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番外三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玉潤點了點頭,直接帶著玉淨等人走了進去。

    喬枝後退了一步,躬身讓他們進去。這些年來,連國公爺都惹不起玉潤大小姐,他和喬葉自然也不敢違逆她。

    看著昂首進了院子的玉潤的背影,喬枝心中頗為感慨︰印象里玉潤還是那個聲震屋宇的大嗓門小姑娘呢,轉眼間,她就長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美麗少女了……

    玉潤等人繞過影壁,沿著青石鋪就的甬道走到了庭院里。

    庭院里種著幾株高大的梧桐樹,濃密的樹冠遮蓋得庭院里陰涼得很。

    其實一繞過影壁,玉潤就看到柳蔭陪著一個衣飾素雅的美人坐在起居室西邊的小客室里,喬葉靜立在一邊侍候著。

    玉潤眼中此時只有那個美麗優雅的女人。

    她知道那就是胡瑩,柳蔭的仰慕者。

    此時的胡瑩,二十□將近三十歲的年紀,達到了她一生美貌的巔峰,眉眼精致,肌膚瑩潔,那麼簡單的衣裙卻被她穿出了無限的韻味……

    看著她,玉潤覺出了自己的粗糙和幼稚。她看向一旁端坐的柳蔭。

    柳蔭一身家常青衫,烏發披散,依舊好看得讓人移不開眼楮。

    柳蔭平靜地看了她一眼,開口道︰“玉潤,你們過來見過丁夫人!”

    听到柳蔭話中的“丁夫人”,胡瑩微微怔了怔,眼神中帶出了一絲失望。

    玉潤帶著玉淨他們上前,規規矩矩行禮問好。

    待他們起身之後,胡瑩才看著眼前這個美麗高挑的少女,含笑道︰“你就是玉潤吧?我常听柳蔭說起你呢!他說你小時候就……”

    玉潤臉上帶著微笑,似乎在專心地听胡瑩講話,可是她的心已經像瓷器從高處墜落一般,碎成了一片片……

    原來,他們已經這麼熟了……

    接下來的幾天,玉潤一直很消沉。她也不再去定國公府了,上午帶著弟弟妹妹跟著先生讀書,下午就呆在房里不出門。

    玉淨很懂事,看到姐姐心情不好,就帶著玉潔和玉淇陪著趙慧在外面玩,也不進來打擾姐姐。

    孟隻和玉珂看到一向開朗的玉潤一下子變得消沉起來,都有些憂慮。兩口子商量之後,孟隻出面來找女兒談心了。她以為玉潤已經滿十二歲了,大概是月信快來了,因此煩惱,就細細和玉潤談起了女孩子家的月信問題。

    玉潤一听,明白母親的來意了,只得道︰“娘,我不是啦!”

    她把母親給推出去了。

    孟隻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看著緊閉的房門,只得離去了。

    她把侍候玉潤的玫瑰和白蘭叫了過來,詢問了半天,也不得要領。

    自從玉潤上次在定國公府見過胡瑩之後,她十天沒有去柳蔭那里。

    柳蔭剛開始還沒感覺,可是過了四五天,他就開始覺得自己生活中似乎少了點什麼。至于少了什麼,他也說不清。

    早上起來沖完澡,柳蔭拿起喬葉準備好的換洗衣物穿到了身上。穿好衣服之後,站在臥室的窗前,柳蔭總覺得缺少了點什麼。

    從柳蔭住的正院去外書房,經過一個月季花花圃,里面的月季花開的正盛,奼紫嫣紅香氣襲人。看著這些花,柳蔭覺得缺少了點什麼。

    用中午飯的時候,柳蔭看著餐桌上擺的回鍋肉、燒腐竹和蓴菜湯,微不可見地嘆了口氣……

    到了第十天傍晚,柳蔭終于忍不住了,開口吩咐喬葉︰“去隔壁看一看大姐兒吧!”

    “是!”喬葉微笑。玉潤這麼久沒來他們府里,別說國公爺不習慣,他們這些侍候的人都有些不習慣。

    柳蔭看了喬葉一眼,又加了一句︰“大姐兒若是沒事,就讓她過來見我!”

    “是!”

    玉潤很快就帶著玫瑰和白蘭隨著喬葉來了。

    玫瑰和白蘭同喬葉一起守在內書房外面,玉潤獨自一人進了書房。

    柳蔭正坐在書案前,看到玉潤進來,他沒有動,只是低聲道︰“過來!”

    玉潤走了過去,在他面前停了下來。

    柳蔭注視著玉潤,暮色蒼茫中,玉潤青春美麗的面龐似乎熠熠閃光。

    柳蔭捂住了自己的臉。

    他這才發現,他眼中的小孩子玉潤已經長大了,長成了一個美麗的少女。

    柳蔭看向窗外。

    外面越來越暗,老柳樹綠色的枝葉逐漸和夜色融為一體,漸漸的,什麼也看不到了。

    書房里也越來越暗,玉潤已經看不清柳蔭的臉了。

    他們沉浸在黑暗中,誰都沒有開口讓人進來點燈。

    柳蔭在感嘆逝水年華,他一直以為他永遠年輕,永遠處在巔峰狀態,沒想到玉潤的成長讓他意識到了時光的流逝。

    玉潤在想著如何讓柳蔭知道自己的心事。她的性格同父親玉珂極為相似,一旦確立了目標,就會制定計劃去實現,不管前途有多暗淡。

    良久之後,柳蔭開口道︰“玉潤,你回去吧!”先前玉潤常常留宿在他府內,臥室就在他臥室的隔壁。現在柳蔭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玉潤身後就帶著兩個丫鬟,而且不在他府里留宿了——原來,玉珂和孟隻早就發現玉潤長大了麼?

    玉潤心中早已有了計較,听到柳蔭讓自己回去,垂下眼簾暗自下了決心。她故意呻(和諧)吟了一聲,道︰“小舅爺,我肚子好痛!”

    說著話,她身子變得軟綿綿的向旁邊倒去。

    柳蔭極快地扶起了她,抱起她把她放到了屏風前的錦榻上。

    “怎麼了?”柳蔭的手搭在了她的腕上。

    玉潤剛要瞎扯幾句,小腹忽然刀攪一般的疼,她頓時尖叫了起來︰“疼死了!哎呦!疼死了!”

    喬葉和玫瑰、白蘭沖了進來。

    喬葉打著了火石點著了燭台,玫瑰和白蘭快步走近,急急問道︰“大小姐,怎麼了?”她倆是孟王妃特地選出來陪伴玉潤的大丫鬟,方才听到大小姐的尖叫,快把她倆給嚇死了,慌忙就沖了進來。

    這時候喬葉已經點著了燭台,玫瑰和白蘭這才看到大小姐坐在錦榻上,皺著眉頭,蒼白的臉上帶著些冷汗,而漂亮的定國公柳公爺正單膝跪在大小姐身前,修長的手指正搭在大小姐的腕上。

    她倆馬上噤聲,低頭不語。

    玉潤坐在錦榻上,感覺到隨著小腹的絞疼,自己下面似乎流出些什麼。

    她突然想起了母親前幾日的交代,蒼白的臉慢慢紅了,亮晶晶的眼楮看向柳蔭。

    柳蔭似乎也知道玉潤到底怎麼了,他精致的柳葉眉慢慢揚起,起身看著喬葉和玫瑰白蘭︰“你們先出去!”

    待內書房里只剩下玉潤和自己了,柳蔭握住玉潤的手,輕輕一拉,把玉潤拉了起來。

    他看著深綠錦榻上被血霪濕的一片,垂下了眼簾︰“小腹還疼不疼?”

    玉潤平生第一次用蚊蚋般的聲音回答道︰“疼。”

    柳蔭仰首微笑,他背對著玉潤,壓抑著笑意,道︰“你先留在這里,我讓你那兩個丫鬟進來陪你。等一會兒我就讓人把藥送進來!”

    柳蔭離開了。

    玉潤取了個繡花墊子蓋在了自己印下的那團血跡上,坐在錦榻上一動也不敢動。

    玫瑰和白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好陪著她呆在那里。

    沒過多久,柳蔭就來了,他手里拿著一個素緞包裹。

    把包裹遞給玉潤,柳蔭就出去了。

    玉潤打開包裹,看著里面的東西,有些發呆——這些東西,她自然都是認識的,娘怕她突然來了月信,早就讓她看過的;她只是不知道柳蔭一個大男人是從哪里得了這些東西…….

    玫瑰和白蘭比玉潤大幾歲,一看這包裹里的東西,頓時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玫瑰心里藏得住事情,倒沒說什麼,白蘭心直口快,馬上道︰“柳公爺待大小姐真是慈愛啊,連這個都想到——”

    玉潤和玫瑰兩雙眼楮用奇怪的眼神瞧著她,瞧得白蘭說不下去了。她覺得很委屈︰柳公爺是大小姐的舅爺,這麼體貼,不是慈愛是什麼?總不能是疼愛喜愛......

    柳蔭親自端了安神鎮痛通經的藥湯進來,一邊看著玉潤喝藥,一邊吩咐玫瑰回東平郡王府稟告王妃,說大小姐今日住在這里。

    方才他想在庭院里靜一靜,听到了白蘭的高論,覺得白蘭很不靠譜,因此吩咐玫瑰去傳話。

    玉潤喝完藥之後,就由白蘭侍候著在原先她常住的臥室住了下來。

    第二天一大早,孟隻就過來把玉潤接了回去。

    玉潤的初潮只持續了兩天就結束了。

    孟隻很高興,陪著玉潤好好泡了一個澡。

    她告訴玉潤︰“來了初潮,就說明你是大姑娘了!”

    玉潤眼珠子一轉,看向母親︰“娘,大姑娘是什麼意思啊?”

    孟隻笑︰“你是大姑娘了,就說明你爹你娘老了!呵呵!”

    玉潤見了明珠郡主,又把同樣的話問了一遍。

    明珠郡主含笑摸了摸她的頭發︰“傻孩子,來了月信,就說明你長大了,可以嫁人了!”

    玉潤︰“……”原來如此啊……

    她低下頭,想起了心事。

    當外書房外面的金桂開始飄香,柳蔭這才意識到夏天已經遠去,秋天來到了人間。

    金京的秋日,往往伴隨著連綿的秋雨。

    這日,秋雨悉悉索索下個不停,柳蔭沒有見客,一個人呆在藥房里,為玉潤配制治療痛經的丸藥。

    他鎮守東平郡,雖然可以借故在金京府邸呆上一年,可是過了年總該回去了,起碼也得去軍隊巡視一遍了。所以他想著離開前,給玉潤配好夠用一兩年的丸藥。

    玉潤獨自打著傘進了藥房。

    她把傘合攏,靠在了門上,自己站在那里,也不說話。

    柳蔭抬頭看了她一眼,發現她的繡鞋濕透了,就開口道︰“還不讓人取雙鞋換上?”

    玉潤卻沒有動。

    柳蔭有點奇怪,起身看她。

    玉潤盯著柳蔭黑泠泠的桃花眼,終于鼓足了勇氣︰“小舅爺,你娶我吧!”

    柳蔭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蹙眉道︰“你說什麼?”

    玉潤挺起了不算高的胸膛︰“我喜歡你,想嫁給你!”

    柳蔭這次听清楚了,瞬間石化。半晌方走了過來,伸手在玉潤額頭上摸了摸,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很是納悶︰“你發燒了?”

    玉潤撲進了柳蔭懷里,雙手攬住他的腰,臉貼在了他的胸前︰“我沒有發燒,我喜歡你很多年了!我早就想嫁給你了!”

    柳蔭的心噗通噗通直跳,他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聲。一種似喜非喜似悲非悲的情緒從他胸中衍生,他的心髒有些抽痛。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只想逃開......

    掙扎良久,柳蔭才沒有推開玉潤。

    他身體僵硬,聲音壓抑,故意用一種很納悶的語氣問道︰“玉潤,我是誰?”

    玉潤把臉貼得更近了,她聞著柳蔭身上的味道,听著柳蔭心髒的跳動,低聲道︰“你是柳蔭,是我喜歡了很多年的人!”

    柳蔭一把推開了她,扶著她的肩膀,皺著眉頭道︰“我是你的小舅爺!”很多年?一個小孩子懂什麼......

    玉潤還要再說話,柳蔭打斷她︰“你先回去再想想,想明白了再說!”

    他拿起傘撐開,把玉潤推了出去,然後“ 當”一聲關上了藥房的門。

    玉潤想著要給柳蔭一個適應的時間,就帶著跟她的人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玉潤又帶著人去了定國公府,卻撲了個空。

    管家很抱歉地看著玉潤︰“大小姐,對不住了,國公爺有緊急公事,連夜回了東平郡!”

    玉潤︰“……”她悄悄握起了拳頭。

    察覺到玉潤這段日子心情有些抑郁,玉珂和孟隻索性帶著四個孩子去西北看望孟煜,順帶讓玉潤散心。

    兩年時間瞬息而過。

    又是一年桃花開。

    十四歲的玉潤個子又長高了不少,秀眉鳳眼,肌膚白皙,分明是個大姑娘的樣子了。

    她正坐在窗前同玉淨一起畫畫。

    玉淨前段時間被宋皇後接到了宮里去住,剛剛被爹娘派人接回了郡王府。

    她是姐弟四人中最像父親玉珂的,烏濃的眉睫,又大又黑的貓眼,嫣紅的唇,襯著雪白的膚色,看上去如同畫中人一般。

    玉淨畫了一朵朱紅的牡丹花,玉潤含笑補上了幾片綠葉。

    姐妹倆正畫得開心,就听到外面起居室里丫鬟向母親稟報道︰“稟報王妃,隔壁定國公府的國公爺回來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70番外三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70番外三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