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番外八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第三天一大早,馮明文還沒睜開眼楮,就听到了窗外傳來的滴滴答答的雨聲。他閉著眼楮傾听著雨聲,判斷出雨勢並不小,就翻了個身,用薄被蒙住頭繼續睡。

    他剛再次進入夢鄉,就被外面的敲門聲弄醒了。

    “小馮,出去賣花了!”玉潤的大嗓門在外面響起。

    馮明文一下子清醒了下來,睜著眼楮平躺在床上︰“玉姑娘,下著雨呢,咱們在家里呆著吧!”

    “不行!一點小小的雨算什麼,做事怎能半途而廢?”玉潤站在門外,開口就是一溜大道理。

    馮明文最後被她吵得睡不下去了,只好從床上爬了起來。

    馮明文的爹娘在一旁看得眉開眼笑︰這個玉大姐,雖然來歷不明不白,倒是勤謹得很。

    馮明文洗漱的工夫,玉潤穿著簑衣,把平板車推了出來,用凳子支著,然後一盆一盆地把花盆給搬了上去。

    待馮明文洗漱完,發現玉潤鳳眼微眯笑嘻嘻地看著他,手里遞過來一卷煎餅︰“你娘攤的煎餅!吃完咱們就出門!”

    馮明文看了看她因為忙碌紅撲撲的臉,心跳得忽然有些快,忙接過煎餅移開了眼楮。玉潤原先暈倒在他家門前,醒來後看著生得很好看,可是臉手都是黑黝黝的,瞧著也挺粗糙的,誰知養了沒幾天,就有了幾分水色,現在看著稱得上是個黑里俏了,村里還真沒女孩子趕得上她……

    馮明文站在花圃前的茅草棚下面吃著煎餅,看著玉潤又開始忙著搬花盆。她力氣好像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大,也不惜力氣,干活從不偷奸耍滑,又會賣花……仔細想來,自己將來娶了玉潤也不錯,只是她吃得太多,來歷不明不說,又沒有什麼嫁妝……

    正在這時候,玉潤搬完了花,走了過來,擦了擦臉上不知道是雨還是汗的水滴,笑嘻嘻道︰“小馮,別忘了昨日答應了要吃油潑面外加杏仁茶哦!”

    馮明文點了點頭,默默地在心里又為玉潤加了一條缺點—“吃貨”。

    雨這時候已經小多了。

    馮明文拉著平板車,玉潤跟在車後面。

    兩人身上都帶著斗笠披著簑衣穿著草鞋,可還是淋了不少雨,只是大夏天的淋點雨也沒什麼,兩人一邊往稻陽西城門方向走,一邊熱烈地討論著哪家店里的杏仁茶好吃。

    馮明文和玉潤把車拉到了稻陽最繁華的寶慶坊,找了個大楊樹旁,把車放了下來。

    寶慶坊不但是稻陽珠寶綢緞等店鋪集中的地方,更是稻陽青樓集中的地方,在這里賣花,生意一般是很好的。

    雨已經停了下來,玉潤索性摘掉了斗笠脫了簑衣,,理了理發尾有點濕的長發,扭了扭胯,讓有點皺的裙子散開,然後輕咳了一聲,雙手叉腰預備吆喝。

    一旁的小馮被她這超級大嗓門荼毒了好幾回,一看她這架勢擺出來了,忙默默走得遠遠的,然後轉身瞧著玉潤的表演。

    玉潤是天生的好記性,第三次出來賣花,已經把馮氏花圃所有花的價錢記得一清二楚,讓小馮本人都佩服。她落落大方地開口叫賣︰“好看便宜又有氣質的花兒喲,蘭花一盆十八文錢,月季花和玫瑰花一盆十文錢,吊蘭最便宜,一盆五文錢……”

    快到中午了,太陽掛在天空,火辣辣散發著熱力。玉潤被曬得幾乎要暈倒。

    一車的花花草草已經賣掉了一大半,平板車上騰出了一大片空位。馮明文看她難受,就讓她坐在車上,自己拉著車往東走。東邊的大街兩邊種著白楊樹,樹蔭很好。

    放下車在一棵白楊樹下安置好,馮明文這才發現對面是稻陽最有名的青樓水仙樓,頓時有些尷尬,忙偷眼去看玉潤。

    玉潤似乎也發現了,她坐在平板車上的花草中間,明亮的鳳眼饒有興致地盯著水仙樓的大門,幾乎算得上一眨不眨了。

    這時候快到中午了,水仙樓還沒開始做生意,就見樓門“吱呀”一聲打開了,里面走出了一位俊秀的白衣公子哥兒。他一手牽著一個千嬌百媚的紅衣美人兒,搖搖擺擺走了出來。

    小馮細細一看,發現這兩個美人兒大眼楮高鼻子小腫嘴,一身紅衣紅裙,從長相到衣飾都一模一樣,居然是一對雙胞胎姐妹花!

    他再去看那個漂亮公子哥兒,發現看著挺熟悉,想了想才記了起來,這分明是昨天花五兩銀子買他們的月季花的那位漂亮公子哥兒。

    小馮不由大驚,忙拉了玉潤看︰“玉潤,快看,那個是昨天買咱們月季的公子吧?!”

    玉潤扯了扯嘴角,勉強笑了笑,聲音有些蕭瑟︰“嗯,真的是呢!”

    雖然距離有點遠,可是她還是認出來了,那就是柳蔭。

    到了這個時候,她依舊理智地分析著。

    男人中像柳蔭那樣漂亮的人不多,所以很顯眼,更不用提他身上穿的那件素綾夏袍,本來就是她從浣紗閣給他定制的,他腰間的黑玉腰帶,跟他怕有好多年了……

    雖然從長相上看,很有可能是柳萌。可是柳萌這些年鎮守沁陽,已經好幾年沒和柳蔭見面了,他不可能拋下自己的職守跑到遙遠的稻陽來的……

    玉潤看著柳蔭儀態灑然地牽著兩個美人兒的手,走向停在水仙樓東側的馬車——就連馬車也帶著定國公府的徽章——喬葉帶著兩個身穿夏季皮甲的尉官正牽著馬在馬車邊候著……

    她覺得眼楮有點蟄得慌,大概是汗水流到眼里了。

    玉潤用衣袖在臉上狠狠擦了幾下,依舊甜蜜蜜地笑著,看著柳蔭先把兩個美人兒抱上了馬車,然後自己也進了馬車。

    喬葉對車夫交代了一句什麼。

    隨著車夫的一聲“駕”,馬鞭“啪”的一聲在空中炸響,帶著定國公府徽章的馬車緩緩移動,速度越來越快。

    喬葉帶著兩個尉官也騎著馬跟了上去,很快就隨著馬車消失在大街的車流人流之中。

    稻陽的夏季一向多雨。

    柳蔭這些日子正在為六月的練兵做準備工作,事情其實是很多的,可是他卻無論如何都靜不下心來。

    他站在書房的窗前,看著外面。

    雨並不算急,可是雨滴大大的,打在梧桐葉上,發出“啪”的一聲響,梧桐樹的葉子被雨滴洗得綠得逼人的眼。

    喬葉在旁邊候了半日了,看柳蔭一直在發呆,決定開口提醒。他小聲道︰“國公爺,徐將軍他們都在候見室候見呢!”

    柳蔭如夢方醒,轉身看著他︰“柳萌不是在府里住著麼?讓柳萌代替我去負責這件事,就說是我的吩咐!”

    柳萌前段時間被他從沁陽調到稻陽,成了他麾下的副將,這件事就交給柳萌好了!

    听了自家國公爺的吩咐,喬葉心里發苦,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國公爺的雙胞胎兄弟柳萌柳大爺,同國公爺生得一模一樣,可是性格佻脫,最愛美女,一來稻陽,就撲進了稻陽青樓的懷抱,現在正在水仙樓里貓著呢,想要他老人家還沒盡興就出來,怕是難上加難。

    柳蔭看到了喬葉臉上的難色,自然明白是怎麼回事,當即問道︰“胡韞送來的那一對雙胞胎還在府里?”

    喬葉忙答了聲“是”。

    柳蔭蹙眉看他︰“帶了那對雙胞胎去找柳萌,就告訴他,若是接了夏季練兵這件事,這對雙胞胎就是他的!”

    喬葉不由笑了︰“是!”還是自己國公爺熟悉自己兄弟的性子啊!

    中午的時候,玉潤逼著小馮又來到了洪氏面館。她化悲憤為食欲,不但吃了一碗油潑面,喝了一碗杏仁茶,又敲了小馮一碗熗鍋面。

    玉潤吃完這些,肚子撐得難受,她臉上依舊帶著招牌性的甜蜜蜜的笑,努力招攬生意,試圖把剩下的花草賣出去。

    小馮心疼多出的那碗熗鍋面,因此自己只點了一碗油潑面,連杏仁茶都沒舍得點。

    不過在看到玉潤如此賣力地叫賣的份上,他決定原諒玉潤的大食量,並悄悄預備明日多帶幾盆花來賣。

    柳蔭把事情都推給柳萌之後,自己帶著喬枝和喬林出了門。

    他信步而行,不知不覺又來到了那個遇到玉潤的小巷。

    柳蔭沒有走過去,他站在一棵大槐樹旁,遠遠地看著玉潤。

    正是午後最熱的時候,他看到玉潤滿臉堆笑在向顧客推銷,她素來白皙細嫩的臉曬得黑黑的,也瘦了許多,精致的鳳眼亮晶晶的,顧盼神飛……雖然稱得上黑里俏,可是柳蔭卻看得心里堵得慌。無論是他還是玉珂隻果夫妻,對玉潤都是嬌養的,恨不得把世上最好的一切都給她,她何曾受過這樣的苦?

    柳蔭看到玉潤的臉上淌下了汗,看到她舉起衣袖用力擦汗,看到她從那個青衣少年手里接過盛水的瓦罐,也不嫌那少年剛剛就著罐口喝過水,直接就往嘴里灌……

    他再也看不下去了,轉身就走。

    無論怎麼說,他不能出去,不能向她妥協。

    他是她的小舅爺,這個輩分無論如何是不能亂的,否則,他和玉珂玉潤都會成為大金的笑柄!

    至于玉潤,她才十四歲,等她過了沖動的年齡,再回過頭來想這些事,會覺得自己是在為她好!

    看國公爺轉身離去,喬枝發愁地瞧了瞧遠處正在喝水的玉大小姐,給喬林使了個眼色,一起跟了上去。

    作者有話要說︰作收和文收一直在下降,不知道怎麼回事,漠漠我怪郁悶滴~

    請大家幫忙收藏漠漠我的專欄,謝謝啦!

    漠漠專欄,敬請收藏

    ?autho23swnet96601<!--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75番外八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75番外八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