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第一百五十四章 侯府風波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看著牛婉玉失魂落魄的樣子,孟隻挺同情她的。

    她想了想,對牛婉玉說道︰“你回去之後,把身邊侍候的人細細篩一遍,平時也得多防著點;最重要的是,你得和二弟商量一下這件事該怎麼處理!”

    牛婉玉點了點頭,她沒想到自己一向看不起不屑于搭理的孟隻,居然會好心開口提醒自己,並給自己這麼實在的建議。只是此時她心亂如麻,也沒有心思再敷衍孟隻了,匆匆跟著孟隻回了正院牛婉玲的起居室。

    玉珂和玉琳兄弟兩個陪著爹爹玉成秀在正院的正房里飲茶熬年。

    作為兒媳婦,孟隻和牛婉玉在起居室里陪著後婆婆牛婉玲說話。

    牛婉玲害怕玉珂,倒也不敢在孟隻面前擺婆婆的款,讓孟隻站著侍候,自然也沒有為難牛婉玉了。她從來不在這些小事上為難牛婉玉,讓自己落下不好的名聲。

    牛婉玉戰戰兢兢,不敢吃也不敢喝,只是默默地端坐在西側的圈椅上。

    孟隻自己也懷孕了,在牛婉玲這里也是什麼都不敢吃什麼都不敢喝——她覺得牛婉玲這個年輕婆婆已經變態了,自己還是小心點好。

    大姐兒玉潤和二姐玉淨已經熬不住,全睡著了。

    孟隻這次過來侯府,把穩當妥帖的青椒和谷穗留下看家,帶的是做事最負責又是一向看玉潤玉淨的青芹和荊芥。青芹和荊芥知道侯府里面是非多,一直在隔壁暖室里守著在床上睡覺的玉潤和玉淨,一步也不敢離開。

    玉珂想到隻果如今做了公爵夫人,卻還要敷衍牛婉玲這個侯夫人,把她當婆婆侍候,心里就怪不得勁兒的。

    他牛飲了一杯茶,就起身道︰“爹,夜深了,我回去了!”

    玉成秀舍不得玉珂離開,可是當著玉琳的面也不能說什麼,只能眼睜睜看著玉珂離開了。

    玉珂陪著孟隻坐了一輛車,青椒和荊芥抱著睡熟的大姐兒二姐兒坐了後面那輛車。身著甲冑的玉簫率領玉珂的衛隊簇擁著這兩輛馬車,風馳電掣般向玉蘭花胡同方向駛去。

    孟隻身懷有孕熬不了夜,此時還不到子時,她已經渴睡得眼楮都快睜不開了。

    她依偎在玉珂懷里,汲取著他身上的溫暖,嘴里喃喃道︰“阿珂,有你真好!”

    玉珂低頭在她唇上啄了一下,低聲道︰“我哪里好了?”

    孟隻把臉在他懷里蹭了蹭,道︰“你一直在保護我,對我那麼好……”

    玉珂笑了︰“傻隻果,你是我老婆,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我不保護你保護誰?不對你好對誰好?”

    算一算,他和孟隻從第一次相見到現在,已經超過十年了,他對孟隻的感情他自己也說不清。剛開始的時候,有感激,後來,真的說不清了……

    喜歡孟隻什麼?不知道!

    可是,就是喜歡,就是想疼她,想一輩子把她捧在手心里……

    這就是愛吧……

    玉珂把孟隻的身子往上托了托,抱得更緊了。

    孟隻的眼楮已經閉上了——她已經睡著了。

    玉珂拿過自己的披風把孟隻裹住,讓她安心地睡。

    孟隻的腹部逐漸隆起,春天也來到了人間。

    玉珂和柳蔭除了負責京畿防務,倒是沒有別的公職,只是他們一直在操練軍隊,有的時候甚至把軍隊拉到溫泉別宮去訓練,倒也忙碌得緊。

    孟隻知道玉珂忙碌,她就把家里安排得妥妥當當,讓玉珂沒有後顧之憂。

    玉珂依舊把玉簫留給了孟隻。

    玉簫現在是平國公府的大管家,他把平國公府治理得鐵桶一般,外面的人根本混不進來。

    這天,玉珂去了京西大營,孟隻帶了玉潤和玉淨在花園里玩。

    已經是三月了,花園里桃紅柳綠,鶯歌燕舞,一派大好春光。

    玉淨比玉潤小時候聰明,她不但會走了,還會說簡單的話。此時她搖搖晃晃跟在姐姐後面,小企鵝一樣,看得孟隻和穆媽媽陶媽媽她們直笑。

    正在這時候,玉簫派了一個小廝過來給孟隻送來了一個帖子,孟隻打開一看,原來是南安王妃王氏請她和大姐兒二姐兒明日過去玩。

    晚上玉珂回到家,孟隻把這件事給玉珂說了,玉珂點了點頭,道︰“你多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明日帶著大姐兒和二姐兒去吧,讓玉簫和楊頌護送,到了傍晚,等著我去接!”

    孟隻“嗯”了一聲,幫玉珂脫了外衣,推著他進了浴間。

    第二天一大早,玉珂孟隻正在睡,卻被外面的動靜吵醒了。玉珂听了听,道︰“大姐兒吵著要進來!”

    孟隻睜開了眼楮,依偎在玉珂懷里,听著外面的聲音。

    大姐兒隨著年齡的增長,天生的大嗓門並沒有變得嬌柔起來,反而更加變本加厲,有的時候全力發揮,竟像打雷一般驚天動地。

    玉珂被大姐兒吵得受不了,就拜托柳蔭給大姐兒開點藥,治治她這吵死人不要命的大嗓門。

    柳蔭聞言,不高興了,斜睨著玉珂︰“大姐兒的嗓門怎麼了?她這叫有活力!用不著開藥,多喝水就行!”

    玉珂︰“……”

    大姐兒知道今日要去南安王府看姑婆,興奮極了,一大早就起來,跑到爹娘臥室外面,要沖進去。

    她和妹妹玉淨,因為母親懷孕了,就一個跟著陶媽媽和荊芥睡,一個跟著穆媽媽和青芹睡。

    越是這樣,她就越是想和爹娘一起睡。

    玉珂和孟隻听著女兒在外面扯著大嗓門吵吵嚷嚷,玉珂起身開始飛快地穿昨夜脫掉的中衣和褻褲。孟隻在一邊皺著眉頭道︰“大姐兒的嗓門太大了,帶她出去會被人說沒教養的!”

    玉珂其實也嫌大姐兒嗓門太大,可是孟隻這麼一說,他卻心疼了,護短道︰“我的女兒會沒教養麼?她只是聲音洪亮罷了!”

    孟隻瞅了他一眼︰“……”

    玉珂剛穿好衣服,大姐兒就突破重圍沖了進來。

    她打開拔步床的床門,嘴里叫著“爹娘”,合身撲了上來。

    玉珂怕她壓著了孟隻的肚子,就伸手接住了她,把她放在了自己和孟隻中間。

    大姐兒終于能夠睡在爹娘中間了,開心極了。

    她閉緊雙眼,身體繃得緊緊的,兩個小手放在肚皮上嘴里喃喃著︰“睡覺了!睡覺了!”

    玉珂看著女兒可愛的樣子,俯身在大姐兒臉上親了一下,也挨著女兒躺了下去,閉著眼裝睡。

    孟隻側身看著玉珂和大姐兒父女倆閉著眼裝睡的可愛模樣,心里軟軟的,開口吩咐守在外面的荊芥︰“讓青芹也把二姐兒抱過來吧!”

    二姐兒玉淨歡天喜地跑了過來,爬上床同爹爹和姐姐一起做游戲。

    玉珂怕孟隻被兩個女兒踫著了,先讓孟隻下了床在,這才和女兒瘋了起來。

    孟隻盥洗罷,坐在梳妝鏡前,青椒給她梳妝。今日要去南安王府,得打扮得隆重一點。

    一家四口用過早飯,玉珂本來要去京西大營的,可是卻舍不得離開孟隻和兩個女兒,依依不舍道︰“隻果,我送你們過去吧!”

    孟隻聞言,“撲哧”一聲笑了︰“阿珂,你夠了啊!晚上就去接我們了,用得著這麼戀戀不舍麼?你是要去京西大營的,先送了我們去城東,再繞回城西麼?”

    玉珂一手牽著大姐兒玉潤,一手拉著二姐兒玉淨,再看看隻果,個個都舍不得,最後道︰“我送你們去吧!”

    孟隻從來沒見過一向殺伐決斷的玉珂如此婆媽的模樣,心中暗笑,就不再阻止他了。

    到了南安王府,玉珂看著玉簫楊頌帶著侍衛隨著孟隻和大姐兒二姐兒進去了,他才帶著刮風淮秀等人騎馬離去。

    孟隻的馬車在正院門口停了下來——趙梓和孫太妃正站在門前迎著呢!

    她忙帶著大姐兒二姐兒下了車,給趙梓和孫太妃行禮。

    孫太妃笑著看了趙梓一眼,這才攙扶了孟隻起來。論禮今日孟隻過來,是該女眷們出面接待的,可是趙梓非要來迎接女兒,弄得兒媳婦只好留在起居室里等著了。

    趙梓細細看了看孟隻,發現她雖然瘦了一點,可是面色紅潤氣色很好,心里覺得妥帖,從孟隻手里接過二姐兒抱了起來,左手拉著大姐兒,準備帶著兩個外孫女到外書房後的花園去玩。

    孫太妃看著可愛的美麗的玉潤和玉淨,羨慕地說︰“隻果都要生第三胎了,兒媳婦肚子還沒有一點動靜,要不……”

    趙梓原本要帶著玉潤玉淨離開了,聞言回頭深深看了孫太妃一眼,因為是當著孟隻的面,就沒有說別的。

    孫太妃平生最愛丈夫,這麼多年了,她對趙梓這個俊美之極的丈夫當真是由愛到怕,輕易是不願意違逆丈夫的。

    她接收到趙梓的眼神,心下明白,當即閉上嘴不說了,帶著孟隻進了正院。

    孟隻剛進去,就看到明珠郡主帶著王妃迎了出來。

    賓主四人在起居室里坐定,丫鬟們送上精致的茶點就退了下去。

    明珠郡主最關心孟隻,她挨著孟隻坐在東側的寶椅上,細細探問孟隻的身孕。

    孟隻有一段時間沒見明珠郡主了,心里也是想的慌,先說道︰“郡主,這次不知道為什麼,都五個月了,還是吐,一點食欲都沒有!”

    明珠郡主已經看出孟隻確實瘦了一點,心里很是擔心。

    因為玉珂的以肥隻果為美,所以大部分時間孟隻都是偏于圓潤的,這次孕吐持續時間長,她確實瘦了一點,別人看不出來,但是明珠郡主還是看出來了。

    她摸了摸孟隻瘦了一點的臉,又摸了摸孟隻的手背,沉吟了一下,道︰“要不,我去你們府里住一段時間?”

    郡馬柳狸接了天昊帝的旨意,帶著兩個兒子由北雲郡去了東樞,明珠郡主住在娘家南安王府也是閑居著,只不過偶爾會進宮去看看天昊帝,平日也沒什麼事情。

    孟隻一听,歡喜極了,把頭靠在明珠郡主肩上,撒嬌道︰“你今天就和我一起回去!”

    又道︰“玉珂特地吩咐玉簫,在後花園靠近我的內院的地方給你準備了一個院子呢,里面是我看著布置的,你正好過去看看我的眼光怎麼樣……”

    她咭咭噥噥依偎著明珠郡主說個不停,孫太妃素來沉靜不多話,她坐在羅漢床含笑看著孟隻和明珠郡主親昵地談話。

    孫太妃並沒有覺得妒忌或者不高興,明珠郡主和趙梓的感情一向很好,那她疼愛長相酷似趙梓的隻果當然是很自然的。就算是孫太妃自己,她每次看到隻果的臉,尤其是隻果那雙和趙梓一模一樣的鳳眼,心里也覺得親切——這是心愛的丈夫血脈的延續啊!

    她因為太愛趙梓了,所以對隻果竟然有了一種類似愛屋及烏的感情。

    王妃坐在西側的寶椅上,羨慕地看著明珠郡主和隻果聊天。她的視線時不時落在孟隻微微隆起的腹部,心里更是羨慕。

    她和熙之成親好幾年了,可是至今一男半女皆無,肚子里也沒有動靜,她直覺婆婆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怕是已經有了想要給熙之納妾的想法了。

    她把自己的煩惱告訴熙之,熙之卻不當回事,反倒安慰她︰“咱們王府從祖父那一輩起,就沒有納妾這回事!祖父沒有納妾,父親沒有納妾,難道輪到了我,反倒要推翻祖制去納妾了?”

    王妃臉上不顯,心里道︰那是因為祖母和母親都一舉得男,根本不用納妾!

    可是她面上卻不敢流露出來,生怕反倒提醒了熙之。

    孫太妃問了玉潤和玉淨,又問了孟隻的預產期,得知是八月份之後,臉上顯出幾分落寞來︰“唉,什麼時候我也能當祖母呢……”

    王妃聞言,低頭不語。

    明珠郡主和孟隻互相看了一眼,孟隻向著她眨了眨眼楮,轉移話題問孫太妃道︰“剛才我看到熙之帶人去迎客人了,來的是什麼貴客,還得熙之親自去迎?”

    孫太妃的注意力被成功轉移了,她含笑道︰“是二皇子過來和熙之商量如何處理前段時間大理寺卿尚玉志的案子呢!”

    這件事關系到官場秘聞,孟隻等人都做出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來,話題就自然而然轉移了。

    王妃感激地看了隻果一眼,心中領了孟隻的情。

    春光明媚,趙梓坐在湖邊釣魚,玉潤和玉淨小姐倆一左一右挨著他一人一個小板凳坐著。

    玉潤看美男子外祖父一言不發釣著魚,她素來景仰美男子,因此也不敢出聲,生怕驚走了即將上外祖父鉤的魚。

    玉淨這小丫頭性格和姐姐不同,雖然才一歲半,可是已經顯出了性格沉穩的端倪了。她一本正經坐在外祖父的右邊,拿著自己的小魚竿,靜靜等著魚上鉤。

    荊芥和青芹和趙梓的幾個侍衛一起立在後面。

    她們看著玉潤和玉淨這兩個小大人般的孩子,不由想笑——二姐兒玉淨還罷了,大姐兒玉潤什麼時候這麼老實過?

    到了傍晚,玉珂來接孟隻了,趙梓親自對孟隻說︰“隻果,把大姐兒二姐兒留下來陪陪我吧!”

    孟隻正要答應,大姐兒笑盈盈道︰“外祖,小舅爺說好要帶著我去運河坐船呢!”

    趙梓蹲□笑著看著她︰“那把二姐兒留下陪我好嗎?”

    大姐兒笑嘻嘻連連點頭︰“好啊好啊!”

    趙梓親自送了孟隻和明珠郡主上車,然後低聲對孟隻道︰“玉淨脾氣跟我很像,我一則想留下她陪我了,二則讓她多見見熙之媳婦,引一引!”

    孟隻听明白了。在大金有這樣一種說話,哪家的媳婦不會生的話,就接了親戚家的孩子過去當做自己的孩子養著,這樣的話就會懷上孩子的。

    她覺得這種做法有幾分道理——要知道很多時候女人不孕純屬壓力過大,一旦身邊有個孩子,壓力小了,也就容易懷上了。

    孟隻準備答應,卻還是先問問玉淨自己的意見︰“玉淨啊,你想不想留下陪外祖父啊?”

    玉淨雖然不愛說話,可是她的嘴可比玉潤小時候巧得多,當下便點了點頭︰“想!”

    她還沒有隨青芹上車,當下便走了過去,牽著外祖父的手對孟隻說道︰“娘,你走吧,我留下!”

    她不會說復雜的話,就盡量把話說的簡潔。

    玉珂這時候走了進來。

    孟隻才發現柳蔭也和玉珂一起過來了。

    玉珂和柳蔭剛向趙梓和明珠郡主行過禮,就听到站在馬車門口大姐兒的大嗓門︰“抱我!”

    玉珂慌忙伸出了手臂,正要接大姐兒,大姐兒卻投進了立在旁邊的柳蔭的懷里。

    玉珂︰“……”

    一行人剛回到玉蘭花胡同,平國公府的副管事就急急迎了出來,行禮後稟報道︰“國公爺,侯府出事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55第一百五十四章 侯府風波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55第一百五十四章 侯府風波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