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六十四章 囚禁生涯(二)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待天昊帝在芷蘭閣三樓就寢之後,清遠侯玉成秀再次檢查了一遍布置守護天昊帝的太監和暗衛,確定沒有問題了這才回了芷蘭閣一樓的住處歇息。

    他的住處就在玉珂隔壁,侍候的太監正要服侍他盥洗,就听見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玉成秀的房門很快就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一身青色錦袍的玉珂站在門口,看了玉成秀一眼,又看了那個太監一眼。

    太監很有眼色,知道玉氏父子一定有事情要商談,彎腰倒退了幾步,轉身走了出去,又貼心地關上了門。

    玉珂走向房門,側耳傾听了一會兒,沒有听到外面有呼吸聲,這才轉向自己的父親︰“爹,聖上這次巡游還有多長時間結束?”

    玉成秀道︰“聖上除夕那日一定會回金京大宴群臣的,也就這一兩天內就回去吧!”

    他看了玉珂一眼,發現玉珂表面鎮靜,可是眼神幽深,嘴唇微不可見地顫抖,藏在袍袖里的雙拳似乎緊緊握著,看起來頗為緊張,似乎處在盛怒之中。玉成秀盯著兒子,沉聲道︰“玉珂,到底出了什麼事?”

    玉珂困獸般踱了幾步,方停了下來︰“我的女人不見了!”

    玉成秀皺起了眉頭︰“你的內院的安全保護措施不是很嚴密麼?”

    玉珂急躁地又踱了兩步才道︰“我懷疑是馮氏干的!”

    “馮氏?”玉成秀輕蔑地笑了一聲,“那個女人沒那麼大的能耐,她也就會在宅子內做點不入流的勾當!”

    玉珂輕輕道︰“我接到的信報是內院外面布置著大量護衛,人就這樣消失了,一點痕跡也沒有!會不會是馮氏從外面找的人?”

    玉成秀點了點頭︰“很有可能,有錢能使鬼推磨。”

    玉珂望著玉成秀,緩緩道︰“爹,若是馮氏做的,她的目標只能是我。”

    他知道自己是父親最不能觸動的一部分,是誰都不能踫觸的逆鱗,上次馮氏對付自己,得到的結果就是八年的獨守空閨,這次只要確定馮氏對自己不利,父親一定會全力對付她。

    果然,玉成秀的臉色大變。

    對他來說,女人就像一層窗戶紙,破了就再糊一層,不算什麼,所以玉珂的女人被綁架,他並不在意。可是,玉珂這樣一說,他馬上就明白了,他知道玉珂對那個叫隻果的女孩子有多重視。

    想到一向視女人為玩物的自己居然會生了這麼一個情種兒子,玉成秀就感覺森森的蛋疼。

    他沉思片刻,看向玉珂︰“你先回房去等著,我這就去見聖上!”

    听了父親的話,玉珂一直緊繃的心才放松了一點,不過依舊眼巴巴看著玉成秀,並不離開。

    玉成秀知道兒子的打算,嘆了一口氣道︰“也罷,老子的東西,早晚都是你的!”

    他解下腰帶上系的翡翠玉佩,遞給玉珂︰“這是我的信物,用這個可以號令聖上的青衣衛,用西戎密探潛入做借口!我現在就去稟報聖上,你在房里等著我的消息!”

    除了天昊帝和南安王,很少人知道,天昊帝的近護青衣衛的首領居然是清遠侯玉成秀。

    玉珂倒退了一步,躬身向父親行了個大禮,轉身離去。

    玉成秀也立刻出了房間,直接去了芷蘭閣的三樓。他一向負責天昊帝的近身扈衛,這個時候覲見雖然不合適,卻也並不是第一次。

    守在芷蘭閣三樓,扮成太監的青衣衛暗衛看到玉成秀上來,現身抱拳道︰“見過侯爺!”

    玉成秀沉聲道︰“請通報聖上,臣玉成秀,有急事要稟報聖上!”

    “是。”

    半夜子時,溫泉別宮大門洞開,夜色中五騎風一般奔馳而出,向金京方向奔馳而去,溫泉別宮的大門隨即闔上。

    玉珂一身黑色騎裝一馬當先,身後的玉琴、玉劍、天晴和下雨四騎緊隨其後,連成一線,在蒼黑色的夜色中不停地催馬奔馳著,似一把黑色的利劍,劃破無邊的黑夜。

    等他們趕到金京的時候,金京大門剛好打開。

    玉珂等人回到清遠侯府,直接從東門小門進了青竹院。一直候在外書房的惠和方英雄聞訊立刻迎了上來︰“參見將軍!”

    玉珂一擺手,腳步不停,直接往內院走去。

    惠和方英雄頓了頓,玉珂頭也不回道︰“還不跟上!”

    玉珂站在起居室里,望著空空蕩蕩的羅漢床,默默無語。

    惠上前道︰“和孟姑娘一起失蹤的是如翠姑娘,已經遵照將軍您的吩咐,聯絡了北疆礦上,回音還沒有到。”

    方英雄上前道︰“屬下趕到的時候,在這里聞到了一股異常的甜香,判斷出來是綺夢香。”

    玉珂眉頭一皺,望向他。

    方英雄與玉珂對視著,緩緩道︰“綺夢香是幫派組織黑衣盟所特有的迷藥,而馮氏侯夫人的陪房梅媽媽的女婿付先林三天前剛剛聯絡過黑衣盟金京分舵。”

    玉珂低頭沉思片刻,抬頭道︰“馮氏最寶貴的是什麼?”

    方英雄望著他,輕聲道︰“玉琳二公子……”

    玉珂冷冷一笑︰“給我綁了玉琳!”

    “侯爺那邊?”惠上前一步,擔憂地望著玉珂。

    玉珂看向空蕩蕩的羅漢床,澀聲道︰“怕什麼?我又不是要宰了他!”

    方英雄看了惠一眼,道︰“是。”

    他轉身離開。

    玉珂看著惠︰“拿著這個去御街見青衣衛首領太監,命青衣衛全力追蹤黑衣盟,理由是懷疑黑衣盟同西戎叛黨勾結。”

    惠抱拳行禮︰“是。”

    他也轉身離開。

    “玉簫!”玉珂站在羅漢床前,沉聲道。

    “是。”玉簫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身後,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玉珂轉身看著他。

    玉簫單膝著地,跪了下來︰“屬下……有負將軍所托!請將軍嚴懲!”

    玉珂盯著他,澀聲道︰“最後給你一個將功補罪的機會!”

    玉簫抬頭望著他。

    玉珂盯著他的眼楮,緩緩道︰“捉住洪嬌嬌,嚴刑逼供,務必讓她交代出當年的事,無論使用什麼手段。”

    “是。”

    玉簫轉身離去,背脊挺直。他已經大意過一次,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孟隻被綁架。

    這次,決不能再錯了!

    時近中午,天上掛著白蒼蒼的太陽,徒勞地散發著熱力,根本驅走不了寒冬臘月無邊的寒冷。

    清遠侯府外松內緊,已經被玉珂的人控制了。

    玉珂的暗衛守在暗處,親兵守在明處,把清遠侯府變成了一個只能進不能出的牢籠。

    蔣太夫人原本計劃著要去老姐妹輔國公夫人那里去拜訪,車都準備好了,結果連她居住的正院的大門都沒能出。

    身穿甲冑的玉珂親兵面無表情,只會反復地重復著一句話︰“請太夫人安歇!”

    蔣太夫人拄著拐杖,帶著幾個婆子丫鬟大步走了出來,站在正院大門處把這些親兵罵了個狗血淋頭,結果這些士兵只是默默听著,听完了依舊擋在前面,重復著一句話——“請太夫人安歇”。

    蔣太夫人差點氣暈,只好叫囂著“讓玉成秀過來見他老娘!”

    親兵︰“侯爺在溫泉別宮扈衛聖上,請太夫人安歇!”

    蔣太夫人怒氣勃發拂袖而去,躺在床上喘息不已。

    親兵倒也不含糊,提前就把府里的醫女請了過來,送進了正院。

    馮夫人原本正在開心。

    能令意氣風發的玉珂吃癟,是最令她開心興奮的事情。

    她雖然花了大筆的私房銀子,卻給玉珂添了堵,心里如何能不快樂?

    因為太興奮了,馮夫人很晚才睡著,第二天就起來得很晚。起床之後,她正坐在起居室里飲茶,大丫鬟嫣紅忽然來報︰“夫人,公子不見了?”

    馮氏大驚︰“公子?哪個公子?”最好是玉珂那狗崽子!

    “稟夫人,是二公子!”嫣紅渾身發抖,“侍候二公子的帥媽媽和青蓮金桂在外面跪著呢!”

    馮氏覺得天旋地轉,一下子軟倒在了床上。

    她竭力掙扎著︰“快……快去正陽侯府見我的兄長!”

    嫣紅膽怯地看了她一眼︰“夫人,世子的人已經封鎖了整個侯府,只能進不能出……還有,粉桃和徐媽媽奉您的命令去正陽侯府送信,卻沒敢進去,直接跑了回來,說是西北總督玉大人和御史台孔大人帶人抄了正陽侯府……”

    馮氏覺得太陽穴突突直跳,心髒的跳動一下重似一下,她一下子暈了過去。

    看著鼻子嘴邊流出鮮血的馮夫人,嫣紅尖叫起來︰“快來人啊,夫人暈倒了!夫人暈倒了!快來人啊!”

    外面候著的一群丫鬟婆子听到聲音涌了進來,圍著羅漢床七嘴八舌叫喚著︰“夫人!夫人!你醒醒啊……”

    孟隻冷得睡不著。

    她這才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真好,被這樣凍了一天兩夜也沒有生病。孟隻想︰這都是因為玉珂前段時間讓姚小萌給她各種的調養。

    孟隻裹著薄被,一邊瑟瑟發抖,一邊想著玉珂。

    她從來沒有如此深刻地感受到,玉珂是她生命中的暖陽,給了她無窮的光和熱,愛著她,保護著她,給她他所能給的一切。

    孟隻想︰如果她的生命因此而結束,那麼她也是幸福的,至少她曾經擁有過玉珂那麼熾烈的愛。

    孟隻正在胡思亂想,忽然听到衣袂在風中揚起的獵獵聲,她身子一顫,竭力控制著身體的顫抖,悄悄握緊了手里金釵,把金釵的頂端朝外。

    此時她正側身面對著窗口那邊。

    孟隻悄悄把眼楮睜開了一條縫。

    一個黑衣人抱著一大團黑乎乎的東西,飛鳥一般自窗口掠了進來,立在了房間的地上,向孟隻床邊走來。

    孟隻握緊金釵,竭力屏住呼吸,想著萬一那人侵犯自己,就稍加忍耐,趁機把金釵的尖端刺入他的心窩,一擊而中,總之不能便宜對方!

    那人走近了孟隻,卻站在那里,把手里那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展開,蓋在了孟隻的身上。

    孟隻感受到身上似乎被加了一層棉被,她不敢放松,依舊緊握著金釵,渾身緊繃著。

    那人輕笑一聲,聲音帶著少年特有的清亮︰“我這人呢,一向憐香惜玉,舍不得眼睜睜看著美人兒受苦!另外,你別多心了啊,我可對老女人沒興趣!”

    孟隻︰“……”老女人?我才十八歲,很老麼?

    那人說完之後,哈哈一笑,轉身施施然走向窗子。

    他的身影一如白日所見,寬肩細腰長腿,極是健美,只是多了些說不出的瀟灑。

    孟隻望著他一震袖子,“撲”的一聲之後,人就自窗口消失了。

    孟隻打了個滾,把他蓋上的那個被子也卷在了身上,腦袋縮進了被筒里,這樣就能避免寒風直吹頭部了。

    她決定繼續執行麻痹敵人的策略。

    第二天,黑衣人又從門進來給孟隻送飯,孟隻笑容滿面地把自己那幾個值錢玩意往他那邊推了推︰“謝謝壯士昨夜賜被之恩。”

    黑衣人瞧都沒瞧那些東西,放下食物,又背對著孟隻站在了窗前。

    孟隻忐忑不安地端起了飯碗,就听到窗前那人道︰“不是我!”

    咦?孟隻睜大了眼楮︰不是你是誰?!就算是夜里我也差不多能認出你的背影好不好!

    她轉念一想︰難道這個人有雙重人格,白天一個人格,夜里一個人格,而且夜里那個人格除了嘴賤一點,其實是善良的?

    孟隻越想越覺得靠譜,開始默默計劃著白天多睡一會兒,夜里和那人攀攀交情,以求脫身之策。不管怎麼說,知道那人對自己不感興趣,多少還算是一件好消息。

    今日依舊是一日兩餐,量不算大,但是對于被囚禁了兩日的孟隻來說,還是頗為豐盛的。她睡了半日,原本是不餓的,可是依舊把冷淡寡言的黑衣人送來的白菜炖粉條和兩個饅頭吃得干干淨淨,然後又躺了下去,繼續養精蓄銳。

    孟隻等了半夜,還是不見黑衣人的動靜,她想了想,就用力跺了三下腳,示意自己方便過了。

    果然,她跺完腳沒過多久,就听見了衣袂揮動的聲音。

    孟隻看向窗口,那個黑衣人果真來了。

    大概正在睡覺的緣故,他的長發披散著,被風吹拂著,看起來有點飄飄欲仙的感覺。

    孟隻卻縮進被筒里不敢動了——她發現這個人沒有戴面罩!

    難道要殺死她了麼……

    孟隻心中升起了一種可以叫做“視死如歸”的豪情,唯一令她擔心的就是孟煜,不過想必看在她的面子上,玉珂也會照顧孟煜的。

    她閉上了眼楮。<!--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65第六十四章 囚禁生涯(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65第六十四章 囚禁生涯(二)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