于回來了。

    侍女們都退了下去。

    玉潤頭上還蒙著蓋頭,含羞帶怯地等待著柳蔭過來。

    柳蔭走了過來。

    人還沒到,濃重的酒氣先傳了過來。

    他揭開玉潤頭上的紅蓋頭,然後一語不發,先去掉了玉潤頭上的鳳冠,接著就開始解玉潤身上的紅色喜服。

    玉潤沒想到他這麼熱情,心中不由充滿了期待,對他的剝衣舉動,非常的配合。

    待把玉潤剝得只剩下中衣褻褲了,柳蔭抱起她,把她塞進了薄被里,然後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在這個過程中,他始終一語不發,單是忙碌著。

    把自己脫得只剩下中衣褻褲了,柳蔭手指對準燭台上的大紅蠟燭,輕輕一彈,“嗤”了一聲,幾個蠟燭全部都熄滅了,臥室里頓時陷入了黑暗。

    玉潤緊張得快要出不來氣了。她感受到柳蔭掀開了薄被,在她身邊躺了下來。

    然後……沒有然後!

    柳蔭睡著了。他雖然喝了不少酒,睡得也很香,可是卻沒有打呼嚕,而是靜靜地側身對著玉潤睡著……

    玉潤也累了,她看柳蔭睡著,終于死心了,背對著柳蔭蹭啊蹭,蹭進了柳蔭懷中之後,也睡著了。

    作者有話要說︰接下來,會有不少h,漠漠我已經學聰明了,到時候兩個版本,未刪節版大家願意要的話,留下郵箱好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77番外十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77番外十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