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第一百一十二章 風雲際會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田皇後含笑和明珠郡主寒暄著,仿若世間最和諧的姑嫂,最貼心的姐妹,最親密的膩友。

    在她們低低的說話聲中,天昊帝疲憊地閉上了眼楮,手里猶握著明珠郡主的手。

    他剛出生就繼承了大金的皇位,是大金朝建立以來登基年齡最小的皇帝。

    他的母親出身卑賤,他是靠著明珠郡主的父親老南安王趙貞的扶持才登上皇位的。

    這麼多年的皇帝生涯,他確定目標,然後鋪網,然後收獲,嘔心瀝血步步驚心,終于把大金的權柄牢牢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對他來說,皇權意味著一切,任何人都不能挑戰他作為皇帝的權威。

    四十多年皇帝生涯,令他的內心始終孤獨、寒冷,而他的堂妹趙檀是其中唯一溫暖的光。

    如今的他病入膏肓,生命逐漸被死神侵蝕,縱有滔天的權勢,卻無法保護自己最重要的人。

    想到自己死去後,無論是田氏上位還是胡氏上位,她們都不會放過趙檀,他就覺得胸臆內喉嚨里好像有火在炙烤,難以忍受,難以安眠。

    天昊帝默默地思索著,籌劃著。

    田皇後在女官和宮女的簇擁下離開了大正殿。

    明珠郡主並沒有出來送她,因為天昊帝昏睡了過去,緊緊握著她的手。

    田皇後站在大正殿外的雕花廊下,望著正在紛飛的大雪,眼前再次出現了那雙握在一起的手——枯瘦修長的是天昊帝趙桐的手,白嫩豐潤的是明珠郡主趙檀的手。

    天昊帝對堂妹趙檀的那一點心思,從瞞不住的那一天開始,朱太後知道,南安王知道,柳郡馬知道,胡蔓(胡貴妃)知道,田令苑她自己也知道。

    知道歸知道,可是因為有朱太後和南安王父子,所以天昊帝再恃強,也只能把這種見不得人的心思掩埋起來,一藏就是二十多年。

    現在,他快要死了,不想瞞人了麼?

    哼,難道他打算在他歸天之後,讓他心愛的妹妹去皇陵給他陪葬?

    田皇後修飾精美的手從翟衣的寬袖里伸了出來,接了一朵雪花,然後看著雪花在手里逐漸融化,最後化為一點水漬。

    她從知道自己成為大金的皇後的那一天起,就明白她和天昊帝趙桐之間只是政治婚姻。

    她田令苑原本就是為了後宮最高的那個位置培養出來的女人,她在乎的從來不是丈夫,而是權力和家族的容光!

    她距離最終目標只有一步之遙,她是不會放棄的。

    天昊帝的病已經纏綿了半年多了,一直沒有大礙,最近才嚴重起來的,無論是天昊帝自己,還是她,都在盡力隱瞞這個消息,怕引起朝廷動蕩。

    想必胡氏也猜到了,得提醒父親注意他們最近的行動。

    田皇後推開了親信太監梅步彤舉過來的金傘,大步走進了大雪中。

    田皇後離開之後,天昊帝睜開了眼楮,平靜地說︰“她是想看看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他在趙檀面前,從來都是以“我”來自稱,而不屑于用“朕”來彰顯自己的地位和身份。

    明珠郡主在他床邊坐了下來,堅定地看著他道︰“桐哥,你還年輕,不要老是提死亡這樣的話題!”

    她竭力壓抑心中的痛苦,嫣然一笑道︰“你若是有了三長兩短,她們是不會放過我的,到了那個時候,我只能依附于我大哥,而我大哥為了保護我,說不定會采取極端的手段……因此,為了保護我,保護你的大金,你還是早點好起來,再納幾個大屁股好生養的妃子,努力耕耘,再為大金誕下幾個繼承人,然後親自教養,好好挑選一個對他姑姑我好的做你的繼承人!”

    天昊帝縱然病弱,卻依舊被她的話逗得笑了。

    他在男女之事上從來不層放縱過,即使是田氏和胡氏,也是他滿了二十四歲之後才宣入宮中的,也都是為了子嗣考慮。

    剛笑了笑,他就又猛烈地咳嗽了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歇在大正殿偏殿的明珠郡主簡單梳洗之後就去了天昊帝的寢殿。

    她進去的時候,天昊帝剛剛經歷了一番驚心動魄的咳嗽,正在藏捂口用的帕子。

    明珠郡主大步走過去,從天昊帝手中搶走了捂口用的帕子,定楮一看,發現上面有著星星點點的鮮血,她心里一陣悲涼,眼淚奪眶而出。

    她靜了靜,這才離開了寢殿,把秦玉衣叫了過來︰“太醫呢?快宣太醫!”

    秦玉衣望著她,眼中一片蒼茫︰“郡主,太醫已經盡力了,若非如此,聖上怎會宣你進宮……”

    明珠郡主仰首忍住眼淚,道︰“還有好多辦法沒試呢!”

    秦玉衣道︰“南疆王府的許文舉和侯林生兩位神醫,自從跟了老王爺和朱太妃出海之後就再也沒了消息,玉珂舉薦了他們二位的弟子姚小萌,可是姚小萌也束手無策……”

    明珠郡主哂笑︰“姚小萌精通的是紅傷、婦科和騙術,他怎能救治聖上的宿疾!”

    她略一思索道︰“還有一個人,或許能看,但……”

    秦玉衣沒想到天昊帝的病還有一線希望,忙道︰“郡主有何顧慮?”

    明珠郡主道︰“也罷,我給你寫一封信,你去南安王府傳柳蔭進宮!”

    秦玉衣對天昊帝忠心耿耿,對天昊帝最疼愛的妹妹也極是信任,因此他雖然知道這個柳蔭出身南安王府,卻依舊去南安王府傳柳蔭進宮。

    柳蔭此時卻不在南安王府。

    柳萌、柳蔭和玉珂一樣,都是立下赫赫戰功之後,被宣進金京等候封賞和新的安排的,可是在金京呆了半年了,封賞沒下來,新的安排也沒下來。

    玉珂是因為祖母去世請假百日在家賦閑,他倆則是無家無口無所事事。

    柳蔭還好,平日里閱讀兵書打熬筋骨精研醫術,日子過得非常充實。

    柳萌則是無聊極了,他唯一的愛好是賞鑒美人,可是在金京呆了這麼久,金京的美人早就賞鑒得差不多了,于是就開始無聊。

    他很無聊,所以拉著柳蔭一起無聊,攪得柳蔭什麼都做不成。

    最後,柳萌終于想了個打發時間的法子︰“听說隻果給玉珂生了個姑娘,你陪我去瞧瞧吧,說不定是個小美人呢!”

    他本來以為資深宅男柳蔭是不會答應的,誰知道柳蔭居然放下了手里的兵書,拎起了醫箱︰“走吧!”

    柳萌︰“……柳蔭,你有什麼企圖?”作為雙胞胎中的哥哥,兄弟連心,他總覺得弟弟有心事。

    柳蔭停住了腳步,轉身打算回去︰“你不去?不去算了!”

    柳萌忙攔住了柳蔭︰“去去去!”

    兄弟二人帶著幾個親兵騎馬去了清遠侯府。

    人人皆知自從老母親亡故,清遠侯悲傷欲絕盡哀致毀,住在城外的玉氏墓園為母親守孝,清遠侯府當家的是世子玉珂,因此他倆直接遞了拜帖求見玉珂。

    因為最近不管是他還是父親,作為天昊帝的親信,卻都沒有被天昊帝私下傳召,玉珂對于宮里的形勢有些猜疑,于是命人私下打听,得了點隱隱約約的消息。他先前听父親說天昊帝犯了舊日痰疾,因此命人悄悄帶了姚小萌進京給聖上診病,對外卻聲稱姚小萌回南疆了。

    可是姚小萌自從進宮之後就沒了消息,他正在籌劃著再想辦法讓柳蔭去給天昊帝診病呢,沒想到柳蔭自動送上門了。

    玉珂原本正在房里教孟隻如何管賬,听到稟報,心中大喜,馬上整理衣冠迎了出去,柳蔭在孟隻生產的時候幫了大忙,他可是很感激的。

    玉珂剛滿面春風把柳萌和柳蔭迎了進來,還沒談兩句,總管太監秦玉衣就從南安王府追了過來,把明珠郡主的信件遞給了柳蔭。

    柳蔭迅速看完信,馬上道︰“我可以給陛下診病!”

    柳萌和玉珂一樣也是人精,早就懷疑他們三個大將被晾在京城,最大的可能是天昊帝病了,而且病得很重,現在柳蔭似乎是故意說了出來,他馬上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玉珂含笑道︰“陛下御體欠安?我正要遞牌子進宮去見陛下呢,正好同去同去!”

    他知道明珠郡主雖然中立,可是柳蔭卻是南安王的人,因此怕萬一柳蔭一時糊涂,鷸蚌相爭,治死了天昊帝,導致大金內亂,而使烏吐和東樞漁翁得利,令大金喪失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戰略優勢,這是作為將領和天昊帝親信的玉珂所不願看到的。

    再者,天昊帝病重的消息一直被封鎖得很嚴,估計是秦玉衣和田氏胡氏共同的功勞。他既然知道天昊帝病重,那麼就很應該去表表忠心。

    柳萌則無賴地表示,他和雙胞胎弟弟柳蔭一時三刻難以分開,一旦分開就頭昏腦漲極不舒服,因此他必須得一起去。

    對于柳萌和玉珂的要求,秦玉衣當即答應了。

    玉成秀玉珂父子原本就是天昊帝的親信,既然柳家兄弟要進宮,那麼讓玉珂進宮,萬一發生異常之事的話,或許能起到保護聖上的作用呢!

    玉珂叫來玉簫,悄悄交代玉簫先去墓園見侯爺,再去城西大營,這才隨著眾人離開了侯府。

    秦玉衣帶著柳蔭三人進了大正殿,還沒進寢殿,明珠郡主就迎了出來︰“柳蔭來了?快過來吧!”

    天昊帝已經昏迷了,因此明珠郡主做主,讓玉珂和柳萌也進了寢殿。

    柳蔭診斷之後,沉聲道︰“銀針渡穴,輔以蒲公英、苦地丁、板藍根、黃芩熬制成的藥湯內服外洗,雙管齊下,或可挽回十年。”

    明珠郡主去看秦玉衣,秦玉衣卻向她施了個大禮︰“但憑郡主做主!”

    明珠郡主想都沒想就擔下了這個責任︰“好,小蔭,聖上就拜托你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13第一百一十二章 風雲際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13第一百一十二章 風雲際會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