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第一百四十九章 弄瓦瓦窯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以趙梓對政治的敏感,他當然知道玉珂在西北總督任上做不久了,早晚都要搬家離開西北的,現在他帶著隻果走的話,雖然麻煩了一點,可是對隻果來說是好事。

    他點了點頭,道︰“隻果隨著你走倒是應該,只是帶著二姐兒玉淨上路,路上會辛苦一點!”

    玉珂瞅了孟隻一眼,看到她也在看自己,美麗的鳳眼里滿是對自己的信任與依賴,臉上不由帶了些笑意,道︰“那就走慢一點好了!”

    趙梓眼楮里帶著詢問看向孫太妃,孫太妃看玉珂孟隻夫妻這麼恩愛,心里也為他們高興,就點了點頭。趙梓這才道︰“到時候我們和你們一起進京吧!”

    孫太妃早就思念兒子熙之了,听到趙梓說出進京的話,眼楮里現出了幾分喜色。

    趙梓和玉珂很快便把出發的時間敲定了,就訂在五天後,中間這五天就用來收拾行李。

    孟隻和孫太妃忙著安排人收拾行李,而趙梓則趁機觀察玉珂。玉珂他可以說是看著長大的,小時候的玉珂一直是一個乖孩子的樣子,長大後的玉珂,雖然是他的女婿,他卻覺得有些陌生。

    趙梓的父親趙貞是一個生活在興趣中的人。打仗和處理政務之後,他總是在興致勃勃地發展自己的興趣,有的時候是設計並監造各種園林,有的時候是研究各種機關,有的時候卻是監造各種海船……

    受父親的影響,趙梓也盡量在公務之余培養自己的愛好,比如看書,比如種植花草等等,用來打發自己難得的閑暇時間。

    可是,趙梓觀察的結果是,玉珂是沒有愛好的,或者說,他的愛好就是守著孟隻。

    這就讓人覺得有點奇怪了。

    這天傍晚,玉珂在房里看著二姐兒玉淨,孟隻陪著趙梓在花園里散步。

    總督府的花園是玉簫監造的,不尚華麗,偏于簡素,各種各樣的樹木遠遠多于花木,因此雖然是繁花似錦的季節,花園里卻沒有多少花朵,反倒顯得綠意盎然。

    趙梓和孟隻走在前面,侍候的人遠遠地跟在後面。

    父女兩個走到了湖邊,停了下來,一起看那碧波粼粼的湖面。

    趙梓開口問道︰“隻果,玉珂平時有什麼消遣?”

    “消遣?愛好麼?”孟隻望著趙梓,不知道他的用意,想了想道,“他沒什麼愛好啊!”

    趙梓頭微微歪著看著女兒,似乎是不認可這個答案。

    孟隻隨意地看了父親一眼,卻有些移不開眼楮——趙梓這個爹爹實在是太好看了……

    她低頭略想了一下,道︰“玉珂公務之余,都是呆在家里陪我的,不過是看看書,喝喝茶,睡睡覺而已!另外,我喜歡做什麼,他就陪著我......”

    孟隻說完,自己也意識到了,玉珂實在是太依戀自己了!

    看到女兒困惑的模樣,趙梓溫柔地笑了,伸手在孟隻頭上輕拍了一下︰“傻姑娘,玉珂在家陪你好不好麼?”

    孟隻也笑了。

    在外面的人看來,玉珂或許真有些奇怪,不愛酒,不好色,不愛交際,有空的話就守在家里。

    可是,孟隻知道玉珂就是這樣的人,他也不願意孟隻過多的出去交際應酬,孟隻現在想來,她有限的幾次去別人家玩,比如那次去金京南安王府見明珠郡主,比如那次到胡瑩家做客,他都會提前過去接她,仿佛很不願意她在別人家多呆似的。

    有的男人希望妻子幫助自己交際應酬,拓寬人脈,而玉珂則是希望外面的事情交給自己,妻子在家里無憂無慮地陪著他就行了。

    孟隻意識到了,這大概就是玉珂渴望越來越強的理由之一了——他要自己的妻子,在自己的羽翼下安逸幸福……

    孟隻回到內院,已經是夕陽西下時分了,她一進院子,遠遠就看到玉珂抱著大姐兒,坐在假山上面的亭子里,身子靠在欄桿上,從側面看似乎在閉目假寐。

    她向守在山下的荊芥等人擺了擺手,悄悄爬上了假山,走到了玉珂身後,伸手蒙住了玉珂的眼楮,嬌聲道︰“你猜我是誰?”

    玉珂早就知道孟隻上來了,卻故意道︰“咦?是哪家的小娘子?我的相好太多了,可是猜不出到底是哪個!”

    孟隻把身子貼到他的身上,故意磨蹭了幾下,柔聲嬌氣道︰“我是大營旁邊莊子里的小金蓮兒啊!元帥您怎麼把愛著你想著你的小金蓮兒給忘記了,我不依啦!”

    玉珂終于破功,“撲哧”一聲笑了,道︰“隻果,你想吵醒玉淨麼?”

    孟隻挨著他坐了下來,湊過去看玉淨︰“玉珂,你看玉淨是不是很像你?”

    玉珂側臉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嗯”了一聲。

    孟隻看到侍候的人都守在下面,假山上只有她和玉珂以及睡著的二姐兒,就問道︰“玉珂,你們這回進攻烏吐的行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策劃的?”

    玉珂仰首沉思。

    這是一個很大的局,參與的人也很多,譬如他和他爹清遠侯,譬如柳萌柳蔭兄弟,譬如二皇子趙木之和南安王趙熙之,譬如他手下的那些大將和暗衛統領惠……

    這個局當然是從天昊帝宣他進京開始布置的。

    從天昊帝開始裝病,這個局就拉開了序幕。

    他被選中做烏吐長公主的駙馬,只是一幕小小的序曲。

    到了現在,烏吐已經全部淪陷,即將成為大金新的北雲郡,也只是整個局的一部分。

    他和柳蔭柳萌,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現在只是他的中場休息時間。

    玉珂睜開了眼楮,側臉凝望著孟隻,柔聲道︰“隻果,外面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你只需開開心心呆在家里等著我就行了!”

    他的臉磨蹭著孟隻的臉︰“隻果,我愛你!”

    玉簫負責安排這次舉家離開西北的事情。

    他來向孟隻回事情的時候,玉珂正好去浴間洗澡去了。

    孟隻听他說完事情,屏退了身邊的人,預備單獨和他說話。

    待起居室里只余下她和玉簫了,孟隻這才道“玉簫,我听說玉劍玉琴他們這次都在戰場上立了大功,怕是要加功進爵了!”

    她瞧著玉簫的臉,等著玉簫的回應。

    玉簫卻是一臉的雲淡風輕,細長的眼楮平靜地望著孟隻,等待孟隻的下文。

    “你難道沒有什麼想法嗎?”孟隻懇切地望著玉簫。她把玉簫當做親人,自然是希望玉簫好的,玉簫若是希望上戰場立功殺敵,將來封妻蔭子,她一定會支持的,“你難道沒想到也到戰場上去殺敵立功,博一個封妻蔭子?”

    玉簫無聲地笑了,這令他的臉生動了不少。他望著孟隻,認真地說道︰“我覺得現在很好,我喜歡做我現在做的事情。”

    他垂下了眼簾︰“我又沒有成親的打算,即使得到了高官厚祿,和現在的日子又有什麼不同?”

    玉簫望著孟隻,嘴角彎起帶了些俏皮︰“夫人放心吧,有我在,將來就算是落魄了,我也能憑一己之力養活夫人和小姐們呢!”

    孟隻︰“……”你這家伙說的什麼話啊……

    不過,玉簫的能力確實是很強,他說的話倒是真的。

    孟隻大概明白了玉珂和玉簫的想法——若是玉珂的親信都去戰場上去了,誰在玉珂不在家的時候替玉珂照顧家處理日常事務呢?

    她雖然還是覺得有點可惜,不過,只要玉簫高興,這比什麼都強。

    玉珂洗了澡出來,長發濕漉漉地披散了下來,孟隻忙拿了大絲巾幫他擦拭長發。玉珂一邊享受著孟隻的服侍,一邊道︰“我沒說錯吧?玉簫一定不樂意!我對我的那些人,可都是知人善任不肯胡亂差使的!”

    孟隻幫他把長發擦得半干,又拿了梳子幫他梳理長發。

    玉珂又道︰“譬如孟煜吧,孟煜喜歡上戰場,渴望建功立業,我就把他放在舒雨的身邊,讓他多學點東西,同時也能有更多的立功機會!你瞧著吧,這次論功行賞,孟煜一定得意!”

    听玉珂說到了孟煜,孟隻忙道︰“孟煜的婚事我是不是得操點心了?”

    玉珂瞥了她一眼︰“早著呢,再等等,等孟煜再往上走走再說!”

    听玉珂這樣說了,孟隻猜到他一定對孟煜另有安排,就不再多說了。

    趙梓玉珂一行人抵達金京,已經是五月初四了。

    熙之帶著王妃到城外驛站來迎接,把趙梓和孫太妃接回了南安王府。

    清遠侯玉成秀當然想來接兒子,可是父迎子于禮不合,他只得命次子玉琳去城外驛站迎接玉珂夫妻。

    得知玉珂攻下烏吐立下大功的消息,清遠侯府最開心的人,除了玉成秀就屬玉琳了。並不是玉琳對玉珂這個同父異母兄長的感情有多深,而是他知道,玉珂這次戰功赫赫,至少會封侯的。按照大金的律例,公侯伯子男等爵位,除非是世襲罔替的,一般會傳三代。

    玉珂很有可能會選擇接受新的爵位,而放棄繼承清遠侯這個爵位的——前提是玉珂不那麼自私,而且玉珂還沒有生出兩個以上的兒子。

    那麼清遠侯世子就輪到他來做了。

    玉琳雖然已經考中了舉人,滿可以接著去考進士,然後科班出身為官,可他也想走捷徑,一步登天成為未來的清遠侯不比一步一個腳印一點一點往上爬強?

    因此,玉琳決定開始討好玉珂。

    玉琳到了城西驛站之後,玉珂的車隊還沒有到,他坐在上房一邊喝著茶等著,一邊祈禱上天︰“讓玉珂只生女孩子吧!”——因為他突然意識到,孟隻已經連生了兩個女兒了,若是孟隻一直生女兒,她和玉珂一個兒子都沒有,將來不是連玉珂的爵位都要由他的兒子來繼承了?

    想到這里,玉琳愉快極了。

    他的這種愉快心情在迎到了玉珂孟隻看到二姐兒玉淨的時候達到了最頂峰。

    熱鬧非凡喜氣洋洋的家宴過後,孟隻听丫鬟回報說明珠郡主送大姐兒來了,就坐不住了,向公公玉成秀和年輕的婆婆牛夫人稟明情況,提前退了下去。

    孟隻一離開,一直相看兩相厭的牛氏姐妹也坐不下了,牛夫人牛婉玲以頭暈為由被丫鬟攙著回去歇息了,已經懷孕的二少夫人牛婉玉也理由充分回去休息了。

    宴席上只留下了玉氏三父子。

    清遠侯有話要和大兒子說,就對玉琳道︰“明年就要大比了,還不回去溫書?”

    玉琳恭恭敬敬道︰“是,父親!”

    他向玉成秀和玉珂道了別,起身去自己的書房溫書去了。

    玉成秀同玉珂一起回了外書房,坐在小客室里面一起喝茶。

    談了些軍務政務之後,玉成秀開口道︰“玉珂,你媳婦怎麼又生了個丫頭?”

    玉珂貓眼一瞪,想要發火,卻又懶得和爹爹吵嘴,懶洋洋道︰“丫頭怎麼了?”

    下面這段話玉成秀早就想說了,早就打算即使玉珂翻臉他也要說出來︰“玉珂,你和孟隻連生兩個丫頭了,就算是弄瓦之喜你也喜了兩次了,你媳婦難道是瓦窯麼?她要是再生丫頭的話,你該另有打算了!若是想要未來兒子的身份高貴一點,你就干脆娶個和咱家門當戶對的平妻,我想你岳父趙梓也會理解的;若是只想生幾個兒子的話,那就多弄幾個出挑丫鬟,誰先生下兒子就扶誰為姨娘。你這次一定會封爵的,你沒有兒子將來爵位給誰?而且,你得生兩個兒子,一個繼承我的爵位,一個繼承你自己的爵位……”

    玉成秀滔滔不絕地說著,玉珂越听越生氣,干脆不听了。待玉成秀終于把這個醞釀已久的長篇大論給講完了,玉珂方道︰“爹,我預備一個月後搬家!”

    說罷,玉珂起身揚長而去。

    玉成秀︰“……小王八蛋!小兔崽子!老子還沒死呢,你分個什麼家……”他高聲罵了起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50第一百四十九章 弄瓦瓦窯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50第一百四十九章 弄瓦瓦窯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