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五十三章 陽謀陰謀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玉珂交代玉簫︰“你去見一下大老爺,替我約一下……”

    玉簫點頭離去。

    鳴玉山極為陡峭,山頂卻很平緩,西北最大的古寺清音寺就建在山頂之上,路上絡繹不絕都是登高的人。

    清音寺建築巍峨高大,佔地頗廣。

    孟隻離老遠就看到清音寺前站著兩排士兵,阻攔了要進清音寺的游人。

    她看了玉珂一眼。

    玉珂卻依舊拉著她往前走。

    玉琴早已上前亮了身份,士兵紛紛向玉珂行禮,讓出了一條通道。

    進了清音寺之後,玉珂陪著孟隻到大殿拜祭。

    拜祭完出來,他和孟隻交代了幾句,就留下玉琴、白菜、如翠和姚小萌等人陪著孟隻,他帶著人去了寺後的一個小院。

    清音寺歷經千年,寺院佔地極廣,到處古木參天,幽靜異常,令人不由自主靜穆了起來。

    孟隻發現寺院里幾乎沒看見什麼游人。

    今日是重陽節,不管什麼地方的人都有團聚登高的傳統,她上山的過程中,也遇到了不少游人,為什麼寺廟門口偏偏有士兵在門口阻攔游人進入呢?

    玉琴听了她的問題,沉吟了一下才道︰“西北總督陪夫人來清音寺進香,因此寺院靜寺了。”

    孟隻記得西北總督正是玉珂的伯父,不由看了玉琴一眼。

    玉琴想了想才道︰“姑娘若是遇到玉夫人,不用主動見禮。”

    孟隻雖然不是特別明白,卻依舊點了點頭。她知道玉琴玉簫玉劍他們都是玉珂一等一的親信,對玉珂忠心耿耿,絕對不會坑自己的。

    大殿東側是一個小小的院子,院門旁掛著一個小小的黑漆匾額,上書“桂香院”三個字。里面大約種著幾株晚桂,遠遠地散發著沁人的甜香,孟隻一行人也被這甜香吸引著走了進去。

    孟隻走在最前面,她疾步走到了院子里,仰首看著掛滿米粒大桂花的枝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這時候,孟隻忽然听見玉琴的聲音自身後傳來︰“標下見過大公子!”

    孟隻抬頭一看,只見屋前的台階上站著一個黑衣青年,眉目俊俏長身玉立,大約十□歲的模樣。

    那青年目光如水,緩緩滑過孟隻,稍作停留,這才看向孟隻身後的玉琴︰“是玉琴麼?我二弟也過來了?”

    玉琴恭謹道︰“是。”

    孟隻猜到這是玉珂大伯家的獨生子玉了,就屈膝行了個禮,並沒有說話。

    玉琴開口向玉告辭之後,一行人出了桂香院。

    走出了一段距離,孟隻還覺得背上癢癢的,好像有人盯著自己後背一樣。她不禁暗笑自己太敏感了。

    等孟隻回到大殿前,發現玉珂已經在等著自己了。

    看到孟隻過來,玉珂迎上前,低聲問道︰“走累了麼?”

    孟隻笑著搖了搖頭。

    玉珂牽著她的手往外走去。

    他已經和大伯父玉清進行了密談。

    玉清想要扳倒正陽候馮政盛,他提出要玉珂勸說他父親玉成秀坐山觀虎斗,不要插手。

    玉珂剛接到惠發來的調查結果,給他母親診病的女醫洪嬌嬌的妹妹,正是為正陽候馮政盛夫人診病的女醫洪愛愛!

    雖然進一步結果沒有出來,可是玉珂已經能夠初步斷定,自己母親的死與正陽侯府有關。

    玉清此舉,正中他的下懷,伯佷倆談得很是融洽,很快就達成了好幾項協議。

    隨著玉將軍和孟姑娘重陽登高之後,姚小萌更加確定了玉珂極其重視孟隻。

    姚小萌深知這位玉將軍同南安王府關系緊密,因此他對孟隻很是上心,回到西北將軍府,就開始細心為孟隻診病。

    在他的藥療食療雙管齊下的治療下,孟隻的身體越來越好,已經基本恢復了健康。

    玉珂心疼孟隻,沒有再讓她喝過避子湯,采用的是孟隻所說的安全期避孕法,他自己也問過了姚小萌,得到了肯定。

    可是他一直半信半疑,很擔心孟隻會懷孕,又怕她體型嬌小容易難產,所以就索性讓姚小萌一直留在了將軍府里,做了將軍府的府醫。

    九月很快就過去了,十月很快來到。

    玉珂一日有了閑空,就帶著孟隻騎馬去了城西的丘陵玩耍。他把護衛親隨都留在了下面,自己騎著馬帶著孟隻上了丘陵最高處。

    他下了馬,讓孟隻坐在馬鞍上,一同觀賞這西北的初冬景致。

    孟隻坐在玉珂戰馬上,玉珂牽著馬,一同向西望去。

    西北的十月,天高雲淡,比起東疆,多了些蕭瑟和悲涼。與東疆的青山綠水不同,這里的一切都是那樣的樸實,樸實到了天空與大地的色彩都缺少了過渡。藍色蒼穹之下是望不到邊際的黃色丘陵。

    厚重博大的黃土地上,那綠油油的色彩是生機盎然的冬麥。

    最有特色的是西北的樹,因為常年被西北風肆虐,西北的樹沒有東疆樹木的枝藤纏繞,但是它們的虯勁硬掙、鐵骨錚錚,卻更顯堅強。

    孟隻喜歡上了西北大地,她笑著同玉珂說道︰“玉珂,我願意長居西北呢!”

    玉珂看著她的燦爛笑顏,也笑了︰“嗯,西北……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大金四大邊疆東疆、南疆、西北和北疆,其中數西北最不穩定,原因就是佔西北人口將近一半的西戎部族。

    西戎部族被稱為“馬背上的民族”,性情桀驁不馴,又有本民族的信仰神,這麼多年一直在謀求脫離大金,獨立成國。

    玉珂作為西北將軍鎮守西北,最大的職責就是鎮壓西戎的反叛。

    “玉珂,西邊是什麼地方?”孟隻指著西北連綿不斷的山脈問玉珂。

    玉珂凝望著天地相接的地方,緩緩道︰“那是西陰山,西陰山之後就是西戎部族了……”

    孟隻听無數人說起過西戎部族的桀驁不馴驍勇善戰,不由替玉珂擔心起來。她想了想,說道︰“難道只能一味鎮壓,不能采取點別的辦法嗎?”

    玉珂伸手在她穿著大紅騎裝的大腿上掐了一下——只有兩個人在一起獨處的時候,他的手老是變得賤兮兮的,愛掐孟隻一下,摸孟隻一下。

    “哪有那麼簡單!”玉珂的手又在孟隻屁股上捏了一下。

    孟隻打掉了他的賤手,皺著眉頭道︰“不是說西北地廣人稀麼,那就從人多地少的地方遷移百姓過來,獎勵他們土地,鼓勵他們同西戎通婚,逐步滲透進西戎部族;還有可以加強宣化,強化愛國精神,逐漸削弱他們本族的宗教影響……”

    她隨意說了幾句,發現玉珂竟然听得很認真,就有些不好意思,臉有些紅了︰“玉珂,我是不是有些班門弄斧了?”

    玉珂凝視著她︰“隻果,你說的很有道理!”

    他預備同手下的謀士好好商談此事。

    這四五十年來,因為掌握軍權的南安王府對西戎采取的一直是鎮壓剿滅政策,所以西北這些年來一直戰禍不斷。

    玉珂听了孟隻的話,一下子有了新的思路,他才十六歲,自然想常年經營西北。只有把西北經營好了,他才能繼續往上走,越走越遠,越走越高。

    回到將軍府之後,玉珂把孟隻送回了內院,他又回了外書房,命下雨去召集那些謀士,自己先回了書房。

    天晴很快送進了惠和方英雄從金京發來的兩封快信。

    一封快信是關于醫女洪嬌嬌的,有人看到洪嬌嬌曾經在金京平安坊一帶出現過,而正陽侯府就在平安坊。

    另一封快信是關于孟隻的身世的。惠和方英雄經過兩個月的努力,終于查到孟隻的母親秦芝娘曾經同南安王趙梓相交數年,卻在南安王趙梓率軍赴西北平叛的時候突然嫁給了孟隻的父親孟季周,七個月之後就生下了孟隻。

    玉珂望著手里的信箋,陷入了深思。<!--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54第五十三章 陽謀陰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54第五十三章 陽謀陰謀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