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八十六章 宅斗繼續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孟隻很早就醒了。

    她躺在空蕩蕩的床上,想著已經遠行的玉珂。

    床門緊閉,拔步床內似乎還留有玉珂的氣息,縈繞在孟隻的周身。

    她閉上了眼楮。

    孟隻梳洗罷坐在起居室里。

    白菜和青椒帶著豆角、茄子等小丫頭來向孟隻見禮。听到白菜她們說出“見過姨娘”,孟隻的嘴角不由微抽。她靜了靜才道︰“起來吧!”

    孟隻以為自己會過一段時間安靜的日子,沒想到平靜很快便被陳大小姐打破了。

    三月的天,常常是春雨纏綿的。

    這日上午,外面飄著細雨,孟隻呆在起居室里,在羅漢床上鋪了上好的白紈,拿著炭筆和木尺畫著線,準備裁剪了為玉珂做中衣。

    清遠侯玉成秀並沒有親來西北,而是派親信大將蔣樹青率領軍趕到了黑水城駐守。

    他珍惜兒子的性命,婉言謝絕了田丞相提出的軍需官人選,而是派他的親信馬天冰做了軍需官,軍需源源不斷地經過黑水城運到了前線。

    令孟隻沒想到的是,玉珂不在府里,可玉成秀還是讓蔣樹青把天昊帝賞賜給他的上用白紈和黑色織金繚綾捎了過來。

    孟隻就預備用這些白紈給玉珂做中衣,用這些黑色的織金繚綾給玉珂做幾件袍子。

    她和白菜青椒在房里忙碌的時候,瑜之和玨之正在院子里的花樹下對弈。孟隻知道他倆雖年少愛動,做事卻極有譜兒,就隨他們進出將軍府,也不管束他們。

    春雨密密地斜織著,把院子里的綠樹紅花都洗得干淨又清爽,內院里靜極了,似乎能听到細雨淋在青石板上發出的細微聲響。

    陳大小姐的到來卻打破了這片靜謐。

    她依舊是盛裝而來。

    這次因為玉珂不在府里,她就沒有帶翠竹和青竹那兩個打眼的丫頭,只帶著綠竹和另一個陌生的丫鬟。

    那個陌生丫鬟打著傘罩著陳大小姐,綠竹打著小傘隨後而來。

    孟隻含笑把陳大小姐迎了進來。

    羅漢床上被孟隻擺放的料子剪刀木尺佔領了,陳大小姐就在西側的大椅上坐了下來。她說起了褐水城的戰事,同時炫耀她父親陳文昌如今是大金最大的軍需商,幫了玉珂大忙雲雲。

    孟隻一邊听著她發表高論,一邊把剪裁好的白紈收拾好,開始和白菜一起調配絲線。

    她明明知道因為陳舅爺聯絡了那些巨商大賈給玉珂的軍隊捐了不少銀子,因此玉珂投桃報李,給了他們生意。因此听了陳大小姐的炫耀,孟隻雖不反駁,卻也並不當一回事。

    陳大小姐說了一陣子,有些嘴干,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瞟了靜坐在院子里花樹下對弈的柳瑜之和柳玨之一眼。

    她承認這兩個白衣美少年靜坐雨中的場景很美好,可是,陳大小姐關注的重點是孟隻和這兩個美少年孤男寡女同居一院,雖是表姐弟,也不合禮法。

    陳大小姐決定讓人繼續觀察,她認為自己一定能夠抓到孟隻和這兩個美少年的把柄,幫玉珂表弟肅清內幃,讓玉珂表弟看看她管理家務的才能。

    她的眼楮從院子里移了回來,看著孟隻道︰“孟姨娘,內院里有外男出入,似乎不大合適啊!”

    孟隻抬頭瞥了她一眼,道︰“瑜之和玨之是將軍臨走前,親自請了進來護衛內院的。”

    經歷了那次被瑜之玨之擄走那件事,她可不敢輕易涉險了,任憑陳大小姐怎麼說,她堅持玉珂的安排就對了。

    陳大小姐瞅了孟隻一眼。她以己度人,覺得孟隻一定是有什麼心思,翠竹不是說女人一旦破了身,就離不得男人的麼,她就不信孟隻這賤人能忍得。

    這天夜里,瑜之發現有人試圖窺伺內院,飛出一劍把對方從牆外的大樹上射了下來。

    孟隻得知這個人是陳大小姐派來監視她的之後,不由啼笑皆非。

    玉珂帶走了管家玉簫,新任管家刮風走馬上任,孟隻把這個人交給了管家刮風,讓刮風悄悄處理了。

    這件事提醒了她,她準備整頓將軍府,讓陳大小姐無隙可乘。

    刮風進了內院來見孟隻。

    孟隻已經意識到玉珂臨行前給自己安排的身份——將軍府的當家姨娘!

    她微一沉吟。玉珂不在家,府里緊要的是關門閉戶好好過日子,得先整頓一下府里的奴僕。

    刮風謹遵玉珂的囑咐,一切以孟姨娘為主。他把西北將軍府上上下下的下人都集中在了外院的大花廳,然後來請孟隻訓話。

    孟隻在白菜和青椒的陪同下走了出來,站在了人前,在刮風準備的鋪著錦墊的大椅上坐了下來。看著眼前烏泱泱的人,孟隻心里一陣緊張,她沒想到府里居然有這麼多奴僕。

    刮風似乎看出了她的緊張,上前行了個禮,並把一個像是賬本的文書遞給了孟隻。

    孟隻打開一看,發現是府里奴僕的名冊以及工作分配。她匆匆翻看了一邊,緊張的情緒終于退了下去,緩緩掃過眼前這些人,然後開始宣布她和刮風、白菜和青椒一起制定的規章制度和獎罰措施。

    她向玉珂學習,並沒有長篇大論,而是簡明扼要地宣布了出來,然後就散了。

    刮風和玉簫的沉默寡言不同,他的娃娃臉上常常帶著調皮的笑,下手卻極狠。

    隨著玉珂的遠行,西北將軍府出現了短暫的松懈,可是當犯了夜禁聚賭的四個小廝被當眾打斷了腿之後攆出去之後,將軍府里再也沒有人敢質疑孟隻的領導和刮風的執行,立即恢復了玉珂在的時候的井井有條。

    大舅爺陳文昌和表小姐陳素心居住的西偏院,也是一片平靜。

    戰爭的爆發,帶給陳文昌的是更多的商機,他這段時間根本沒在黑水城。

    陳素心表面上看沉寂了下來,她要麼呆在西偏院里賞賞花看看書,要麼去孟隻那兒玩一會兒打發時間,連以前常去逛的店鋪和酒樓也不去了。

    刮風當眾處置了犯了夜禁聚賭的那四個小廝之後,被陳素心派出去探听情況的綠竹馬上回報給了陳素心。

    陳素心正在練字,听了綠竹的回話,手頓了頓,道︰“將軍府的下人和清遠侯府的下人往往連絡有親,去找徐婆子,問問被打的這四個小廝有沒有親戚朋友和先前的馮氏侯夫人有關系,再問問有沒有人和姓孟的有仇!”

    綠竹馬上理解了陳素心的用意,臉上帶笑屈膝行禮,清清脆脆說了一聲︰“是。”

    陳素心把手里的筆擱下,把書案上的一個匣子推了過去︰“這些銀子你拿著用吧,萬萬不可小氣!”

    綠竹笑吟吟抱住沉甸甸的盛銀子的匣子,行了個禮之後就出去了。沒過多久,她就從徐媽媽那里得知,將軍的奶娘林媽媽有個女兒叫阿珠,生得清秀可人,本來是預備給將軍做通房的,誰知道孟姨娘妒悍異常,攛掇將軍把林媽媽一家趕了出去,林媽媽心里正恨著孟姨娘。

    她很快把這件事回給了陳大小姐。

    陳大小姐找了個理由,把綠竹派了出去,去聯絡徐媽媽。

    四月很快就來臨了,府里繁華似錦的春天已經過去了,樹木的葉子開始茂盛,望上去到處綠油油的,一派生機勃勃景象。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布谷鳥開始“布谷布谷”地鳴叫著,襯得著西北的夜晚更加寧靜。

    已經是亥時一刻了,孟隻還沒有睡。她在管家刮風的引領下,臨時帶著白菜青椒領著一群丫鬟小廝開始查夜。

    實際上是白菜預先查得陳大小姐的丫鬟翠竹,為了幾兩銀子和陳文昌的管事奸宿,陳文昌的管事隨著陳文昌離開黑水城之後,翠竹又和住在外書房的清客李瑞俠勾搭上了。

    孟隻命白菜悄悄監視著,準備找個機會好好地打一下道德帝陳大小姐的臉。

    這次查夜是從內院開始,一個院落一個院落地查過去。查完外院的正房和大花廳,孟隻又領著這些人去了外書房。

    外書房原本住著玉珂的謀士、清客和一些家不在西北的親信,一直熱鬧非凡。

    戰爭爆發之後,除了那幾個清客,其余人都跟著玉珂去了前線。

    孟隻和刮風商量了一下之後,就每人贈銀百兩,把這些清客恭而敬之地請走了,最後只有那個名叫李瑞俠的清客非要留了下來,孟隻也無可奈何,只得任憑他留了下來,好酒好菜招待著。

    眾人打著燈籠走進外書房。

    外書房一進大門就是一正兩側三個院子,正院就是玉珂日常辦公的地方,西側院和東側院原來住著玉珂的清客和謀士。

    孟隻看向西側院的門,示意先檢查西側院。

    刮風帶著一個小廝上前,推開西側院的門,然後閃在一邊,請孟隻進去。

    白菜提著燈籠在前,孟隻跟著她走了進去。

    還沒走到房前,孟隻等人就看到一個黑影從最東邊的房間躥了出來,鑽進了樹叢中。

    孟隻馬上停下了腳步,白菜和青椒立刻靠近她,護住了她。

    刮風也是練家子,他令兩個小廝沖進了黑影躥出的那個房間,自己沖進了樹叢,很快便從樹叢里揪出了一個衣裙不整的女孩子。

    白菜把手中的燈籠往前一伸,鬢發散亂滿臉春意的翠竹滿臉是淚,蜷縮在地上,渾身瑟瑟發抖。

    刮風覺得她手里好像拿著什麼東西,就伸腳在翠竹手上踢了一下,一錠銀子“ 當”一聲落在了青石板地面上。

    那兩個小廝很快便提著衣帶紛亂的李瑞俠走了過來,扔在了地上。

    李瑞俠是個三十多歲男子,面目黝黑五短身材,他忙爬起來跪在孟隻面前,開口求饒道︰“孟姨娘饒命啊,是,是那個賤人勾引我的!”

    他把手指向蜷縮成一團的翠竹。

    孟隻和白菜相視一看,孟隻出聲道︰“刮風來審吧!”

    刮風答了聲是,一揮手,四個小廝拖著翠竹和李瑞俠離開了。

    孟隻帶著刮風白菜他們繼續查夜。

    檢查完外書房,該到西偏院了,孟隻說了聲“自家親戚,不可騷擾”,帶著刮風他們去了充當倉庫的東偏院。

    第二天一大早,孟隻梳洗罷還沒用早飯,坐在起居室的羅漢床上,手里拿著翠竹和李瑞俠簽字畫押的文書細看著。

    刮風站在下面,恭謹地肅立著。

    孟隻看完,這才道︰“把這個偷雞摸狗的李瑞俠趕出將軍府;至于這個翠竹,帶著她去見表小姐。”

    陳素心堵了她那麼多次,她總算小小地回擊一下了。

    陳大小姐一貫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別人都是不道德的,只有她大小姐有禮有節有道有德,現在她的貼身丫鬟,還是她想獻給玉珂的丫鬟出了這樣的事情,看看一貫愛面子的陳大小姐怎麼做。

    孟隻帶著人捉奸的那天夜里,被玉珂特地帶到戰場上的玉簫一身黑色勁裝,背著弓箭潛入黑夜之中。

    他的輕身功夫極為高明,眨眼的工夫就如一顆黑色的流星一般,消逝在夜色之中。沒過多久,一縷輕煙飄上褐水城城牆,很快消失。

    前段時間剛被玉珂收復的褐水城再度被西戎佔領了。城內居民原本西戎人遠多于漢人,西戎叛軍再度佔領褐水城之後,對城內的漢人進行了大屠殺,城內如今只剩下西戎人。

    夜深了,百姓居住的地方一片靜寂,而西戎部族和烏吐援軍居住的營帳群中,當中一座五彩大帳燈火通明,里面的人往來不絕。

    玉簫身形隱沒在高樹的樹冠之上,沒有一絲聲息。

    不知什麼時候,天上開始飄起了細雨,沒過多久,雨勢逐漸增大,變成了瓢潑大雨,雨點打在他的臉上、身上,他依舊一動不動,仿佛和大樹化為了一體。

    他已經拉開了弓,兩箭在弦,箭尖上涂著見只融于熱血的見血封喉的毒藥。

    玉簫卻沒有瞄準那座大帳,而是瞄準了距離大帳不遠處的一個極為普通的灰色小帳篷。

    他的頭發早已淋濕,身上的衣服也濕透了,緊緊貼在身上,細長的眼楮緊緊眯著,等待著那最後時刻的到來。

    玉簫已經連續偵查半個月了,他判斷西戎叛軍的主帥白漢春今夜會宿在這個灰色的小帳篷里,而烏吐援軍的主將會和他一起出現。

    遠遠的,兩個身著甲冑的人披著簑衣冒雨走向那頂灰色小帳篷,似乎一邊走,一邊說著話。一群士兵遠遠跟在後面。

    玉簫從聲音听出了這是自己監視了半個月的白漢春,他緩緩拉開了弓,瞄準目標,隨著“嗤嗤”兩聲輕響,連珠箭閃電般射出。

    那兩個穿著簑衣的人隨即倒下。

    西戎和烏吐的軍營瞬間陷入了混亂。

    褐水城隨即亂成一團。

    戰鼓擂響,柳蔭和玉珂聯軍發動了夜襲。

    作者有話要說︰第二更~

    第九十二章是防盜章節,里面放的是芝娘和趙梓的番外,若是不小心買了,也不用心疼,過幾天我就會放上正文~<!--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87第八十六章 宅斗繼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87第八十六章 宅斗繼續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