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八十二章 冰釋前嫌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梳妝的時候,孟隻一直在悄悄觀察白菜。白菜跟了她這麼久,早就有了感情了,她很關心白菜,自己雖然還自顧不暇,卻想著要讓白菜好一點。

    白菜看起來有些憔悴,眼皮還有些發腫,嘴唇發白發干,一幅垂頭喪氣的樣子。

    孟隻自己梳妝完畢,起身把一旁侍立的白菜摁在了自己的錦凳上,脆聲道︰“白菜,無論心情如何,女人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點精神一點!”

    她叫來青椒幫忙,讓青椒先幫白菜潔了面。

    孟隻細細地在白菜臉上涂了一層香脂,然後薄薄地敷了一層粉,這才開始為她描眉畫眼點胭脂。

    孟隻雖然常常素面朝天,但她化妝的手法很好,很快一個清秀佳人就新鮮出爐。

    青椒在一旁看得直笑︰“原來白菜也這麼好看啊!”孟隻又挑選了一項蘭花蕾形耳墜幫白菜戴上,然後推著白菜去照鏡子︰“白菜,很好看吧?”

    白菜看著鏡子里的頗顯嬌艷的自己,不由愣住了,她沒想到自己經過孟隻的妝扮,也能變得好看起來。

    孟隻真的有一雙化腐朽為神奇的手啊!

    孟隻站在她身側,看著鏡中的白菜,輕聲道︰“這樣妝扮一下,並不費什麼工夫,可是卻能令自己一天的心情都好起來,也更自信了!我來教你,你看我怎麼妝扮青椒!”

    她捧著白菜的臉,又端詳了一番,微笑道︰“白菜今日好漂亮!”然後又叫青椒︰“青椒,輪到你了!”

    青椒有些手足無措,她和孟隻相處的時間不長,接觸得也並不多。

    孟隻原本心情不好,可是她做事原本專心,一旦沉浸進去就會非常投入,等她幫白菜和青椒妝扮完,看著兩個清秀美女在自己手里出現,她不由很有成就感,心情也好了起來。

    她很用心地教白菜和青椒如何調脂弄粉妝扮自己,如何搭配首飾衣服,說到了最後,發現自己這里的胭脂水粉什麼的也不多了。

    這些脂粉她一向用的很少,因此也沒注意補足,如今一看,就覺得該去買了。

    孟隻一說,白菜和青椒也都很贊同。

    白菜主動道︰“只要讓玉簫跟著,將軍不會反對的!”

    孟隻看向她。

    白菜臉不紅心不跳︰“將軍身邊的人,就屬玉簫的功夫最高。”

    雖然經過孟隻的勸導,可是白菜的心情依舊不太好,她也挺想出去逛逛的,因此攛掇著孟隻帶她和青椒出去逛逛。

    孟隻望著白菜,眯起眼楮笑了。她明白了白菜的用意,她自己也想出去逛逛,順便補充點胭脂水粉之類的物件。

    三人正打算出門逛逛去,在外面值事房當班的豆角就進來稟報道︰“表小姐來了!”

    孟隻、白菜和青椒頓時面面相覷,原本雀躍的心一下子全蔫了下來。

    陳素心帶著紫竹、綠竹和青竹三個貼身丫鬟走進了內院,孟隻帶著白菜和青椒迎了出來。

    陳素心臉上帶著微笑,不著痕跡地打量孟隻。

    她發現孟隻今日著意妝飾過了,頭上梳著復雜精致的傾髻,插戴著金嵌花嵌珍珠藍寶石頭花,臉上未曾敷粉,卻肌膚晶瑩眼如秋水唇似涂丹,襯著身上白底藍色小花的春衫和紈素裙,顯得嫵媚清新。

    她通過父親陳文昌的小廝,得知玉珂和西北總督玉清在城外的望江樓招待陳文昌等大富商和大地主。父親昨夜沒有回城,玉珂當然也沒有回城。

    陳素心原本想著自己昨日和玉珂表弟親近,玉珂表弟又一夜未歸,她就打算來看孟隻憔悴失落的樣子的,沒想到孟隻卻如此神采奕奕。

    她掃了一眼孟隻身後的白菜和青椒,發現這兩個丫頭也都細細妝扮過了,看上去比平時好看了不少。

    陳素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為孟隻是想用身邊這兩個丫鬟來攏住玉珂,不由打心眼里鄙夷孟隻,她斜著眼掃了白菜和青椒一眼,再看看自己身後漂亮靈秀的青竹和紫竹,不由得嘴角掛起了一絲恥笑。

    她掩飾地用絲帕沾了沾嘴角,眼楮含笑看向孟隻︰“孟姑娘,看樣子準備出門?”

    孟隻屈膝行了個禮,不卑不亢道︰“是。正準備出去逛逛。”

    陳素心一臉驚訝的模樣︰“難道將軍府里的丫頭可以隨意進出?這府里的規矩……”

    孟隻含笑不搭腔,只當沒听到她的話,吩咐白菜道︰“白菜,去看看玉簫備好車沒有!”

    白菜屈膝行禮︰“是。”

    她恭謹地退了一步,轉身離去。

    陳素心看著白菜用對待女主人的禮節對待孟隻,本來想給孟隻添堵的,誰知道自己更堵了。

    她垂下眼簾,藏在粉色春衫袖子里的手緊握成拳,片刻之後抬起頭來,一臉的假笑︰“我正好也要出去,正好一路同行呢!”

    孟隻淡淡地笑︰“我的車是香木瓔珞車,實在是空間有限……”

    陳素心今日是打定主意要跟著孟隻了,她一臉燦爛的笑︰“我自己也有車呢!”

    孟隻︰“……那,太好了!”也不能太不給表小姐面子了。

    玉簫已經備好了車,正等在車旁。

    陳素心出門的時候,忍不住又看了玉簫一眼。

    玉簫今日一身黑色春袍,腰間系著銀灰色腰帶,襯得他膚更白眼更黑,更兼寬肩細腰玉樹臨風,也算得上美男子了。

    玉珂身邊的人陳素心也見了不少了,實在是不明白玉珂為何會讓如此俊俏的男子跟在姬妾身邊,雖然是為了扈衛,也很不妥當啊。

    她默默地想︰或許,這也可以利用也未可知呢!

    孟隻買胭脂水粉和日常使用的絲帕的時候,因為打算分給白菜和青椒,因此買了不少。

    陳素心一心想要壓倒孟隻,買的更多,她不求最好,只求最貴,成功地壓倒了孟隻一頭。

    買了胭脂水粉之後,陳素心開口邀請孟隻到城外的望江樓用午飯,她怕孟隻不去,還特地補充道︰“听說昨夜玉珂表弟和西北總督在那里宴請西北富商大戶呢,不知道夜里有沒有歇在那里……”

    孟隻一听,當下心里就有些堵。她記得玉珂告訴過她,望江樓提供的不僅僅是美食,而且還有頂尖的美女,玉劍就愛在那里消遣。

    孟隻理智上知道陳素心是在給自己添堵,自己不該過去,可是感情上卻沒能抑制,她當下就答應了。

    一行人上了兩輛車,往城外而去。

    馬車在望江樓前面的廣場上停了下來。

    廣場上停著許多馬車,而馬匹都統一安置在了右邊的草棚里,有專人照顧著。

    孟隻下車的時候,眼珠子轉啊轉,想看看能不能在這些馬匹中找到玉珂的愛馬,好抓到徹夜未歸的玉珂。

    她沒有找到玉珂的馬。

    孟隻的心有一種詭異的輕松感。

    為了顯示自己的富貴,陳素心一擲千金,在望江樓的三樓包了一個臨江的包間,和孟隻分賓主坐了。

    白菜、青椒和綠竹她們都站在一邊侍候著。

    點菜的時候,陳素心拿著菜單隨意地看了一眼,說了幾個菜名,就遞給了孟隻︰“你點幾個吧!”

    孟隻看了看菜單,又點了兩個自己愛吃的素菜。她看了陳素心一眼,道︰“表小姐,咱們也用不著白菜她們侍候,讓伙計再開一桌吧!”

    玉簫交代過自己不用管他和車夫,她可不能讓白菜和青椒餓著肚子。

    陳素心嘴角彎了彎︰“孟姑娘你看著辦吧!”

    她心里是不樂意的,並不是小氣,而是覺得和奴婢一起吃飯,有點失了自己的身份。不過,陳素心轉念一想︰孟隻雖然深受玉珂表弟的寵愛,可是她不也是一個出身卑賤的丫鬟麼?

    孟隻看出了陳素心的勉強,含笑道︰“早就想請客了,只是沒有機會,這頓飯妾身請了吧!”

    玉珂的私房銀子寶物全在她那里放著,明珠郡主又給了她數不清的金珠寶貝,孟隻實際上是非常富有的,只是沒有機會花而已。

    陳素心哪里肯讓一個奴婢請自己,當下笑道︰“還是我來請吧!”

    酒菜很快端了上來。

    孟隻怕陳素心打什麼壞主意,菜倒是吃,陳素心勸酒的時候她聲稱一喝酒就吐,一口都不肯喝。

    她知道遍布大金各地的望江樓是南安王府的產業,陳素心想在飯菜里下毒的可能性不大,酒水就不一定了,所以她一直小心著不喝一滴酒。

    兩個人就這樣虛以委蛇著,氣氛看起來和諧,其實頗不愉快。孟隻只盼著這種折磨早點結束,她如今深刻理解到什麼叫“話不投機半句多”的含義了,在心里暗暗發誓,以後再也不同陳大小姐單獨出來了。

    白菜她們的那個桌上,氣氛也頗為沉悶。

    綠竹是個鬼靈精,最善于察顏觀色,對不如自己聰明的人就有些看不起,尤其是看起來老實沉默的白菜和青椒。

    翠竹和青竹十分漂亮,自詡美貌,自我感覺分為不同,她們也知道自己將來是要替小姐侍候未來姑爺的,而未來的姑爺很有可能就是清遠侯世子西北將軍玉珂,因此對孟隻身邊這兩個丫鬟頗有敵意。

    大家正在郁悶地吃菜敷衍的時候,包房外一陣急促的馬靴聲由遠及近。

    孟隻側耳傾听,她覺得這腳步聲很熟悉。

    果真,馬靴聲停了下來,包房的門很快就被推開了,一身甲冑臉帶倦容的玉珂站在門外,一眼就尋到了孟隻,板著臉看著孟隻︰“我听說你在外面跑了一天,不累麼?”

    孟隻委屈地望著他︰“……才半天而已……”

    玉珂形狀美好的眉毛微微挑起︰“一夜沒見,膽肥了?敢頂嘴了?”

    孟隻︰“……”我是在人前給你面子!

    一直被忽視的陳素心出聲刷新存在感︰“玉珂弟弟……”

    玉珂這時候才發現陳素心也在,朝著陳素心抬了抬下巴︰“素心表姐好!”

    他又看向孟隻︰“跑了大半天了,也該累了,回家洗洗睡了吧!”

    孟隻面紅耳赤︰“……”當眾說這些,玉珂你的臉皮該有多厚啊!

    陳素心︰“……”她被氣得太陽穴鼓鼓直跳,一口氣堵在了心口。

    等她反應過來,玉珂已經扶了孟隻預備離開了。

    值得陳素心安慰的是,玉珂臨離開還記得回頭交待了一聲︰“大表姐,我已經命人把賬給結了,你安心在這里吃吧!”

    聞言陳素心卻一口黑血堵在了心口︰“……”玉珂表弟,在你眼里,我就是吃貨大表姐麼……

    玉簫和天晴他們已經在外面等著了,馬車也準備好了。

    玉珂把孟隻扶進了馬車,自己也隨著坐了進去。

    馬車駛出之後,玉珂伸手攬住孟隻的腰,把孟隻扒拉向自己,把自己的腦袋放在了孟隻的肩上,嘟囔著︰“隻果,我都一夜沒睡了,你得回去陪我睡覺。”

    孟隻斜了他一眼。

    玉珂身上穿著甲冑,甲冑挨著穿著單薄春衫的孟隻,咯得孟隻難受。他的兜鍪也取掉了,去掉兜鍪的時候,綁發的黑色緞帶不小心被帶了下來,烏黑的長發一下子披散了下來,他腦袋放在孟隻肩上,頭發蹭得孟隻臉上和脖子上癢癢的。

    孟隻索性一把推開了他,然後正色問道︰“玉珂,你昨夜去哪里了?”

    她當然看出玉珂一夜沒睡,難道一夜沒睡是去干壞事去了?

    玉珂再次把頭枕在了孟隻的肩上,一邊感受著孟隻身上的柔軟和馨香,一邊低聲道︰“先是和伯父一起宴請了那些財主,威逼利誘之後,敲了大筆銀子做軍費;然後聖上的特使來了,我又去了城西軍營見他們。”

    他打了個哈欠,依偎著孟隻閉上了眼楮︰“剛把人送走,听玉簫報信說你在這里,我趕緊來接你回家……”

    他的聲音愈來愈低,分明是快要睡著了。

    孟隻心疼極了,忙抱著玉珂的腰︰“ 你這個傻瓜,躺好再睡啦!”

    睡了一路之後,在內院前下了車,玉珂倒是精神了許多。他睡著的時候,孟隻用隨身攜帶的玉梳把他的長發梳理整齊,梳成了一條馬尾用緞帶綁在了腦後。

    因此,玉珂抱著孟隻下車的時候,頭上的發型是非常的非主流的。

    好在他的手下都訓練有素,眼觀鼻鼻觀心的,看到了也像沒看到一樣,倒是沒達到孟隻想要的惡作劇效果。

    回到臥室,洗洗之後兩人上了床,玉珂在車上睡了一會兒,此時精力頗為充沛,又有些性致勃勃了,纏著孟隻要那個。

    孟隻連著推開了他好幾次,把玉珂給弄惱了︰“隻果,你難道想活活憋死我?”

    孟隻看他還有理了,瞪著他道︰“你和我在一起,整天就知道做做做!”

    玉珂蹙眉︰“我一天一夜都沒有見你了,都快憋死了,不干你干什麼?”

    孟隻大恨,薄薄的眼皮馬上紅了︰“你,你怎麼這麼粗俗!”

    玉珂一臉的無辜︰“我說的是實話啊!”

    他生得清俊之極,可是說出的話卻實在是粗俗不堪,孟隻氣死了,口不擇言道︰“你將來娶了你的素心表姐,也天天這麼爆粗口嗎?”

    玉珂呆滯︰“……你是我女人,我想干你是正常的啊,管素心表姐什麼事?她一向愛唧唧歪歪說些酸溜溜的話,就因為是我的表姐,我才不能把她趕出去的!”

    孟隻臉上的表情一下子放松了下來,心跳開始加快,她睨著玉珂︰“……真的?”

    玉珂一臉嚴肅︰“真的!”

    他這時候已經明白孟隻是在吃醋了,還是在吃陳家大表姐的醋,不由很是納悶,覺得女人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物種,他怎麼會喜歡陳家大表姐呢?她生得那麼像他的母親,想想都覺得怪異,隻果想到哪里去了……

    玉珂摟著孟隻,細細地把自己的心事說了。解說心事的過程中,他對孟隻又是親又是摸,又是嗅又是捏,堪稱溫柔無限。

    孟隻被他揉搓成了一灘春水,也感受到了他的溫柔體貼,心里軟得化了一般,只想依偎在玉珂懷里,把這溫柔旖旎的氛圍繼續下去。

    玉珂摸了半日,覺得孟隻應該做好了準備,就開口道︰“隻果,讓我干一次吧!”

    孟隻︰“……”男人都是禽獸麼?都這麼不解風情麼……

    春風兩度之後,即將墮入夢鄉的玉珂發了一句感慨︰“哎,好女真是費漢啊!”

    孟隻︰“……”這真是活生生的倒打一耙……

    作者有話要說︰很肥的第二更哦~

    漠漠再次推文︰漠漠的完結古言《春水流》,里面的好多各型美男啊,漠漠最喜歡里面的謝傷了......

    改別字~<!--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83第八十二章 冰釋前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83第八十二章 冰釋前嫌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