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六十二章 驚變之夜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明珠郡主還要在望江樓等著接人,玉珂就帶著孟隻先離開了。

    原本玉珂還要強撐著騎馬回去,可是孟隻清楚他飲了太多酒,怕他再騎在馬上吹了冷風受涼,就讓玉簫去運河碼頭雇了輛舒適的車子,讓白菜和如翠坐上,她扶著玉珂坐進了自己的車子。

    馬車一動起來,玉珂就告訴孟隻︰“明珠郡主接的人是南安王和他的妻子孫王妃!”

    孟隻沒當回事,對此也沒有什麼感覺,對于她來說,不管是南安王趙梓,還是他的孫王妃,都是不相干的外人,她只是忙著照顧玉珂。

    玉珂喝完酒只有一個毛病——他會變得低齡化,幼童一般,特別地依戀孟隻,恨不得時時挨著孟隻纏著孟隻,還嘰嘰咕咕說個不停,向孟隻傾訴衷情。

    孟隻早就習慣他這個樣子了,一邊“是是是”地應著,一邊照顧他。

    馬車在街道上轆轆而行,玉珂躺在寬敞的車座上,頭枕在孟隻大腿上,臉在孟隻懷里拱來拱去,說著幼稚的話。孟隻一路上都在輕輕地撫摸他,柔聲撫慰他,原本想好好同他談談的,在此情況下當然不可能了。

    回到清遠侯府,孟隻直接帶著玉珂回了內院,服侍他喝了半碗醒酒湯,就陪著他歇下了。

    第二日一大早,玉珂就醒了,他抱著還在睡覺的孟隻好一陣揉搓,被猶自沉睡的孟隻打了幾巴掌,這才下了床。

    他關上拔步床的床門,讓孟隻繼續睡,自己先去洗了個熱水澡,收拾停當,這才叫醒了孟隻。

    孟隻揉了揉眼楮,接過玉珂遞給一杯溫度正好的毛尖,一飲而盡,這才清醒了過來,依偎在枕頭上望著坐在床邊的玉珂。

    玉珂被夏秋時節的日頭曬黑的臉,進入冬季沒過多少日子,就又變得白皙如玉起來。此時他眉睫烏濃,尤其是一雙單眼皮大眼楮,清澈如水黑白分明,嘴唇嫣紅瑩潤,輪廓精致好看——脫去了那層被練兵時的太陽曬出的淺褐肌膚,他又變成了一個漂亮得不像武將的少年

    孟隻溫柔地望著他。

    她知道,玉珂如今眼中的溫柔只有望向她的時候才有,看向別人的時候,從來沒有這樣的眼波。

    他看向敵人的時候,眼神銳利,如同鷹隼。

    他看向旁人的時候,眼楮好似兩潭深水,波光粼粼,內藏無盡暗涌。

    只有看向她,才會這麼柔情繾綣——這是她愛的男人呵!

    玉珂俯身在孟隻唇上啄了一下,才道︰“隻果,我等一會兒得進宮覲見聖上,臨行前需要和你好好談一談!”

    孟隻望著他,道︰“是關于我的身世麼?”

    玉珂點了點頭,道︰“你的身世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他看向孟隻,孟隻晶瑩如玉的肌膚上微微透出些粉紅來,鳳眼微眯,長長的睫毛垂了下來,遮住了眼波,看起來似乎還沒睡醒的樣子。

    他忍不住伸手把她自被子里抱了出來,放在自己腿上,擁著孟隻等她說話。

    拔步床的床門緊緊關閉著,里面香暖異常,一點都不冷。

    孟隻一邊思索著如何措辭,一邊在玉珂懷里動了動,找了個舒適的姿勢,這才道︰“我母親臨終前,告訴我若是無路可走,可以帶著弟弟去投奔南安王或者明珠郡主。後來,白菜告訴我我生得很像南安王,……也很像老王爺諸位公子,我就有了些懷疑。這次見了明珠郡主,我更加肯定了我的猜測……她對我實在太好了,除了你,從沒人對我這麼好……”

    玉珂憐惜地擁緊她,低聲道︰“以後我永遠對你好!”

    他緩緩道︰“太夫人和馮氏想給我安排婚事。我原本想著把自己的名聲搞臭就沒人願意把女兒嫁給我了,只是我目前處于上升趨勢,手握重兵又深得聖上信賴,將來還能繼承清遠侯爵位,不少權貴,比如田丞相方面和胡太傅方面,不顧我的狼藉聲名,都想拉攏我,我擔心他們會讓聖上賜婚。所以就準備找一個能夠左右聖上的決定並且願意幫咱倆的人,思來想去,這個人選就是明珠郡主,她是對聖上最有影響力的人……我不能確定她和你的關系,所以有了今日一試,看來我試對了!”

    孟隻抬頭望著他,輕輕道︰“玉珂,我想做你的妻子,你唯一的女人!”

    說完之後,她盯著玉珂,心髒怦怦直跳,很怕從他臉上看到一絲猶疑,看到一絲勉強。

    玉珂微微一笑,溫柔地望著她︰“隻果,你在向我求婚麼?”

    孟隻盯著他,輕輕“嗯”了一聲。

    玉珂一臉的繾綣,笑著點了點頭︰“好,我答應娶你做我唯一的妻子,你會是我唯一的女人!”

    孟隻鼻子酸澀,幽深鳳眼里瞬間溢滿淚水,她把臉貼在了玉珂臉上,輕輕磨蹭著,沒有說話。

    玉珂也是無言,手在她身上輕輕撫摸著。

    半晌,孟隻方問了出來︰“玉珂,你不是應該娶個對你的前途有幫助的女人麼?我可是幫不到你啊,而且我若是南安王的私生女的話,怕還要連累你呢!”

    玉珂在她唇上又吻了一下,輕笑道︰“你想像我父親一樣,冷落自己愛的女人,去向貴女馮氏這樣身份的女人獻媚,賣身給她和她的家族麼?”

    他冷笑道︰“如果連和自己心愛的女人在一起都做不到,我就算做了皇帝,又有什麼趣味?像天昊帝一樣被貴女嬪妃們輪流嫖-宿麼?”

    孟隻想到玉珂所描繪的畫面,頓時覺得萬分違和又好玩,不由點了點頭︰“嗯,你說的很有道理!”

    玉珂從未和人剖析過自己的內心,談興正濃,有些剎不住了,繼續八卦起來,滔滔不絕道︰“就說天昊帝吧,京中權貴圈子都傳言他真正喜歡的女人是他的堂妹明珠郡主,可是他不還是娶了田氏女做皇後,納了胡氏女做貴妃,並且讓這兩個女人生下皇子,令她們身後的家族斗來斗去……”

    他摟住孟隻︰“看,有了你,我豈不是比皇帝還幸福?”

    孟隻笑著動了動,很快感受到了身下玉珂身體的異狀,再也不敢亂動了,忙對玉珂說道︰“你不是要入宮覲見麼?快遲到了吧?”

    玉珂滿心不情願地離開了,臨出門,他把青竹院武功最高的玉簫、白菜和姚小萌叫到一起,交代他們一定要護好孟隻,這才離開。

    玉簫是他的心腹;白菜和姚小萌來自南安王府,忠誠也是可以保證的;至于沒有武功的如翠,她的父親在他手里,被他安排進了北疆的礦上做管事,應該不會背叛的。

    玉珂放心進宮了。

    馮氏這日一大早,稟了蔣太夫人之後,就帶著兒子玉琳回了娘家正陽侯府。

    到了娘家,見了哥哥馮政盛,馮氏才知道事情不妙。

    馮政盛正在書房里團團轉,一听說妹妹已經到了,忙把妹子請到了書房。

    書房里只剩下兄妹倆了,馮政盛才道︰“你如今和玉成秀的關系如何?”

    馮氏臉上現出怨恨之色。

    馮政盛道︰“若不是你目光短淺,命人害那玉珂,你們也不至于……”

    馮氏瞪著兄長道︰“玉珂那崽子擋了我的琳兒的道,我一定要他死!”

    馮政盛看著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妹妹,眉頭皺了起來︰“你既然做了這事,為什麼不做得徹底一點?索性把那崽子給弄死也好,也不至于像如今這樣做什麼都會被掣肘!”

    馮氏想起自己當年的一念之差心慈手軟,導致今日玉珂的手握權柄威赫一方,也不禁嘆了口氣︰“我那時候,不是怕玉成秀知道我弄死了他兒子生氣麼……”

    馮政盛瞅了她一眼︰“婦人之仁!”

    馮氏默然,轉移話題道︰“哥哥今日為何叫我過來?”

    馮政盛嘆了口氣道︰“玉清聯合戶部尚書韓玉川、兵部侍郎詹俊輝、御史中丞馬慶峰,聯名上奏彈劾我。聖上讓我回家反省,現在聖上的青衣衛正在暗查我。”

    馮氏一驚︰“兄長,何不去見田丞相?”

    馮政盛黯然道︰“田丞相雖然還願意見我,可是听其言行,也只不過是隨口敷衍而已,怕是要放棄我這小卒子了!”

    兄妹倆面面相覷,默然無語。

    過了一會兒,馮氏道︰“你為他們做了那麼多,還有姻親關系,田丞相不會如此輕易……”

    馮政盛看著妹妹︰“田子敬利欲燻心,有什麼是他做不成來的?不過,我若是對他還有用處的話,他就還會護著我的。”

    馮氏望著他,等著他繼續往下說。

    馮政盛道︰“妹子,做哥哥的需要麻煩你了……”

    馮氏︰“哥哥你盡管說吧,只要妹子能做到!”

    馮政盛湊近妹妹,低聲說了幾句。

    馮氏听完之後,思索了一會兒,道︰“我知道怎麼做了,哥哥你放心吧!”

    一直到了傍晚,玉珂都沒有回來。

    用過晚飯之後,玉簫才親自進來,把一個用蠟封著的比孟隻的尾指還細一點的鐵筒交給了孟隻。

    孟隻先看了看蠟封上玉珂的朱砂印,然後才拔下簪子,用簪子捅開了蠟封,取出了一卷小小的信紙。

    信紙上是玉珂的字,為了節省地方,全都擠在一起,是蘸著朱砂寫成的。

    他在信里告訴孟隻,他和他父親扈衛聖駕去了燕州的溫泉別宮,讓孟隻注意安全,小心門戶,不要離開內院一步,以免給人可乘之機。等他從別宮回來,就帶著她回西北黑水城。

    玉珂平時頗為沉默,可是這封信卻寫得很 隆br />
    孟隻看完之後,把信紙湊到燭焰上燒掉了。

    玉簫同白菜如翠站在一邊,看孟隻燒掉了信紙,方告辭離去了。

    如此過了兩三日,也沒有什麼動靜,不過孟隻依舊沒有放松,從不離開內院一步。

    這日夜間,玉簫同姚小萌在值事房里下棋,白菜去外面的小廚房給孟隻做宵夜去了,孟隻同如翠坐在起居室的羅漢床上抹骨牌玩耍。

    如翠端了一碟鹽炒西瓜子放在一邊,和孟隻一邊玩一邊嗑著瓜子吃。

    玩了一會兒,如翠微笑道︰“姑娘渴了吧,奴婢給你倒杯水?”

    孟隻原本沒有感覺到渴,可是如翠一說,她果真有點渴了,就點了點頭。

    如翠起身下了羅漢床,穿上鞋子去了隔壁茶水間,很快就端著一碗八寶茶進來了。

    孟隻喝了一口,覺得這八寶茶味道怪怪的,甜的發膩,喝了兩口就放下了。

    如翠問道︰“姑娘,不好喝麼?”

    孟隻點了點頭︰“糖是不是放得太多了,有點膩膩的,喝了嗓子難受!”

    如翠一听,端起八寶茶就要出去倒了。

    孟隻正要出言阻止,看她已經出去了,也就沒說什麼,坐在羅漢床上等著她回來。

    如翠剛出去,孟隻就覺得眼前一陣眩暈,她很快什麼都不知道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63第六十二章 驚變之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63第六十二章 驚變之夜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