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一百四十五章 玉珂之死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已經進入臘月了,孟隻的身子越來越臃腫。

    她經歷過錐心的痛苦之後,因為對玉珂的信任,更因為對腹中孩子的愛,她重新站了起來。至少,從表面看,她非常的平靜。

    只是令孟隻沒想到的是,更大的災難在等待著她。

    臘月十六,大金和烏吐的和解協議達成六天後,按照和解協議將要娶烏吐公主為平妻的西北總督玉珂,在連夜奔赴西北途中受到襲擊,連人帶馬墮入山谷,尸骨無存。

    這個消息很快便傳揚開去。

    天昊帝得知這個消息,大發雷霆,命大皇子趙香之坐鎮京師,二皇子趙木之和南安王趙熙之帶人前去調查。

    清遠侯玉成秀得知兒子遇難的消息,哀傷過度,當即暈倒在大正殿。天昊帝體恤臣子,把玉成秀安置在了大正殿偏殿,讓太醫為他診病。

    南安老王爺趙梓和明珠郡從南疆出發,趙梓趕往西北,而明珠郡主日夜兼程趕赴金京。

    整個大金因為西北總督玉珂的遇難處于緊張狀態。

    臘月十八,二皇子趙木之和南安王趙熙之的聯合調查結束,結論是玉珂確實已經遇難,他之所以遇難,是因為被人伏擊。他們已經擒獲了一名刺客,正在緊急審判中。

    金京流言紛紛,有說玉珂是被東樞刺客刺殺的,還有人說玉珂是被烏吐刺客刺殺的,還有人說玉珂死于西戎余孽之手……

    正在金京參與和談的烏吐使團和東樞使團人心惶惶,亂成一團,天昊帝得知後,特地派了大皇子趙香之前去撫慰。

    田丞相府的書房里,田丞相同長子田正奇正在秘密議事。田丞相坐在書案之後,田正奇站在他的面前。

    田丞相面色凝重︰“玉珂的死,不是東樞人所為。”

    田正奇望著父親︰“難道是烏吐人所為?烏吐人對玉珂可是恨之入骨啊!”

    田丞相右手食指蜷曲,在檀木書桌上輕輕敲擊著,發出“篤篤”的聲音。

    片刻之後,他似乎自言自語道︰“總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你去聯絡一下牛書宇那個孫女,讓她打听一下玉成秀的病到底是真是假!”

    田正奇聞言神情一肅,道了聲“是”就退下去了。

    接到小珍傳進來的消息,牛婉玲也有些著急——玉成秀自從听了玉珂死去的消息暈倒在了宮里,至今還沒有回府。

    她沉思良久,終于想了個辦法,吩咐小憐道︰“讓管家過來見我!”

    清遠侯府如今的管家玉寶亭是玉成秀的親信,跟著玉成秀南征北戰熬過來的,因為腿有殘疾,就退了軍籍,接替玉簫做了清遠侯府的管家。

    玉寶亭過來見過禮之後,牛婉玲一臉的憂慮與擔憂︰“侯爺這幾日病倒在宮里,我日日憂心,夜不能寐啊!”

    玉寶亭神情恭謹,低頭不語。

    牛婉玲看他麻木不仁的樣子,心頭火起,恨不得扇他一耳光,勉強把憤怒抑制了下來,她帶著一絲哀淒望著玉寶亭︰“玉管家,不如你替我去宮里探望侯爺,以解我之憂……”

    玉寶亭答了聲“是”。

    牛婉玲接著道︰“讓小三子跟著你過去吧!”

    玉寶亭躬身道︰“是。”

    到了晚上,玉寶亭帶著小三子從宮里回來了,他向牛婉玲稟報道︰“侯爺因為世子的去世,神思昏迷,時昏時醒,秦公公派小太監帶奴才進去探望的時候,侯爺猶自昏迷,太醫正在扎針搶救。一直到奴才出來,侯爺都沒有醒!”

    牛婉玲看了玉寶亭一眼,發現他雖然沒什麼表情,可是眼楮明顯是紅的,心里就有了計較。

    到了晚間,小憐悄悄引著小三子來到了牛婉玲的正院。

    小三子是田正奇派給牛婉玲的人,手下瘦削,一臉靈氣。他先給牛婉玲行了個禮,然後開始稟報︰“奴才和玉管家在宮門等了兩個多時辰,後來是秦公公派了小太監帶著我們進了大正殿西邊的一個宮殿。我們進去的時候,侯爺還昏迷著,太醫正給他扎針,人太多,奴才看得不是很清楚。”

    牛婉玲沉思了一番,道︰“你先下去吧!”

    小憐按照慣例,給了小三子一錠銀子。

    第二天一大早,牛婉玲借口到碧林寺給玉成秀祈福,帶著小憐和小三子出城去了碧林寺。

    孟隻得到玉珂遇難消息的時候,正在房間里看書。

    玉珂安插在金京的暗探頭目方英雄,飛鴿傳書,向西北總督府送來信報,向孟隻報告了玉珂遇難的消息。

    接到信報後,玉簫關著門沉思良久,得到了孟隻用晚飯的時候,這才去內院向孟隻報告這個噩耗。

    玉簫來到內院,孟隻正靠著軟枕倚在羅漢床上,旁邊的炕幾上放著清粥和小菜。

    青椒跪坐在炕幾另一端,谷穗站在床下,侍候著孟隻用晚飯。

    孟隻臉色蒼白,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她心里難受,一點食欲都沒有,只為了肚子里的孩子,勉強支撐著。

    青椒和谷穗對她最是忠心,孟隻雖然說不想吃,可是青椒和谷穗頓頓吩咐小廚房給孟隻準備清淡可口的飯菜,然後一點一點喂她,勸她多吃一點。

    她倆侍候著孟隻用晚飯,麥粒和青芹立在一邊,預備侍候孟隻洗漱。

    穆媽媽和陶媽媽擔憂孟隻,雖然因為年老不能久站,也在旁邊的繡墩上坐著守著孟隻。

    玉簫進去之後,看了看,行了個禮開始宣布玉珂遇難的消息。

    孟隻一听,臉色大變,馬上嘔吐起來,剛剛強咽下的食物全都吐了出來。

    玉簫見狀,急急地對麥粒道︰“還不快去請姚大夫!”

    麥粒聞言急急地去了。

    眼見麥粒離開了,玉簫這才快步走到羅漢床邊,湊到孟隻耳邊,低聲道︰“夫人切莫著急,先听我說幾句話!”

    孟隻用帕子捂著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原想明眸善睞的鳳眼怔怔地望著玉簫,眼淚不停地流著。

    玉簫看了正收拾孟隻吐出的穢物的青椒和谷穗一眼,青椒和谷穗忙收拾完退了下去。穆媽媽和陶媽媽知道玉簫有事要和夫人講,隨著青椒谷穗就退了下去。

    穆媽媽等退了下去,玉簫這才道︰“夫人切莫憂傷,我這些日子調查到一些事情。”

    他眼楮帶著勸慰望著孟隻,輕輕地道︰“發來大人去世消息的人是大人已經不信任的方英雄,而大人信任的惠卻不在金京,也沒發來任何消息;舒統領的新軍已經不在化州了;大人臨去金京,把北疆戍兵和大人不是很一心的將領全帶走了,北疆戍兵的軍營里剩下的是都是大人的親信,而如今那些將領們都不在黑水城;柳將軍麾下的南疆戍兵里很多將領也消失了,不在金京……”

    孟隻似乎听明白了些什麼,她心跳開始加快,蒼白的臉開始泛起了血色,帶淚的鳳眼亮晶晶看著玉簫。

    玉簫眼中滿是堅定︰“夫人,玉簫斗膽猜測,大人和柳將軍一定是有,秘密的軍事行動!”

    孟隻坐直了身子,幾乎要撲到玉簫身上,她眼巴巴看著玉簫︰“你……能確定?”

    玉簫緩緩地,但是很有力地點了點頭。對于自己的猜測,他其實只有七八成把握,可是為了安撫孟隻,他把這七八成擴展成了百分百。

    因為玉珂信任玉簫,孟隻受他的影響,對玉簫也信任得很。玉簫這樣肯定,她當即就相信了,帶著淚的臉上綻放出了笑容,看上去不顯淒慘,只覺柔美。

    玉簫的心抽了一下,他垂下眼簾,沉思片刻,抬頭交代道︰“小心麥粒,盡量表現出傷心的樣子!”

    孟隻一愣,玉簫道︰“青椒、谷穗、陶媽媽和穆媽媽都沒有問題!”

    麥粒去外面客院請姚小萌的時候,嘴巴有點快,在客院的門口當著幾個小廝的面把大人被伏擊身亡的消息告訴了姚小萌。

    姚小萌警覺,發現周圍好幾個人,便立刻制止了她。

    麥粒一臉哀傷道︰“奴婢知錯了,奴婢只是為大人悲傷,為夫人難過……”

    姚小萌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麥粒帶著姚小萌進來的時候,玉簫恭謹地立在起居室一側,陶媽媽正坐在孟隻身側,為孟隻按摩著腿。

    見到姚小萌進來,陶媽媽起來道︰“夫人傷心過度……”

    姚小萌往日有些憊懶的臉今日異常的肅穆,他快步走到羅漢床前,行了個禮,這才斜簽著身子在羅漢床邊坐了下來。

    他望著孟隻紅腫的眼楮,低聲安慰道︰“夫人節哀順便,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

    孟隻低低“嗯”了一聲,拿帕子捂住了眼楮,似乎又哭了起來。

    起居室里被低氣壓籠蓋著。

    青椒、谷穗、陶媽媽和穆媽媽臉上皆帶著淚痕,麥粒掃了她們一眼,低頭略一思索,等頭再抬起來的時候,臉上已經帶上了悲戚之色。

    臘月二十三小年傍晚,孟隻正躺在床上歇息,下面破水了。

    姚小萌背著衣箱進來的時候,身後跟著一個人。<!--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46第一百四十五章 玉珂之死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46第一百四十五章 玉珂之死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