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第一百三十九章 風波再起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柳蔭診過脈後,直接道︰“隻果又有了身孕。”

    听了他的話,玉珂的大腦在短暫的空白之後,終于反應了過來,幽黑貓眼望著孟隻眯了起來——他在情不自禁地笑,真正的笑,像個單純的孩子一般。

    孟隻望著開心的臉,心里酸酸的。她和玉珂的第一個孩子是女孩子,玉珂雖然從來都是一副不介意的樣子,可是孟隻知道,作為這個世界的人,玉珂應該還是想要一個男孩子的吧,畢竟玉珂的父親好幾次在她面前直接表明了希望她早日為玉珂生下繼承人。

    她看著玉珂,眼楮有些濕潤了。

    玉珂再強悍,可畢竟只是一個還不到十九歲的男孩子啊,他也得承受來自外界的各種壓力,尤其是這樣一個流行納妾注重子孫綿延的世界。

    柳蔭覺得這個房間里的氣氛很壓抑,壓抑得快要喘不過氣來。他不願意再看互相凝視的玉珂和隻果,起身離開了。

    站在走廊里,望著沉浸在黑暗中的葳蕤花木,柳蔭在心里長長地嘆了口氣。

    柳蔭一離去,穆媽媽和陶媽媽帶著麥粒、白菜、谷穗和青椒四個大丫鬟過來給玉珂和孟隻道喜︰“恭喜大人,恭喜夫人!”

    玉珂眼中漾著不可抑制的笑意,他吩咐青椒︰“告訴玉簫,重賞府里眾人!”

    穆媽媽等聞言,心里更加歡喜,說了幾句吉祥話之後,也都很有眼色地出去了。

    房間里只剩下玉珂和孟隻。

    玉珂起身輕捷地走到羅漢床邊,雙手拄在孟隻身體的兩側,幽深貓眼中滿是歡喜,俯身看著孟隻︰“隻果,太好了!太好了!”他已經十九歲了,若是還沒有兒子,不知道爹爹又會出什麼ど蛾子了,如今隻果有了身孕,他們的日子起碼會平靜一段時間。

    孟隻低下頭,伸手摸了摸微微隆起的小腹,道︰“我還想以為是這段時間吃得太多了呢,沒想到......”

    玉珂燦然一笑,掀起了孟隻的裙子,把她的褻褲往下褪了褪,低頭在孟隻白嫩的腹部吻了一下,舌頭還調皮地在孟隻肚臍上舔了一下。

    孟隻有點害癢,揪著他的耳朵把他拽開︰“嘻嘻,阿珂,太癢了!”

    夫妻倆正在玩鬧,外面傳來白菜的聲音︰“大人、夫人,陶媽媽讓奴婢做了一碗素面,現在送進去麼?”

    玉珂起身幫孟隻整理了一下衣裙,這才道︰“送進來吧!”

    白菜把面放在炕桌上之後,行了個禮就離開了——大人素來是不喜歡別人打擾他和夫人獨處的。

    孟隻斜了玉珂一眼,撒嬌道︰“阿珂,你喂我......”

    “好!”玉珂欣然從命。

    待孟隻睡著之後,玉珂起身穿上衣服出去了。

    他把谷穗叫了過來守著隻果。

    麥粒雖然機靈,可是麥粒不如谷穗穩重,還是谷穗守在這里,更讓他安心。

    玉珂來到了外書房。

    好久沒出現的刮風候在那里。

    因為長久的奔波,他現在變得又黑又瘦,原本靈動的眼也變得滄桑起來。

    他先給玉珂行了個禮,思索了一下,然後按時間順序逐條回報起來︰“東疆總督孫家毅病逝,田皇後的兄長田正奇被派往東疆,接替孫家毅為東疆總督;東疆將軍丁雲飛的侍妾歐氏的弟弟歐耀光,是田正奇身邊的親信;侯爺在把緋姨娘扶正之前,放出消息,聲稱馮夫人已經去世了,二公子去見侯爺,被侯爺趕了出去;聖上身體漸弱,大皇子趙香之如今負責戶部和兵部;田正奇在金京梧桐巷養的外室被惠擒住殺了,他安排的新美人已經送到了稻陽,被田正奇養了起來……”

    刮風回報的信息比較繁雜,玉珂身子靠在圈椅上,雙手交叉,靜靜地听著,大腦與此同時正在飛速地計算著。

    刮風回報完畢,行了個禮,挺直背脊站在那里,等著玉珂的處置。

    玉珂分開雙手,垂下眼簾,盯著自己的手指,逐條處置著︰“命惠安排的人注意田正奇和丁雲飛的關系,看他們私下里有沒有勾結;讓陳湘派得力之人,好好守住馮氏……”

    刮風退下去了,玉珂一個人留在小書房里,身子靠在圈椅上,一根一根地掰著自己的手指頭,默默地發著呆︰馮氏還不能死,她只要不死,牛婉玲的侯夫人之位就永遠不會真正穩固。父親心里到底是怎麼想的?他明知道馮夫人還活著,並且在自己手里,為何還要放出風聲,說她已經去世了?父親怕是沒有他自己想的那樣寵愛牛婉玲,不是還防著她麼?

    他很快又想到了自己。

    和平的時間太長了,長得他的骨頭縫都快生蚺F,如今大皇子趙香之和他背後的田氏家族正在風頭浪尖上,他只能繼續韜光養晦了。

    他換了個姿勢,繼續想心事︰趁這段時間,好好治理西北吧,得表現自己的施政才能,為以後積累人氣和聲望;隻果真是個小傻瓜,居然不記得上次癸水的時間,幸虧她那幾個貼身丫鬟還沒有沒用到底,她肚子里的這個孩子已經三個多月了,到今年臘月就要出生了,他到時候該提前找個理由,向朝廷請假,不去金京述職了;大姐兒好像又長高了一點,都會叫爹爹了……

    想到隻果和大姐兒,玉珂馬上坐不住了,他起身出了小書房,帶著淮秀和謝佳回了內院。

    謝佳和淮秀留在了內院門口的值事房,玉珂進了內院。

    他剛進臥室,就听到浴間傳來嘩嘩的水聲,嘴角微揚,向浴間走了過去。

    按照柳蔭的推算,隻果的身孕已經滿三個月了……

    金京清遠侯府正院的起居室里,新任侯夫人牛夫人正在見一個叫宋明正的名醫。

    以前為她診脈的齊御醫已經告老還鄉了,現在給她診脈的這個宋明正是牛婉玲的祖父牛書宇找來的,听說最擅長治療婦女不孕之癥。

    牛婉玲雖然成了侯夫人,可是只要她一日沒能生下嫡子,她的地位就不夠穩固,因此牛府自從和她恢復往來之後,就一直在致力于為她求醫問藥。

    玉成秀難得地有了空閑,正站在一旁陪著她診病,待宋大夫為她診完脈,就走了過來,客客氣氣地請了宋大夫去了外面的客室飲茶。

    宋明正是一個面容清瘦的中年人,他坐在清遠侯玉成秀的對面,有些拘謹地端著茶杯,手指微微有些發抖。

    玉成秀瞥了他一眼,含笑道︰“宋大夫,內子的身體……”

    宋明正握著茶杯,低頭道︰“侯夫人的身體很健康,沒有......”

    “嗯?”玉成秀盯著他,冷哼了一聲。

    宋明正飛速地看了滿面嚴霜的玉成秀一眼,被他眼中的狠厲嚇得打了個寒噤,接下來的話——“侯夫人既然沒問題,那麼有問題的一定是清遠侯您了”—— 自然不敢再說了。他低頭道︰“侯夫人體帶陰毒,需長期調養,只能徐徐而來,不能急功近利……”

    玉成秀滿意地笑了。

    養在外面的秦詩詩也沒有懷孕,所以他現在也不確定自己是否有生育能力,可他不想背上不孕不育的名聲,就讓淺緋幫他背好了!

    或許,他該再養一個良家出身的女人,試驗一下自己到底能不能令女人懷孕。

    宋明正看著清遠侯微笑的臉,身子抖得更厲害了。

    玉成秀看了他一眼,開口吩咐明義︰“好好謝謝宋大夫。”

    明義看向侯爺的眼楮,發現侯爺的眼楮眯了眯,他立刻明白了,道了聲“是”,含笑轉身,對宋明正伸出了右手︰“宋大夫,請!”

    宋明正懷里揣著明義給的銀票,帶著小廝快步離開了清遠侯府。

    他是田府的人在東疆找到的,通過某種渠道被介紹給了牛府,又被牛府送到清遠侯府給侯夫人診病,沒想到居然會知道了這麼個侯府□——清遠侯有那個方面的問題,他得趕緊把這個消息傳給田大爺……宋明正加快了腳步。

    從大街上進入小巷之後,宋明正和他小廝正在快步走著,兩道劍光自後閃電般襲來,他們悶哼了一聲,臉朝下撲倒在地上,當即斷了氣。

    兩個一模一樣的青衣少女上前分別拔下cha在他們身上的短劍,起身離開了。

    時間飛速而過,轉眼間就到了八月十五中秋節。

    孟隻已經是六個月身孕了,可是和懷大姐兒的時候相比,肚子並不是特別明顯,走路做事也都很利索,陶媽媽一看她這樣,就笑得合不攏嘴,好幾次說孟隻懷的是男胎。

    這時候正是巳時,秋日的陽光照在身上,涼爽中帶著一絲溫暖,遵照柳蔭的吩咐,孟隻正躺在放在臥室窗外的躺椅上曬太陽。

    陶媽媽搬了一張凳子坐在一邊陪著她。

    她瞧著孟隻不是很明顯的腹部,笑眯眯道︰“夫人啊,女人家懷孕,若是懷的女孩子,身子就顯得笨重;若是懷的是男孩子,身子就會特別利索。您這胎一定是衣物小公子!”

    孟隻聞言,也不禁笑了。

    她覺得即使懷的是女孩子,玉珂也不會不高興的,當然,已經有了大姐兒了,這胎若是男孩子的話自然是更好的……

    孟隻正在听陶媽媽說話,就看到柳蔭抱著大姐兒走了進來。

    柳蔭把大姐兒遞給身後跟著的白菜,在孟隻身旁坐了下來。

    陶媽媽年輕的時候在南安王府,就很怕柳蔭的父親柳蓮,總覺得他樣子雖然漂亮,可是周身籠罩著一股寒氣,令人不由自主想打哆嗦。

    她不理解朱老太妃為什麼待柳蓮那麼親。

    後來有了柳蓮有了柳萌和柳蔭這對雙胞胎兒子,她又親眼見證了柳萌和柳蔭從漂亮的小正太長成渾身邪氣的變態的全過程,因此一直對柳蔭有著莫名的恐懼。

    她也不理解夫人為何同柳蔭這麼親近,好像是嫡親的小叔叔一般。

    瞄到柳蔭在夫人身子東側坐了下來,坐在西側的她立即便感到了一陣威壓,她趕緊起身找了個理由離開︰“夫人,我去看看大姐兒,她去了柳將軍府里,我都好幾日沒看到她了,心里怪想的!”

    孟隻含笑看著她︰“去吧,陶媽媽!”

    因為她懷孕了,小叔叔很體貼,怕她過于勞累,就把一直纏著他的大姐兒帶走了好幾天,讓她也清淨了好幾天。

    柳蔭坐在孟隻旁邊,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可是他的眼楮還是泄露了他的心事。

    他實在是沒想到,世上居然會有雲雁卿這樣的女人,自己明明是她活該被千刀萬剮的大仇人的,可是她居然又從烏吐跑了過來,天天守在他的府邸門口,只要找到機會,就要跟上他纏著他。

    柳蔭有一種極為憋悶的感覺。

    對于這位烏吐國的長公主,因為秦公公的叮囑,他既不能在她身上做實驗,又不能干脆殺了她,只好這樣躲著她了。

    柳蔭開始在心里詛咒那些正在和烏吐談判的文臣,他們已經把雲蒙山打下來了,難道把雲蒙山劃歸大金就這麼難嗎……

    孟隻看柳蔭不說話,似乎在想心事,就也閉上了眼楮,開始想念玉珂——八月十五中秋節,對于西北的百姓來說,正是收秋的時候,玉珂為了怕前兩年的災荒重演,帶著治下的官員們視察西北全境,已經有一個月沒有回家了。

    孟隻真的很想他……

    柳蔭平靜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隻果,想不想去見玉珂?”

    孟隻睜開了眼楮看著他︰“……想……”

    柳蔭望著她,嫣紅唇角勾起一抹笑,恍若罌粟綻放︰“小叔叔帶你去見他!”

    孟隻看了他一眼︰“好!”

    柳蔭雖然漂亮,可是看慣了也就那樣了,還是她的阿珂綜合起來更好看,就像一個傲嬌的小貓咪……想到玉珂,孟隻又不自禁地微笑。

    看到孟隻明顯走神的眼楮,柳蔭在心里嘆了一聲。他受的打擊已經夠多了,也不差這一個。

    他想起小時候他和柳萌在雲澤濕地狩獵珍稀的紅狐。

    紅狐野性難馴,速度極快,很難捕捉。他和柳萌一直伏在草叢里靜靜守候,最後在紅狐失去警惕性的瞬間一擊而中。

    柳蔭溫柔一笑,看著孟隻道︰“玉珂如今在化州,你去讓丫鬟收拾行李,半個時辰之後我們就出發!”

    孟隻離開之後,他起身躺在了孟隻的躺椅上,閉上了眼楮︰雲雁卿一定會跟上去的,可以借隻果刺激她一下……

    躺椅上縈繞著孟隻身上那種好聞的草藥香,還是他給孟隻的香料啊……

    他很快便睡著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40第一百三十九章 風波再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40第一百三十九章 風波再起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