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第一百二十六章 宅斗繼續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他們過來的時候,孟隻正帶著大姐兒在內院的院子里玩。她按照柳蔭的交代,大冬天的也常常把大姐兒穿得厚厚的,帶著大姐兒在室外玩,大姐兒適應了嚴寒,倒也沒病沒災的。

    听了青椒的回報,孟隻忙抱著大姐兒迎了上去。

    玉珂同南安王世子趙熙之、柳萌和柳蔭一起走了過來。

    趙熙之一見孟隻,便喚了聲“姐姐”。

    孟隻見到他微微有些慌亂和不自在,總有種盜版見正版的感覺,不知道該叫“熙之”還是“世子”。為了掩飾,她眯著眼笑了︰“熙之,你來了!”

    熙之穿著深藍藍色常服,看著儀態瀟灑,他含笑點了點頭,眼楮看向大姐兒︰“大姐兒,讓舅舅抱抱!”

    大姐兒烏黑的鳳眼看向熙之身後的柳萌和柳蔭,她其實是更想要漂亮的柳蔭小舅爺抱的,但是母親已經把她遞到了舅舅懷中,她只好棄小舅爺而抱小舅舅了。

    寒暄幾句之後,玉珂知道熙之有話要同孟隻說,他就同柳萌柳蔭帶著大姐兒到外書房玩去了。

    孟隻同熙之在起居室里坐定之後,這才問道︰“熙之,王爺王妃近來還好吧?”

    在她的心里,還是覺得孟三才是自己的爹,而南安王和王妃是熙之的爹和娘。

    熙之望著她微微一笑,道︰“父親已經正式隱退了,他同母親一起回潤陽去了!”

    孟隻听了,點了點頭︰“我听說王爺年輕時候四處征戰,很少有時間顧家,現如今是該好好陪陪王妃了。”

    熙之挑眉看她,他沒想到孟隻听了這個消息,反應居然這樣平淡。

    孟隻看熙之的模樣,突然福至心靈,問道︰“熙之,你是不是要繼承南安王之位了?”

    熙之垂下眼簾,點了點頭。對于這個突如其來的姐姐,他的感受也很復雜,既想親近,又有防備。

    孟隻聞言,心里頗有一種解脫之感,忙笑嘻嘻地起身作勢要給熙之行禮︰“見過南安王!”

    她這樣灑脫的反應,令熙之也放松了下來,似笑非笑道︰“姐姐你取笑弟弟嗎?”

    孟隻正色道︰“熙之,我已嫁人,你是我的兄弟,我自然是盼著你好的!”

    她雖然答非所問,可熙之是一個聰明人,當下便明白了她話中之意,知道她要的是平靜度日而不是爭權奪利,對南安王府也沒有什麼想法。

    他當下含笑道︰“姑姑和姑父也帶著瑜之和玨之回南疆去了,現在王府只剩下我一個人,姐姐有空的話,帶大姐兒回去住些日子吧!”

    孟隻忙答應了。

    熙之要去外書房和玉珂他們一起喝酒,孟隻就送了他出去。

    送走熙之之後,孟隻覺得自己背上出了一層冷汗。

    熙之太聰明了,跟他說話很累,還不如老老實實坦誠自己對于南安王府的一切都沒有野心呢!

    玉珂他們要去外面飲酒,讓玉簫把大姐兒送了回來。

    他們既然不回來用飯了,孟隻就吩咐白菜帶了兩個小丫鬟去大廚房取自己的例飯。

    因為現在是緋姨娘管家,所以孟隻就讓玉簫約束青竹院的人,輕易不要提出什麼出格的要求。

    她覺得反正自己和玉珂過完年還要回西北去,何必得罪緋姨娘呢!

    因此,青竹院並沒有像往常他們在的時候那樣開小廚房,而是吃大廚房提供的例飯。

    白菜很快就提著食盒回來了。

    麥粒和她一起把飯菜擺好。

    孟隻一看,發現是四葷兩素兩湯,均是很精致的菜肴,頓時一愣︰“怎麼這麼豐盛?”

    她記得她的例飯應該是兩葷兩素一湯的。

    麥粒笑道︰“听管大廚房的劉媽媽講,緋姨娘特地交代給您添菜,就連您和世子的菜單都是緋姨娘親自定的呢!”

    孟隻聞言,心里一動,拿在手里的筷子又放了下去。她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似的,想了想,問道︰“二少夫人那邊呢?”

    麥粒聰慧,在大廚房就問了的,當下道︰“二少夫人那邊是兩葷兩素一湯,均是常見菜肴!”

    孟隻算是听明白了,她沉吟了一下,再次交代麥粒︰“等一下你把跟著我的人都集中起來,再強調一下,一定要謹言慎行,不得提額外要求,不要多管閑事,咱們反正是要走的!”

    麥粒點了點頭。她看孟隻還不下筷,以為不合她口味,忙道︰“這些菜您不喜歡麼?要不奴婢去大廚房讓給您另作一份?”

    孟隻搖了搖頭,道︰“讓玉簫過來一下。”

    玉簫進來之後,向孟隻行了個禮,秀氣的臉上神情平靜。

    孟隻看看他,再看看一邊垂手而立默默無語的白菜,心里有點遺憾。

    她和玉簫一向熟悉,也不說廢話了,直接道︰“玉簫,大廚房里有咱們自己的人沒有?”

    玉簫看了一眼炕桌上還沒被動過的菜肴,心里明白了,道︰“大廚房里除了新來的馬廚娘,全是咱們的人。”

    孟隻這才放下心來。不是她多慮了,只是這大宅子里女人間的爭斗太嚇人了,稍不留意都會被人趁隙而入。

    玉簫看了孟隻一眼。

    孟隻在西北過得何等自在,可剛回了侯府兩日,眼神就有些沉重了,氣色也沒有在西北時好了。

    他想了想,望著孟隻,懇切地說︰“大廚房的飯菜盡管放心,我會讓人小心在意的!”

    孟隻長吁了一口氣,吐槽道︰“玉簫,你這樣一說我就放心了。奇怪,回了金京,覺得日子一下子緊張起來,真是累心!”

    玉簫臉上微不可見地笑了︰“過完年就回西北了。”

    到了晚上,玉珂才回來。

    孟隻發現他身上居然沒有酒味,很是詫異︰“咦,你不是和熙之柳蔭他們喝酒去了麼?”

    玉珂有些疲累,纏著讓孟隻幫自己脫衣服。

    孟隻踮起腳跟去解他披風的系帶。

    臥室牆壁的夾層里生著炭爐,屋子里暖融融的,她就解開了玉珂腰間的玉帶,脫下了他的常服,只余下白色的中衣。

    玉珂身上沒了束縛,這才道︰“我們四人去了望江樓,誰知道正好遇上了大皇子,被大皇子邀請去明月樓听曲去了!”

    孟隻聞言,趴到他身上皺起鼻子聞了聞︰“沒有脂粉味道啊?”

    玉珂促狹地笑了,伸手捏住孟隻的鼻子︰“我是和熙之柳萌柳蔭一起去的,趙香之知道我和他們的關系,怎麼會安排女人?我們只是听曲罷了!”

    他沒有提到趙香之私下送給他一斛明珠和一對孿生姐妹花,明珠他婉言謝絕了,孿生姐妹花被他轉送給了美人鑒賞家柳萌。

    孟隻的手伸到了他的中衣里面,摸著他瘦瘦的腰︰“趙香之?大皇子麼?”

    玉珂被她摸得心里癢癢,抱起她就往浴間走︰“嗯,就是田皇後所出的大皇子。”

    他是真心覺得趙香之有些下作。

    想要拉攏他們這些人,財帛美人是沒有用處的,還得表現出值得他們投靠的資質和本錢!

    天昊帝睥睨天下一世之雄,生的兒子趙香之卻太小家子氣了。

    像這樣的皇子,若是拔除了田家的勢力,大概還是可以控制的……

    他想再看看胡貴妃所出的二皇子趙木之。

    進了浴間,玉珂把孟隻放在了石床之上,拋開滿腹心事,專心逗弄起孟隻來——和隻果在一起,當真是輕松舒適啊!

    這日上午,玉珂一大早就出去了,朱太後千秋節即將來到,他和玉成秀作為天昊帝寵臣,這幾日每日都要在宮里侍候,參與千秋節慶典的籌備,怕是到了臘月初九晚上才能回府了。

    大姐兒玩累睡著了,孟隻拿了一本書剛看了一會兒,青椒來稟報道︰“緋姨娘派人來問,她請了御醫進府診脈,問您要不要也診一診脈!”

    孟隻隨口問道︰“緋姨娘診脈?她怎麼了?”

    青椒道︰“听來傳話的小丫頭說,緋姨娘好像是有了身孕。”

    孟隻一愣︰“有了身孕?那她怎麼敢張揚開來?”

    要知道,博雅苑里可是有大把清遠侯的姬妾在虎視眈眈呢,而且按照常理來推測,作為清遠侯兒媳婦孟隻和牛婉玉也有立場不願讓她誕下男胎的啊……

    她考慮了一下,覺得還是不摻和的好,就道︰“替我謝謝緋姨娘,就說世子剛請了大夫給我診過脈,多謝她費心了!”

    孟隻說的也是真的,前幾日柳蔭過來給大姐兒診脈,順手也給她看了脈息,說是除了思慮過甚之外,別的沒什麼的。

    玉珂和玉成秀這幾日一直歇在宮里沒有回府。

    孟隻抱定主意,讓玉簫約束青竹院的下人,等閑不要惹事。

    他們在青竹院里關門閉戶過日子,倒也沒惹什麼亂子。

    臘月初八這日,孟隻一醒,進來侍候她的谷穗和青椒就歡喜地告訴她︰“世子夫人,外面下雪了!”

    孟隻一听下雪,頓時興奮極了,心里癢癢的,恨不得立刻跳下床去看看。

    大姐兒還在睡,孟隻雖然心急,卻不敢動作過大,怕驚動了大姐兒。

    她飛速地下床穿衣,顧不得梳洗就披散著長發沖到了窗前,打開了窗子——一朵朵鵝毛般的雪花自蒼穹飛下,撲簌簌地飛舞著,外面花樹上已經罩了一層薄薄的雪,地下也積了一層薄雪,遠處的青色的瓦頂上,也蒙上了一層白色的被子......

    孟隻伸手接了一片雪花。

    她的手暖洋洋的,雪花一落入她手中,馬上就化了。

    孟隻笑嘻嘻道︰“等大姐兒起來了,我要帶她去玩雪!”

    說的穆媽媽和陶媽媽等人都笑了︰“世子夫人您真淘氣吶!”

    孟隻洗漱完畢,換上鹿皮靴就要到院子里走走。

    穆媽媽攔住她道︰“世子夫人,剛下過雪的地多滑啊,您可不能出去!”

    孟隻看看門外滑溜溜的地面,只好偃旗息鼓道︰“那好吧!”

    到了中午,雪下得越發大了,麥粒剛把孟隻的午飯擺好,就听得內院外面傳來一陣喧嘩聲。

    孟隻看了白菜一眼,白菜屈膝笑道︰“奴婢這就去圍觀,世子夫人且等奴婢的八卦消息!”

    看她這樣淘氣,一旁侍候的穆媽媽等人掌不住笑了。

    孟隻不禁莞爾。

    自從被玉簫明確拒絕之後,白菜已經消沉很久了,孟隻一直很擔心。現在見她說話俏皮,孟隻心里到底松了一口氣。

    沒過多久,白菜就跑回來了︰“緋姨娘在咱們內院門口摔倒了!”

    孟隻馬上站了起來︰“她腹中的胎兒……”

    白菜臉色煞白︰“緋姨娘好像下紅了!”

    孟隻竭力令自己穩下來,問道︰“緋姨娘是怎麼摔倒的?”

    作者有話要說︰第二更~晚上還有一更~<!--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27第一百二十六章 宅斗繼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27第一百二十六章 宅斗繼續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