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七十七章 雨夜歸人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知道是冷艷高貴的道德帝陳素心大小姐來了,孟隻原本舒展的眉頭一下子皺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幅苦瓜臉。她雙手托著腮,長長地*地“唉”了一聲,這才道︰“讓玉簫去見陳大舅爺吧,我來見陳大姑娘。”

    她不準備迎了出去,而是讓白菜和青椒幫自己好好妝飾了一番。

    這些年陳家同玉府素無往來,听得外孫玉珂被任命為西北將軍,鎮守西北,陳家老太爺就打算同玉珂把親戚情分給續起來,因此命大兒子陳文昌趕往西北去見玉珂。

    得知陳文昌要去西北見西北將軍,陳文昌的妻子陳大奶奶就打起了小算盤。陳大奶奶和丈夫嫡出的姑娘總共是三位︰陳大姑娘、陳四姑娘和陳五姑娘。四姑娘和五姑娘還小,還沒開始跟著母親交際,唯獨大姑娘陳素心,今年都十九歲了,偏偏眼界太高,整個龍州城沒她入眼的男子,挑來揀去耗到了十九歲。

    陳大小姐從爹娘那里得知玉珂今年都十七歲了,卻還沒有訂婚,房里也只放著一個通房,她就開始打起了主意。

    陳文昌一听妻子說女兒想要陪著自己去西北,稍作考慮,也就答應了——他倒沒把主意打到外甥玉珂身上,而是想著自己的大女兒已經剩在家里了,除了做人填房,很難在來往的商戶人家中尋得一門好親事了,若是能在玉珂軍中找一個未婚將軍做夫婿,大金朝一向馬上封侯,只要有仗打,又有外甥玉珂幫襯,何愁未來女婿不高升?

    父女倆行到中途,陳文昌听說了西北戰事爆發,就靈機一動,到別的府縣去調配布匹、糧食和銀兩等戰爭所需物資去了。他想著距離黑水不遠了,就讓家丁護著女兒去黑水城,覺得在玉珂治下,應該不會出什麼大礙的。

    父女在黑水重聚之後,因玉珂尚在前線未歸,陳文昌就開始考慮置買房產的事情。陳家素來豪富,只要是生意做到的州縣,都會在那里置買房產,因此他也不太當回事。

    陳大小姐一听,立即反對道︰“爹,您不如先去玉府拜訪,他們若是留客,親戚間正好親近起來;他們若是不留,咱們再置買房產也不遲呀!”

    陳文昌覺得女兒說得有道理,就帶著女兒來到西北將軍府投帖拜訪。

    玉簫接了陳文昌在外面大花廳坐了,自去招待不提。

    這邊孟隻命人收了飯菜,自己略收拾了一番,這才帶著白菜和青椒迎了出來。

    陳大小姐一向講究排場,在路上的時候不得不權宜從事,如今在黑水城一落腳,就大肆采買丫鬟婆子。這次來將軍府,她帶著四個丫鬟和兩個婆子,在將軍府管接待的徐婆子的引領下,浩浩蕩蕩往正房而來。

    她這一路行來,略略瀏覽了將軍府的間架布局,覺得將軍府佔地頗廣,可是不曾用心布置,過于寒素和簡陋了,不夠豪華和氣派。

    陳大小姐不由暗自忖度著若是她做了這將軍府的女主人,定要把這將軍府全部推倒重建,建成一座處處雕欄畫棟,種滿奇花異草的神仙府邸!她又想到了資金的問題,玉珂既是清遠侯府世子,清遠侯府的財產將來都是他的;而她嫁過來,爹娘的陪嫁一定也不會少......

    她考慮了很多,單單忘了考慮玉珂長相怎樣,人品如何,對她有沒有那個意思。

    引路的徐婆子笑嘻嘻道︰“表小姐這邊請!”

    又道︰“我家將軍不在府里,府里的事情,外面是管家玉簫在管著,里面由孟姑娘總理。”

    陳大小姐給自己的貼身丫鬟綠竹使了個眼色。

    綠竹會意,拿出一錠銀子悄悄塞給了徐婆子,小聲道︰“我家大小姐賞給媽媽買酒喝。”

    徐婆子笑得眼楮都看不到了,連聲道︰“謝謝表小姐!”

    陳大小姐矜持地一笑。

    綠竹笑著問徐婆子︰“媽媽,孟姑娘是什麼身份啊,怎麼這麼大的臉面?”

    徐婆子和玉珂的奶娘林媽媽素來交好,受林媽媽影響,最是嫉恨孟隻,聞言小聲道︰“孟姑娘是我家將軍的房里人,最會討我家將軍歡心,將軍對她一向是‘含到嘴里怕化了,捧到手心怕摔了’,寵愛得緊呢!”

    綠竹輕笑一聲︰“我不信呢,將軍房里還能少了女人,就她一個丫鬟得寵了?”

    徐婆子見她不信,忙辯解道︰“老婆子說的全是真的,她容不了人,將軍房里只擺著她一個活菩薩,白菜青椒也是內院侍候的丫頭,可她們連將軍的邊都挨不到,更不用說別人了!”

    陳大小姐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瞟了綠竹一眼。綠竹很機靈,很快把話題引開了。

    到得正院門口,徐婆子表情一下子肅穆起來,先請陳大小姐稍候,她進去稟報孟姑娘。

    孟隻很快迎了出來。

    她不願意給陳大小姐磕頭請安,因此換了一身妝扮——簡單的同心髻,只斜插著一支明珠釵,耳朵上也只是墜著兩粒明珠,銀灰色繡折枝花卉的旋襖,白色繡銀灰雲紋八幅裙。

    陳大小姐看著做少婦打扮的孟隻,微微愣了一下,她本來是要等著這位孟姑娘來給自己這個表小姐來請安的,她連賞銀都準備好了。現在一看,這個孟姑娘分明是一路同行的那個架子忒大的孟姑娘,而且這個孟姑娘衣飾雖然簡單,卻華貴無比,而且是少婦打扮……看來是打算給自己一個下馬威了。

    她抬高下巴望著孟隻。

    陳大小姐有自己的驕傲,讓她給一個小小的通房丫頭行禮,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孟隻也不願意在陳大小姐面前屈著自己。

    若是別的玉珂長輩,她或許還會禮遇有加執奴婢之禮,可是對這個傲慢的陳大小姐,她越是謙卑,陳大小姐會越發的上頭上臉。

    孟隻屈膝福了福︰“見過表小姐!”

    說罷,她起身一擺手︰“表小姐請!”

    陳大小姐見一個通房丫頭這樣對待自己,一股怒火填滿胸腑,頗有替自己沒見過面的玉珂表弟管管家務調=教調=教丫頭的意思。可是她用眼角看了看,發現這個賤丫頭的身後簇擁著兩大大丫頭四個小丫頭,旁邊還侍立著幾個婆子——估計了一下雙方實力之後,陳大小姐很識時務地打消了念頭,昂首進了正院的起居室。

    孟隻引著陳大小姐進去,把陳大小姐安頓在了客位,自己在主位上坐了下來,然後命青椒泡茶。

    陳大小姐沒想到她這麼囂張,又听見素來用來送客的“泡茶”兩字,眼角不由一抽,還是按捺住了。

    兩人話不投機半句多,說了沒幾句就冷場了。

    陳大小姐實在覺得和一個通房丫頭交際,太降低自己身份了,很快就告辭了。

    看著陳大小姐昂首離去的背影,孟隻不由想要冷笑三聲。

    她知道自己這樣做,名聲傳出去可不太好,可是她又不和人交際,要那賢良淑德的名聲做什麼?

    玉珂從來不在乎這些,也用不著她去巴結別人。

    若是別人想來結交,自會來結交;若是別人看不起她,那也沒有結交的必要。

    在這一點上,她和玉珂很像。

    已經是初春二月了,園子里的桃花都開了,這天夜里卻突然刮起了風下起了雨。

    听著外面的風聲雨聲,孟隻想著正在摩訶城對敵的玉珂,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往常玉珂在家的時候,她嫌棄玉珂身上火力太大,還愛抱著她睡常常把她熱醒。

    現在玉珂不在家里,她孤枕獨眠,睡了大半夜被窩還是冰涼,不由想起玉珂,想到玉珂滾燙有力的肌膚,身體更加空虛了……

    她又翻了一個身,側身向外。

    風雨依舊,她似乎听到風雨聲中夾雜著馬靴的金屬底敲擊在青石板上的聲音。

    孟隻側耳細听,听出了是玉珂的腳步聲。

    她馬上掀開被子提拉上鞋子下了床,沖了出去。

    一身甲冑的玉珂正好推開門,立在孟隻面前。

    他的兜鍪和甲冑被雨淋濕了,被廊下的氣死風燈一照,閃閃發光。

    玉珂望著身著白綢繡花浴衣披散著長發小仙子般的隻果,不由分說,把她拉進懷里,低頭用自己的唇堵住隻果的嫣紅的唇。

    玉珂身上的甲冑太硬了,硌得孟隻難受,她“唔…唔……”使勁掙扎,可是她豐滿玲瓏的身體卻被玉珂用左臂牢牢壓在他的身上,她根本無法掙脫開他的壓制。

    玉珂的右手捧著她的臉,玉珂緊緊貼著她的身子,沉迷在她

    作者有話要說︰第二更~<!--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78第七十七章 雨夜歸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78第七十七章 雨夜歸人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