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人之心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白菜回憶了一下,臉色逐漸恢復了正常︰“緋姨娘原本是來看望您的,誰知道路上遇到了二少夫人,兩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吵了起來,然後緋姨娘就倒了……”

    孟隻沉思了一下,問道︰“咱們內院門口的道路滑不滑?”

    白菜皺起眉頭道︰“一定是有些滑了,雖然門口的雪剛剛掃過,但很快就落了一層新的,踩上去自然很滑了!”

    孟隻馬上站了起來,她想起陶媽媽做過醫女,善看產科婦科,就吩咐穆媽媽和谷穗留下看著大姐兒,她帶著陶媽媽、白菜、麥粒和青椒過去看看。

    穆媽媽卻阻住了她道︰“世子夫人,讓老陶留下,讓老身跟著您過去!”

    孟隻愣住了。

    穆媽媽道︰“您听我的準沒錯!這事情咱們不該插手,到時候您也別舉薦老陶!”

    孟隻這下子明白了。她讓陶媽媽和谷穗留下照看大姐兒,帶著穆媽媽和麥粒她們過去了。

    穆媽媽經歷的事情多,可以給她提個醒;麥粒伶牙俐齒,可以幫她吵架。

    孟隻一邊走,一邊讓青椒攙扶著穆媽媽,抽空還問白菜︰“你方才去看的時候被人看到沒有?”

    白菜瞪大眼楮︰“我什麼水準啊?怎麼會被人看到?!”

    孟隻走到內院門口的時候,看到玉簫已經過來了,正站在一邊,命小丫鬟扶起緋姨娘呢!

    緋姨娘搖搖晃晃站在那里,臉有些蒼白,短款白狐披肩下是淺黃的對襟繡花襖。她側著身站著,孟隻一眼看到她的白色緞裙上被點點血跡滲透了,還沾著斑斑點點的雪泥。

    見到孟隻過來,玉簫向她行了個禮︰“見過世子夫人。”

    孟隻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走向緋姨娘,伸手攙扶著她,關切地問道︰“姨娘現如今感覺怎樣?”

    說罷,她又看向玉簫︰“玉簫,快讓人去請大夫吧!”

    玉簫還沒說話,緋姨娘就勉力道︰“我身邊的小憐……已經……已經叫人去叫上回給我診脈的齊御醫了……”

    說罷,她一幅搖搖欲墜的樣子,全身的重量都倚在了孟隻的胳膊上。

    孟隻原本想看看形勢,如果果真嚴重的話就讓白菜去叫陶媽媽,現在看來,緋姨娘還有工夫叫小憐去請齊御醫,看來是不太嚴重了。

    她攙扶著緋姨娘道︰“要不,先扶你去客院?”

    緋姨娘還沒說話,只見一個臉生的媽媽跑了過來,邊跑邊喝問︰“誰傷了姨娘?到底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

    她看著雖老,可是老當益壯,很快便跑了過來,嘴里還在一連聲地問︰“姨娘,是不是因為這內院門口的路滑?”

    孟隻瞟了麥粒一眼,麥粒正要說話,緋姨娘卻強撐著嬌怯怯道︰“不關……青竹院的事,下著雪……哪里的路不滑?”

    孟隻算是明白了,這次緋姨娘的目標大概不是她。

    這時候旁邊一個小丫鬟怯生生站了出來,指著一邊的二少夫人牛婉玉細聲細氣道︰“世子夫人,奴婢是侍候緋姨娘的丫鬟小珍,奴婢全看到了,是二少夫人和緋姨娘置氣,推了緋姨娘一下!”

    眾人的眼楮都看向了站在一旁的二少夫人牛婉玉。

    牛婉玉急得臉漲紅,她的丫鬟明玉見她不好開口分辯,便走到孟隻身前,屈膝行了個禮,稟報道︰“奴婢明玉給世子夫人請安。我們二少夫人並沒有故意推緋姨娘。二少夫人用過午飯,就說要來看望世子夫人您,沒想到剛走到這邊,緋姨娘也過來了,還叫住了二少夫人,她們剛聊了兩句……就拌了幾句嘴,緋姨娘有些激動,一下子摔倒了,我們二少夫人著實是冤——”

    “冤枉麼?你們明明是故意撞倒我們姨娘的,還敢說嘴!”緋姨娘的那個小丫頭小珍雙手叉腰一臉鄙夷地頂了回去。

    明玉正要還口,孟隻看她們還吵個沒完沒了了,就沉聲道︰“小珍,還不扶著姨娘先進東客院里歇著,等齊御醫過來!”

    小珍聞言,馬上屈膝行禮︰“是,世子夫人!”

    小珍和另一個小丫鬟攙扶著緋姨娘進了內院,孟隻正要進去,轉身看了一眼內院門前一片狼藉的地下,喚了一聲︰“玉簫——”

    玉簫會意,道︰“我讓人在這里守著,誰都不讓動這里。”

    孟隻點了點頭,看了呆若木雞的牛婉玉一眼,柔聲勸道︰“弟妹一起過去吧,到時候也好解釋!”

    牛婉玉仿佛一下子被驚醒了,看了孟隻一眼,道了聲“是”,隨著孟隻走了進去。

    穆媽媽帶著青椒和麥粒已經把牛婉玉安排到了一間未曾有人住過的客房的床上,孟隻和牛婉玉一起走了進來,孟隻走到床邊坐了下來,牛婉玉一臉倔強地站在窗前,連看都不看這邊一眼。

    小憐很快便帶著齊御醫來了。

    孟隻拉著牛婉玉一起避到了屏風後面。

    齊御醫是一個胖胖的中年人,很快便診完脈,道︰“姨娘身受撞擊導致胞絡不固,已經保不住了,恐成滑胎之癥啊!姨娘須小心保養,下官給姨娘開點黃 、白術、黨參,以滋化源,使中氣足、帶脈固,選熟地黃、白芍、枸杞子、阿膠以養血,小心調養,切勿急怒……”

    他的話還沒說完,緋姨娘就哭了起來。

    孟隻在屏風後命白菜給齊御醫拿了一個金錁子,待御醫走了,這才離了屏風。

    她看著滿臉是淚的緋姨娘,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說實話,她是不相信緋姨娘是真的流產的,可是看她流淚,心里卻酸酸的,忙出聲勸解道︰“姨娘只要按照御醫所開方子小心保養,將來何愁沒有孩子。”

    緋姨娘只是流淚,一句話都不說。

    孟隻看著她那巴掌大的小臉白得都快要透明了,大大的杏核眼里全是晶瑩的淚,雪白的牙齒咬著粉嫩的嘴唇,嘴唇都被咬腫了,心里覺得她即使是哭泣,也很好看,當真是我見猶憐。

    玉成秀同玉珂一起從宮里回來了。

    他們剛進侯府,就踫到了玉簫派在那里守著的小廝掃雪。

    听了掃雪的稟報,玉成秀和玉珂不禁相視一看,均有些疑惑。

    玉成秀是半信半疑,若玉珂給的藥有效的話,牛婉玲如何會懷兩次孕?若是無效,可自己也沒令別的姬妾懷孕啊!

    他蹙眉想︰難道是因為我太寵愛她了,所以才會這樣?

    這倒是真的,自從牛婉玲隨著他來到侯府,剛開始他還找找別的女人,可是牛婉玲在床上的狂野和放蕩很合他的意,他逐漸就開始專寵她了,這幾個月來,基本沒找過別的女人。

    想到這里,他揮揮手令跟隨的人往後退一點,待只剩下他和玉珂了,他看了玉珂一眼,問道︰“你給的那個絕育藥你能保證一定會起效?”

    玉珂覷了父親一眼,道︰“這藥配成之後,只有兩個人吃過,你和另一個人。姚小萌說那個人吃了之後他妻子確實沒再生!”

    玉成秀扶額道︰“那他有沒有令妻子以外的女人懷孕?”

    “姚小萌說那個人對妻子很堅貞,”玉珂瞟了玉成秀一眼,“不像老爹你!”

    玉成秀︰“……能力強的男人才三妻四妾,守著一個女人的男人是沒能力!”

    玉珂聞言,眉頭皺了起來,瞪著他不走了。

    玉成秀看玉珂的樣子是要發怒,馬上軟了下來︰“好啦,好啦,男人三貞九烈也是一種能耐!”

    玉珂和他在私生活方面一向是話不投機半句多,也不理他,直接大步往前走去,靴子踩在雪地上,發出橐橐的聲音。

    玉成秀看兒子走了,忙也跟了上去。

    牛婉玲流產,他沒心沒肺慣了,倒沒有憤怒之類的情緒,只是覺得納悶,對玉珂給的絕育藥到底有沒有效果這件事情實在是很糾結。

    父子倆進了青竹院之後,玉成秀又多嘴道︰“玉珂,要不然找個人吃吃那藥試試?”

    玉珂猛地停住了腳步︰“你試還是我試?還是讓玉琳去試?你怎麼這麼缺德?”

    玉成秀︰“……你氣什麼?”

    玉珂不理他,率先走了。

    他並沒有那麼強的道德感,他只是嫌煩,覺得攤了這個爹,就像養了一個老是闖禍的兒子一樣,簡直是家無寧日,還是和孟隻大姐兒在西北時清淨。

    唉,女人多了真是麻煩!

    緋姨娘原本喝了藥已經睡了,孟隻和牛婉玉默默無語守在一邊,都有點無話可說。

    玉成秀和玉珂一起進的東客院,玉珂沒有進臥室,而是留在了堂屋里。

    緋姨娘一听到玉成秀的聲音,馬上嬌怯怯哭了起來︰“侯爺……我的侯爺……妾身對不住您,沒保住您的骨血……”

    玉成秀原沒有憐香惜玉之心的,見緋姨娘如此弱質芊芊梨花帶雨,心一下子軟了起來,在床邊坐了下來,安慰緋姨娘道︰“淺緋,到底是怎麼回事?”

    緋姨娘依偎在他懷里,哭得說不出話來。

    小珍在一邊把經過敘述了一遍,中間還強調了因為下雪,府里的地到處都很滑,撇清了孟隻的責任。

    小珍敘述著,緋姨娘眼淚汪汪間或抽噎一下,听得一旁候立的二少夫人牛婉玉面色蒼白,跪了下去︰“侯爺冤枉。”

    玉成秀瞪了她一眼,喝道︰“玉琳呢?”

    玉琳這時候已經下學回來了,得知事情的始末也趕了過來,因房里有女眷,所以在外面堂屋候著呢,一听父親召喚,馬上在外面道︰“兒子在。”

    玉成秀沉聲道︰“把你那沒成色的女人拉走,一個月不準出院子!”

    玉琳頓了頓,方道︰“是。”

    他向房內低喝了一聲︰“明玉,還不把二少夫人扶出來?”

    玉成秀一進去,孟隻為了避嫌,就退了出來。此時看公公如此處理,有些為牛婉玉鳴不平,忍不住先前移了一步,卻被玉珂牽住了手︰“隻果,大姐兒怕是等急了,咱們回去吧!”

    回到房里,夫妻倆相對無言。

    玉珂知道孟隻心里在想什麼,安慰她道︰“不過是牛家的兩姐妹在內斗,你管她們做什麼?咱們過了年就回西北,不摻和她們的事情!”

    孟隻知道玉珂說的有道理,可是卻沒來由地想起前世美國一個紀念屠殺猶太人的紀念碑上面的話︰“當初他們(納粹)殺共=產=黨,我沒有作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後來他們殺猶太人,我沒有作聲,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再接下來他們殺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後,當他們開始對付我時,已經沒有人為我講話了……”

    她嘆了口氣道︰“緋姨娘收拾了玉琳和牛婉玉,不就該我們夫妻了?”

    玉珂幽深眼中含著一絲鄙夷︰“她敢!一個深宅女子能有什麼能耐?”

    孟隻還是很擔心,玉珂這樣的男子怎能了解女子狠起來有多可怕呢!

    明日就是朱太後的千秋節了,不光玉珂要進宮朝賀,連孟隻也得穿上二品誥命的禮服進宮向太後拜壽,並向田皇後和胡貴妃請安,穆媽媽早就等在外面,要給孟隻鞏固一下早先學過的宮廷禮節。

    玉珂安慰了孟隻一番,道︰“隻果,別擔心,你有我呢!”

    孟隻斜了他一眼,悶悶道︰“知道了!”

    玉珂為了逗她,伸手拔出了她發髻上的簪子,然後跳開了,逗引她道︰“你有本事你追我啊!”

    孟隻烏黑油亮的一頭長發頓時披散了下來,她瞪了玉珂一眼,自己走到梳妝台前,拿了一根玉葉金蟬簪把頭發綰住,也不搭理玉珂,自己出去找穆媽媽了。

    玉珂笑嘻嘻要跟上去,奶娘抱著大姐兒過來了,他接過大姐兒,父女倆到臥室窗前的窄榻上玩耍去了。

    臨睡前,玉珂交代孟隻道︰“見了宮里的那些貴人,給賞的話你就收下,若是問和我有關的事情,你就一問搖頭三不知,全推在我身上!”

    孟隻被他折騰良久,已經昏昏欲睡了,懨懨地答應了一聲。

    玉珂怕她忘記,又捏著她的鼻子開始吻她,一直把她弄醒,這才又問道︰“隻果,我剛才說什麼了?”

    孟隻剛睡著就被他給煩醒了,當即對準玉珂的嘴唇,一拳打了過去。

    玉珂︰“哎呦……”

    世界從此安靜了。

    作者有話要說︰第三更~謝謝清源玄道元君的地雷!

    去碼狐狸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28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人之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28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人之心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