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姐失蹤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柳蔭這次過來,一方面是要把大姐兒送回來,另一方面是要和孟隻商量讓白菜挑選夫婿的事情。

    按照孟隻提的那些條件,柳蔭選了兩個人,一個是他麾下的千夫長喬福壽,一個是他麾下的校尉李木志,都是出身貧寒,長相英俊卻沒有婚約之人,而且都願意來金京相看一番。

    商柳蔭和孟隻都不是麻煩的人,很快就達成了共識——柳蔭在望江樓三樓的雅間聞音閣見喬福壽和李木志,而讓穆媽媽陪著白菜呆在聞音閣內間的簾內相看。若是白菜看中了哪一個,就由柳蔭問問對方的意見,若雙方都有意,這件婚事就算成了。

    第二天,孟隻同青椒一起把白菜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之後,就命人送了她和穆媽媽去了望江樓。

    白菜和穆媽媽離開之後,孟隻剛開始有點坐臥不安,後來就釋然了︰白菜若是相親成功,就說明她和那人是有緣之人;若是不成,就說明雙方沒有緣分,那就不必強求了,以後回了西北,有的是機會。

    到了傍晚,白菜同穆媽媽一起回來了。

    白菜獨自一人來見孟隻。

    她臉上難得的沉靜了下來,恭恭敬敬給孟隻行了個禮,道謝之後,又道︰“夫人,奴婢已經明白了。”

    孟隻︰“……”

    白菜抬起頭看著她,眼楮沉靜︰“我原先為了和玉簫賭氣,想著讓夫人您幫我找一個好男人,好氣氣玉簫。可是,真見了柳將軍麾下的那兩位將軍之後,我卻有了一個想法。”

    她望著孟隻,眼中帶著一抹堅持︰“喬將軍和李將軍的條件太好了,我覺得我配不上。可是,見了他們之後,我卻明白了,成親是一輩子的事情,我不願意為了成親而成親,我想,就這樣吧,我慢慢的等,慢慢的遇,總會等到那個真的喜歡我而我也喜歡他的人。在找到這個人之前,我想一直在夫人身邊侍候,請夫人不要拒絕!”

    孟隻怔怔看著白菜。

    在她的心目中,她的四個貼身大丫鬟里,白菜雖然身有功夫,可是性子卻有些魯莽粗糙,不如青椒心靈手巧,不如麥粒機靈機變,不如谷穗穩當妥帖,所以,她一直不是特別看好白菜,常常把重要的事情都交給其她三個人去做,只讓白菜做一些粗淺簡單的事情。

    可是現在,白菜的一番話令孟隻動容——白菜的話很樸素,卻令孟隻想起了前世一個女作家說過的一段話︰“別管人家的閑事吧,讓我們耐心地等待著,等著那呼喚我們的人,即使等不到也不要糊里糊涂地結婚!不要擔心這麼一來獨身生活會成為一種可怕的災難。要知道,這興許正是社會生活在文化、教養、趣味……等等方面進化的一種表現……”

    孟隻起身走到白菜身邊,眼楮看著白菜的眼楮,誠懇地說︰“白菜,我答應你,只要你願意,你就一直在我身邊陪著我,陪著大姐兒。”

    白菜眼楮濕潤了,她點了點頭,含著眼淚笑了︰“夫人,您放心吧,我一定好好侍候您和大姐兒的!”

    大金的百姓素來重視正月十五元宵節,每年的元宵節總會大肆的慶祝,即使小門小戶也會買一些或者做一些彩燈來讓孩子歡喜,更不用提那些朱門繡戶了,更是常常一擲千金,購買彩燈,雇佣燈匠到府里糊燈。

    去年的時候,清遠侯府還在蔣太夫人的孝中,自然只能靜悄悄度過元宵節了。今年距離元宵節還有好幾日,當家的緋姨娘就開始籌備元宵節了。

    這日晚上,玉成秀從衙門回來,發現緋姨娘已經為他備了美酒和精致小菜,正在正院臥室候著他呢!屏退下人之後,緋姨娘脫去了外面的大衣服,身上只穿著黑綢緊身繡花小襖,襟口半遮半掩的,露出了精致的鎖骨和深深的□,底下穿著黑綢繡褲大紅繡鞋。

    她坐在玉成秀懷里,舉起玉杯把酒飲盡,然後用嘴哺給玉成秀。

    緋姨娘肌膚細嫩,幾杯酒下去,很快便粉臉透紅,紅唇嫣然,一雙秋水眼轉盼流光迷離恍惚。

    玉成秀同她耳鬢廝磨口唇相接身子相挨,兩人便坐在椅子上成就了好事。

    一時事畢,緋姨娘依偎在玉成秀懷里,嬌弱無力道︰“侯爺,妾身……妾身有侯爺疼愛……真的好幸福……”

    與她的鬢散釵橫依舊紛亂不同,玉成秀衣衫整齊面容冷靜,他看著她那小兔子般濕潤可憐的眼楮,心中涌起了一股憐惜。

    緋姨娘繼續道︰“妾身自己能夠得到侯爺的寵愛,心中幸福,心中想著侯爺;妾身轉而想到博雅苑那些人,何嘗不是心系侯爺?妾身能夠常伴侯爺,她們卻只能獨守空房……”

    玉成秀戲謔道︰“小淺緋要把我讓給她們麼?”

    緋姨娘晶瑩的眸子含著一絲委屈,轉眸望著玉成秀︰“不,侯爺是妾身的!妾身愛侯爺!”

    “侯爺妾身是絕對不會讓的!”她在玉成秀懷里扭股糖般撒著嬌,“要不,元宵節放她們出博雅苑在府里好好逛逛吧!”

    玉成秀此時*滿足,對于她這個要求當然是滿口答應了,伸手在她胸前捏了一下,笑道︰“我的小淺緋真善良真大度,侯府既然交給你管理,你就做主好了!”

    淺緋要的就是玉成秀這句話,她在玉成秀臉上香了一記︰“妾身還不是為了照顧您的那些姬妾,還是為了侯爺您呢……”

    第二日,緋姨娘把小憐叫了過來,悄聲道︰“方嵐柔身邊安排好沒有?”

    小憐低聲道︰“外面大爺安排的那個丫鬟已經送進了博雅苑,就安排在方嵐柔房里。”

    緋姨娘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她進清遠侯府以前,玉成秀最寵愛的姬妾就是住在博雅苑琉璃閣的方嵐柔和于倩雲,自從她專寵,于倩雲性格沉靜倒還好,那方嵐柔已經成了半瘋,安排人在她身邊,日日攛掇,倒是有點用處……

    經過幾日的籌備,到了元宵節這日,清遠侯府除了掛滿了各色彩燈外,還在正院和外書房院子里擺起了各種巨型花燈,就連荒僻的博雅苑大門前也擺起了一個巨型燈山,花紅柳綠,看起來很花哨。

    孟隻對這些玩意兒不感興趣,可是大姐兒小孩子心性,最喜歡這些花花綠綠熱鬧非凡的東西,下午纏著孟隻帶她去玩了一圈之後,到了傍晚,又纏著母親要去看花燈。

    玉珂和玉成秀進宮面聖去了,還沒有回來。

    孟隻這兩日身體不適,有些低燒,身子困倦懶得動,就讓陶媽媽帶著大姐兒先在內院玩耍,預備到了晚上點燈時再帶著她到正院去看燈。

    白菜煮了一碗安神湯端了過來,孟隻喝了湯之後就睡著了。待她睡醒,已經是半個時辰後了,正是掌燈時間。

    孟隻在白菜、青椒和麥粒的侍候下坐了起來,喝了一口水清醒了過來,先開口問道︰“大姐兒呢?”

    白菜忙道︰“方才還看到陶媽媽帶著大姐兒在院子里玩呢!”

    大姐兒一出生,陶媽媽就開始照顧她,素來妥帖,白菜等人也很放心,就沒有跟過去。

    孟隻听了,就道︰“去把大姐兒抱進來,她爹也快回來了,待我收拾好了,一起帶她去正院看燈。”

    麥粒和青椒時候孟隻起身梳洗,白菜自出去找陶媽媽和大姐兒去了。

    孟隻換好衣服,坐在梳妝台前,沒來由的心髒跳得很快,心里慌慌的。

    她忙對麥粒說︰“白菜怎麼還沒回來?你也去看看吧!”

    麥粒笑道︰“夫人真是太疼大姐兒了,一會兒沒見就擔心成這個樣子了!”

    她雖然這樣說,卻立馬出去了。

    青椒剛把孟隻的發髻梳好,別上了簪子,就听到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就是白菜急急的聲音︰“夫人,陶媽媽和大姐兒不在內院,听門口的小丫鬟說,看到陶媽媽帶著大姐兒出去了!”

    孟隻心里一陣發慌。

    今天是元宵燈節,侯府內大放彩燈,素日關在博雅苑里的那些姬妾丫鬟都放了出來玩耍,天黑燈影下是最容易出事的,尤其是那些怨婦幽女,心理變態的多的是呢!

    她急急地起身,道︰“谷穗,趕緊把內院的人都集合起來!”

    內院侍候的丫鬟媽媽們很快便集合在一起,谷穗給每個人都布置了尋找的方位,還傳了孟隻的話——“誰先找到大姐兒的話世子夫人有賞”,把這些人遣了出去尋找陶媽媽和大姐兒。

    孟隻在房里來回踱著步子,心里慌慌的。

    她知道自己這樣大張旗鼓尋找大姐兒,若是被緋姨娘知道了,不知又要落下什麼話柄,可是她寧願落下話柄,也不願女兒有什麼閃失。

    派出去的人陸續回來了,都稱沒有看到陶媽媽和大姐兒。

    孟隻正在著急,白菜跑著回來了,她渾身顫抖,滿臉是淚︰“夫人,大姐兒不見了!”

    孟隻心里咯 一聲,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厲聲道︰“陶媽媽呢?”

    “奴婢在博雅苑門前的西花廳那邊找到了陶媽媽,她正在尋找大姐兒,說是帶著大姐兒去玩,一眨眼大姐兒就不見了!”

    孟隻眼前發黑,她嘶聲道︰“谷穗,快出去找玉簫,讓他帶人守住侯府大門!”

    她扶著扶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麥粒去向緋姨娘稟報這件事情,請緋姨娘派遣人幫著尋找!其余人繼續尋找,找到大姐兒,重重有賞!”

    看到這些人沖了出去,孟隻這才對青椒說道︰“青椒,你去侯府大門內守著,等著世子回來!”

    穆媽媽原本在自己房里歇息,听到大姐兒不見了,忙也過來侍候。她低聲對孟隻道︰“老陶已經回來了,正跪在院子里呢!”

    孟隻無力道︰“把她叫進來吧!”

    滿臉是淚頭發蓬亂的陶媽媽連滾帶爬跑了進來,撲倒在孟隻腳下︰“老身對不起夫人啊!讓老身去死吧……”

    孟隻看了她一眼,暗自嘆了口氣,命白菜把陶媽媽扶了起來,又吩咐道︰“白菜,給陶媽媽倒碗茶壓壓驚!”

    待陶媽媽平靜了下來,孟隻這才問明白事情的前因後果。

    “老身原本帶著大姐兒在院子里玩耍,可是大姐兒一直鬧著要去院子里看花燈,老身年老昏聵,就帶著大姐兒去了。原想著在門口轉轉就行了,誰知道大姐兒一路只是往前跑,老身一直追到了博雅苑那里,一閃眼,大姐兒就不見了……”

    孟隻心里跟著火了一般,火焦火燎的,卻仍然安慰陶媽媽道︰“大姐兒確實淘氣。先下去休息吧!”

    孟隻讓白菜扶了陶媽媽去休息,自己帶著穆媽媽和剛才回來的麥粒一起出了內院,準備帶著人去搜博雅苑。

    她在門口同玉珂走了個對頭。

    玉珂已經得知了消息,他一見臉色蒼白眼中含淚的孟隻,就握住了孟隻的手安慰道︰“我已經命惠派人守在金京的四個城門內了,父親也派了青衣衛的人滿城尋找,玉簫也帶著人在搜索全府……你身子不適,不要過于操心了!”

    他若是埋怨孟隻的話,孟隻心里反倒好受一點可他到了此時,卻依舊如此體貼,令孟隻的眼淚奪眶而出,聲音哽咽︰“玉珂,都是我的錯……”

    玉珂的手緊緊包裹住她的手︰“隻果,先不要責備自己,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尋找大姐兒!”

    他一邊拉著孟隻的手往外面走,一邊道︰“大姐兒是在博雅苑門前不見的?”

    孟隻點了點頭。

    玉珂吩咐跟在後面的謝佳道︰“讓玉簫把博雅苑的人全給圈起來,一個個審問!”

    “是。”謝佳抱拳而退。

    他又對淮秀道︰“你帶著人去搜博雅苑!”

    “是。”淮秀也跑著離開了。

    玉珂牽著孟隻的手,一起走到了青竹院的門口,在門外的大柳樹下站定了。

    一個面目普通的青衣小廝上前,低聲稟報道︰“世子,府里從酉時到現在,並沒有人出入大門。”

    玉珂點了點頭,道︰“繼續盯著正院的人!”

    青衣小廝答應了一聲退下了。

    孟隻緊緊依偎著玉珂,渾身都在顫抖。玉珂的手臂緊緊攬著她的腰,無聲地安慰著。

    玉珂還沒有回來的時候,她竭力令自己鎮定下來,有條不紊地安排人尋找大姐兒,玉珂一回來,她立刻得了主心骨,雖然害怕,雖然擔心,但卻不那麼慌亂了。

    玉珂雖然著急,卻怕孟隻擔心,安慰她道︰“大姐兒一直在府里,並沒有出去,只要好好尋找,一定會找到的!”

    緋姨娘身邊的小憐過來了。

    她給玉珂和孟隻行了個禮,然後道︰“姨娘知道大姐兒不見的事情了,心里很著急,正在命人尋找呢,讓奴婢轉告世子和世子夫人,大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找到的……”

    小憐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好听話,玉珂沒有什麼表情,孟隻就說了幾句客氣話。看到世子和世子夫人情緒不高,小憐知趣地告退了。

    玉珂讓孟隻去休息,孟隻卻無論如何不願意,她懇求玉珂︰“玉珂,我想去找大姐兒……”

    玉珂明白她的心情,就命麥粒和淮秀守在青竹院門口等候消息,他和孟隻帶著人尋找大姐兒去了。

    夜深了。

    清遠侯府準備了很多彩燈,整個侯府燈火通明,可是卻無人賞燈,整個侯府籠罩在一層壓抑的氣氛里。就連清遠侯玉成秀也沒有休息,而是端坐在正堂里等候消息。

    緋姨娘雖然嬌弱,卻也不肯休息,她對玉成秀道︰“妾身雖然年輕,卻也知道大小姐乃侯爺的第一個孫女,是侯爺心尖上的人,妾身如何不為大小姐擔心?”

    她不顧玉成秀的挽留,帶著小憐和小珍去尋找大姐兒去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34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姐失蹤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34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姐失蹤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