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第一百零五章 最終扶正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回到清遠侯府之後,玉珂直奔青竹院,痛痛快快地洗了個澡,滌蕩了自己的身心。

    他總覺得被那個心心摸過之後,自己好像哪里不干淨了似的,生怕孟隻聞出了什麼,因此洗得格外的仔細格外的全面。

    確定自己從內到外干干淨淨之後,玉珂這才換了了白色常服,帶著玉簫往他父親的書房而去。

    清遠侯剛見過青衣衛金門的統領秦瑤。

    秦瑤這一個月來被他叫過來好幾次了,自我感覺也很委屈。

    伏擊世子的時候,侯爺千交代萬叮囑,世子的傷得恰到好處,既要令他不能動彈,只能接受美人的照顧,又要令他能夠迅速恢復,于身體無礙。

    世子受傷之後,侯爺悄悄過去瞧了一次,回去又把他們罵了個狗血噴頭,說他們下手太重了,世子作為武將,肩膀大腿那麼重要,怎麼能受傷呢?

    要給世子下春==藥了,侯爺又反復交代︰“一定要選取無毒、無害、純天然,完全沒有副作用,不影響今後生育的春==藥……”是□能沒有副作用麼!

    現在,世子殺了他安排的假扮的張氏父女,贏了和清遠侯的賭約,可是清遠侯卻把他叫過來,給了他不少難堪……

    秦瑤覺得很委屈,卻又不能說什麼,只能默默忍受,期盼著一向沉穩的侯爺恢復正常那一日早點到來。

    玉珂進了父親的小書房,行禮後望著清遠侯︰“爹,我贏了!”

    清遠侯瞥了他一眼︰“我已經知道了!”

    玉珂看著父親的眼楮︰“我要娶孟隻為妻!”

    清遠侯默然良久,道︰“那牛家的姑娘怎麼辦?我和她爺爺都約好的!”

    玉珂眼底一片冷靜,聲音也很平靜,沒有一點波瀾︰“爹,我在玉蘭花胡同買了個宅子,已經讓刮風帶人收拾好了。”

    清遠侯︰“……”玉珂這是□裸的威脅啊,這是說如果再逼他的話,他就要分家離開……

    他開始計劃如何解決同牛家的約定。

    既有婚約,玉家一定得有一個人去娶牛姑娘。

    可是這個人不會是玉珂,玉珂絕不同意。

    這個人也不能是他自己,玉珂除掉了馮氏,他好不容易得了自由,會上趕著找人來轄制自己麼?

    這個人選是……

    清遠侯很快想到了牛家姑娘的庚帖上面說她今年十五歲,玉琳今年十三歲了,和牛家姑娘倒是年齡相當,完全可以先訂下來嘛!

    想到了解決問題的辦法,玉成秀心里輕松多了,他沉吟了一下,道︰“既是妾室扶正,在侯府內部擺幾桌酒,寫入家譜就行了!”

    玉珂心里一喜,臉上卻不顯道︰“是,父親。”反正隻果身懷有孕,也沒法子大操大辦,還不如趁熱打鐵把事情辦了的好。

    孟隻昨夜幾乎是一夜未睡。

    躺在床上,她長吁短嘆了小半夜,翻來覆去只是睡不著。

    白菜一直在臥室的軟榻上陪侍,見她如此,就寬慰她道︰“將軍是沒譜兒的人麼?無論什麼事情不都是將軍自己弄好的?他既然說了一個月為期限,姨娘你且安閑度日,等著將軍來接你!”

    白菜的話很有道理,可是孟隻依舊擔憂著玉珂,夜不能寐,結果到了第二天早上,穆媽媽和陶媽媽過來一看,發現孟隻臉色蒼白,眼楮下面有些青暈,便知她沒有睡好,當下便勸誡了一番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得保重自己之類的話。

    穆媽媽勸誡孟隻的時候,陶媽媽就開了道養神湯,看著小廚房做好了,這才讓小丫鬟端了過來。

    孟隻知道穆媽媽和陶媽媽是為自己好,乖乖地把養神湯喝了,沒過多久就有些神思昏昏,很快便歪在床上睡了。

    去向郡主稟報的白菜回來了,明珠郡主也跟著過來了。她坐在床邊看了一會兒,看孟隻睡得香,這才向穆媽媽和陶媽媽又交代了幾句,起身離去了。

    孟隻這些日子都在為玉珂擔憂,一直未曾好睡過,如今喝了養神湯,正好補一補覺,這一睡就是好幾個時辰。

    因為是要去接孟隻,玉珂帶了不少護衛,一行人騎著馬帶著兩輛空馬車往明珠郡主的別業而來。

    玉珂進了孟隻臥室之後,穆媽媽知機,悄悄叫了白菜、青椒一起出去了,房里只剩下玉珂和熟睡的孟隻。

    看著猶自熟睡的孟隻那變尖了的下巴,玉珂百感交集,他輕輕撫摸著孟隻的臉,眼楮竟有些酸澀。

    從十六歲到十九歲,孟隻跟了他三年,終于要成為他名正言順的妻子了……

    孟隻醒來,看到玉珂,恍惚間竟然疑心是在夢里。

    待清醒過來之後,她舉起手就在玉珂身上拍了好幾下︰“讓你什麼都不跟我說!讓你讓我擔心!”

    說完,她流著淚撲進了玉珂懷里。

    玉珂緊緊摟著她,半晌無言。

    夕陽西下的時候,玉珂想著趁還有日光,預備接了孟隻離開了別業回金京侯府。

    明珠郡主很是舍不得,讓穆媽媽和陶媽媽看著人把孟隻的行李和自己給孟隻準備的那些綢緞繚綾金珠玉器裝上車,她自己陪了孟隻坐在花園里,讓春瑩帶了兩個十五歲左右的大丫鬟過來,含笑對孟隻道︰“你快要生育了,不在我身邊我著實不放心,這是我素來用慣的兩個丫頭,大眼楮雙眼皮的是麥粒,單眼皮的是谷穗,我把她倆給了你,權當替我照顧你!”

    她這一個月以來,悄悄觀察孟隻這倆貼身丫鬟白菜和青椒,發現她倆皆是忠心有余靈動不足,白菜武功高強卻有些莽撞不夠細心,青椒嘴巴極嚴為人勤快卻不夠機靈,因此她一直在忖度著除了把穆媽媽和陶媽媽給了孟隻,還得給孟隻兩個熟悉金京高門禮節,能夠帶著出去見客的大丫鬟。

    她到了最後,決定把自己的兩個大丫鬟麥粒和谷穗給了孟隻。

    麥粒沉默寡言卻慮事周全,谷穗心思機敏伶牙俐齒,有這兩個丫鬟在孟隻身邊,她也能稍稍放心店。

    孟隻忙要起身道謝,卻被郡主輕輕摁了下去︰“對我你不必言謝字,回了侯府,又什麼短缺的盡管來問我要!”

    孟隻懷著一股慕孺之意,依偎進明珠郡主懷里。

    玉珂在別業里見到了柳蔭。

    他像以前一樣和柳蔭打招呼,可是柳蔭的態度有些怪怪的,仿佛很不想搭理他的樣子。

    玉珂一想到要和孟隻回侯府一起拜天地父母,進祠堂祭拜了,心里輕松適意,正是春風得意馬蹄疾的時候,對于柳蔭的怪異也就不太在意——反正柳蔭大部分時候都怪,也不差這時候了。

    玉珂和孟隻離開的時候,不但行李多了不少,人也多了四個,玉珂帶來的兩輛馬車就不夠了,明珠郡主就另派了兩輛馬車過來,幫著運送。

    玉珂早就算好了,等車隊到達金京的時候,剛好是城門即將關閉之時,總算是進了京城。

    九月十六日一大早,穆媽媽帶著麥粒和谷穗,給孟隻按品大妝之後,這才命白菜青椒把孟隻扶了出去。

    因房里外人太多,玉珂就沒有進臥室,而是坐在外面喝茶——他的衣服好換,只是把白色常服換成紅色喜服而已。

    看到紅衣紅裙頭戴珠冠的孟隻,玉珂心里歡喜,他走上前牽著孟隻的手,輕輕道︰“隻果,走吧!”

    從青竹院內院到侯府的正院,距離其實是不遠的,可是玉珂舍不得孟隻勞累,早已命人抬了兜攆等在內院門外,他扶了孟隻上輦,一起往內院去了。

    蔣太夫人被丫鬟們服侍著穿了一身鮮艷衣裙,帶著誥命珠冠,高踞在正堂的炕上,滿面嚴霜看著跪在下面的玉珂和孟隻,哼了一聲,剛要說些難听的,就听到兒子玉成秀在旁輕輕道︰“母親……”

    她看了兒子一眼,發現兒子眼中有著懇求,只好把滿腔的怨怒強咽了下去。

    給玉成秀下跪的時候,玉成秀倒是露出了一臉歡喜,勉勵玉珂和孟隻好好過日子,為清遠侯府開枝散葉綿延子嗣。

    行完家禮,預備一起去祠堂的時候,孟隻看到了玉琳。

    十三歲的玉琳已經開始長個子了,瘦瘦高高的,同玉珂眉目有一兩分相似,他沉默地站在人群之中,看著哥哥和嫂嫂,心情異常復雜,又是羨慕,又是自傲。

    他已經知道自己要和禮部尚書牛書宇的嫡長孫女定親的事情了。

    想到哥哥能夠娶自己喜歡的女人,他心里很羨慕;可是想到哥哥的妻子出身卑賤,而自己未來的妻子是高門貴女,他心里又有些自傲。

    拜了祠堂入了家譜之後,孟隻已經累得受不了了,玉珂和爹爹悄悄交代了一下,就帶著孟隻回了青竹院。

    兩個月後,孟隻已經是九個多月身孕了,她的肚子已經高高挺起了。

    她身子日漸笨重,本不愛動,可是玉珂听了陶媽媽的指示,天天逼著孟隻一早一晚陪他在清遠侯府的後花園里散步。

    現在孟隻是名正言順的侯府世子夫人了,玉珂也能帶著她堂堂正正地逛侯府了。

    因為田丞相派系還在和胡太傅派系打饑荒,結果烏吐和東樞的使團都來到金京了,玉珂和柳蔭的任命還是沒有下來。

    玉珂鎮日陪著孟隻,倒也不急著回西北,反正西北戍軍和新軍的兵權都牢牢地握在他手中,別人也奪不走。

    他希望等孟隻生了孩子滿月之後,帶著孟隻一起去任上。

    已經快到臘月了,地處北方的金京已是天寒地凍了。這日晚間,外面刮著北風,寒風呼嘯,玉珂和孟隻的房間夾層里生著炭爐,臥室里暖融融的。

    孟隻扶著肚子躺在床上,玉珂拿著一本《笑謔集》挨著她歪著,念給她听。

    玉珂有個好本事,念到再好笑的笑話,他也能面不改色地念完,根本不會笑場——這個樣子反而令孟隻覺得更可笑了。

    這時候,玉珂正在念《笑謔集》中專講女子妒忌的“悍妒部”,當他念到一個宰相因為養了外室被夫人拿刀追砍的時候,孟隻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玉珂瞟了孟隻一眼,被孟隻發現了。

    孟隻立刻做出潑婦的樣子道︰“怎麼了?不願意?”

    玉珂含笑︰“願意!在下願意之至!”

    小夫妻兩個正在調笑,忽然白菜在外面稟道︰“將軍,夫人,太夫人歿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106第一百零五章 最終扶正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106第一百零五章 最終扶正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