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第一百二十一章 見到王妃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孟隻靠著軟枕倚在窗前的窄榻上,拿著一個大隻果在啃,一邊啃一邊想象南安王來府里見公公的目的和情景。

    雖然已經父女相認了,可是在她心里,想起“爹爹”這個詞語,第一個反應還是把她養大的養父孟三,而不是生父趙梓。

    因為怕大姐兒睡覺晃眼,玉珂起身把臥室里大部分的燭台都熄滅了,只余下窗前角落里的那個亮銀燭台沒有熄滅。

    玉珂還特地在燈台上面罩了個淺綠琉璃的燈罩,頓時清冷的淺綠光暈盈滿房內。

    作為一個二十四孝好爹,玉珂細心地關好拔步床的床門,這才來到窗前的窄榻上。

    他抱起孟隻,把孟隻往里面放了放,然後自己也躺了上去,同孟隻擠在一起,讓孟隻靠在自己懷中。

    玉珂撫摸著孟隻道︰“隻果,你知道你的身世吧?”

    孟隻啃了一口隻果,點了點頭。

    玉珂在她臉頰上輕輕吻了一下,然後有一下沒一下地撫摸著孟隻剛洗過澡順滑地垂下來的長發︰“你有什麼打算?我看南安王是想讓你認祖歸宗。”

    孟隻有些煩惱,她覺得父女相認就行了,何必再弄得世人皆知。

    她拿著啃了半拉的隻果,沉默了一下,才道︰“阿珂,咱們這幾日不是就要去西北了麼,弄什麼認祖歸宗這些怪麻煩的!”

    玉珂的手悄悄隔著浴衣罩住了她的左乳,輕輕揉摸著,好一陣子不說話。

    孟隻被他揉得難受,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嬌嗔道︰“別摸了,弄得人不上不下的!”

    玉珂一笑,果真不摸了,他扶著窄榻坐了起來,順帶著把躺在自己懷里的孟隻也扶了起來︰“傻瓜,快起來梳妝,等一下你爹會來見你!”

    “我爹?”孟隻回頭詫異地看著他,終于明白這個“爹”指的是南安王了,她長長地“哦”了一聲,卻沒有動,身子慵懶地倚在玉珂身上,“你怎麼知道他會過來?”

    玉珂的手臂攬住了她的腰肢︰“你男人這麼聰明,當然能猜到了!”

    他把孟隻抱了起來,走到梳妝台前把她放在了錦凳上︰“乖,听話啊!我去叫人進來幫你梳妝!”

    孟隻偏愛素淨的打扮,青椒和谷穗就幫她梳了個家常的懶髻,用一根碧玉簪簪住,又找了一套淺綠的窄袖衫和白綢裙讓她換上。

    孟隻剛剛梳妝完畢,大姐兒就睡醒了。

    前些日子開始,孟隻的奶水太少了,根本不夠大姐兒吃,玉珂索性逼著她回了奶,現在大姐兒都是由奶娘在哺乳。

    奶娘把大姐兒喂飽之後,就送了過來。

    青竹院的內院里花樹盛開,燈火通明。

    玉珂難得的清閑,就抱著大姐兒在院子里走來走去,邊走邊同大姐兒說話。他除了有些時候演戲,平時其實是相當寡言的,可是和女兒在一起卻有無數的話,無非是些“大姐兒,這是刺玫花”“大姐兒,這是竹葉”之類沒營養的話,可他卻說得樂此不疲。

    孟隻拿著個撥浪鼓跟著他父女兩個後面,逗著大姐兒玩,故意打擾他們父女倆聯絡感情。

    趙梓正是這個時候來的。

    玉成秀心情愉快,于是自告奮勇陪著他過來了。

    兩人都是長身玉立的修長身材,又都是出眾的人物,就這樣聊著天散步而來。

    玉珂和孟隻忙抱著大姐兒給南安王和清遠侯行禮,卻被趙梓給攔住了︰“都是自家人,何必多禮!”

    他看向玉珂懷里的大姐兒,先是一愣︰“大姐兒都這麼大了啊?”

    趙梓伸手從玉珂那里把大姐兒抱了過來。

    大姐兒睡了一陣子,此時精神正好,小小的丹鳳眼掩藏在長長的睫毛下,眼尾微挑,說不出的靈動,白嫩的小手摸著外公的臉,呵呵直樂。

    趙梓看著和自己五官極為相似的大姐兒,心髒微微收縮,心里軟成一團,他不由低頭在大姐兒臉頰上親了一下,聲音中帶著煩惱︰“玉潤啊,什麼時候會叫外公呢!”

    孟隻看他如此,抿嘴笑道︰“大姐兒才四個多月,連媽媽還不會叫呢!”

    趙梓含笑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對于隻果,趙梓的感情極為復雜,他自己都難說清楚那種復雜的感情︰隻果是芝娘為他生下的他的血脈,是他和芝娘愛情的結晶,是他的生命的延續……他一定要好好保護隻果,給她他所能給的最好的一切!

    玉成秀看著趙梓抱著大姐兒,笑吟吟盯著大姐兒看,心中隱隱有些嫉妒,在一旁涼涼道︰“大姐兒眼楮嘴巴雖然像你,可是嘴角的梨渦像我,一看就是我玉家的人。”

    趙梓心中歡喜,听他如此說,也不反駁,反而看了看大姐兒,再看看玉成秀,含笑道︰“真的很像啊!”

    玉成秀︰“……”

    玉珂聰慧,意識到南安王是有正事要說,就讓陶媽媽抱了大姐兒去院子里玩耍去了,然後帶著孟隻引著南安王和父親進了起居室。

    一行人進了起居室,請公公和父親羅漢床上分賓主坐下之後,孟隻親手給公公和父親奉了清茶,這才退了下來,同玉珂一起在東側的大椅上坐定。

    趙梓沒有說什麼廢話,直接從懷里掏出一個紙面暗淡的紅帖,道︰“這是我和隻果母親當年的婚書。”

    在場的人玉成秀、玉珂和孟隻聞言都驚呆了。

    玉成秀挑眉看向趙梓。

    他一直以為隻果是趙梓的私生女,沒想到原來還有這樣的內情。

    孟隻和玉珂則是有些目瞪口呆,小夫妻齊齊瞪大眼楮看著趙梓。

    趙梓垂下眼簾,長長的睫毛在眼瞼上打下一片陰影,仿佛淚痕一般,他的聲音也有些低沉沙啞︰“我和內子那時候私定終身,就在金京京兆尹衙門簽下婚書,上面還有京兆尹的印鑒。”

    他把婚書遞給旁邊翹首期盼的玉成秀,沉聲道︰“所以,隻果是我的女兒,是南安王府的郡主。”

    趙梓看向孟隻︰“這些事情我並沒有刻意瞞過人,王妃……一開始就知道,我向她直說了我曾有過妻子……”

    玉成秀翻看著這本婚書。

    婚書的封面是大紅色的,里面是粉紅色的,可是經歷了二十年的歲月,鮮艷的大紅色黯淡了,淺淺的粉紅色幾乎變成了淺黃色,上面黑墨寫就的字跡墨色也有些減退了,可是卻清清楚楚地按照男左女右的格式,分別寫著趙梓和秦芝娘的姓名、生辰八字、籍貫以及祖宗三代的名號,在趙梓和秦芝娘的名字上面,還分別摁著兩個淺淡的指印,最下面還有京兆尹衙門的印章——這是一張合乎規範的婚書!

    一向沒心沒肺的玉成秀,也產生了一種可以稱得上是蕩氣回腸的感覺——這樣的婚書,他也曾有過,那是他和玉珂的母親陳氏,背了他的母親,悄悄到衙門里花了十兩銀子辦的。只是與趙梓同秦氏不同的是,因為陳氏的嫁妝豐厚,母親最終同意了他們的婚事,只是趁機獅子大開口,勒索了陳家大筆的嫁妝……

    在大金這個以孝為上的國家里,這個婚書雖然不像父母簽就的婚書那樣更有效力,卻能保證所生子女嫡出子女的地位與待遇,而官府確實是承認的。

    玉成秀看完之後,把婚書遞給了玉珂。

    玉珂打開婚書,讓孟隻和他一起看。

    孟隻沒見過父親趙梓的親筆字,可是卻認識母親的字跡——那小小的、圓圓的字跡,不正是母親所特有的筆跡嗎?

    她的心里酸澀難當,原來,母親當年和父親是有過婚書的,原來自己並不是私生女,原來……只是,母親當年為何會改嫁呢?是不是因為已經懷上了自己?

    母親已逝,這一切都已不可知了。

    第二天早上,柳蔭親自過來,同玉珂定下了出發去西北的日期——三月二十五日。

    他們準備一起出發去黑水城。

    因日期已經定下了,所以孟隻就開始忙忙碌碌指揮著人收拾行李。

    刮風已經回來了,玉珂就告訴孟隻要玉簫隨行回西北,而讓刮風留在清遠侯府做管家。

    其余事情,他都交給孟隻處理。

    因為京中的一干好友同僚等要為玉珂在望江樓餞行,玉珂就帶著玉簫、謝佳和淮秀他們過去了。

    孟隻左右無事,就命人把侍候自己三口的丫鬟婆子都叫到了內院里,讓麥粒問了一下她們各自的願望,願意跟著去西北就稍加篩選跟著去,願意留在金京侯府就發放一些銀兩讓她們留下來。

    麥粒在院子里忙碌的時候,孟隻帶了白菜青椒她們在收拾行李封住內庫。

    最後,隨行的人終于決定了下來,穆媽媽、陶媽媽、麥粒、谷穗、白菜和青椒自然是隨行的,另有一個奶娘和四個小丫鬟也都預備帶著過去。

    等一切停當,已經是傍晚時候了。

    雖是春日,孟隻卻也忙了一身的汗,索性進浴間去沖了個澡。

    剛洗完澡梳好頭發換好衣裙,還沒來得及妝扮,谷穗就來稟報︰“南安王妃、南安王世子來訪!”

    孟隻原本正坐在妝鏡前,正在往臉上拍點姚小萌派人捎來的黃金水,聞言一愣,不由自主開始緊張起來。

    她見過南安王妃,也見過南安王世子,唯一留下的印象就是這母子倆均氣度高華高貴典雅。

    既然這樣,想必不會是來找自己算賬的吧?

    孟隻心里忐忑極了。

    孟隻把南安王孫王妃和南安王世子趙熙之讓在上位,自己坐在主位相陪。

    看著著莫測高深的母子倆,她心里惶惶的。

    方才迎接孫王妃和世子趙熙之的時候,孫王妃沒讓她行國禮,而是道︰“自家人,行家禮也就是了,家禮我還是當得的!”

    她最終沒讓孟隻行國禮。

    若是她臉上帶著熱情的笑,孟隻說不定會騙自己︰孫王妃是真心實意來看自己這個丈夫同別的女人所生的女兒的。

    可是孫王妃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世子趙熙之臉上也沒有什麼表情,這就有些難以判斷了。

    孟隻並不是一個復雜的人,她內心的忐忑不安都表現在了臉上,孫王妃和世子趙熙之都看得明明白白。他們母子不由心里暗暗詫異。

    新婚之夜,趙梓就向孫王妃坦誠,他先前是有一個在官府寫過婚書的妻子的,只是因為種種原因,兩人分開了。

    從那個時候起,孫王妃就知道,那個姓秦的女人雖然離開了,卻被趙梓鐫刻在了心里。

    她曾經深深怨恨過,覺得秦氏未免太工于心計了,用那樣決絕的方式主動離開,卻讓趙梓記住了她,永遠留在了趙梓心中,無法替代。

    可是,她又無數次感謝這個叫芝娘的女人︰若不是她的主動離開,自己怎能和暗戀了那麼多年的趙梓成為名正言順的夫妻?

    正因為懷著這樣復雜的感情,所以當趙梓昨夜回去向她坦承自己和秦氏有一個女兒時,她的第一反應不是生氣,而是一種深深的慶幸——幸虧秦芝娘當年決絕退出並立即嫁人了,若不然,依趙梓的性子,自己和趙梓是絕對不可能了……

    接著,她的反應是秦芝娘的女兒有手段——能從清遠侯世子的通房丫鬟一躍而成姨娘,連兒子都沒有生又被扶正成為正妻,這是何等的手腕?

    她心底千回百轉,可是臉上卻帶上了一抹溫柔與擔憂,望著趙梓道︰“王爺,這當真是太好了!這可是我們王府的郡主啊,她這些年過得怎麼樣?”

    孫王妃熱戀著自己的丈夫。

    從她少女時期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愛上了他。為了他,她放□段和自尊,懇求自己的父親,哀求自己的母親,親自去見高老太妃和朱太妃,終于令那樁口頭婚約變為現實。

    嫁給趙梓之後,趙梓的俊美、溫柔、清冷、負責任、專一……令她對他的愛越來越深沉,為了他開心,她願意做很多事情……

    趙梓望著妻子,眼中閃過一抹傷痛︰“她很小就沒了母親,孤身一人,這些年過得很不容易……”

    他懇切地看著妻子︰“她就要隨玉珂去西北了,你明日替我去看看她,好嗎?”

    看出了丈夫好看的鳳眼中的憂郁之色,孫王妃如何不答應,她當即道︰“王爺,你放心,我明日帶熙之過去!”

    趙梓松了一口氣。

    他這些年殫精竭慮四處征戰,身體各項機能已經開始衰退,南安王府早晚是要交給熙之的,得讓熙之和隻果培養一下感情了,這樣若是自己有個好歹了,他也能護著自己的姐姐……

    孫王妃不著痕跡地打量著隻果,她原本以為一個能從通房丫鬟變成侯府世子夫人的女子,一定是艷若桃李精明有心機的,誰知道竟是這樣一個脂粉未施青澀幼稚嬌小玲瓏看上去像個小女孩一樣的女子,最重要的是,她的五官竟然生得這樣像趙梓!

    她原本矜持的臉上逐漸解凍,望著隻果︰“你真的很像你的父親……”

    熙之生得像她而不像趙梓,一直是她的遺憾,沒想到這個隻果居然會這麼像。

    隻果聞言,頓時不那麼緊張了,眯著眼笑道︰“很多人第一次見我,都覺得我很像他!”

    熙之在一旁含笑道︰“姐姐真的很像父王,很漂亮!”

    孟隻是直覺性動物,她覺得熙之對她似乎沒有惡意,當即就笑著道︰“你也很英俊啊!”

    她不是說客氣話,熙之雖然不像父親的相貌那麼精致,卻很清秀,令人想起“溫潤如玉”四個字來。

    送走南安王妃和南安王世子之後,孟隻這才看了看他們母子帶來的禮單,不由咋舌道︰“天啊,怎麼這麼多啊!”

    晚上玉珂回了家,看到禮單之後,含笑道︰“隻果,這是孫王妃給你送來的嫁妝啊,你自己收起來吧,將來傳給咱們的兒子和女兒!”

    他此時有些醉意了,摟著孟隻就要親熱,孟隻一根指頭就把他摁倒了,斜了他一眼︰“喝了那麼多酒還要逞能,你喝醉酒哪一次弄成了?你這是叫見酒就倒暫時性陽+痿!”

    玉珂暈暈乎乎的倒在床上,手在孟隻身上亂摸著,心里覺得隻果說的也是,都說酒後亂性,可他只要喝酒,那里就暫時性的只軟不硬,任憑他如何磨蹭隻果,偏偏一點反應都沒有。<!--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22第一百二十一章 見到王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22第一百二十一章 見到王妃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