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第一百六十六章 皆大歡喜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玉淨默默站在一旁,听到爹爹的話,玉蔥般的手指靈巧地指向一邊。

    玉珂順著玉淨的手指看了過去,卻發現小大人般的大姐兒玉潤正拉著柳蔭的手,仰臉看著柳蔭,一臉的歡喜激動,而柳蔭則是一臉平靜,甚至還抽空瞥了玉珂一眼。

    對于這個場景,玉珂覺得非常的違和,他絕對不認為自己是吃醋了。

    玉珂站了起來,看著玉潤,沉聲道︰“玉潤,過來爹爹這邊!”

    玉潤抬頭看了爹爹一眼,松開了緊抓著的柳蔭的手,走到爹爹眼前來,好看的鳳眼微微眯著,笑眉笑眼地看著玉珂︰“爹爹!”

    她捏住了玉珂兩根指頭,輕輕搖了搖,白皙的瓜子臉上一雙鳳眼如同工筆精心描繪而就,同隻果是特別的相似。

    玉珂被女兒這一撒嬌,心都酥了,也顧不得吃醋了,彎下腰一把抱起了玉潤,在玉潤臉頰上左左右右連親了好幾下,這才把玉潤放了下來,又把玉潔和玉淇一左一右抱了起來,一家人一起往府內走去。

    玉淨作為家中的老二,被爹爹忽略慣了,看到爹爹如此親近大姐,對弟弟妹妹又這樣親,雖然心里有些難受,倒也鎮靜,默默上前,牽了母親的手,隨著母親往前走。

    她小小的心靈里面,正在憂傷地想︰至少,我還有舅舅舅母呢!

    大姐兒既不去找爹爹,也不去找娘,她一雙眼楮不用看,立刻就確定了柳蔭的方位,徑直走了過去,又牽住了柳蔭的手。

    很多人都以為小孩子是沒有記憶的,大姐兒覺得他們都錯了,起碼她記了小舅爺整整三年的時間。

    她一邊走,一邊仰首看著小舅爺。

    經歷了這場戰爭,她爹爹變得又黑又瘦,沒有以前好看了;可是小舅爺卻依然是白皙的肌膚漆黑的眉眼,嫣紅的嘴唇十分的潤澤——還是一個大美人!

    玉潤覺得很滿意。

    她暗自籌劃著,自己要好好照顧小舅爺。

    晚宴過後,一家人都去了大花廳飲茶。

    玉淨是最早離開國公府的。

    大人舉行宴會的時候,她一直安安靜靜呆在廂房里——青芹在喂她吃飯。

    宴會結束之後,明珠郡主同孟隻坐在大花廳後廂房里的羅漢床上聊天,玉潤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玉淇去找祖父了,玉淨和玉潔就在羅漢床上玩耍。

    玉潔愛黏人,一會兒抱抱明珠郡主,一會兒去親親母親,鬧個沒完沒了。

    看著妹妹如此,玉淨很是羨慕。

    她今年六歲了,一大半的時間是在南安王府度過的,和父親母親倒是沒那麼親,和外公外婆舅舅舅母似乎更親一點。

    玉淨正在默默想著心事,就听到外面傳來熙之舅舅熟悉的聲音︰“隻果姐,我來接玉淨了!”

    听到舅舅的聲音,玉淨的鼻子莫名有些酸澀,她飛快起身下了羅漢床,不要丫鬟幫忙,自己穿好了鞋子,然後理了理裙子,看一切都妥當了,這才小跑跑了出去迎接熙之舅舅。

    天昊帝已經有了讓位給太子木之的打算,散朝之後把熙之叫進了宮中,商量了半日。

    熙之回到南安王府,給爹娘請安時沒見到玉淨,一問才知道玉淨被送回平國公府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王妃帶著人迎了熙之進去。

    熙之在寶椅上坐定,手里捧著王妃親自奉上的清茶,突然覺得有些寂寞有些冷清——玉淨在他膝下久了,每天一回家,就有小玉淨隨著王妃迎出來,他坐在寶椅上,王妃奉茶,小玉淨會很狗腿地給他捏捏胳膊捶捶肩……

    他看向王妃,王妃和他心意相通,馬上開口道︰“要不,我派人去接玉淨?”

    熙之沉吟了一下。姐夫和姐姐剛回到家,玉淨剛和爹娘團聚,現在去接,是不是不太合適?

    王妃看他猶豫的神情,心里有些著急。玉淨一直養在她和熙之膝下,乍一離開,她還真舍不得。

    看到妻子眼巴巴的樣子,熙之想了想,道︰“我去平國公府接玉淨吧!”

    玉淇接了爹娘之後,就支撐不住,被祖父帶去休息了。他下午睡得有些多,到了此時反倒精神了起來,玉成秀不疼惜孫女,卻把玉淇這個唯一的孫子看得如珠似寶——孫女都有三個了,能夠傳宗接代把玉家這一脈延續下去的寶貝蛋卻只有這一個!

    夜深人靜,連僕人們都去休憩了,清遠侯玉成秀抱著玉淇,帶著幾個隨從,大步走回了正院。

    自從經歷了牛婉玲那件事,他慢慢的對男女之事也淡了,只是偶爾有了需要,就去找外室秦詩詩。清遠侯府太冷清,孟隻不在家這一年多,他一直是住在玉珂的平國公府的——孟隻臨走前,把他老人家安頓在了平國公府的正院住了下來。

    正院里的走廊外掛著一排燈籠,照得整個庭院燈火通明。庭院的中心地帶,被玉成秀命人整成了一個小型的演武場,有小小的射圃,有小小的梅花樁,更有小小的武器架,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三歲的玉淇精心而制的具體而微版演武場。

    夜深了,玉成秀和玉淇祖孫倆卻在演武場里一人一把刀,哼哼哈嘿比劃著。

    雖是和小孩子玩耍,玉成秀還是熱出了一身汗,他從親隨明義手里接過布巾,擦了一把汗,看著手握小刀時刻戒備著的玉淇,臉上綻放出笑意。

    對他來說,親愛的小玉淇真的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寶貝,連玉珂都比不上!

    玉潤已經八歲了,母親不在家的日子,明珠郡主給她開設了完整的貴族淑女課程,甚至從宮里給她找來了教養嬤嬤,卻生生養出了她的第二人格——在人前的時候,玉府大小姐玉潤是完美的貴族淑女,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恰到好處;在人後的時候,玉府大小姐玉潤就變成了一個小瘋子,把從父親那里繼承來的瘋狂因子發揮到了極致,爬高上低上躥下跳,好奇心極其濃郁,精力無比充沛。

    明珠郡主最是疼愛她,一向縱容她,特地交代她︰“無論人後怎麼樣,人前一定得遵守這個社會的規則!”

    玉潤連連點頭,表示受教了。

    她見到闊別三年的小舅爺之後,起初還是很完美地保持著貴族淑女的風度的,可是這種風度在宴會後眾人散去,而她的小舅爺也打算拋下她立刻的時候徹底毀壞。

    玉潤把眼前桌子上的茶具全都掃在了地上,在一陣脆響之後,瞪大眼楮沖著柳蔭咆哮︰“你又要拋下我麼?”

    柳蔭回頭看著她,精致的柳葉眉蹙了起來。

    玉珂大驚,先看看孟隻,再看看玉潤,很驚訝自己性格這麼好,隻果又那麼溫柔,如何會生出這麼一個潑辣的女兒?

    柳蔭倒還鎮定,他靜靜地站在那里,腰板挺直,普通的刺繡薄袍硬生生被他穿出了甲冑的效果。玉潤大鬧的時候,他瞅了玉珂孟隻一眼,見這兩口子還處于震驚狀態,就直接走過去,伸出手臂,夾了玉潤就走。

    玉潤本來還在鬧,等到被柳蔭夾在鐵一般的胳膊下了,反倒偃旗息鼓了。

    玉珂孟隻眼睜睜看著柳蔭夾著玉潤離開了。

    回到臥室,玉珂只是嘀咕了一句︰“柳蔭也太粗暴了吧,老子這麼可愛的女兒,只是淘氣了一點點,怎麼能這麼粗暴呢?”

    孟隻卻不出聲,她知道玉潤的脾氣太壞了,早就該好好教訓一下了,可是自己剛一打算出手,就被明珠郡主給攔住了,現在柳蔭願意出手教育大姐兒當然是最好了!

    她瞅了玉珂一眼,並沒有糾正玉珂,反而走上前,踮起腳跟,捧著玉珂的臉,對準玉珂的唇吻了下去——世界安靜了。

    柳蔭在平國公府呆著的時候,喬葉喬枝回了隔壁的定國公府,喬枝帶著一隊衛士對整個府邸大肆滌蕩,嘴巧一點的喬葉帶了一隊衛士出府大肆采購。

    等柳蔭夾帶著大姐兒玉潤回到自己的定國公府,發現自己府里雖然花朵縴瘦野草茂盛,可是卻窗明幾淨正經干淨,所有的陳設都換成了新的,看起來新得簡直有些刺眼。

    他夾帶著一聲不響的大姐兒進了起居室,把大姐兒屁股朝上扔在新鋪了錦繡墊子的羅漢床上,自己坐在一邊。

    抬起頭看到喬枝喬葉候在一邊,柳蔭覺得得給小姑娘點顏面,他揮揮手,屏退了喬枝喬葉。

    玉潤憑著從父親玉珂那里繼承來的野獸般的直覺,感覺到了危險的來臨,剛要掙扎,就被柳蔭抱起來橫放在自己腿上,用右手摁住了。

    她微帶著些興奮等待著小舅爺接下來的動作。

    柳蔭慢條斯理掀開了玉潤的淡綠罩裙,又掀起了里面的粉霞錦緞裙,順手扒下了玉潤的白色褻褲。

    玉潤的小屁屁暴露在空氣中,她這才覺出了危險,搖頭擺尾地掙扎起來。

    柳蔭右手摁著玉潤,左手高高揚起,“啪”的一聲,巴掌落了下來。

    玉潤先沒覺出疼,可是很快疼痛就暈開了,小屁屁火辣辣的難受極了。

    她咬著牙不肯出聲。

    柳蔭第二個巴掌很快落下。

    接著是第三個巴掌。

    一直打到了第十下,柳蔭看玉潤的小屁屁都被自己打得紅腫,這才開口問道︰“以後淘氣不?”

    玉潤抽抽噎噎道︰“不了。”以後不在小舅爺面前淘氣了。

    柳蔭覺得自己比起玉珂這當爹的,在大姐兒面前還是很有威信很有手段的,淡淡道︰“再淘氣還打!”

    玉潤︰“知道了!我會听話的!”等我長大了,看我……

    柳蔭取了藥膏,幫大姐兒抹上,把她抱到臥室,讓她晾著屁股趴在床上睡了。

    他自己坐在隔壁的起居室,慢慢飲著茶,想著心事。

    柳蔭在想,他和玉珂如何功成身退保全擁有的這一切。

    幾個月後的新年,天昊帝宣布退位,太子趙木之繼位,是為大金歷史上著名的景雲盛世的開創者景雲帝。

    景雲帝在登基大典之後,立即頒發聖旨。

    玉珂成為東平郡王,王府設在金京,依舊在玉蘭花胡同國公府舊址;柳蔭由三等公爵變成了一等公爵,鎮守東平郡。

    玉珂得了王爵,沒了兵權;柳蔭有了兵權,卻沒得到王爵。無論如何,玉珂和柳蔭都很滿意,這是他們想要的最好結果。

    景雲帝也很滿意。

    這是他和父親天昊帝和宰相趙熙之反復商議之後的處置方案,既成功地分開了玉珂和柳蔭這對極有默契的老搭檔,又讓他倆彼此顧慮,無法造反——柳蔭顧忌著玉珂一家身在金京,投鼠忌器不會輕易有了反心,再說他也無法收服玉珂龐大的軍隊;而玉珂身在金京,也無法指揮他的那些子弟兵。

    南安王趙熙之終其一生,都保持著和堂弟景雲帝趙木之的親密關系(不要誤會哦),太平宰相一直做到老。

    他和王妃一直無子,直到他準備和姐姐姐夫談判,把玉淨據為己有招個上門女婿之時,王妃終于懷孕,給他生了一個世子,取名趙瑞。

    南安王長房一脈後繼有人,趙熙之簡直要涕淚縱橫了,他一邊給祖父趙貞和父親趙梓寫著書信,一邊諄諄教導玉淨︰“玉淨,你要好好照顧弟弟啊,舅舅可是把這小崽子交給你了!”比起淘氣包玉潤,玉淨這丫頭真是乖巧懂事各種的靠譜啊!

    十歲的玉淨乖巧地點頭︰“舅舅,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趙瑞的,您放心吧!”

    孟煜先是隨著舒雨駐守西北,後來,他在西北成親安家,在自己的努力和姐姐姐夫的幫襯下,踏踏實實一步一個腳印,最終做到了西北將軍,成了姐姐最踏實的臂助和最親密的靠山。

    作者有話要說︰本文到此已經完結了,大家想要看誰的番外,留言告訴漠漠哦~<!--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67第一百六十六章 皆大歡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67第一百六十六章 皆大歡喜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