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第一百四十四章 孟隻之慟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柳萌離開之後,柳蔭端起喬葉送來的清茶喝了起來。

    書房里只有喬葉靜靜地佇立著,外面的侍衛也很安靜,因為太靜了,因此柳蔭闔上茶碗蓋子的聲音就顯得更加清脆悅耳。

    這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一陣喧嘩聲,中間夾雜著一個小女孩的話語,俏生生如黃鶯出谷一般,嬌憨溫軟。

    柳蔭唇畔微漾起清淺笑意——他家里這些管家、小廝和侍衛都是行伍出身,他素以軍法治家,敢在他這里喧嘩的,怕是只有兩個人了——柳萌和大姐兒。

    听聲音不是柳萌,自然是大姐兒了。

    喬枝抱著大姐兒走了進來。

    柳蔭的宅子里沒有女人,就屬他和喬葉的年齡最小,又是將軍信任的人,照顧大姐兒玉潤的任務就落在他和喬葉身上。

    大姐兒玉潤自從被爹爹玉珂寄放到了柳蔭這里,她天天巴著柳蔭,連睡覺都得同柳蔭在一個被窩里。

    柳蔭沒奈何,他一直很疼大姐兒,打心眼里不願大姐兒流眼淚,于是只得每天晚上陪著她,喂她先吃宵夜,再給她洗澡,然後給她講故事,最後才哄了她睡覺,還不得不豁出男色陪睡。

    到了白日,到了他不得不上朝或者處理公事見客的時候,柳蔭才讓自己的親隨喬葉或者喬枝把大姐兒引到後花園玩耍。

    他有意把大姐兒被送到自己這里這件事瞞了下來,柳府闔府除了柳萌之外,大概都知道大姐兒的存在。柳萌天天早出晚歸酒局飯局花局不斷,也就沒注意到家里多了位大小姐。

    大姐兒一見柳蔭,就伸著胳膊讓柳蔭抱︰“小舅爺,抱抱!”

    柳蔭含笑把她接了過來,抱在了懷里。

    他素來面癱,可是在大姐兒面前常常是帶著笑的,怕嚇著了嬌嫩可愛的小玉潤。

    摸了摸玉潤身上粉色的小棉襖,柳蔭覺得玉潤身上穿的有些薄,他把臉貼到大姐兒的小隻果臉上,感受到一股軟軟的涼意。

    柳蔭有些惱,桃花眼一凜,看向喬枝︰“大冷的天,大姐兒怎麼穿得這麼單薄?”

    喬枝很無奈,大姐兒一睡醒就非要鬧著去找“小舅爺”,他也是沒辦法。

    喬枝取出忙亂間拿在手里的玫瑰花羽絨小斗篷,遞了過來。

    柳蔭坐在圈椅上,把大姐兒放在自己的腿上,幫大姐兒穿起衣服來。大姐兒嘻嘻哈哈和他鬧個不停,又是摸他臉,又是把手伸到他衣服里隔著中衣摸肚肚,就是不肯老老實實穿衣服。

    一大一小正在鬧,柳萌又過來了。

    柳萌本來出門去了,忽然間卻覺得心里仿佛有什麼事情似的,他就決定順應內心拐回來看看。

    乍一看到大姐兒,因為一年沒見了,柳萌竟然沒有一下子認出來是誰,詫異道︰“柳蔭,你什麼時候生了女兒?我怎麼不知道?”

    大姐兒兩歲多了,已經能听懂簡單的話了,馬上插嘴道︰“我爹爹是玉珂,不是小舅爺!”

    柳萌這才發現大姐兒只是稍稍瘦了點,大樣子是沒變的,還是那個肥女玉潤。

    他一下子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了。

    柳萌斜睨著柳蔭︰“玉珂把女兒托付給你,自己躥了?”

    柳蔭幫大姐兒整理好了衣物,根本不回答哥哥的問題。

    柳萌看著大姐兒呆萌可愛,湊過來逗了兩下,斜了柳蔭一眼︰“玉珂寧願把女兒交給你都不肯放到他爹那里,看來他們侯府內部還是不清淨啊!”

    柳蔭不願意讓大姐兒听到這些話,不理柳萌,抱起大姐兒徑直離開了。

    柳萌厚著臉皮要追上去︰“大姐兒,跟著大舅爺出去玩,好不好啊?”

    大姐兒年紀雖小,卻能區分開大舅爺和小舅爺,她一臉傲嬌︰“爹爹說你愛找花姑娘,不能和你一起玩!”

    柳蔭︰“......”

    柳萌︰“......你這丫頭......”

    留在西北的孟隻這幾日正在操辦白菜和玉珂的書記官溫慶志的婚事。

    白菜不知怎麼的就和文質彬彬的溫慶志看對了眼。

    還沒入臘月,溫慶志的母親就托人上門求親來了。

    孟隻一問白菜,白菜也頗為樂意,一樁姻緣就此成就。

    她快要生產了,身體不方便,就把這件事委托給了穆媽媽負責。

    孟隻早就給白菜準備了一份豐厚的陪嫁——總督府後街宅子一套,白銀兩千兩,金玉頭面六套,錦緞若干。

    她現在缺的不是銀子,而是忠心為己的人,因此便想借著白菜出嫁,讓侍候她和玉珂的人看看忠心為主的好處。

    這日,穆媽媽已經備好了白菜的嫁妝,孟隻就讓麥粒等人把嫁妝都擺了出來,讓白菜驗看,看看還需要什麼,好再進行添補。

    陶媽媽、穆媽媽、麥粒、青椒和谷穗等人都圍在那里湊趣,紛紛打趣白菜。

    白菜素來大方,也不害羞,徑直謝了孟隻,道︰“夫人,您賞給奴婢的已經盡夠了!奴婢只有一個請求,希望您恩準!”

    孟隻含笑道︰“你說!”

    白菜笑嘻嘻︰“奴婢即使成親了,還想在您這里侍候呢!”

    孟隻當然答應了︰“只要你願意,就過來吧!”

    正說得熱鬧,新選的二等丫鬟青芹進來稟報道︰“夫人,玉管家來見您!”

    玉簫很快進來了,他進來之後,房里的人除了當班侍候的青椒和麥粒,其她都散了。

    行了個禮之後,玉簫把一封信遞了過去︰“這封信是給夫人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夾雜在了柳將軍那里發過來的公函里。”

    孟隻不在意道︰“或許是柳家小叔叔有什麼事情要交代我呢!”

    她也不用裁紙刀,直接撕開了信封,抽出了信紙。

    雪白的信紙上連署名都沒有,只有一行字——“玉珂欲娶烏吐長公主為平妻”!

    孟隻以為自己看錯了,又從頭到尾把這句話看了一遍,這才確定了。

    她心中頓時“轟”的一聲,耳朵嗡嗡直響。

    玉簫看她的反應不是很正常,低聲道︰“我來看看吧!”

    孟隻素來信任他,當即把信紙交給了他。

    玉簫看過柳蔭的手跡,當即就認出這不是柳蔭的筆跡。

    他先吩咐麥粒道︰“麥粒,去給夫人煮點大麥茶吧!”

    麥粒為人雖然機靈,但是不如青椒穩重忠實,因此玉簫尋機把麥粒遣了出去。

    待起居室里正剩下孟隻、麥粒和自己了,玉簫才道︰“這不是柳將軍的筆跡!”

    孟隻的心已經徹底慌亂了,她眼巴巴望著玉簫,臉色蒼白,嘴唇顫抖。

    玉簫又把信看了一遍,道︰“柳將軍斷不會這樣無聊,在公函中夾雜這麼一封信,應該是被人做了手腳!”

    孟隻靠著靠枕歪在羅漢床上,用手蒙住了臉,身子微微顫抖,竭力令自己平靜下來。

    玉簫擔憂地看著她,終于開口勸解道︰“夫人,這很有可能是謠言……”

    孟隻的聲音悶悶的︰“也很有可能是真的……”

    青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敢問,立在一邊眼巴巴看著孟隻和玉簫。

    良久之後,孟隻終于平靜了下來。

    她本來是很信任玉珂的,也清楚玉珂對自己的感情有多深。可是,他們所處的畢竟是允許男子三妻四妾的時代,所以她很怕,很怕玉珂因為某些原因,娶了別的女人。

    一想到玉珂會有別的女人,會把曾經給了自己的愛和關懷給別的女人,和別的女人生兒育女,孟隻就覺得心疼如絞。

    玉簫能夠體會孟隻的傷心,他有千言萬語可以去安慰她,可是在孟隻這個時候,這些話都是膚淺和蒼白無力的。

    他怕孟隻身體受到影響,叫了谷穗速去外院請姚大夫過來,這才緩緩道︰“夫人,這封信里所說的到底是怎麼回事,請讓玉簫去查探一下,再此之前,請您千萬要保全自己……”

    孟隻側身背對著玉簫,她摸著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頓覺萬念俱灰。若是連玉珂都背叛了愛情,在這個世界上,她還會相信什麼……

    想到這里,眼淚頓時奪眶而出。

    孟隻這才知道,玉珂對自己,究竟有多重要。

    可是,她心里清楚,無論她多愛玉珂,她都接受不了自己和別的女人共事一夫。

    這時候,孟隻忽然感覺到肚子震動了一下,她摸在肚皮上的手能夠感覺到肚皮下孩子在蠕動。

    孟隻的心忽然平靜了下來——她不光是玉珂的妻子,還是肚子里孩子的母親,她需要先把孩子好好地生下來,而不是自怨自艾讓孩子感受到自己的不良情緒,令孩子受到不好的影響!

    再說了,她應該相信玉珂的,而不應該因為別人的一句挑撥就無端地懷疑玉珂!

    孟隻不斷地給自己做著心理建設,待胎動停了之後,她已經平靜了下來。

    她接過青椒遞過來的帕子,拭去了臉上的淚水,坐直身子,對玉簫說道︰“我沒什麼,這件事交給你好了,好好查查,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玉簫深深地看了孟隻一眼,答了聲“是”。

    他並沒有立刻立刻,而是等到姚小萌過來給孟隻診了脈,確定孟隻沒事,這才離開了。

    玉簫原本是玉珂的親隨,被玉珂給了孟隻。

    孟隻和他相處久了,早已把他當成了家人,因此事事都倚重他信任他。

    玉簫自去調查此時不提。

    孟隻無論心里如何難受,但是依舊堅強了起來,一邊保養自己,一邊看著穆媽媽操辦了白菜的婚事。

    白菜和溫慶志成親之後,一起回了溫慶志的家鄉褐水城過年,到明年二月初一才會會黑水城。

    白菜離開之後,孟隻把新選上來的青芹補成了一等大丫鬟。白菜跟了她多年,一下子離開,孟隻有些不適應,有的時候夜里醒了要起來方便,張口就是“白菜”。

    在孟隻臥室陪侍的麥粒起身過來攙扶她,笑著撒嬌道︰“夫人,您眼里只有白菜沒有奴婢麼?”

    想到白菜,孟隻有些悵惘,道︰“白菜四年前就到我身邊了……”

    麥粒察顏觀色,安慰道︰“夫人,明年春天白菜就回來了,不就又到您身邊了?”

    方便過後,麥粒侍候著孟隻淨了手,又從甌子里倒了一杯溫開水遞了過來︰“夫人喝口水潤潤嗓子吧!”

    孟隻喝罷水才道︰“溫慶志家是小康之家,原不用白菜出來,再說了,我看溫老夫人性子剛直,又極愛面子,一定不會允許白菜再來的!”

    想到白菜就這樣離開了自己,她心里有些物是人非之感,又想到了那封信里說的玉珂要娶平妻的事情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心里更加難受了。

    因為玉簫和青椒的嘴巴都很嚴,信件之事就沒有傳出去,所以麥粒並不知道。她看孟隻神情倉皇,眼含淚水,心想︰原來夫人對白菜的感情這麼深呢!

    想到白菜成了官夫人,麥粒心中有些艷羨,她暗自下決心,一定要好好侍候夫人,讓夫人對自己青眼有加,將來也配個好男人......

    想到這里,麥粒溫言安慰孟隻道︰“夫人,趕緊休息吧,養好身體,為大人生一個俊秀的小公子……”

    她一邊瑣碎地說著,一邊安頓了孟隻睡下,沒有熄燈,自己在孟隻床外擺的窄榻上躺了下去,很快就睡著了。

    听著身旁麥粒均勻的呼吸聲,孟隻躺在床上,淚水一直不停地流著。在听到麥粒說“為大人生一個俊秀的小公子”的時候,她的眼楮就開始流淚,再難止住。

    夜靜極了。

    黃昏時候開始下的雪,到了半夜愈發大了起來,撲簌簌的雪落聲音,即使在室內似乎也能听得見。

    想到玉珂會背叛自己,孟隻就覺得萬念俱空,不知道要怎樣走下去。

    理智告訴她,她可以帶著兩個孩子離開玉珂,去到南疆的雲澤濕地投奔明珠郡主,可是她只要想到這里,眼淚就不停地往外涌……

    作者有話要說︰只有一更~<!--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45第一百四十四章 孟隻之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45第一百四十四章 孟隻之慟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