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第一百五十三章 毒舌吐信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七月的天,白天依舊很熱,只有到了晚上,才會變得涼爽一點。

    玉珂麾下的軍隊尚在北雲郡沒有回來,天昊帝命他在家休養,他樂得清閑,天天呆在玉蘭花胡同的宅子里膩著隻果。

    他在烏吐戰場曬黑的小黑臉在家里捂了一段時間之後,不知不覺就恢復了往昔的白皙。

    孟隻其實更喜歡他黑黑的模樣,卻不說出口,就每天尋一個由頭,讓玉珂到外面去逛逛,好把那個黑里俏的玉珂給曬回來。

    這天上午,孟隻拿了本書,倚在臥室窗前的錦榻上看著玩。

    玉珂坐在旁邊,懷里抱著二姐兒玉淨,逗著玉淨玩。

    孟隻看著玉珂的小白臉,覺得好看歸好看,可是好像曬黑了更有男人味道(最重要的原因是,玉珂比她小一歲,如果曬黑的話,看著似乎老成一點,和她年齡好像差不多)。

    她眼珠子轉了轉,笑眯眯看向玉珂︰“玉珂,現在日頭不算毒,你帶著二姐兒出去曬曬太陽吧!”

    玉珂原本正在拿著一根小銀匙喂玉淨喝水,听了孟隻的話,想也不想就抱著玉淨出去曬太陽去了!

    半個時辰之後,玉珂抱著二姐兒玉淨進來了,他俊俏的臉被曬得微微發紅,一進來就把玉淨給了谷穗,讓谷穗去喂水。

    而他直奔臥室,距離錦榻還有一段距離就做出餓虎撲食的姿勢,飛撲向孟隻。

    孟隻只得伸出雙臂把他抱住。

    玉珂把臉埋進孟隻涼陰陰的頸窩里蹭來蹭去,嘴里嘟囔著︰“熱死我了!”

    孟隻又安撫了他一會兒,扶了玉珂起來,起身把剛剛命青芹準備的冰鎮酸梅湯端了過來,手把手地喂玉珂。

    玉珂被遛了一圈,得了孟隻如此體貼的服侍,心里美滋滋的,歪在孟隻身上揉來摸去。

    丫鬟婆子們早就帶著玉淨避開了,夫妻倆在涼陰陰的臥室里,享受著久違了的清閑時光,然後玉珂理所應當地進行了某項他個人非常喜歡的床上活動。

    這天早上,孟隻梳妝的時候玉珂進來了。

    他看孟隻已經妝飾完畢了,就揮手令青椒和荊芥出去,自己湊了過去,彎下腰把下巴放在孟隻肩膀上,同孟隻耳鬢廝磨。

    夏天的時候孟隻從來不用脂粉,她一看水晶鏡中玉珂肌膚晶瑩如玉,比自己還白,心里很不平衡,故意摸了摸烏油油的發髻,撒嬌道︰“玉珂,我想戴玫瑰花……”他們府里的玫瑰花圃在後花園里,就在玉珂給女兒們設計的觀景樓東邊,距離內院可是有一段距離,一來一回正好曬曬玉珂的臉。

    玉珂對隻果從來都是百依百順,當即答應了。

    他連衣服都沒換就出去了。

    走在往後花園而去的路上,玉珂的嘴角不由自主彎起︰隻果老是愛自作聰明,可是她怎麼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呢……

    谷穗把玉淨抱了進來,孟隻逗著玉淨玩了好一會兒。

    大姐兒跑了進來,非要去小舅爺府里去玩。大姐兒人不大,嗓門卻大,堪稱平國公府的超級女高音,她嚷嚷得孟隻腦仁疼,只得讓陶媽媽和穆媽媽帶著她和二姐兒去柳蔭府里串門去了。

    孟隻趁機重新妝飾了一番,又換了一套新的同紅玫瑰花相配的衣裙。

    玉潤和玉淨離開了好一陣子,玉珂才握著一束玫瑰花興沖沖進來了。

    玉珂對著那束紅玫瑰挑揀了半日,終于選出了一朵千嬌百媚堪堪能夠配上他美麗的嬌氣隻果的玫瑰花兒來,小心翼翼簪進了隻果梳好的螺髻里。

    孟隻站在水晶鏡前,前前後後照著。

    玉珂雙手環抱,懶洋洋靠在花梨木床柱上,專注地看著孟隻。

    孟隻穿著白玉蘭散花紗衣和玫瑰紅的錦緞抹胸,下著明珠郡主給她送來的宮制素雪絹裙。烏油油的濃發全部梳了上去,梳成了簡單的螺髻,除了那朵紅玫瑰花,一件簪環也沒插戴,看著很是清爽,濃長的睫毛下一雙鳳眼湛湛有神,膚色晶瑩,柔美如玉。

    玉珂越看越喜歡,嘴角挑起輕淺笑意。

    孟隻自我感覺頗為良好,就走到玉珂旁邊,拉了玉珂的手一起去照鏡子。

    玉珂身材高挑修長,和嬌小玲瓏的孟隻站在一起頗為和諧。玉珂攬住孟隻的腰肢,幽深貓眼望著水晶鏡和妝台,心里綺念頓生。

    孟隻還不知道玉珂此時心中所思所想,她只顧著看自己和玉珂誰更白一點。令她氣餒的是,玉珂出去曬了好一陣子日頭,臉卻依然白皙如玉,似乎比一直捂著的她還白,著實令人生氣。

    玉珂輕笑一聲,伸手把妝台上的物件都掃到了一邊,攔腰抱起了孟隻,把她放在了妝台上,和自己面對面。

    孟隻一驚,忙道︰“玉珂……”

    玉珂分開她的雙腿,脫去了褻褲,早已勃發的物件頂了上去……

    過了一會兒,玉珂把孟隻抱了下來,讓她背對著自己站在地上,他從後面重新進入。

    玉珂一邊動作,一邊看著鏡中的隻果和自己,一陣意亂情迷……

    做到了最後,孟隻已經身子癱軟站不住了,玉珂勒緊孟隻的腰肢,最後動了幾下,緊緊頂著孟隻不動了。

    他抱著隻果,待身體的戰栗過去,低聲調笑道︰“隻果,你男人今日辛勤播種,什麼時候能收獲一個胖娃娃?”

    孟隻暈暈乎乎地倚在他懷里,渾身依舊戰栗著,哪里顧得上搭理他。

    這天午後,微風徐徐,因此天上雖然艷陽高照,可是好像沒那麼熱。

    大姐兒玉潤和二姐兒玉淨擠在一起睡著了。

    孟隻不想睡,看玉珂也不是想睡的樣子,就又想著曬黑玉珂了,她攛掇玉珂道︰“玉珂,去後花園蓮花池那里給我采一朵蓮花來!”

    玉珂黑靈靈的眼珠子轉了轉,道︰“我給你取了幃帽,你陪著我去吧!”

    孟隻想了想,答應了。

    玉珂借口命人去拿幃帽,悄悄吩咐了人把後花園封起來,然後清場,不讓人進去。

    一番忙碌之後,玉珂牽著帶著幃帽的孟隻的手,一個人不帶,夫妻倆一起進了後花園。

    青椒和淮秀听了玉珂的命令,一起守在花園門口,不讓人進出。

    采了一支蓮花之後,玉珂帶著孟隻進了旁邊的凌霄花廊。

    孟隻走得有些累了,在凌霄花廊里的木椅上坐了下來。她額角的碎發給汗水打濕了,瑩白如玉的臉上,帶著晶瑩的汗粒,襯得眉睫烏濃嘴唇嫣紅,更添嬌艷。

    玉珂本來就是有備而來,看到她這個樣子當然心火上升,他一向是見了孟隻就容易發(和諧)情的,夠不用提這衣裙單薄的夏季。他此時也顧不得細細綢繆了,直接抱起孟隻橫放在木椅上,脫去了孟隻的褻褲,分開她的雙腿,掏出自己早已腫脹得發疼的物件用力擠入,試著進出了幾下,待順滑了就開始大肆沖撞起來。

    孟隻被他溫柔對待慣了,頭一次這麼肆意,又是在室外花園里這樣一個環境,很快就動(河蟹)情了,隨著玉珂的動作高一聲低一聲叫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她被玉珂擺成了扶著木椅,背對著玉珂的狀態。

    她的身子隨著玉珂的動作前前後後搖擺著,眼前是蜜蠟雕刻而成般的凌霄花和肆意艷麗的紅玫瑰,在艷黃、深紅與油綠的交相晃動中,她的脊背像通了電一般戰栗顫抖,身子似乎變成了大海里的一葉扁舟,隨著玉珂的動作飄飄蕩蕩……

    帶著玉珂來曬太陽的孟隻,最後自己暈了過去,是被玉珂抱著回去的。

    到了傍晚時分,孟隻醒了過來,看到身旁熟睡的玉珂,她挪動酸疼的身子,湊過去觀察玉珂的臉。

    觀察到最後,她覺得很是疑惑︰都曬了這麼多次了,為什麼玉珂一點都沒變黑,還是那麼俊俏……

    她想啊想,忽然有一種自己似乎上了玉珂的當的感覺。

    這天上午,柳蔭起來得有點晚。

    他夜里熬得時間長了,起床就有些晚,正在浴間里沖澡,隱隱約約听到外面傳來大姐兒的大嗓門。

    大姐兒玉潤住在他這里的時間比住在自己家的時間還多,柳蔭早就習慣了她的存在,因此也不太在意,猶自站在石雕出水口下面沖著澡。

    大姐兒一路小跑,很快便把帶著玉淨的穆媽媽她們甩在了後面。

    她一進柳蔭的正院,就看到了守在外面的喬葉。

    大姐兒跑了過去,大模大樣問喬葉︰“喬葉,小舅爺呢?”

    喬葉知道自家國公爺雖然嘴里不說,但是很疼愛這個小丫頭,就實話實說︰“國公爺在屋里面呢!”國公爺已經起來了,但不知道在做什麼,一直沒有出來,也沒有要人送早飯。

    大姐兒玉潤進了起居室,沒看到美貌的小舅爺。

    她直接進了柳蔭的臥室,逡巡一番,還是沒找到小舅爺。這時候,玉潤听到床後的浴間里傳來嘩嘩的水聲,她直接邁著兩條小胖腿往浴間走去。

    用力推開浴間的門,玉潤看到了正在沖澡的柳蔭,瞪大了眼楮︰“小舅爺,你在洗澡?”

    柳蔭正在沖澡,聞言愣了一下,反應很快馬上從旁邊架子上拿了大絲巾圍在身上,看著眼楮瞪得圓溜溜的玉潤︰玉潤,你先出去!”

    玉潤好奇第望著美人兒小舅爺︰“小舅爺,為什麼不讓我看你洗澡?”

    柳蔭被一個小女孩看了,很是尷尬,白皙如玉的臉上微微有些紅︰“因為我是男的,你是女的!女的不能看男的洗澡!”

    玉潤︰“男的可以看女的洗澡了?”

    柳蔭︰“……不可以!”

    玉潤︰“那我爹為什麼看我娘洗澡?”

    柳蔭覺得自己額頭上似乎冒出了汗︰“……因為他們倆是夫妻……”

    玉潤更好奇了︰“那你為什麼給我洗澡?你和我也是夫妻麼?”

    柳蔭額頭上冒出根根黑線︰“……我若是不給你洗澡你都臭了!”

    玉潤眨了眨圓溜溜的大眼楮︰“可是你給我洗澡了,你是男的我是女的……”

    柳蔭越過玉潤的矮身子打開浴間的門,大喊︰“……喬葉,把大姐兒抱出去!”

    喬葉把大姐兒抱出了浴間,在起居室里哄著大姐兒去外面玩。

    他問大姐兒︰“陶媽媽她們帶著二姐兒在花園里看小兔子呢,你想不想去看看?”

    大姐兒瞅了他一眼︰“我在這里等小舅爺出來!”

    她爬到了起居室的羅漢床上,倚著原木炕桌玩。

    喬葉怕她招自家國公爺煩,繼續陪著笑臉耐心地哄她︰“大姐兒呀,我帶你去看花好不好?前院蓮花池的蓮花開了!”

    玉潤不耐煩地瞅了喬葉一眼︰“小舅爺還沒吃飯吧?我要陪他吃飯!”

    喬葉︰“……好吧!”

    柳蔭沒過多久就出來了。

    他微濕的長發未曾梳起來,而是披散在背後,身上穿著白綢浴袍,腰間依舊圍著他那個實際上是隨身武器的黑色腰帶,腳上穿著木屐,啪嗒啪嗒從臥室走了出來。

    他雖然打扮家常,可是做慣了軍人,因此依舊身姿筆直標槍一般立在羅漢床上,皺著眉頭看著大姐兒。

    大姐兒看到他出來,很是歡喜,可是見他面賽嚴霜,知道他不高興,心里就怯怯的,小聲嘀咕道︰“小舅爺,我餓了!”

    柳蔭原本醞釀了長篇大論的有關男女之別的話,預備出來好好地教育大姐兒一番,可是一看大姐兒可憐兮兮的樣子,立刻把那些訓誡之語忘到了爪哇國,叫來喬葉︰“讓他們趕緊上早餐,加一些大姐兒愛吃的!”

    “是!”喬葉行禮退了下去。

    大姐兒本來是吃過早飯才來的,一點都不餓,可是她不想吃強吃,陪著柳蔭吃了四個小包子,喝了一碗粥。

    吃飽喝足之後,大姐兒脫了鞋子,繞過擺放飯菜的炕桌,跑到羅漢床的另一端,挨著正在慢條斯理吃東西的柳蔭坐下,拿了一個小包子作勢喂柳蔭︰“小舅爺,吃個包子吧!”

    可憐柳蔭,自從記事開始就沒有被人喂過東西了,現在卻被迫被大姐兒喂。

    他不吃吧,可是大姐兒小小的鳳眼眼巴巴都看著他;吃了吧,大姐兒以後一定會食髓知味天天跑來喂他的……最後,在大姐兒殷切的目光中,柳蔭默默地張開嘴,一口吞了這個包子。

    用過遲到了很久的早飯,柳蔭帶著大姐兒去了藥室。

    柳蔭撿了幾味藥,遞給大姐兒,大姐兒不用他吩咐,很有默契地把藥草放進了藥臼里,拿了藥杵搬張小凳子坐在藥臼前搗起藥來。

    過了良久,柳蔭看大姐兒一直沒有聲音,就看了她一眼,發現大姐兒正在看著手里的藥杵發呆。他隨口問了一句︰“大姐兒想什麼呢?”

    大姐兒舉起手中的藥杵讓柳蔭看︰“小舅爺,我看這個藥杵,生的很像你的小唧唧!”

    柳蔭︰“……”他想找個地方死一死去。即使他不死,玉珂那廝知道了也會讓他死一死……

    半晌之後,柳蔭看著大姐兒黑白分明的鳳眼,很溫柔很溫柔地說道︰“大姐兒,你若是讓別人知道你見過小舅爺我的……小……呃,小唧唧……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他很嚴肅地看著大姐兒。

    大姐兒腦子轉了轉,還是很怕美人兒小舅爺不理自己,就點了點頭︰“好!我連爹爹和娘都不說!”

    柳蔭扶額嘆息,覺得自己真的像一個猥褻小女孩的變態了!

    晚上大姐兒立刻之後,看守不力的喬葉被罰站了一夜。

    柳蔭命喬枝在府里傳下話去,誰敢讓大姐兒瞧見不該瞧見的東西,國公爺親自動手,把他給劁了!

    隨著北雲郡政局的穩定,玉珂和柳蔭麾下的軍隊分批撤出了北雲郡,開拔回了金京。玉珂的軍隊駐扎在京西大營,而柳蔭的軍隊駐扎在京東大營。

    吞並烏吐國,只是天昊帝計劃的一部分。

    玉珂和柳蔭都開始忙碌了起來,他們有的時候甚至好幾天都留在軍營里,一直在厲兵秣馬積極備戰。

    秋天很快過去了,冬天來到了人間。

    待大姐兒玉潤和二姐兒玉淨陸續過了生日之後,又一個除夕即將來到。

    晚上,外面北風呼嘯,寒意凜人,可是臥室內因牆壁夾層里燃著炭爐,溫暖如春。

    玉珂脫了衣服,光溜溜地鑽進了被窩,正作勢要去壓孟隻,卻被孟隻攔住了。

    燭光中孟隻的眉眼有些朦朧︰“玉珂,我,我上個月月信沒來……”

    玉珂︰“……”

    孟隻︰“這個月該來了,也沒來……”

    玉珂想起自己昨夜在孟隻身上撒歡兒,正面背著側著換了好幾個姿勢,不知道弄了幾次,心里有點怕︰“隻果,你現在肚子疼不疼?”

    孟隻蹙眉感受了一下︰“不疼!”

    玉珂︰“……那就好!”他擦了擦額頭——真是萬幸啊!

    第二天柳蔭一把脈,當下就肯定了︰“隻果懷孕了!”

    孟隻玉珂齊齊看向柳蔭︰“……是男是女?”

    柳蔭皺眉︰“我怎麼知道!”

    玉珂瞪大眼楮︰“你開的食譜我都吃了大半年了!”

    柳蔭︰“火候或許還沒到吧……要不,再接著吃?”

    玉珂握起了拳頭,恨不得揍柳蔭一頓。

    孟隻斜了他一眼,玉珂緩緩地放下了拳頭,預備等到孩子生出來之後,再決定是揍柳蔭還是謝柳蔭。

    除夕夜清遠侯府家宴,玉珂孟隻一家四口也去了。

    席間孟隻發現牛夫人的眼楮時不時冷颼颼地看向牛婉玉的肚子,心里就覺得怪怪的。

    宴會散罷,孟隻找了個機會和牛婉玉獨處,悄悄問她︰“你是不是又懷孕了?”

    牛婉玉大驚,臉都嚇白了︰“你,你怎麼知道?”她這次懷孕,因為怕牛婉玲再使壞,除了貼身侍候的兩個丫鬟,誰也沒告訴。

    孟隻實話實說︰“我看到侯夫人眼楮一直盯著你的肚子!”

    牛婉玉一下子眼楮都變直了,喃喃道︰“這可怎麼辦……”自從上次流產之後,她總覺得牛婉玲像個毒蛇一樣盯著自己。她怕極了,沒想到防了又防,還是被牛婉玲發現了……

    想到牛婉玲的狠毒,牛婉玉渾身顫抖了起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54第一百五十三章 毒舌吐信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54第一百五十三章 毒舌吐信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