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第一百五十六章 玉珂之驚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雖然已經進入了秋季,金京的桂花也按時開放了,可是卻依舊像七月一樣多雨。連綿不斷的秋雨不停地下著,下得孟隻的心都潮乎乎的。

    她已經快要生了,大著肚子去哪里都不方便,只好天天呆在家里,下著雨,又不能到花園里散步,因此更加郁悶。

    大姐兒玉潤常駐隔壁的定國公府,柳蔭沒法子,只得在自己房間隔壁,給玉潤準備了一間精致的繡房。玉潤天天興高采烈,回來一趟晚上還要嚷嚷著離開,真是令人郁悶。

    二姐兒玉淨天天和外祖父趙梓一起在南安王府探險。她和外祖父玩得很開心,孫太妃對她很寬容,常給她準備好吃的食物,舅舅舅媽也很疼她,她也頗樂不思蜀,並不急著回家,高興了才讓外祖父帶著回平國公府一趟,探望了父親母親之後,牽著外祖父的手也要跟著離開。

    玉珂雖然天天陪著孟隻,可是他的公事似乎很繁忙,常常自己坐在那里一杯又一杯地飲茶,一臉的若有所思,卻不告訴她自己到底在煩惱什麼。

    孟隻知道玉珂一定在謀劃一件大事,很為他擔心,卻幫不上忙,只能盡量寬慰他。

    綜上所述,孟隻很無聊。

    外面陰雨連綿,孟隻除了繞著房子的走廊走一走,就是坐在房里看看書或者給未出生的孩子做一些小肚兜之類的小衣服了。

    這天一大早,玉珂一起來,孟隻也就跟著起來了。

    玉珂陪著孟隻用了早飯,然後又陪了孟隻繞著外面的走廊散步。

    雨還在下著,細細的雨有時候會隨著微風飄到走廊里,即使淋在臉上身上也只是涼涼的。

    玉珂低頭看著孟隻高高隆起的肚子,心里隱隱有點擔心︰“這次肚子怎麼這麼大啊?”

    因為柳蔭的交代,孟隻即使懷孕了,也沒有大吃大喝,生怕補過了頭,孩子太大不好生,可是她的肚子還是一天比一天的大,比別的孕婦看起來都要大,大得令玉珂提心吊膽。他暗自思忖,這胎隻果若是生了兒子,他也服用姚小萌的絕育藥算了,免得隻果受罪。

    孟隻伸手撫弄著自己的肚皮,抬頭瞧著玉珂一笑。

    這是她和柳蔭的秘密,她決定不告訴玉珂,到時候嚇玉珂一跳。

    玉珂牽著孟隻的手沿著走廊走到了房後。

    他們的住房後是一大片綠油油的竹林,是玉珂為了紀念母親陳氏特地交代玉簫種植的。

    玉珂脫下外袍,鋪在了微微有些潮濕的木椅上,扶著孟隻坐了下去,他挨著孟隻也坐了下來。

    夫妻倆看著眼前綠得晃眼的竹林,听著雨打竹林的沙沙聲,心中都是寧靜之極。

    “隻果?”

    “嗯。”

    “等老了,我們倆也這樣子!”

    “好!”孟隻答應得很爽快,根本沒過大腦,她答應完又抬頭看身旁的玉珂。

    玉珂才二十二歲,相貌上和十七歲的時候相比,似乎沒有多大的變化,依舊是烏濃的眉睫嫣紅的嘴唇,因膚白如玉,襯得貓眼更加幽深……

    孟隻看了他一眼之後,移開眼楮看向前方的竹林——她在偷笑,這麼美好的男子,竟然是她的呵!

    孟隻有一種好白菜被自己這頭豬拱了的感覺。

    她又偷看了玉珂一眼,玉珂又在想心事了,眼楮眯了起來,長睫毛撲撒了下來,看起來年輕得似乎還帶著一絲稚氣……

    玉珂太年輕了,年輕到孟隻雖然知道他已經強大到能夠左右很多人的命運,卻往往有種不敢相信的如在夢寐的感覺。

    “隻果?”

    “嗯。”

    “這一胎若還是女兒,咱們給她起什麼名字?”

    “呃,”孟隻皺著眉頭在玉珂腿上擂了一下,“烏鴉嘴!”

    玉珂一臉無辜的笑︰“怎麼了?女兒不好麼?那我告訴大姐兒二姐兒去,說你不喜歡她們!”

    “裝什麼傻呢你!”孟隻斜睨了他一眼。她知道玉珂是為了寬慰自己才這樣說,嘴里雖然埋怨,可是心里卻是甜甜的。

    “阿珂,你提前給孩子起個名字吧!”孟隻的身子靠向玉珂——這個不算特別強壯的男人,卻像最堅強的大樹和高山,庇護著她和她的女兒們……

    玉珂伸手攬住孟隻的腰,臉上帶上了一抹思索︰“女孩子的話,就叫玉潔。”

    “若是男孩子呢?”

    玉珂伸手摸了摸孟隻的耳垂,連生了兩個女兒,他都不敢相信自己能生兒子了,猶豫了片刻,他怕隻果失望,就道︰“若是兒子的話,就叫玉淇吧!”

    正在這時,青椒的聲音傳來︰“國公爺,夫人,有客來訪!”

    玉珂扶著孟隻起身,牽著孟隻的手慢慢地往回走。他當然知道這個時候來的客人會是誰。

    孟隻也不著急。能夠直接到她家里內院而不是被玉簫迎到外書房的客人,一般是她的親朋。

    走到前廊,進了起居室,孟隻發現一身深藍錦繡夾袍的熙之和一個身穿淺藍錦繡夾袍的青年坐在東側的寶椅上。

    這個青年大約二十二三歲,眉清目秀身材修長,雖然衣飾普通,但是帶著一股高華之氣。

    一看到玉珂和孟隻,他就站了起來,薄薄的嘴彎出了一絲笑意。

    孟隻終于知道他像誰了——除了眼楮之外,他的鼻子和嘴巴等五官像天昊帝!

    熙之也站了起來,一臉的輕松適意,他指著孟隻介紹道︰“木之,這就是我的姐姐,你叫她隻果姐就行了!”

    孟隻明白了,原來這就是胡貴妃所出的二皇子趙木之。她正要行禮,卻被趙木之攔住了。

    趙木之清秀的臉上帶著一絲笑意︰“你是熙之的姐姐,當然也是我的姐姐了!”

    他調皮地眨了眨眼楮︰“隻果姐,咱們家人丁單薄,這一輩里面,可是只有你一個女孩子哦!”

    孟隻︰“……”她還真沒算過。

    她知道熙之和趙木之這時候過來,又直接進了內院,一定是有機密大事要談,就告辭下去,並且屏退了所有侍候的人。

    除了青椒和玉簫之外,內院基本上被清空了。

    玉簫在起居室內侍候著,負責端茶倒水。

    孟隻自己帶著青椒,遠遠地坐在東北角的廊上,默默地看雨。玉珂怕她擔心,不願意她多操心,她也就听他的,不去攙和他的事情。

    一個時辰之後,玉珂、熙之和木之才談完事情,一起走了出來。

    玉珂和孟隻說了一聲“熙之他們留下用飯”,就帶著玉簫匆匆離開了。

    熙之和木之走了過來,一左一右站在孟隻身旁,趴在欄桿上同孟隻一起看雨。

    孟隻剛要起身,卻被熙之摁了下去︰“隻果姐,咱們三個從血緣上來說,可是比誰都近,你在我和木之面前客氣什麼!”

    孟隻一想,熙之說的倒是很準確——趙氏皇族從天昊帝開始就人丁單薄,天昊帝是一脈單傳;到了趙香之和趙木之這一代,天昊帝也只有這兩個後代;她的父親趙梓是天昊帝嫡親的堂兄加表兄,也只有她和熙之這兩個後代。

    這樣一算,她和皇子木之從血緣上來說,確實很親近。

    熙之先前同孟隻一直保持著距離,可是這段時間二姐兒玉潤一直住在南安王府,而趙梓為了更好的達到“引子”的效果,讓熙之和王妃有空就帶玉潤,所以玉潤和熙之王氏這對舅舅舅媽越來越親,熙之也同隻果親近了起來,開口閉口就是“隻果姐”,引得和他一向親近的木之也叫孟隻“隻果姐”。

    孟隻正要問熙之木之飲食上有沒有什麼忌諱,就听熙之幽幽道︰“隻果姐,玉淨昨晚上尿床了!”

    孟隻︰“呃……”

    熙之︰“我的身上到現在還有味道,不信你聞聞……”

    孟隻︰“……你一定是臨睡前喂她喝水了!”

    熙之︰“……你怎麼知道?”

    孟隻︰“……”

    木之在一邊哈哈大笑起來。

    八天之後,天昊帝頒布旨意,二皇子趙木之立為太子,大皇子趙香之封為稻陽王。

    八月十五中秋節還沒到,趙香之就被天昊帝逼著離開金京去了稻陽就藩。

    趙香之一離開,田皇後就被軟禁在自己的寢宮,同外界斷絕了消息。

    牛婉玲的肚子已經開始隆起了。

    她總覺得玉成秀似乎沒有自己想象得那麼歡喜,而且呆在外面的時間越來越長,在清遠侯府的時間越來越少。牛婉玲命人打探了,玉成秀常常去秦詩詩那里。

    她妒心似火,暗自下了決心,等孩子生出來,她一定會讓秦詩詩死得很慘。

    牛婉玲一邊養著胎,一邊暗自思索著如何弄死秦詩詩。

    田正奇知道她懷孕的事情了,也很歡喜,許諾將來弄死了玉成秀,一定做他們兒子的靠山。

    朝堂上的詭譎波瀾同孟隻無關,八月十五一大早,玉珂同她正要出發去清遠侯府過中秋節,孟隻突然發動了。

    她這次生孩子因身在金京,鬧得聲勢有點大。

    趙梓和孫太妃聞訊趕了過來,清遠侯玉成秀把身懷六甲的侯夫人牛婉玲留在府內自己趕了過來,侯夫人明珠郡主和柳郡馬自城外別業趕了過來,熙之也帶著王妃過來了。

    孟隻一破水,雖然有陶媽媽和明珠郡主安排的產婆胡媽媽守在孟隻身邊,可是玉珂還是不放心,命玉簫去把隔壁的柳蔭請了過來。

    臥室臨時充當了產房,孟隻躺在床上,感覺倒不是特別的難受。她看著一直守著自己,比自己還緊張的玉珂,調笑道︰“咦?你不是自稱是運籌帷幄殺伐決斷的千古名將麼?生孩子而已,你怎麼嚇得小臉都白了?”

    玉珂皺著眉頭,伸手在她臉上彈了一下︰“我都緊張死了,你還有心開玩笑!”

    孟隻笑︰“女人生孩子,第一個第二個最難最險,生到了第三個,就像上大號一樣,用力一‘嗯’,嗯,出來了!”

    柳蔭立在一邊,听了孟隻的話,捂著嘴悶笑了起來。

    旁邊的陶媽媽和胡產婆也笑了起來。

    玉珂︰“……”

    對這樣淘氣的隻果,他很是無奈,只能在玉珂額頭上輕輕彈了一下,以示警戒。

    一大早發動,可是到了中午孟隻還是沒什麼動靜。

    用過了食不甘味的午飯,趙梓等人繼續焦急等待。

    到了晚上,孟隻還是沒有動靜。

    除了趙梓和明珠郡主之外,其他人都被安排去休息了。

    到了深夜,趙梓和明珠郡主也被玉珂勸著休息去了。

    產房里只有陶媽媽、胡媽媽、柳蔭和玉珂守著。

    陶媽媽坐在床前,端著一碗雞湯面喂孟隻吃。

    胡媽媽站在一邊檢查生產需要的那些物件。

    柳蔭坐在床前的錦榻上,拿著一本書在看。

    眾人都很平靜,只有玉珂快要緊張死了,他一會兒去看看孟隻,一會兒騷擾騷擾柳蔭,一會兒追著陶媽媽胡媽媽問怎麼還不生……弄得除了孟隻之外,大家都有些煩他。

    子時剛過,孟隻的肚子開始疼了起來。

    玉珂先要沖過去,卻又停了下來,緊張地對柳蔭說︰“你,你不要進里面,也不要離開,就在這里守著好了,需要的話就叫你!”

    柳蔭含笑點頭,難得的寬容。

    一刻鐘之後,玉珂驚喜的聲音傳來︰“柳蔭,女兒,隻果生了個女兒!”

    柳蔭低頭輕笑。

    又過了沒多大一會兒,玉珂顫抖的聲音傳了過來︰“柳蔭,還有……還有一個!”

    柳蔭早在意料之中,所以也只是微笑而已。

    在孩子的呱呱而泣聲中,玉珂驚喜的聲音再次傳出——“天啊,是個兒子!我有兒子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57第一百五十六章 玉珂之驚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57第一百五十六章 玉珂之驚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