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一百零九章 香車美人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原本玉珂還是在調戲孟隻,可是說著說著話題就說深了。

    他不準備往下再說了,因此故意閉上眼楮,雙手枕在了腦袋下面,微笑不語。

    孟隻好奇心極強,是典型的好奇狗,因此看玉珂又想耍計策逃避了,就掀開被子移了移身子,挨著玉珂磨蹭著,嘴里還懇求著︰“玉珂,說出來吧!你不說我急得慌!”

    玉珂依舊閉著眼楮,享受著孟隻溫香軟玉的挨擦,孟隻越是這樣,他是越不會說的,一是為了多享受一點福利,另外就是他預備做的事情有傷陰鷙,他不打算讓孟隻參與。

    孟隻忙活了一會兒,發現玉珂無動于衷,終于開始暴走了。她從床上坐了起來,伸手撐開了玉珂的眼楮,氣咻咻道︰“好你個玉珂,你逗起了我的性子,卻不再往下說,你起的什麼心啊你!你到底說還是不說!”

    玉珂睜開了眼楮,卻依舊是一幅“說不說就不說”的樣子,斜睨著孟隻,翹著二郎腿,晃啊晃的,賤兮兮的。

    孟隻是最能捏住他的軟肋的,她看了他一會兒,忽然湊到玉珂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玉珂的神情馬上變得,幽黑貓眼變得亮晶晶的︰“真的?”

    孟隻一臉的正經︰“真的!”

    玉珂小心翼翼地瞟了孟隻的紅唇一眼︰“說話算話?”

    孟隻下巴抬得高高的︰“我從來都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玉珂的臉馬上輕松了下來,他依舊是那幅不大正經的模樣︰“你知道的,我母親葬在金京玉家墓地。我怕祖母也葬了進去,她會欺負我母親。”

    孟隻︰“……”

    她此時是靠著軟枕倚在床上的,而玉珂是枕在枕頭上平躺在床上的,從孟隻的角度看去,玉珂的長睫毛眨啊眨,掩映得眼波格外的幽深,嫣紅的唇也是微微抿著,一看就是在打壞主意。

    孟隻試探著問道︰“阿珂,你不會正在想,如何在太夫人的墓葬上做手腳吧?”

    玉珂故意眨了眨眼楮,做出一臉無辜的表情。

    孟隻這下子斷定說中了玉珂的心事。

    對于鬼神,她一向是半信半疑的,可是卻知道玉珂平時是不信的。

    孟明白只是這件事牽涉到玉珂的母親,不由得他不在意。孟隻能理解玉珂的心——對于一個借刀殺人害死自己母親的人,若是她,也不會輕易饒了這個人的。

    玉珂心里已經有了成算,卻不肯在孟隻和大姐兒面前說,怕損了她們母女的陰德。

    他正要出去布置此事,睡在床里的大姐兒卻醒了,發出一陣哭泣聲。

    父女連心,玉珂頓時慌亂起來,忙提醒孟隻︰“隻果,大姐兒餓了吧!”

    孟隻比他有經驗一點︰“大姐兒怕是要換尿布了!”

    說罷,她抱過大姐兒的襁褓,眼楮卻看著玉珂。

    因為要給玉珂和孟隻夫妻來單獨相處的空間,所以明珠郡主把房里侍候的人全都帶了出去,因此房間里只有玉珂、孟隻和大姐兒一家三口。

    孟隻還不能動,大姐兒又哭個不停,只有玉珂能幫她換尿布了。

    這些是難不倒玉珂的,他無論什麼時候都有一顆求知若渴愛學習的心。

    在孟隻的指揮下,他幫大姐兒換去了沾滿屎尿的尿布,用溫水給大姐兒干干淨淨洗了小屁屁,然後把大姐兒用大絲巾裹住,開始細細擦拭。

    孟隻眼巴巴看著,生怕玉珂哪個地方做得不好,還指揮著︰“把腿窩里屁股縫里用絲巾輕輕沾幾下,不要留下水分!”

    玉珂畢竟聰明,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些手忙腳亂,可是很快就動作熟練起來,他在孟隻的指揮下把大姐兒用新的襁褓包好,放進了孟隻懷里。

    看著大姐兒開始吃奶,玉珂這才離開了。

    到了外書房,玉珂命謝佳叫了惠過來。

    他向惠交代了一番,吩咐惠去尋找這方面的能人異士,務必要禁錮住蔣太夫人的靈魂,免得她去騷擾自己的母親。

    惠剛離開,清遠侯的小廝明洛和明信就過來了。明洛手里端著一個托盤,托盤里是一個刻花紅木匣子;明信手里端的托盤里放的是一個稍小一點的紅木匣子。

    玉珂先打開了大一點得紅木匣子,發現里面是一張疊得整整齊齊的紅箋,他打開一看,發現上面寫著大姐兒的生辰八字,以及“玉潤”兩個字。

    他頓時明白了,“玉潤”是父親給大姐兒起的名字。

    玉珂把玉潤念了好幾遍,覺得發音也好,意頭也好,心里很滿意。

    紅箋的底下是一個玉質細膩碧綠純正的翡翠佛手。玉珂拿起來看了看,發現佛手手心里隱隱約約刻著“玉潤”兩個篆體字。

    他的心里這才滿意了一點,把翡翠佛手放了回去,又打開了另一個紅木匣子,這個匣子才是他老爹的風格——滿滿一匣子的銀票!

    玉珂這大致看了看,覺得自己老爹的小金庫怕是要大大失血,心里總算得到了安慰,含笑看向明洛明信︰“替我謝謝父親,就說他的心意,大姐兒知道了!”

    “是!世子!”明洛明信行完禮退了出去,外面自有謝佳取了賞銀給了他們。

    春節快要到了,往年這個時候玉成秀和玉珂都很忙碌,忙著陪侍天昊帝,忙著見送禮的人,忙著準備過年,可是今年因為太夫人的去世,玉氏父子三人皆在守制期間,需要保持簡樸,不得穿華麗衣服,不得進行喜慶活動,因此整個清遠侯府難得的清淨了起來。

    因為是武將,所以玉成秀和玉珂父子都得了一百天的帶薪假,把太夫人的棺槨葬下之後,父子都閑了下來。

    玉成秀是個假正經,因府內豢養姬妾甚多,覺得自己只不過去博雅苑轉了轉,連親生兒子玉珂都要誤會他,那麼別人怕更是要誤會了,因此他命人整理收拾了金京城外玉氏墓園的房子,自己帶著幾個親隨搬了進去,準備住夠一百天的假期再回來。

    玉珂則是天天陪著孟隻和大姐兒。

    大姐兒玉潤快滿月了,可是因為處于太夫人的喪期,所以滿月宴是不能舉行了,玉珂覺得大姐兒大大地受了虧待,老想著要好好補償大姐兒一下。

    孟隻是順產,恢復得非常好,早就能下床走來走去了,身子也復原得很好。

    臘月二十二那日,因為明天就是臘月二十三小年了,雖然清遠侯府不能大操大辦,但是明珠郡主還是指揮著人做了不少孟隻愛吃的食物,陪著孟隻用了。

    明珠郡主本來和柳郡馬說好了,要等臘月初六大姐兒玉潤滿月了再回家的,可是她正看著孟隻吃東西的時候,天昊帝的親信總管太監秦玉衣居然把聖旨宣到了清遠侯府——天昊帝宣明珠郡主進宮!

    雖然舍不得孟隻,可是明珠郡主不得不離開侯府進宮去覲見天昊帝。

    臨行前,她把侍候孟隻的人都叫過來交代了一番,然後又和孟隻單獨談了一下,最後一個話題是——要求孟隻,滿月之後才能同玉珂同房!

    孟隻這才明白為什麼明珠郡主照顧自己坐月子,卻堅持住在自己房中的窄榻上,原來好似怕玉珂同自己提前如何如何啊……

    她的臉一下子紅了。

    明珠郡主看了一眼孟隻紅得快要滴血的臉,移開臉繼續提醒她︰“你們年輕小夫妻親熱一點沒什麼,可是為了自己的身子,一定要堅持到滿月之後!”

    “知道了!”孟隻面紅耳赤地推明珠郡主,“煩死人啦,快走吧,秦總管還在外面等著你呢!”

    明珠郡主含笑看著她,在她肩上拍了拍︰“傻丫頭,記得听我的話!”她早就知道玉珂很疼愛孟隻,身邊並無姬妾,即使孟隻身懷六甲,他也未曾召人侍候。這雖然很好,但明珠郡主卻擔心他們小夫妻守不住,將來影響孟隻的身體。

    她憂心忡忡進宮去了。

    明珠郡主當然不會知道,玉珂雖然不能像以前那樣通過某種房內運動在某件事情上得到滿足,可是卻被孟隻用別的方式滿足了,並沒有欲求不滿之意,反倒興致勃勃,不斷挑戰孟隻的底線。

    晚間和夜里明珠郡主陪著孟隻的時候,玉珂總是覺得里面都是女人,自己進去很不方便,因此很少進去,只在白天的時候抽空過去,最多也只是陪著孟隻和大姐兒睡個午覺,他老是覺得意猶未盡。

    得知明珠郡主被天昊帝宣進宮去了,玉珂大為歡喜,當即就回了內院。

    他進去的時候,孟隻正在側著身子奶大姐兒,大姐太小了,因此孟隻只能懸著身子奶著她,這樣的姿勢,令她豐滿潤潔的酥胸更加令玉珂蠢蠢欲動。

    玉珂走到床邊,看著大姐兒在吸孟隻的乳==頭,心里癢癢的,手比腦子反應更快,很快摸了上去,揉了揉。

    大姐兒吃飽就松開了咪咪。

    孟隻把大姐兒的襁褓包好,遞給玉珂讓預科看。

    大姐兒還沒滿月呢,可是玉珂覺得大姐兒已經張開了,白白嫩嫩的隻果臉,好看的丹鳳眼,紅紅的小嘴巴,還有那粒小小的梨渦,當真是大金最美麗的女嬰啊!

    看了一會兒之後,他輕輕俯□,在大姐兒的臉上親了一下。

    大姐的眼楮黑靈靈的,被玉珂親了一下,眼楮眨了眨。

    玉珂愛得極了,就對準大姐兒的小嘴輕輕親了一下。

    孟隻取笑他︰“阿珂,到時候閨女長大了,得知初吻被老爹親去了,看不埋怨你!”

    玉珂一臉的理所當然︰“大姐兒才不會埋怨的,大姐兒最疼爹爹了!”

    看著玉珂逗弄大姐兒,孟隻提醒他道︰“爹爹住在墓園里,條件一定簡陋,你帶點好吃的去看看他老人家吧!”

    “老人家?”玉珂挑眉望著孟隻。

    “呃……”孟隻想起才三十五歲正當年富力強的公公玉成秀,也覺得“老人家”這三個字無論如何不能用在玉成秀身上。

    她想了想道︰“我命人準備了很美味的素菜,雖然是素菜,可是吃起來卻有肉的味道,已經讓人裝進保溫食盒里了,你干脆親自送去好了!”

    孟隻當了一段時間清遠侯府的家了,知道府里諸人的口味——公公玉成秀素來喜歡食肉,平時是無肉不歡,有菜無肉毋寧死;小叔子玉琳雖是男孩子,卻極厭吃肉,一點肉都不能吃,最愛吃青菜和豆腐,每次被逼著才吃一點點肉;而玉珂則介于他倆之間,是葷素皆可的雜食動物。

    因為守孝,愛吃肉的公公卻不能吃肉,孟隻覺得對無肉不歡的公公來說,這真是太殘忍了,因此命人請了望江樓的素菜師父,專門給公公做了一套素菜,想著讓玉珂帶過去,順便看看公公。

    玉珂點頭稱是,他又交代了兩句,這才離開了。

    已是傍晚時候,玉珂帶著人騎馬奔馳,終于在城門關閉前出了城門。

    他雖然有出城金牌,可是用起來怪麻煩的,他每次都是盡量趕在城門關閉之前進出。

    玉珂來到墓園的時候,天已經徹底暗了下來。

    到了墓園門口,玉珂等人剛下馬,就看到一個黑影正在往墓園里面跑。

    玉珂看了一眼玉簫︰“玉簫!”

    玉簫會意,從腰間取下了弓弩和小箭,極快地瞄準,射出了連珠箭。

    隨著“嗤嗤”兩聲破空聲,那道黑影悶哼了一聲,雙腿一軟,倒在了地上。

    謝佳上前把那人提溜了回來,稟報道︰“是侯爺的小廝明信!”

    明信的兩個腿肚受了傷,可是玉簫的力道把握得甚好,只是皮外傷,傷勢並不是很嚴重。他眼巴巴望著玉珂︰“世子,不要為難小的了……”

    玉珂突然間想到了什麼,他的眼楮看向墓園內側的樹叢——樹叢里隱隱約約是一輛瓔珞檀香車。

    作者有話要說︰第二更~<!--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10第一百零九章 香車美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10第一百零九章 香車美人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