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第一百六十二章 N年後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柳蔭的定國公府和南安王府很像,到處都是高大的樹木,以松柏和梧桐居多。正是夏季,王府里到處綠陰森森,給人十分陰涼的感覺。

    書房也是被綠樹環繞著的,既陰涼又安靜,如果忽略外面一聲長一聲短的蟬聲的話。

    一身白色絲袍的柳蔭站在書房的窗前,雙手環抱,漂亮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似乎正在看那朵探進窗內的白色月季花。

    喬葉和喬枝靜靜地立在靠近屏風的地方,眼觀鼻鼻觀心。

    良久之後,柳蔭略帶這些困惑的聲音才傳了過來︰“她真的失憶了麼?”

    他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她怎麼會把他忘記了呢?

    “是的,國公爺。”回答的是喬葉。

    他抬頭看著國公爺。雖然被屬下稱為“國公爺”,可是定國公柳蔭其實才三十三歲,和他二十歲的時候相比,除了臉瘦了一點之外,區別似乎不大——他依舊是個好看到令人移不開眼楮的男人,只要不觸犯他的底線,他就是正常的男人。

    喬葉想起了那個落魄的少女,她不就是因為觸及了國公爺的底線,才會落到那樣淒慘的地步?

    柳蔭蹙眉望著外面。

    原來她真的失憶了啊!既然失憶了,一定會忘了自己,忘了那個帶給她那麼多傷害的小舅爺……

    想到這里,他的心竟然隱隱有些疼痛。

    柳蔭轉身看著喬葉和喬枝︰“她現在在哪里?”

    喬枝開口回道︰“稟國公爺,玉姑娘在稻陽城西的馮家花圃。”

    柳蔭眉毛揚起。

    喬葉補充道︰“玉姑娘餓暈在馮家花圃門前,被馮家收留了!”

    “哦……”柳蔭只是“哦”了一聲,再無下文。

    馮家花圃並不大,經營的也不是什麼名貴花卉,不過是些月季、玫瑰、薔薇、蘭花、文竹和滴水觀音之類的常見花草。

    這日天還灰蒙蒙,玉潤就和馮家十三歲的大兒子馮明文一起上路了。

    馮明文拉著放滿花草的平板車,玉潤走在後面照看著,免得被人給偷了。

    等他們走到稻陽城的西城門,城門已經大開了,兩人進了城。

    馮明文推著車,玉潤開始叫賣︰“香噴噴的月季花兒,又紅又香惹人愛!綠油油的名貴蘭草,很好養很便宜嘍!”

    听著她怪里怪氣的叫賣,小少年馮明文的臉上現出些笑意來。

    到了中午,玉潤和馮明文都有些饑腸轆轆,他們在一個陰涼的小巷里停了下來。

    听到玉潤肚子咕咕叫的聲音,馮明文又想笑了——這個玉潤瞧著嬌弱,卻是個大胃王!

    玉潤幽黑的鳳眼看著他︰“小馮,我看著車,你去買吃的!”

    馮明文答了聲“好”,用布巾擦了擦汗,起身準備去買食物。

    玉潤眨了眨眼楮,手指指著對面的洪氏面館︰“小馮,我想吃扯面,要大碗的!”

    馮明文“嗯”了一聲,向面館走去。玉潤的食量一向很大,比他吃得要多,當初收留玉潤的時候,馮家就是因為發現玉潤吃得多,才提出不給玉潤工錢,但是會供應玉潤吃飽這個條件的。

    玉潤就把平板車邊緣的幾個花盆搬開了,清理出夠她和馮明文放碗的地方,然後坐在平板車旁的路牙子上,等著馮明文帶面回來。她脾氣一向很好,就是如果餓著的話,脾氣很暴躁。

    沒過多久,馮明文就端了一大海碗扯面過來了,把面遞給玉潤之後,他又去端自己那份面去了。

    面是剛下好的,碗很燙。馮明文和玉潤並排坐在路牙子上,就著平板車,埋頭西里呼嚕吃面。

    玉潤把一大海碗扯面全都吃完,還意猶未盡,看碗里還剩下一點湯,就端起碗,把剩余的湯全都倒進了嘴里。

    等她放下碗,卻發現路對面的楊樹樹陰下站著一個男人,一個好看的白衣男人。

    玉潤從來沒見過這樣漂亮高貴的男人,差點看呆了,鳳眼一瞬不瞬盯著對方。

    一旁的馮明文有點不高興,用力咳嗽了一聲。

    玉潤一下子清醒了過來,忙用衣袖擦了擦嘴,偷偷瞟了那男人一眼,發現他還在那里站著,靜靜地看著自己,深幽的桃花眼里似乎波光粼粼……

    她看他衣衫華貴,眼楮滴溜溜轉了轉,笑嘻嘻站了起來,招呼道︰“這位公子,買花麼?蘭花一盆二兩銀子,月季花和玫瑰花一盆一兩銀子,吊蘭最便宜,一盆五十文錢……”

    一旁的馮明文“咦”了一聲,眼楮看向玉潤。

    玉潤無辜地向他眨了眨眼——看起來這麼闊的公子,不宰一下怪不好意思的!

    看到玉潤同這個青衣少年的眉目傳情,柳蔭心里突然悶悶的,黝黑秀氣的長眉皺了皺︰“公子?”

    玉潤那麼多年都追著自己親熱地叫自己小舅爺,現在卻是這樣客氣陌生的一句“公子”……

    玉潤以為他嫌貴,忙改口道︰“大爺您要不過來看看?價錢是可以再商量的!”

    馮明文也站了起來,清秀的臉上滿臉的笑︰“不管買不買,看看總是可以的呀!”

    柳蔭走了過來。

    他身上穿的是家常的白色輕容紗夏袍,腰間圍著黑玉帶,如雲烏發用黑玉冠簪住,看起來清雅高貴,就像一個閑暇時出來逛逛的世家公子。

    他掃了玉潤一眼。

    半年多沒見,玉潤好像長大長高了一些,是一個美麗的少女了,身上雖然穿的是惡俗的粉衣綠裙,卻掩不住她明艷的容顏。

    柳蔭把平板車上擺放的花都看了一遍,然後轉身離開了——他的地位決定他外出的時候從來是不帶銀子的。

    瞧著這個白衣公子瀟灑離去,玉潤和馮明文都不太在意,他們的注意力很快便轉移到了幾個路過的大嫂身上。

    玉潤賣力地吆喝著︰“便宜的花兒喲,蘭花一盆十八文錢,月季花和玫瑰花一盆十文錢,吊蘭最便宜,一盆五文錢……”

    因為這家洪氏面館的扯面好吃,第二天中午,玉潤又慫恿著馮明文來這邊賣花。

    柳蔭原本有很多政務要處理,可是他卻什麼都做不了,腦子里一片混亂,玉潤向那個少年眨眼楮使眼色的畫面一直在腦海中閃現,令他一向平靜的心變得躁亂不安。

    到了最後,一向感情戰勝理智的柳蔭決定順從自己的心,再次離開了定國公府,去看那個小丫頭。

    他看到了什麼?

    柳蔭站在樹陰下,眼睜睜看著玉潤喝完了自己的面湯,接過那個青衣少年的面碗,嘴巴貼著碗邊,把他剩下的面湯全喝了下去,然後把碗遞給了少年,用手揩了揩嘴巴。

    柳蔭的眼楮盯著她那嫣紅的豐唇,一股莫名的火自胸腹升起——這個柔美的唇曾經吻過自己,曾經無數次吐露對自己的愛意,現在卻和這個少年如此親密,甚至喝這個少年剩下的面湯……

    柳蔭的拳頭在淺藍的衣袖下握了起來。

    似乎是感受到了柳蔭身上的殺意,玉潤和馮明文一起抬起頭來,發現是昨天見過的那個漂亮公子哥兒。

    玉潤好奇地打量著他,發現他身上穿的是極淺淡的藍色夏衫,這樣粉嫩的顏色,令他看上去似乎更年輕了,看上去二十多歲左右的樣子。

    她不願意放過潛在的顧客,就笑眯眯招了招手︰“公子,我們今日有罕見的黑色月季花,要不要看看?”

    柳蔭盯著她的笑臉,蹙起了眉頭——“我們”麼?你和他已經這樣親密了?

    他扔下了一錠銀子,提著那株開深紫色花的月季離開了——明明是深紫色的月季花,卻被玉潤當成了黑色月季花來賣,看來,她還是像以前一樣,看著老實,偶爾卻有些小小的奸詐啊!

    既然她過得很好,那以後就不要再來看她了!

    玉潤把那錠銀子摩挲了一番,遞給了馮明文,開始提條件︰“明日請我吃油潑面,外加杏仁茶!”

    “知道了知道了!”明明才十文錢的月季花,被玉潤賣了五兩銀子,當然要請她好好吃一頓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63第一百六十二章 N年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63第一百六十二章 N年後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