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第一百一十八章 終將揭開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玉成秀在最親密的家人面前,不再表演他的翩翩美男風度和威嚴高官氣度了,終于把白天在南安王趙梓那里所受的鳥氣通通發泄了出來,酣暢淋灕地大罵了一通。

    玉珂看到孟隻滿臉通紅,心下不忍,蹙眉看了玉成秀一眼,沉聲道︰“父親,博雅苑新進女眷的月銀,您看如何安排的好?”

    玉成秀︰“……”

    他的嘴巴張了張,下面原本噴薄而出的咒罵的話再也說不出口了——他罵趙梓是偽君子,那他就是真小人了,至少牛婉玲的事情他得想辦法向玉琳做個交代。

    玉成秀的眼楮從玉珂臉上移開,看向次子玉琳。

    玉琳回望著父親玉成秀,清秀的臉上一片坦然。

    玉成秀知道玉琳還不知道牛婉玲進了博雅苑的事情,他垂眸思索,想著這件事該如何收場。

    因玉珂即將帶著孟隻和大姐兒回西北赴任,明珠郡主就抓緊時間帶著人來到侯府看望孟隻。

    待白菜奉過茶水之後,孟隻屏退眾人,就連大姐兒也讓陶媽媽和麥粒抱著到院子里去曬太陽賞花了。

    待起居室里只剩下自己和明珠郡主了,孟隻沉吟了一下,考慮著如何開口。

    明珠郡主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一定是有話要講,含笑道︰“隻果,你在我面前還用得著如此躊躇麼?有話就講,說出來我和你一起參詳!”

    孟隻抬頭看著明珠郡主,明珠郡主眼中的慈靄包容一下子驅走了她的猶豫不決,她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這才開口道︰“我公公和南安王的關系是不是……”

    明珠郡主一下子笑了,接了孟隻的話︰“很不好?哈哈!”

    她從果盤里拿起一個小橘子,剝了皮之後塞進了孟隻的嘴里,緩緩道︰“不僅是很不好,而且是心結很深。”

    孟隻驚訝地望著她,連嘴里的橘子都忘記吃了。

    明珠郡主眯起大眼楮笑了,伸出指頭在孟隻臉頰上點了點︰“傻姑娘,你不用擔心,自有我幫你斡旋!”

    她低頭略微沉思,抬頭望著孟隻,臉上變得嚴肅起來︰“隻果,你知道你的身世了?”

    孟隻輕輕吁了一口氣,道︰“大概猜到了一點。”

    明珠郡主看著她沒有表情的臉,心里很是心疼,伸手撫了撫她的背脊,溫言道︰“你恨不恨他?”

    孟隻知道她說的是自己的生父,當下就道︰“我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我娘和我爹在一起,是很幸福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和孟煜提起當年,與其說悲傷于最後父母雙亡的哀戚,不如說更多的是對當年幸福的懷念。

    孟隻清楚地知道,父親和母親很相愛,他們很珍視自己和孟煜,這就夠了。

    明珠郡主陷入沉思,良久方道︰“明日上午巳時,你到望江樓三樓雅間等著我,我有話要說。”

    孟隻點了點頭。

    明珠郡主看房間里的氣氛有點凝滯,展顏笑道︰“別提這些沉重的話題了,我給你帶來些好玩的東西呢,讓她們送進來吧!”

    孟隻也笑了,把腦子里那些沉重的東西暫且放開,撒嬌道︰“你這次在宮里呆了那麼久,一定給我和大姐兒弄到不少好東西!”

    她真是猜對了。

    明珠郡主前些日子在大正殿侍疾,隨著天昊帝病情好轉,她心里輕松了,卻有些無聊起來。

    天昊帝看她百無聊賴,生怕她溜走不陪自己,除了允許柳郡馬進宮看她之外,還天天挖空心思給她找好玩的東西。

    明珠郡主見他大方,眼珠子一轉,想起了自己預備給隻果和大姐兒找點好玩的東西,于是攛掇著天昊帝一起去了天昊帝的私庫,讓自己挑選點東西。

    天昊帝看明珠郡主選的都是些金珠頭面寶石翡翠綢緞之類物品,就隨口道︰“你先前不是不愛這些東西麼?現在怎麼變了?”

    明珠郡主微笑道︰“這是我給隻果和大姐兒挑選的。你不是說要給玉珂升一升麼,我提前給隻果準備二品誥命的花冠和禮服;大姐兒雖然年小,我也得給她預備嫁妝了!”

    天昊帝在明珠郡主那里見過玉珂的妻子孟隻兩次了,當然知道孟隻是明珠郡主保護的人,對明珠郡主很重要。

    他聞弦歌而知雅意,當然听出來明珠郡主是要自己給孟隻的丈夫玉珂品級往上抬一抬了。對于趙檀,他是從來不忍拂其意的,更何況趙檀從來沒向他提過什麼要求。

    只是天昊帝素性多疑,忍不住問了一句︰“大哥不是一向和玉成秀水火不容麼?”意思是你為何對玉成秀的兒子兒媳如此關心。

    明珠郡主瞟了他一眼︰“桐哥,把你那些小心思收起來吧!”

    天昊帝被她這麼一說,不由有些尷尬,不過他被趙檀搶白慣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明珠郡主正色道︰“隻果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我不想她傷心!”

    天昊帝明白了她的意思,溫柔地望著她︰“趙檀,你放心罷!”

    看在趙檀的面子上,他會照拂玉珂夫妻的,更何況玉珂對他忠心耿耿,而且確實是難得的軍事天才,他也早就想扶持玉珂,因此才任命玉珂為西北總督,先看看他在政務上的表現,來判斷他是將才還是宰輔之才。

    明珠郡主看天昊帝兀自沉思,知道他素來心事重,就不管他了,自己又挑了好幾樣東西,讓小太監收拾了,預備帶回去看著人給孟隻做二品誥命的花冠和禮服。

    孟隻看著明珠郡主的貼身丫鬟春瑩和秋晶一人抱了一個描金箱子進來,忙道︰“你又要給我什麼東西?我什麼都不缺的!”

    明珠郡主指揮著春瑩和秋晶把箱子放到羅漢床上,這才道︰“你有的是你的,我只管給我的!”

    她打開了兩個箱子讓孟隻看。

    孟隻湊過去一看,一個箱子里盛的是珍珠白銀制成的花冠和一套精致異常的素緞禮服,另一個箱子里盛的是紅寶石和黃金制成的花冠和一套華貴妍麗的紅緞禮服。

    她不懂這些,只知道這是誥命的花冠和禮服,卻不知是何等品級,于是詫異地看向明珠郡主。

    明珠郡主自己沒有女兒,二哥三哥膝下也都沒有女兒,早就把孟隻當成自己的女兒了,看到孟隻詫異,她的愛女之心大大的得到了滿足,眯著眼微笑︰“這是二品誥命的花冠禮服!”

    “可玉珂是從三品……”孟隻原本有明珠郡主和玉珂幫她準備的從三品誥命的花冠和禮服,卻不知為何明珠郡主為她準備正二品的誥命禮服。

    明珠郡主但笑不語,笑吟吟望著孟隻。

    孟隻又不是傻子,當然猜到了一點︰“您為玉珂要官了?”

    明珠郡主佯裝生氣,在她額頭上敲了一下︰“傻丫頭,什麼叫要官?是玉珂自己掙來的!”

    到了下午,宮里果然傳來旨意,玉珂升為正二品驃騎將軍。

    玉成秀當然歡喜,雖然不能歡宴慶祝,卻依舊叫了玉珂過去,向玉珂大大地展望了一番光明燦爛的未來,提醒玉珂一定要緊抱天昊帝這條粗大腿不動搖。

    待玉珂安撫住老爹,回了青竹院,已經是晚間亥時了。

    現在惠和方英雄的情報系統已經相當完善了,他早從宮里得到消息,自己這次升遷乃明珠郡主的主意,心里不禁怪怪的,覺得自己有點靠裙帶關系上去的嫌疑,又想起孟隻將會有的反應,不禁失笑——孟隻說不定比他還擔心呢!

    陶媽媽和奶娘抱著大姐兒下去歇了,臥室里只剩下玉珂和隻果了,玉珂把孟隻摁在錦凳上,長身一揖滿臉帶笑︰“玉珂謝過夫人提攜之恩!”

    孟隻和他心意相通,明白他這是在自我揶揄,她原本還擔心玉珂自尊心受不了的,這下子也放下心來,仰起下巴一臉的傲慢︰“以後好好侍候本夫人就行了!”

    玉珂清俊的臉上帶出一絲曖昧的笑︰“如何侍候?這樣麼?”

    他上前一步,抱起孟隻去了浴間。

    夫妻倆在浴間里鬧了一個時辰才出來。

    兩人微濕的長發披散了下來,皆穿著柔軟白綢制成的浴衣,看上去男的清俊高挑,女的艷麗小巧,端的是一對璧人。

    孟隻被玉珂鬧得久了,身子有些困倦,就任憑玉珂把自己抱著放到了窗前的窄榻上,枕在軟枕上嬌喘細細歇息著。

    玉珂今年十八歲,正是*強烈的年齡,方才在浴間里前前後後弄了兩次,還有些意猶未盡,把孟隻放倒在窄榻上,他又壓了上去,吻住了孟隻的唇。

    孟隻的嘴唇已經被他吻腫了,被他一吻頓時有些疼痛,就推拒起來。

    玉珂只好松開了她的唇,輕輕舔了幾下,伸手拉開孟隻浴衣的襟口,俯身去吻孟隻胸前的櫻珠

    。

    可是孟隻那里也被他吸腫了,被他一吸就有些疼。

    孟隻一邊推他一邊埋怨︰“你是狗還是狼啊,怎麼每次都要那麼激烈……”

    玉珂抬頭笑著看她,幽深的眸子里滿是欲=望︰“是狼!”

    說罷,他不再逗弄孟隻的櫻珠,起身掀開浴衣,分開了孟隻的腿,就著孟隻分泌出來的蜜液,把自己已經勃=發的器具頂了進去。

    孟隻被他的巨大撐得嬌呼了一聲,深吸了一口氣,試圖適應。

    玉珂怕她疼痛,一邊緩緩進出,一邊調笑道︰“孩子都生過了,怎麼還這麼緊?”

    孟隻把手伸到他浴衣里面,捏住他胸前小小的茱萸,輕輕掐了一下,被他一頂,又酸又麻又脹,閉上眼楮哼了一聲。

    第二天,孟隻醒來的時候已經是辰時二刻了,她不禁伸腳在玉珂腿上踢了好幾下︰“都怪你!我今日和郡主約了巳時到望江樓見面的,現在要遲到了!”

    玉珂昨夜饜足,懶洋洋道︰“大不了我送你去好了!”

    作者有話要說︰第一更~

    晚上還有一更~<!--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19第一百一十八章 終將揭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19第一百一十八章 終將揭開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