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番外九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從稻陽城回西郊馮氏花圃的路上,先是小馮拉著車,玉潤坐在上面,說好了隔一會兒換玉潤拉小馮。

    玉潤坐在平板車上,默默想著心事。

    她已經意識到,上午在水仙樓看的應該不是柳蔭而是柳萌。

    柳蔭似乎不喜歡特別親密的接觸,又極為自律,他絕對不可能做出牽著兩個美人的手招搖過市的事情。

    另外,玉潤認為喬葉一定是看到自己了。

    她如今最大的籌碼就是柳蔭疼愛自己,不忍心自己受苦,只有自己表現得足夠可憐,他一定會堅持不下去的。

    玉潤歇了一會兒之後,對馮明文說道︰“小馮,該我拉車啦!”

    馮明文坐在車上,玉潤在前面拉著車。她根本不怎麼會拉車,走得慢不說,兩個車把方向還亂扭,可是馮明文累了一天,也不想再勞動自己了,因此只得忍受著。

    玉潤胡亂拉著車,卻眼觀六路耳听八方,想看看玉簫叔叔是不是在跟著自己。她已經和玉簫說過了,除非她出現生命危險,玉簫一定不能露出行跡。

    沒有看到玉簫,她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喬枝!

    喬枝帶著一個大大的斗笠,身穿紫衫騎著馬遠遠地跟在後面。

    玉潤知道為了娶到白蘭,喬枝也會幫自己的。她的身體反應比她的大腦還快,馬上開始做出吃力的模樣,還踉蹌了一下,差點摔倒卷進了平板車的車輪里去。

    雖然是沙石鋪的官道,雨後也不太好走,因此一直到太陽落山之後,玉潤和馮明文這才趕回了花圃。

    回到馮家,洗手的時候,玉潤看著自己手上磨的兩個水泡,有些滿意。她大概是享福享慣了,騎馬來稻陽的路上帶著皮護手,卻依舊磨了好幾個水泡;現在還沒拉會兒車呢,又磨了兩個水泡……

    為了觸動柳蔭,她對自己從來都是心狠的。

    玉潤大聲問馮大娘要了銀針,自己粗手粗腳挑開了水泡。

    到了吃晚飯的時候,馮明文一家四口圍坐在葡萄架下,馮明文的娘馮大媽招呼玉潤過來,玉潤故意拒絕了。

    如果喬枝奉了柳蔭之命悄悄觀察她的話,她一定要表現的得足夠可憐,讓柳蔭難以忍受。

    到了夜里,布置好人手守著玉潤,喬枝趕回了定國公府。

    練功房里還亮著燈,影影綽綽的燈光透過濃密的樹叢花影照了出來。

    喬枝走到了練功房門前,發現值班的是喬樹,忙對喬樹擺了擺手,示意他不用進去通稟,自己低聲道︰“國公爺,屬下回來了!”

    “進來吧!”里面傳來柳蔭的聲音。

    喬枝推開練功房的門走了進去。

    柳蔭身穿白色勁裝,額頭上有些細汗,正在低頭把無影刀作為腰帶圍回腰上,看來剛練過刀。

    他走到桌子邊,取了喬樹預備好的絲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這才問道︰“她在那里怎麼樣?”

    喬枝稟報道︰“玉大小姐賣完花是拉著車回去的,中間差點摔倒;到了馮家之後,她的手好像被磨破了,屬下見她向馮家借了針自己在挑水泡;吃晚飯的時候,馮家人圍在一起,她連上桌吃飯的資格都沒有;用過晚飯,大小姐又被叫去花圃去澆花了,把所有的花澆了一遍,她才被放回去睡覺……”

    喬枝的話還沒說完,就听見了一聲“ 嚓”。他抬頭看向柳蔭,卻發現桌子的一角被柳蔭給掰了下來!

    他剛要開口,就看到柳蔭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可是手中的桌角變成了細細的粉末飄了下來,落在了打磨過的青磚地上。

    喬枝抹了抹額頭,一手的冷汗。

    “明天你繼續跟著她!”

    “是!”

    柳蔭離開了練功房,喬枝忙跟了上去。

    這天傍晚,玉潤和馮明文賣完花回到花圃,剛到大門口,就看到馮大娘同村子里的幾個婆娘在聊閑天。看到玉潤,她們紛紛招手︰“玉姑娘,過來啊!過來讓我們看看!”

    玉潤把車交給馮明文,自己走了過去。

    這些婆娘們平時忙于家務,好不容易歇下來湊在一起聊聊天,自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值得八卦的題材。方才她們還在攛掇著馮大娘,要她把她家收留的這個玉姑娘當成兒媳婦算了,還省了聘禮。

    馮大娘則道︰“聘禮倒是省了,可是沒有嫁妝呢!”

    婆娘們紛紛指責她貪得無厭雲雲。

    玉潤剛走過去,就被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娘拉到了身邊坐下。她笑嘻嘻捏了捏玉潤的臉蛋,道︰“看玉姑娘肌膚多好,雖然黑了點,可是又光又滑!”

    另一個婆娘加了一句話︰“一雙鳳眼真好看啊,簡直是勾人的魂吶!”

    一個年老點的和藹地問道︰“玉姑娘,還記得你的家在哪里麼?”

    玉潤搖了搖頭︰“不記得了,只是模模糊糊記得自己姓玉。”

    一干婆娘們紛紛搖頭嘆息,感嘆玉潤命苦。

    那個年老些的又問道︰“身上有什麼玉器、金鎖之類的可以證明自己的物事沒有?”

    玉潤歪著頭略作思索,然後扯開衣襟,從里面掏出了一個紅絲線,上面串著一個圓溜溜綠瑩瑩的玉珠子。

    這些婆娘雖然沒見過什麼世面,也猜到這個綠珠子怕是值錢的很,她們眼中帶著艷羨,紛紛起哄︰“馮家的,你趕緊讓玉姑娘配了你家小蚊子好了,這個大珠子,足夠做嫁妝了!”

    玉潤臉上帶著樂呵呵的笑,傻乎乎看著這些婆娘吵嚷著,似乎听不懂似的。

    有個婆娘大聲問玉潤︰“玉姑娘,願不願意嫁給小蚊子做媳婦啊?”

    玉潤天真地答道︰“我願意啊!”

    “為什麼願意?”

    “小蚊子家有飯吃!”

    “哈哈哈哈……”眾婆娘哄笑起來。

    喬枝再去向柳蔭稟報玉潤行蹤的時候,柳蔭已經練過功夫了,正在浴間里沖澡。喬枝就站在浴間外開口稟報︰“馮家那個婆娘看到了大小姐身上的一個綠瑩瑩的珠子,就想娶大小姐做兒媳婦,大小姐也同意了!”

    浴間里半晌沒有回音,喬枝頓時有些戰戰兢兢。過了一會兒,里面才傳出柳蔭的聲音︰“你下去罷!”

    稻陽的夏季也是雨季,天還沒晴幾天呢,又開始下起了雨。這天玉潤和馮明文正在城里賣花,霎時間電閃雷鳴,大雨傾盆,他倆沒有準備雨具,一下子被淋成了落湯雞。

    玉潤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喝水了,身體已經處于亞健康狀態,這一淋雨可好,她當天晚上就發起了高燒。

    喬枝冒著大雨飛馬趕回了定國公府,跑去找柳蔭︰“國公爺,大小姐不好了!大小姐快要死了!”

    柳蔭剛洗完澡出來,聞言忙喝住他︰“大姐兒到底怎麼了?”

    喬枝頭發衣服全濕了,臉上全是水,分不清是雨還是汗︰“大小姐被雨淋了,回到馮家就開始發燒,現在燒得人都糊涂了,一個人躺在看守花圃的窩棚里,沒人理沒人管……”

    他還沒說完,直覺一陣帶著香氣的涼風自身前閃過——國公爺,不見了......

    玉潤頭疼得快要炸開,喉嚨也疼得要命,整個人昏昏沉沉的,感覺自己被人緊緊抱在懷里,她聞到了熟悉的香味,忙攀了上去,緊緊抱住,哭泣道︰“小舅爺,我冷!我好冷......”

    等玉潤醒來,發現自己被泡在一個大大的盛滿褐色藥水的浴盆里,柳蔭坐在一邊,垂著眼簾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她無力地睜開眼楮,瞧著柳蔭。

    柳蔭看她醒來,伸手從旁邊的小幾上端過一個玉碗,把碗沿對準玉潤的口,低聲道︰“喝吧!”

    玉潤的唇都燒得翹起了皮,白蒼蒼的。她竭力想張開嘴,卻沒有力氣張開。

    柳蔭看得心里一疼,好像被人捏住了心髒似的,難受極了。他用小湯匙舀了一點點藥汁,撬開玉潤的嘴角小心翼翼地喂了下去。

    喂完藥,柳蔭用一塊大絲巾包了玉潤,抱著她去了臥室。

    玉潤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柳蔭一直守著她,待她醒過來,就喂水或者喂藥。

    一夜過去了。

    天亮時分,暴雨還在不知疲倦地下著,雨滴擊打在臥室外面大樹的樹葉樹枝上,發出啪啪的聲音。間或傳來“ 嚓”的一聲巨響,怕是樹枝被雷劈了。

    玉潤睜開了眼楮,傾听著外面的聲音。

    經過柳蔭一夜的治療,她已經清醒了過來。

    雖然天已經亮了,可是雨太大了,房間里看起來還是晚上的樣子,床頭的燭台上還燃著白色的蠟燭。

    柳蔭和衣躺在她的身邊,側著身子護著她。

    玉潤剛醒,柳蔭就醒了。

    他坐在床邊望著玉潤,幽深的桃花眼背著光,看起來分外的清冷莫名。

    玉潤明明是極有把握了,可是心卻依舊一顫——她是真的愛他,如果到了如今這種地步,他還不願意娶她,那麼,她只能放棄了!

    想到未來沒有柳蔭的人生,玉潤身子一陣發冷。

    “玉潤,我知道你沒有失憶!”柳蔭的聲音清冷異常,“你不用折磨自己了,我做你的丈夫!”

    玉潤彎起嘴角,眯著眼楮,輕輕笑了起來,醞釀了多時的眼淚終于流了出來。

    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支撐著自己爬起來,撲進了柳蔭懷里。

    柳蔭緊緊抱住她。

    這是他疼愛了那麼多年的女孩,這是他心底最難以割舍的牽絆,這是他這輩子要照顧的女人……

    作者有話要說︰漠漠想問一下,大家要不要看玉潤和柳蔭婚後雞飛狗跳的生活?

    如果不想看的話,咱們直接就完結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76番外九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76番外九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