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第一百五十二章 玉珂跳水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孟隻本來覺得柳蔭是自己人,自己想要拜托他的事情是很好開口的,可是事到臨頭,看著柳蔭專注地望著自己的眼神,她就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玉珂瞅了她一眼,看向柳蔭,開門見山道︰“听說你有包生兒子的方子?”

    柳蔭︰“……我……沒有……”

    孟隻瞪大眼楮︰“可是我听人說你有,還說你給個什麼將軍吃過,那人還真生了男孩子!”她和柳蔭是什麼關系?她叫柳蔭小叔叔、照顧柳蔭、還不顧惡心幫柳蔭揭臉上曬傷的臉皮給柳蔭涂藥膏……

    孟隻委屈地看了一眼柳蔭,垂下眼簾望著手中白瓷杯子里的清茶,沒有說話。

    柳蔭坐的位置距離孟隻比較近,能夠居高臨下看到她濃長的睫毛。他是真的沒有生男生女的方子,當初也是被樊維斌的兒子樊長生纏得沒法了,想著他夫婦倆無肉不歡,頓頓離不開肉,為了捉弄樊長生夫妻,才給他們開了食補的方子,讓樊長生夫妻倆整整吃了兩年的素。

    至于後來他們生了兒子,柳蔭還真拿不準到底和吃素有沒有關系。

    他看向孟隻,孟隻是真的傷心了,眼皮都有些微紅,看著怪可憐的。只是孟隻身體單薄,若是也去吃素,別說生男孩子了,怕是想懷孕都難了……

    柳蔭也知道因為連生了兩個女兒,孟隻的壓力很大。他又看了孟隻一眼,平生第一次決定老老實實說實話︰“隻果,我確實沒有生男孩子的方子,那次是捉弄樊長生他們的,誰知道歪打正著……不過,咱們可以一起試試——”

    玉珂一直在旁邊听著,聞言眉毛立時挑起,幽黑貓眼亮晶晶瞪著柳蔭。

    柳蔭這時候回過味兒來,也明白自己說錯了,面不改色道︰“咱們一起試試各種藥方。”

    玉珂這才滿意,望著孟隻道︰“隻果,其實多生幾個女兒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他臉上現出幾分靦腆︰“我讓人在後花園蓋的那座觀景樓,為女兒們準備了七間繡房……”

    孟隻︰“……”你想讓我連生七個女兒麼?有這麼安慰人的麼?

    柳蔭︰“……”七間繡房?生七個女兒麼?玉珂你確定你是在安慰隻果?

    玉珂訕笑︰“……”

    雙方就如何食療以把握生男生女的問題達成一致意見之後,玉珂和孟隻在柳蔭這里用過晚飯就要回家了,而大姐兒堅決要留下來陪柳蔭。

    她眨巴眨巴鳳眼,一臉的憐惜︰“大舅爺不在家,小舅爺一個人在家多孤單啊,我陪著他吧!”

    玉珂實在是拿著個女兒沒辦法,而孟隻不好意思在柳蔭這里對女兒進行武力鎮壓,夫妻倆只好看向柳蔭。

    柳蔭含笑︰“讓大姐兒留下陪我吧!”遵照天昊帝的旨意,他和玉珂要呆在金京歇息一段時間,軍隊也要就地休整,以等待新的行動。大姐兒喜歡他,他也挺疼大姐兒的,留下這個小人精在家里陪著自己也不錯。

    這天晚上,玉成秀在兵部辦公,很晚才離開兵部。

    他帶著幾個親隨剛出兵部,就見到玉珂帶著親隨淮秀和楊頌正在兵部大門外的老槐樹下等著他呢!

    見到兒子來接自己,玉成秀心中歡喜,臉卻故意板了起來,瞪著玉珂道︰“你不是忙得很麼?怎麼有時間來看我了?”他知道玉珂奉旨在家里休息,一直等著玉珂來看他,誰知道好幾天過去了,玉珂一直沒來看他。

    玉珂看著爹爹生氣的樣子,不由莞爾︰“爹,距離上次我請你去望江樓吃飯才兩天而已!”

    玉成秀︰“……都兩天了!”

    玉珂︰“……爹爹,我請你去沁香居喝茶,去不去?”

    玉成秀︰“……既然你一片誠心,那……去吧!”

    父子倆並轡而行,向城西著名茶樓沁香居而去。

    等父子倆從沁香居出來,玉珂已經就爵位繼承問題和父親達成了共識。他因軍功被封為平國公,有了公爵爵位,于是主動放棄了他父親清遠侯的侯爵爵位的繼承權。

    晚上回到清遠侯府,玉成秀沒有回正院,而是先去了外書房。在書房中坐定之後,他才命親信明義︰“去把二公子叫過來!”

    父子詳談半個時辰之後,玉琳面無表情離開了父親的書房,向自己的院子走去。一直到進了他和牛婉玉的院子,見到了妻子牛婉玉,他這才拉著牛婉玉的手,一臉的歡喜,卻依舊壓地聲音︰“婉玉,我現在是世子了,我將來能繼承清遠侯的爵位了!”

    牛婉玉看著丈夫狂喜的模樣,心中也是歡喜之極。

    她雖然出身高門,可在娘家卻是不受寵的庶女;玉琳出身侯府,卻是母親不知所蹤又不被父親重視的次子;嫁入侯府了,可清遠侯府卻又是厭惡排擠她的嫡姐牛婉玲當家——她和玉琳夫妻倆的日子確實不好過。

    夫妻倆攜手在床邊坐了下來,玉琳又道︰“這次多虧了大哥,他主動放棄了清遠侯爵位的繼承,勸說父親讓我繼承爵位。”

    對于玉珂這個大哥,他的感情非常的復雜。一方面,他羨慕敬仰這位大哥,羨慕他深受父親疼愛,敬仰他為大金立下汗馬功勞;另一方面,他又恨這位大哥,恨他對自己母親狠心,對自己的外家狠毒。

    到了如今,他自己都弄不清自己的想法了。

    玉琳擁著牛婉玉,低聲道︰“父親讓我繼續攻讀,爭取科舉出仕,這樣才能走得更高。”

    玉成秀向二兒子和盤托出自己對玉珂和玉琳這兩個兒子前途的想法和計劃——玉珂以軍功封爵,玉琳憑科舉出仕,文武雙全,互相照應,以使玉家福澤綿延。

    玉琳牛婉玉小夫妻歡喜的時候,玉成秀心事重重回了正院。

    牛婉玲今日打扮得尤為嬌艷,頭上用紅瑙桃花簪綰了桃花髻,身上穿著白底粉紅桃花羅衣,下面是百褶如意月裙,外罩薄紗罩衣,面如桃花白里透紅,看上去雲鬟霧鬢恍若神仙妃子。

    她聞說玉成秀回來,早早迎了出來,笑意盈盈,若一朵嬌艷桃花綻放雙頰,明媚雙眸盈滿笑意︰“侯爺回來了!妾身給侯爺請安!”

    夜晚夫妻綢繆一番之後,牛婉玲躺在玉成秀懷里,趁著玉成秀喘息方定,柔聲道︰“侯爺,大公子封了公爵,多虧你教育有方……”

    玉成秀聞言有些發愣。

    玉珂性格像他,卻又處處與他不同。

    他好色無行,玉珂就潔身自好;他重男輕女,玉珂就偏喜愛女兒;他對妻子無情無義,玉珂就偏疼愛妻子……

    牛婉玲並不知玉成秀的心意,絮絮叨叨說了很久,大意就是想為玉成秀再生一個兒子。

    玉成秀並沒有告訴她自己已經絕育的事實,而是虛虛地應了一聲“好啊”。

    牛婉玲眼中帶了幾分歡喜,縴手輕輕撫摸著玉成秀,發現他雄風重振了,就翻身騎了上去。

    她一邊上上下下搖擺著,一邊想著心事。

    這兩年她當了清遠侯府的家,才知道侯府的家底有多厚,她娘家也算得上高門了,卻同清遠侯府完全不能比。

    原來領兵打仗這麼賺錢!

    她一定得辦法生個兒子,否則將來這些財產可都要被玉珂玉琳分走了,她自己落個竹籃打水一場空!

    早上夫妻倆一起用早飯的時候,玉成秀這才緩緩道︰“玉珂放棄繼承清遠侯的爵位,我已經命人在禮部備案了,爵位讓玉琳來繼承。”

    牛婉玲正在給玉成秀夾菜,聞言頓時怔住了,筷子夾的菜“啪”的一聲落在了餐桌上。

    她臉色僵硬,手微微發抖,過了一會兒才強笑道︰“侯爺,你決定了就好……”

    牛婉玲端起稀粥喝了一口,滾燙的稀粥好像熔化的岩漿一樣沿著喉嚨進入她的胃里,牛婉玲的心也像被熱油煎一樣難受。

    她還想著為玉成秀生了一個嫡子好繼承爵位呢,她還想著情人田正奇不靠譜要好好和玉成秀過日子呢,她還想著改邪歸正走上正路當一個賢妻良母呢……可是,玉成秀已經為他的兩個兒子考慮好了一切,他置她這個妻子于何地呢?

    牛婉玲的心再度變得冷硬起來。

    柳蔭不忍心讓隻果一直吃素,頗費了一番思量,給隻果和玉珂炮制出了生男食譜。

    他不忍心讓孟隻吃素,卻很忍心讓玉珂吃素,因此分別給孟隻和玉珂安排了兩個食譜。

    孟隻的那個食譜,講究的是葷素搭配,雖然多了些番茄、佛手瓜、西葫蘆、蘿卜、苤藍、茼蒿、荊芥、白菜之類堿性蔬菜,但是雞鴨魚肉等葷菜也不少。

    而玉珂的食譜,基本上都是蔬菜水果,難得見到肉類。

    玉珂原本就不是很信柳蔭這個赤腳醫生,在家吃了幾天純素之後,終于扛不住了。

    他其實也沒那麼愛吃肉,可是一旦被徹底禁止吃肉了,心里難受得緊。玉珂以宴請老爹為由,請玉成秀在望江樓大吃了一頓。

    回到家之後,玉珂看到孟隻,心生愧疚,就又開始陪著孟隻吃起素來。

    在玉珂的茹素和食葷交替進行中,炎熱的六月終于過去了,七月來到了人家。

    七月十五中元節,就是俗稱的鬼節。

    大金的風俗是這一日家家祭祀祖先和去世的親人,舉行家宴。天黑之後,要攜帶炮竹、紙錢、香燭,找一塊僻靜的河畔或塘邊平地,用石灰撒一圓圈,表示禁區。再在圈內潑些水飯,燒些紙錢,鳴放鞭炮,恭送祖先和死去的親人上路,回轉“陰曹地府”。

    清遠侯府以前不怎麼重視這個節日,不過是玉成秀領著兩個兒子在家祠內上幾柱香而已。今年因為玉珂分家搬了出去,玉成秀就借大辦中元節,想著把玉珂孟隻一家四口叫了回來,先在家祠內祭祀再舉行家宴,最後全家人一起到城外玉氏墓園進行祭拜。

    孟隻不願讓女兒接觸這些神神鬼鬼的東西,就把兩個女兒玉潤和玉淨都托付給了隔壁的光身漢柳蔭,自己和玉珂回了侯府。

    清遠侯府舉行家宴的時候,玉成秀帶著兩個兒子一桌,侯夫人牛氏帶著兩個兒媳婦一桌。

    雖是中元節家宴,宴席上仍不乏雞鴨魚肉之類葷菜。

    侍候的丫鬟把一盤孜然羊肉放在了二少夫人牛婉玉面前。她原本還好好的,可是一聞見孜然羊肉的味道就一陣惡心,忙用手捂住了嘴巴。

    孟隻忙問︰“出什麼事了?”

    牛婉玉小臉羞紅,低聲道︰“我有了身孕……”

    孟隻忙笑著恭喜牛婉玉,沒注意到坐在上座的牛婉玲變得鐵青的臉。

    傍晚時分,清遠侯府眾人準備到城外的玉氏墓園進行祭拜。

    孟隻考慮到牛婉玉有了身孕,就勸她道︰“既然有了身孕,就不要出去了,呆在府里休息吧!”

    牛婉玉也不想去,可是既怕掃了公公的興致,又怕被嫡姐婆婆尋釁,就堅持隨著眾人出城去去了墓園。

    祭拜完畢,天已經黑透了,丫鬟婆子們簇擁著侯夫人、平國公夫人孟氏和二少夫人牛氏來到了墓園西邊的運河邊,預備放河燈普渡水中的落水鬼和其他孤魂野鬼。

    原本牛婉玉一直緊跟著孟隻,可是孟隻的鞋有些松,她在荊芥和谷穗的攙扶下去一塊石頭上換鞋去了,就變成了牛婉玲和牛婉玉姐倆一起的局面。

    孟隻坐在被小丫鬟鋪了錦墊的石頭上,荊芥提著荷花燈,谷穗幫孟隻換上了備用的繡鞋。

    幫孟隻換好鞋之後,荊芥和谷穗正準備扶孟隻起身,就听到前面有人嚷嚷︰“少夫人落水了!少夫人落水了!”接著就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然後“噗通”的一聲傳來。

    孟隻忙帶著谷穗和荊芥跑了過去。

    剛跑到河邊,孟隻就看到玉珂在水里,後面幾個衛士也跳了下去。

    她可是知道玉珂是旱鴨子的,忙高聲吩咐那幾個衛士︰“國公爺不會水!快去救國公爺!”

    正在水里的玉珂一听到她的聲音,原本想往前去救人的,結果就不動了,任憑衛士把自己拽了上去。

    他的另外幾個下水的衛士看國公爺已經被救上來了,這才過去幫著救早先落水的二少夫人。

    玉珂渾身濕漉漉上了岸,玉成秀這時候也帶著玉琳跑了過來,他只顧著看玉珂,而玉琳得知妻子還在水中沒救上來,瘋了似的就跑過去了。

    玉珂不顧爹爹在場,笑嘻嘻看著孟隻︰“幸虧不是你!”

    又是一笑︰“我還以為是你!”

    孟隻氣急了,結果丫鬟遞過來的大絲巾,摁著玉珂的肩膀把身材高挑的玉珂摁到同自己一般高的地步,劈頭蓋臉地把玉珂的頭臉擦了一遍,皺著眉頭道︰“我不像你,我會游泳!”

    玉珂傻笑。

    他真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一听人說“少夫人落水”,以為是孟隻落水,馬上就飛跑了過來,想都沒想就跳水去救人,完全沒考慮自己水性不是那麼好。

    玉珂笑嘻嘻看著孟隻,心里慶幸孟隻沒出什麼事。

    孟隻看著他笑嘻嘻的樣子,知道他的心意,嘆了口氣︰“你呀!真是傻瓜!”

    玉成秀從頭到尾圍觀了玉珂傻乎乎兒媳婦埋怨不停的全過程,脊背不由出了一層冷汗——他不重視別人的性命,即使這個別人是自己的兒媳婦,可是卻異常看重自己兒子的性命。

    玉珂竟然為了救孟隻不顧自己的性命,這令他非常的生氣……

    玉珂那麼多衛士去救,牛婉玉當然被救了上來,可是水流湍急,水底陰涼,她在水中的時間有點過長了。

    到了凌晨,孟隻得知了牛婉玉流產的消息。

    孟隻去看望牛婉玉。

    牛婉玉臉色白得跟紙一般,眼楮哭腫了,拉著孟隻的手,眼淚不停地往外流︰“我記得放河燈的時候,身子好像是被誰推了一下,一定是她干的,一定是她,可是沒人給我做主……”

    孟隻黯然。

    根據丫鬟們的證詞,二少夫人放河燈的時候,侯夫人距離她約有一步遠的地方,怎麼可能伸手推她呢?

    牛婉玉沒法子證明。

    牛府的人接到消息趕了過來,卻都進了正院去看望受驚的侯夫人,根本沒有一個人想起來過來看望落水流產的牛婉玉,而牛婉玉那個做妾的娘,則被她爹留在了原籍看守門戶,根本不在京里……

    臉上還帶著幾分稚氣的玉琳靜靜看著妻子,一言不發。

    孟隻出來之後,他才躬身給孟隻行了一個禮︰“這次婉玉得救,謝謝大哥,謝謝大嫂了!”

    婉玉和他,原本就是一對苦命人,只能互相憐惜互相取暖罷了。晚上婉玉落水,他這才看清楚了,原來還是大哥和大嫂親,連爹爹都不能指望——他老人家眼里,只有大哥和他自己最寶貴,別人的命都是草芥,不值一錢的!

    孟隻不能做別的,她只能吩咐人好好照顧牛婉玉,並以自己的名義給牛婉玉請了御醫——牛婉玉已經不敢相信侯夫人出面請來的大夫了!

    回到玉蘭花胡同家里,孟隻和玉珂說起了這件事,發出了幾句感嘆。

    玉珂這廝沒有同情心,不為自己弟弟傷感,反倒一臉的慶幸和得意︰“看,隻果,你男人很厲害吧?我早就料到了會發生這些事情,所以提前搬了出來,要不是我……”

    “對啊,你也料到落水的人是我了,堂堂平國公噗通一聲跳了河,還不怎麼會游泳!”孟隻斜睨著得意洋洋的玉珂,幾句話就“嗤”的一聲,澆滅了他的氣焰。

    玉珂︰“……嘿嘿……”

    作者有話要說︰《賢妻難當》的要出繁體版了,都說《穿越之賢妻難當》名字坑爹,大家幫我想想,叫什麼名字好呢?

    謝謝啦!<!--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53第一百五十二章 玉珂跳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53第一百五十二章 玉珂跳水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