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七十章 王府風波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這時候天色已經晚了——冬天的夜,總是來得特別的早。可是即使在夜色中,南安王府的大門依舊威赫揚揚,高大的轅門在黑暗中沉默地矗立著,無聲地訴說著當年的 赫榮華、世事的滄桑與變化。

    自從老南安王趙貞開府建牙以來,除非發生家國大事,否則王府的大門難得打開。平常王府諸人進出也只是從東西角門進出。

    孟隻乘坐的馬車在東角門前停了下來。

    玉珂下了馬,把韁繩扔給了天晴,自己大步走到孟隻的馬車前,拉開車門,怔怔看著孟隻。

    經過孟隻被綁架的事件之後,他總是不想和孟隻分開,總覺得仿佛有很多話想要和孟隻說,可是望著孟隻,他又把那些想說的話全給忘記了;想要舉步離開,卻又舍不得。因此,他只是站在那里,怔怔地望著孟隻,眼中帶著些痴意。

    孟隻坐在車里抬著頭望著他。

    她被綁架的這幾天,玉珂仿佛一下子瘦了不少,也成熟了不少,就連臉上的輪廓也變得更加清晰了,開始了從少年向男人的過渡,原來還帶著些稚氣的臉一下子變得輪廓分明起來,成了一個清俊異常的男人。

    孟隻清楚地感受到,經過這次綁架事件,玉珂變得非常的黏她,分開一會兒都不願意,老是怕她一離開他的視線就會消失。

    她望著他,輕聲道︰“玉珂,我在這里等著你!”

    玉珂帶著皮質護具的手伸向孟隻,溫熱中帶著皮質的粗糲和柔軟的手握住了孟隻柔軟溫暖的手,沉聲道︰“你乖一點,不要亂跑,待宴會一結束,我就過來接你!”

    孟隻“嗯”了一聲,抬抬下巴,示意玉珂離開。

    玉珂卻依舊握著她的手,眼楮望著她,身子一動不動。

    玉珂的屬下早都習慣了玉將軍對孟姑娘的纏綿悱惻,早已做到波瀾不驚,看到和沒看到一樣,眼觀鼻鼻觀心立在那里。就連與孟隻同在馬車里的白菜和青椒,也都竭力減少著存在感。

    立在旁邊的玨之還能保持著面無表情的面癱狀態,而瑜之則一副夸張的目瞪口呆表情。

    孟隻眼角望到瑜之的表情,忙在玉珂手心捏了一下,低聲道︰“趕緊走吧!”

    玉珂松開孟隻的手,轉身看向瑜之和玨之︰“隻果就拜托你們了!”

    瑜之玨之︰“……”

    看著玉珂認鐙上馬,瑜之忍不住道︰“玉大哥,隻果姐不過是過來陪我娘熬年度除夕而已……”

    玉珂自馬上俯視著他。

    他強大的氣場令瑜之立刻緊緊地閉上了嘴巴。

    孟隻在瑜之和玨之的陪同下帶著白菜和青椒一起進了梨香院。

    明珠郡主穿著白狐大氅戴著雪帽已經在廊下候著了。

    她一見孟隻幾人進來,忙迎了上來。

    她握住了孟隻的手,孟隻發現她的手有點涼,就埋怨道︰“郡主,臘月的天,外面多冷啊,你就在外面等著,不嫌冷麼?”

    明珠郡主被她這麼埋怨了,非但不以為忤,反倒笑著道︰“我身上不是披著大氅麼,凍不著的!”

    一進起居室,孟隻就覺得一陣暖香撲面而來。

    明珠郡主不待丫鬟動手,自己幫孟隻去了紅紗羽絨斗篷,遞給了身旁的丫鬟,然後攜了孟隻的手在羅漢床邊坐了下來。

    白菜和青椒被明珠郡主的丫鬟引著到別的屋子歇著去了,起居室里就明珠郡主的兩個大丫鬟青梅和秀濤侍候著。她倆已經擺上了西瓜子、烤大棗、炒栗子、小核桃和松子等許多干果,又沏了清茶端了上來。待一切完備,這才悄悄退了下去。

    明珠郡主歪在鋪著柔軟錦墊的羅漢床上,一邊幫孟隻剝著小核桃,一邊絮絮地說著家常︰“……瑜之的外祖父外祖母去了我們夫婦在雲澤濕地的別院過年,瑜之他爹爹不放心,就先趕了過去陪著兩位老人;等過了年,我和大哥大嫂就要一起回潤陽了,再來金京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孟隻倚著錦緞靠枕隔著炕桌歪在床上,放松地傾听著明珠郡主說這些家常話。

    瑜之和玨之脫了大衣服,在靠東牆的大椅上坐了下來,兄弟兩個看著母親同孟隻一起吃零食聊閑天,坐了一會兒之後,瑜之笑眯眯道︰“母親,正好隻果姐姐陪著你了,我和玨之就去前面玩去!”

    明珠郡主睨了瑜之和玨之一眼,笑道︰“滾吧滾吧!不稀罕老娘,老娘還不稀罕你們倆熊孩子呢!記得子時過來給你們隻果姐和我來放爆竹!”

    瑜之笑著答應了,拉著玨之向母親和隻果行了個禮,就一起出去了。

    明珠郡主笑道︰“我大哥雖然帶著世子熙之進宮去了,但是外院的書房內住著他的那些清客什麼的,正在飲酒作耍,倒是頗為熱鬧,瑜之玨之這倆熊孩子就愛湊熱鬧!”

    孟隻被瑜之和玨之囚禁的時候,見到他倆就怕得要死,現在接觸多了,發現他倆其實就是倆小愣頭青,只不過是武功高強的愣頭青罷了。

    明珠郡主剝了兩個小核桃,拈著遞到了孟隻嘴里,然後問道︰“你玉珂過完年是要回到西北任上的,你呢?”

    孟隻嘴里吃著核桃仁,沒法說話。

    明珠郡主就道︰“你不要留在金京,和玉珂一起回西北去吧!在西北海闊天空,在府里你就是老大,何必在金京找不痛快!”

    孟隻看她為自己謀劃,就專注地听著。

    明珠郡主縴長的手指在炕桌上輕輕敲打著,一邊想一邊問道︰“玉珂到底是什麼打算?”

    孟隻想起了玉珂昨夜在情濃時給自己說的話,臉上不由自主透出些紅來,她低聲道︰“為了我,他一直在努力,想要成為更強大的男人……”

    明珠郡主看著她粉臉羞紅,心里甚是愉快,伸手在孟隻手上拍了拍,笑著道︰“傻孩子,你們倆感情好,這比什麼都強!”

    孟隻抬頭看著明珠郡主。

    她自明珠郡主眼中看到了無限的溫柔和疼愛,心里不由暖洋洋的。她知道,玉珂一直在為讓她成為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努力著,她也應該和他站在一起,一齊努力。

    孟隻沉吟了一下,組織了一下語言,這才徐徐道︰“玉珂想娶我為正妻,蔣太夫人和清遠侯都不贊同,所以玉珂想再等等,等他力量強到足夠做自己的主,就娶我為妻。”

    明珠郡主看著孟隻美麗而稚嫩的臉,嘆了口氣道︰“即使官做得再高又怎樣?聖上一句‘賜婚’,他不是還不能做自己的主!”

    孟隻聞言一驚,心髒猛地抽痛了一下,她眼巴巴看著明珠郡主。

    明珠郡主看她如此緊張,馬上又笑了︰“傻孩子,一點都沉不住氣!我嚇你呢!放心啦,我給你做主!”

    听她這樣一說,孟隻這才放松了下來,只是胸口余痛猶在。她揉著胸口道︰“嚇死我了!”

    她知道此時撒嬌是最有用的,可是卻不知道怎麼撒嬌,最後干巴巴道︰“郡主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明珠郡主看到她連撒嬌賣痴都不會,簡直是老實得可愛,心里更是疼惜,道︰“一切都有我呢!我不會去干涉清遠侯府的家事,但是若是聖上賜婚,我倒是可以發揮點作用的!”

    明珠郡主和孟隻聊了半日,怕孟隻饑餓,就命梨香院的小廚房炖了天麻烏雞湯送了上來,她和孟隻盤膝坐在羅漢床上,一邊喝湯,一邊說著閑話。

    兩人正說得熱鬧,就听明珠郡主的大丫鬟清秋進來稟報道︰“稟郡主,王妃來了!”

    孟隻一驚,馬上把手里的湯勺放進了碗里,脊背一下子挺直起來,心跳不由自主加快了。

    明珠郡主察覺到她的緊張,在她手上輕輕拍了一下,歪著頭靠近孟隻,悄聲道︰“隻果,無妨,有我呢;再說了,王妃看著沉靜肅穆,其實如果熟悉了的話,也是很慈愛的!”

    孟隻低低地“嗯”了一聲,同明珠郡主一起下了羅漢床,迎了出去。

    她們倆剛迎出去,南安王的妻子孫王妃已經在幾個盛裝麗服的丫鬟的簇擁下走了過來。她一見到明珠郡主,就笑了起來︰“勞駕妹妹親自來迎了,不敢當不敢當!”

    明珠郡主笑著迎上前,悄悄拉了一下孟隻,讓孟隻跟著她。

    孫王妃隨著明珠郡主和孟隻一起進了起居室。

    丫鬟們侍候著孫王妃脫了外面的狐皮大氅,又侍候著她在東側的大椅上坐了下來。

    明珠郡主命人給孫王妃重新奉了茶。

    屋子里的事情做完後,丫鬟們潮水般退了下去,起居室里很快就只余下孫王妃、明珠郡主和孟隻了。

    明珠郡主讓孟隻坐在自己身邊,指著孟隻含笑道︰“嫂子,這個丫頭名喚隻果,是我閨中膩友的女兒,她母親已經不在人世了,我待她是和待自己親生女兒一般的!”

    孫王妃早听人回報說明珠郡主最近和清遠侯世子玉珂的通房丫頭來往頗為密切,上次還請來了府里,臨走時還送了對方兩大車的貴重禮物。她心里早就好奇得緊了,今日一听說明珠郡主派了兩位小公子瑜之和玨之把這個叫隻果的姑娘給接了過來,就想著過來看看。

    她含笑審視著屈膝給自己行禮的這個女孩子。

    從她的角度看去,這個女孩子著實美麗,鳳眼幽深眼尾微挑,形成一個完美的弧度,睫毛長長的,小扇子一般微微顫動著,鼻梁形狀弧度皆極完美,豐潤的紅唇微微抿著,下巴尖尖的……

    孫王妃望著這個叫隻果的姑娘,心里覺得似乎在哪里見過一樣,說不出的熟悉。她雍容地笑了笑,道︰“平身吧!”

    孟隻這才立起身來。

    此時明珠郡主坐在羅漢床上,孫王妃坐在靠東側的大椅上,而孟隻站在起居室的中間。孟隻正在為自己的位置尷尬著,就听明珠郡主柔聲道︰“隻果,你這丫頭怎麼還不過來陪我?”

    孟隻忙又向著孫王妃福了一福,走到羅漢床邊,在明珠郡主柔和目光的指引下,挨著明珠郡主坐了下來。

    孫王妃這時已經意識到自己這個小姑子是真心疼愛這個叫“隻果”的丫鬟了。她和丈夫南安王趙梓的感情很好,愛屋及烏,對明珠郡主這個小姑子也很親熱;而明珠郡主也對這個嫂子很親熱,所以平時姑嫂倆的感情還真不錯,沒有不少人家姑嫂不和那些事情。

    她來的時候,就命人準備好了見面禮,此時也不說是賞,只說是“給佷女的見面禮”,命丫鬟拿了過來。

    孟隻雖然在明珠郡主身旁坐了下來,卻一直在悄悄地觀察著孫王妃——她對自己生父的妻子還是很好奇的!

    孟隻自己是一個極為美麗的人,平常日日面對的玉珂的相貌又極為出眾,她對美人的界定不由自主標準就定得有點高。在她看來,孫王妃的外貌很是端莊,雖然和美麗不沾邊,卻勝在溫和有氣質,帶著一種歲月打磨出來的婉約溫潤,如同一塊瑩潤的玉石,或許不夠璀璨亮麗,卻自有自己的風格氣度。

    孫王妃含笑道︰“我這里有一個小玩意兒,權當是給佷女的見面禮了,可不要嫌棄啊!”

    孟隻忙起身過去行禮道謝。

    孫王妃招手讓她過去,親自把這串翡翠珠套在了孟隻的手腕上。這串翡翠珠原本是要掛在項上的,現在套在了孟隻的腕上,足足套了三圈還有余。

    孟隻知道這翡翠珠子很貴重,忙再次屈膝謝了孫王妃。

    孫王妃若有所思道︰“隻果這個小丫頭,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看著就親切,很想親近親近呢!”

    明珠郡主笑道︰“這丫頭長得面善,我第一次見她也是這個樣子呢!”

    三人絮絮談著天,時間流逝得很快,轉眼間就到了子時。

    院子離忽然傳來了一陣喧嘩,孟隻想著是瑜之和玨之他們回來了,正往外看,就看到瑜之、玨之、玉珂還有一個十五六歲的陌生少年一起走了進來。

    這四個人倒了抱廈里,丫鬟們紛紛上前幫他們脫去外面的披風、大氅和斗篷之類的防寒衣物。

    待除去了外面的衣物,這四個人才進來向明珠郡主和孫王妃見禮。

    這四個人中,玉珂、瑜之和玨之都是一等一的美少年,在這燈光的掩映下,越發顯得面若傅粉唇似涂丹,風流俊雅之至;唯有那個陌生的少年,雖然不算俊美,但勝在雅致,一身白色繡雲紋的世子禮服,襯出了他青竹般挺拔修長的身段。

    孟隻悄悄注意了一下他,心中猜想他就是南安王世子趙熙之了。果真,待他們行完禮,明珠郡主笑道︰“阿珂、熙之,子時還沒過,你們怎麼就從宮里回來了?”

    玉珂大概喝了不少酒,眼楮有些迷離,他只是笑了笑,沒說話。

    那個叫熙之的少年含笑道︰“姑姑,佷兒不是想你了麼!”

    他此時抬著頭,注意到了姑姑旁邊的那個美麗少女,不由微不可見地愣了愣——這個女孩恁地眼熟?

    這時候明珠郡主又開始調笑玉珂︰“阿珂,你想你家隻果了麼?”

    孟隻以為玉珂會淺笑不語的,卻不知道玉珂在宮里的宴會上飲了些酒,臉上雖然不大顯了,其實酒意猶在。

    玉珂笑盈盈望著明珠郡主︰“郡主明鑒,我想我的隻果了,我來府里就是要接她回家呢!”

    屋子里眾人紛紛一愣︰“……”好熱情的清遠侯世子!好奔放的西北將軍!好彪悍的綿綿情話……

    孟隻臉皮不算薄,現在也紅了起來。

    對于眾人的瞠目,玉珂恍若未覺,上前拉了孟隻的手︰“隻果,隨我回家去吧!”

    孟隻臉皮臊得通紅。

    明珠郡主哈哈大笑道︰“隻果,快隨阿珂回去吧!”

    孟隻這才起身。

    她和玉珂向大家道了別,這才一齊離去。

    剛出了起居室的門,玉珂就又牽住了孟隻的手。

    孟隻知道里面的人還看著呢,就用力甩開了。

    玉珂猝不及防,被她給甩開了,甚是委屈,捉住孟隻的手再也不願放開,孟隻只好任他牽著了。

    陪著母親回松濤苑的路上,趙熙之輕輕道︰“母親,你覺得這個隻果姑娘長得像誰?”

    孫王妃沒有說話。

    她想起了很多年前,十四歲的她在南安王府,驚鴻一瞥看到的那個人,那精致秀美的幽深鳳眼,那如同雕塑的俊美容顏,令她從此銘記,用了一生的時間……

    作者有話要說︰每日的漠漠推文時間︰漠漠的完結文《南安太妃傳》也很好看哦,親愛的們,去看看吧~<!--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71第七十章 王府風波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71第七十章 王府風波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