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一百一十四章 家事相托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玉簫垂眸思索。

    孟隻趁他思考打量著他——細長的眼楮,緊抿的薄唇,尖削的下巴,再加上熨帖緊趁的黑色束腰綢袍,帶著一股禁欲氣息。

    孟隻就鬧不明白了,一起長大的兩個人,為何玉劍如此風流,而玉簫就如此守身如玉?

    玉簫都二十六歲了,還不準備成親,平時听說也不像玉劍一樣左擁右抱風流自賞,而是安安靜靜做自己的事。

    玉簫終于開口了。

    他抬頭看著孟隻道︰“白菜很好,可我不想成親。”

    孟隻沒想到他這樣直白,頓時一愣,下意識地問道︰“為什麼?”

    玉簫看著孟隻,眼中帶著一絲迷茫︰“我只是不想成親。”

    他雖然已經二十六歲了,可是五官秀氣,看著如同二十一二歲的模樣,這樣微微歪著頭帶著迷茫望著孟隻,竟帶著一點稚氣︰“人為什麼非得成親?為什麼就不能一個人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孟隻︰“……”對啊,為什麼玉簫就一定要成親呢?成親或者不成親不是他自己的事情麼?

    她輕易就被玉簫說服了。

    玉簫離開之後,孟隻這才把白菜叫了過來,單獨同白菜談話。

    她直接道︰“白菜,玉簫不合適,咱們重新找更好的,我已經問過相公了,新軍和西北戍軍里有不少未婚的將軍校尉,到時候咱們去了西北,我給你好好挑一個......”

    白菜沒等她說完,就哭了起來。

    孟隻心里也是傷感,可是強扭的瓜不甜,對她和玉珂來說,玉簫和白菜都是相當于親人的自己人,卻偏偏沒有緣分。

    白菜哭了一會兒,終于收淚道︰“他一日不成親,我就一日不成親,我倒要看他能找個什麼樣的天仙!”

    孟隻一邊用帕子給她拭淚,一邊道︰“他說他不願意成親的,你可別和他攀比。男人現在不成親,將來還可以找個年紀小的女人照樣生孩子;女人呢,若是過了生育年紀,想要孩子卻不可得了!”

    可是無論孟隻怎麼勸,白菜偏偏鑽進了死胡同,一心一意認為玉簫的話只是托詞,原因就是不願意娶自己。

    孟隻苦口婆心勸說她,世上是有一些人當真是不願意成親受約束受束縛的。

    可是白菜卻不信,她認識的人,不管男女,都是到了年紀都成親的,就算柳萌和柳蔭的爹柳蓮統領,那麼多年單身,最後不也被柳萌的娘雲夫人感動,最終成親了麼,還生下了柳萌和柳蔭這對雙胞胎。

    因此白菜發誓要像雲夫人一樣,一生等待,最終守得雲開見月明。

    孟隻听得目瞪口呆,看白菜堅決的模樣,只得暫且按下不說。

    白菜和青椒比孟隻和玉珂都大,都要滿二十歲了,孟隻考慮著回西北之後,讓白菜和青椒一起多見點男人,免得一條道走到黑,在玉簫這棵歪脖子樹上吊死。

    明珠郡主和柳蔭在宮里守了二十余日,終于在正月初三出了宮。

    剛回到南安王府,明珠郡主就派人去看望孟隻和大姐兒。

    得知明珠郡主出宮的消息,孟隻恨不得立刻去南安王府探望她,可是一則自己還沒有出月子,另外按照自己的身份,去南安王府實在是尷尬,只好按捺住了。

    正月初六,大姐兒玉潤滿月,孟隻也出了月子,清遠侯府自是一番忙亂。

    因正在孝中,所以玉珂不能給大姐兒舉行滿月宴,就厚厚賞了闔府眾人,然後預備一家幾口一起去城外的玉氏墓園看望父親。

    天冷的時候,玉珂騎馬出門的話總是一身黑斗篷,不光他如此,他身邊跟的人也是如此。孟隻總覺得不放心,就細細看了他的黑斗篷,發現只是黑緞面和薄呢兩層而已,怕是只擋風不保暖。

    她先不和玉珂說,而是命人計算了府里男丁的數目,然後讓穆媽媽取了庫房里的綢緞、棉花、軟油布和皮毛,按男丁的數目在外面針線鋪子里訂做了一批既擋風又暖和的斗篷。其中以二公子玉琳和玉簫等玉珂親信的材質最好,就在府里讓丫鬟們親手做了。

    昨日外面鋪子里就把做好的黑緞斗篷都送了過來,府里丫鬟們的活計也都完工了,孟隻命人都發了下去,只有玉珂的是她親手做的,雖然依舊是黑緞面的,可是里子卻是上好的玄狐皮,穿在身上輕薄暖和。

    臨出發,陶媽媽和麥粒在起居室連著的偏房里給大姐兒穿棉衣裹襁褓。

    孟隻和玉珂在臥室里換衣服。

    玉珂衣飾簡單,就隨意地倚在床柱上,看著孟隻妝扮。

    孟隻換好見人的衣服之後,拿了一個黑色哆羅呢斗篷站在梳妝鏡前預備披上。

    玉珂看見了,走了過來,拿走了黑色哆羅呢斗篷,道︰“這個太薄,換一個厚一點的!”

    孟隻回頭望著他嫣然一笑︰“今日不是有太陽麼?”

    玉珂走到大衣櫃前,取了一個大紅羽緞披風出來,為孟隻披上,又幫她系好了帶子。

    孟隻一身大紅在前,玉珂一身白色常服在後,小夫妻倆擁在一起,看著鏡中的彼此,不由笑了。

    還沒扶正的時候,孟隻是沒資格穿大紅的,就算是節日慶典之類的喜慶日子,也只能穿粉紅、水紅色的衣裙。

    扶正之後,孟隻倒是沒想這個,可是玉珂卻命人按春夏秋冬四季,為孟隻做了百十套衣物,都是大紅色的,偏偏剛做好太夫人就去世了。

    想到這里,孟隻看著鏡中玉珂清俊的臉,心里暖洋洋的,她含笑道︰“阿珂,我給你準備了件禮物呢!你閉上眼楮我給你拿!”

    玉珂听話地閉上了眼楮。

    孟隻從床後的衣箱里拿出了剛做好的斗篷,披展開後踮起腳跟幫玉珂穿上。

    玉珂聞著孟隻身上的馨香,感受著她的手在自己身上忙碌,心里癢癢的,卻听話地閉著眼楮。

    “好了!”孟隻拍了拍手。

    玉珂睜開眼楮,看著身上嶄新的黑斗篷,他自然發現這和自己平日所傳斗篷不同,身上暖和,心中也溫暖異常。

    他沒有說話,只是把孟隻抱住狠狠親了一下。

    臨出門,孟隻卻脫下了大紅羽緞披風,翻開披風背面朝外穿在了身上。

    她這個披風是兩面穿的,一面是大紅的,另一面卻是黑緞的。

    玉珂知道她忌諱孝期里不得穿艷色衣服,因此也是一笑。

    孟隻又照了照水晶鏡,發現自己的嘴唇都被玉珂吻腫了,不由斜睨了玉珂一眼。

    玉珂一笑,挽起孟隻的手走了出去。

    穆媽媽和陶媽媽年老,因此留在了府里照應,只有麥粒、谷穗、白菜和青椒跟了去。

    麥粒年紀雖然在四個大丫頭中最小,卻最穩重,因此孟隻把大姐兒玉潤交給她抱著。

    到得正院外,玉琳已經在那里候著了,他的小廝牽著馬跟在後面。

    孟隻看玉琳身上也是新斗篷,襯著他已經開始拔高的身條,看起來很是清秀,就抿嘴看著玉琳笑了笑。

    玉琳發現了大嫂望著自己笑,卻不知如何回應,只好低下頭去。

    玉珂帶著男丁騎馬,孟隻帶著麥粒抱著大姐兒坐了一輛暖車,谷穗和白菜青椒坐了一輛暖車,一行人逶迤往城外而去。

    孟隻等人還沒出城,天上就下起了綿綿細雨。

    這細雨雖然稱得上是春雨,可是卻下在北地的初春,因此冷得沁人,饒是孟隻裹著白狐裘,卻也依舊有些寒冷。

    她把暖轎的棉簾掀開了一點,往前望去。

    玉珂、玉琳和玉簫等人都是穿著黑緞斗篷戴著兜帽騎在馬上,看著淋了雨,可是孟隻卻知道黑緞面的下面還有一場軟油布,雨根本淋不透。。

    想到玉珂能夠少受一點罪,孟隻心里甜甜的。

    先前的時候,她對玉珂的感情有感激,有愛,也有認命,可是如今早就發生了改變,既是愛情加親情,更是彼此成為對方骨中骨肉中肉的確定。

    玉成秀早得了消息,命牛婉玲帶著丫鬟躲進了墓園後的小草屋里,自己端坐在正房里等待玉珂一行人。

    玉珂攜抱著大姐兒的孟隻,和玉琳一起給父親行了禮。

    玉成秀含笑道︰“把大姐兒報給我看看!”

    孟隻抱著大姐兒上前,把大姐兒遞給了公公,然後隨著玉珂在東側的大椅上坐了下來。玉琳在西側的大椅上坐了下來。

    玉成秀抱著大姐兒細細端詳著。

    大姐兒玉潤除了眼楮之外,其余臉型鼻子眉毛嘴巴都隨了玉珂,也就是像他著當祖父的。

    他越看越開心,英俊的臉上不由自主帶出了幾分笑意。

    孟隻坐在一邊看著,還是覺得這幅畫面有些違和。

    她這位公公年僅三十五歲,身材高挑面目英俊,而且保養得極好,極是面嫩,看著仿佛三十歲左右,當真是成熟英俊風度翩翩,可是卻在表演含飴弄孫,怎麼看怎麼奇怪。

    玉成秀看了一會兒,忍不住俯身在大姐兒的臉上親了一下。

    大姐兒睡了一路,此時正醒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到了帥哥心里開心,她張開玫瑰花瓣似的小嘴笑呵呵看著祖父。

    玉成秀心里更是歡喜,當即命小廝明義捧了一個紫檀木小匣子出來,給了孟隻道︰“這是我這當祖父的給孫女的見面禮!”

    玉珂和玉琳皆知父親與眾不同,也不怕人說俗氣,賞人的時候從來不愛賞金玉玩器,而是直接賞銀票。

    孟隻卻不知道公公嗜好,也猜不到匣子里是什麼,因此接了匣子,落落大方地向公公倒了謝。

    玉成秀看她衣裙素淨行事落落大方,長相高貴典雅,听說為人溫柔寬和,心里也很歡喜,就又賞了孟隻一個紫檀木小匣子。

    玉氏父子略談了幾句之後,玉成秀就望著孟隻開口道︰“隻果,你婆婆在西北養病,不能主持中饋,以後這清遠侯府就交給你了!”

    說罷,他命小廝拿來一個大大的匣子,打開讓玉珂玉琳眾人看,里面是幾本賬本和一個印章。待眾人看過了,他這才遞給了孟隻,並交代了一句︰“我已交代了府里的管事們,待你回去,再找個時間見他們罷!”

    玉珂含笑不語。

    他早就料到父親會補償的,因隻果生了女兒,父親口誤得罪了自己,他一定會想法辦法補償自己的,只是沒想這樣大手筆,居然把侯府托付給隻果了。

    中午的時候,麥粒抱著大姐兒去偏房里歇了。

    正房堂屋里擺了家宴,因沒有外人,玉成秀命孟隻也上了桌,一家人圍坐在八仙桌上熱熱鬧鬧吃起了清湯火鍋。

    因是孝期不能用酒,玉成秀就命人端上了一瓶貢上的玫瑰露,給玉珂、玉琳和孟隻一人斟了一杯。

    玫瑰露裝在水晶瓶里,看起來是鮮紅色的液體,剛倒出來,孟隻就聞到了一股玫瑰花的香味和淡淡的酒味。

    等她把玫瑰露喝下,這才明白所謂的玫瑰露其實還是酒,只不過含酒精量比一般酒低一點罷了。

    孟隻看向公公玉成秀,就覺得很是好奇。

    說他老人家不孝順老人吧,他偏偏為母守孝盡哀致毀,還為了母親住在荒涼寒冷的墓園里。

    說他孝順母親吧,偏偏帶頭讓小輩飲酒,听玉珂說他還在墓園里藏著一個侍妾。

    吃過午飯,告辭之後,孟隻坐在車上依舊在想公公的為人,最後只得出八個字——善于變通,性格灑脫。

    玉珂最隨他的就是這個善于變通。

    想到這里,孟隻又忍不住掀開棉簾看了前方的玉珂一眼,想到今晚就可以同房了,心里不由生出些柔情蜜意來。

    玉家幾口在正堂歡宴的時候,墓園後的小草屋里,牛婉玲和貼身丫鬟蓮心擠在一起,在淒風冷雨中瑟瑟發抖。<!--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15第一百一十四章 家事相托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15第一百一十四章 家事相托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