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五十二章 小事國事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孟隻已經察覺到了玉珂的異狀,兩人在一起已經多時,她的身體也早已習慣了玉珂,早已自己做出了反應。

    她也有些想要,可是一想到自己身體的狀況,就有些猶豫。

    孟隻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到底有沒有完全恢復,因此有些猶豫地望著玉珂,緩緩眨了眨眼楮。

    玉珂長臂一伸,修長的手指握住了她的腳,隔著薄薄的褻褲抵在了他早已有了反應的物件上,幽黑的眼楮似乎蒙上了一層霧氣,帶著渴望凝視著孟隻。他的眼睫毛很長,就這樣垂了下來,如蝴蝶的翅膀,半遮半掩掩映著幽深的眼波。他的嘴唇因為渴望,嫣紅瑩潤,令人想要摸一下,想要吻上去。

    孟隻最難拒絕他這樣飽含渴望的眼神。

    她深吸了一口氣,把腿伸了出去,蹬在了玉珂兩腿之間,隔著褻褲在玉珂的那里輕輕蹭了一下,又加重了點力氣,感受著玉珂那里的挺立堅硬。

    玉珂眼楮更加幽深,嫣紅的嘴唇微微顫抖,他發出了一聲悶哼了一聲,這聲悶哼含深深的壓抑與痛苦。

    孟隻實在不忍心他為了自己憋成這個樣子,想了想,低聲道︰“玉珂,要不,我給你用別的辦法放出來吧……”

    玉珂眼楮一亮,卻仍然不敢相信。

    以前孟隻月信來的時候,他憋得受不了,就讓孟隻當他。無論他使用什麼辦法,不管是撒嬌,還是賭氣,還是裝死,孟隻一概都不理。

    沒想到如今孟隻居然會願意了。

    他眼楮亮晶晶盯著孟隻︰“隻果,你說的是真的?不騙我?”

    孟隻的臉瞬間變得通紅,她剛才心疼玉珂為了自己強行憋著,一時沖動,主動提出要幫玉珂,可是剛說出口就覺得很難為情了,臉上火辣辣的,也不敢再看玉珂了。

    她瞟了玉珂一眼,低頭道︰“你去洗澡吧!”

    玉珂心花怒放,飛速地跳下了羅漢床,進了臥室後的浴室洗澡去了。

    拔步床的床門緊緊關上了,形成了一個密閉的空間。孟隻並沒有點蠟燭,而是趁玉珂洗澡的這段時間,在床的四角用半透明的紗袋掛上了四粒夜明珠。

    夜明珠幽幽的光暈照在鋪著粉紫繡花鋪蓋的床上,床前小幾上的香爐緩緩地散發著淡淡的香氛,營造出一種甜香曖昧的氛圍。

    剛洗過澡的玉珂坐在床上,微濕的長發披散在勁瘦修長的背上,俊美的臉和比例完美的勁瘦身子在夜明珠幽幽的光暈下,如同上天精心雕刻的天神,看得孟隻心跳加速,伸手在玉珂光luo的腿上輕輕撫摸著。

    她從玉珂的腳踝開始往上摸,一直摸到他的小腿肚。

    玉珂看著瘦,可是腿修長有力,到處都是結實緊繃有彈性的肌肉。

    她的手逐漸向上,摸到了玉珂的腰間。

    玉珂是那種寬肩細腰長腿的體型,腰肢很細,卻柔韌有力,非常好看。

    孟隻在他腰上摸來摸去。

    玉珂盯著孟隻。

    孟隻剛換了一件玫瑰紅的軟綢睡裙,寬松的款式令她豐滿有致的身材半遮半掩,如同熟透的水蜜桃,仿佛用力一吸,就能吸出甜蜜的桃汁……

    玉珂俯身把孟隻抱了過來,低下頭吻住孟隻濕滑的柔嫩豐唇。

    他和孟隻已經在一起快要一年了,接吻的時候配合得越來越好。孟隻主動探出粉舌和玉珂交纏著,原本靜謐的拔步床里一時間滿是他倆接吻發出的聲音。

    玉珂很快就把孟隻的唇吻腫了。

    孟隻的唇被他吸得又疼又麻,有些不舒服,側臉躲開了他。

    玉珂失去了香軟的紅唇,轉而尋找其他的目標,往下一路親吻,最後來到孟隻的前面,先是用舌頭撥弄上面的粉嫩櫻珠,後來就含入嘴里用力吸吮著。

    孟隻被他這麼一弄,體內麻酥酥的,變得難耐起來,鳳眼微眯,迷蒙地望著在自己胸前忙碌的玉珂的側臉,差點shenyin出聲。

    她猛地推開了玉珂,喘息了一下,聲音依舊顫抖︰“玉珂,你先坐下……”

    玉珂听話地坐了下去,雙腿微分,幽深的眼楮望著孟隻,還故意挺動了一下早已進入狀態的那個東西。

    孟隻睨了他一眼,跪在他兩條tui之間,俯身觀察他的那個東西。

    玉珂此時正處于興奮狀態,可是他面孔生得漂亮,那個物件也很漂亮,呈現淺淺的粉紅色,因此雖然很大,卻並不顯猙獰之態,反而有些可愛的稚氣。

    玉珂的背靠在了枕頭上,他的眼楮盯著孟隻俯身時露出來的豐滿,梆硬的的物件隨著孟隻的接近微微地一跳一跳,似乎有著自己獨立的情緒。

    孟隻覺得這個小玉珂似乎會說話,它好像在呼喚自己去踫觸、去撫摸。

    她緩緩地伸出手,握住了玉珂的物件。

    玉珂的勃發物件在她手心里一跳一跳地bo動著,觸感溫熱堅硬,孟隻聞到了上面散發著出的淡淡薄荷香味。

    她開始握著它慢慢的前後擼=動。

    玉珂第一次被她這樣弄,禁不住哼了一聲,那里的頂=端流出一些透明的液體。

    孟隻抬頭看了玉珂一眼,狡黠地笑了一下,然後低下頭,伸出舌頭在玉珂的頂端輕舔了一下,沒嘗出味道,她索性又舔了一下,將那透明的液體卷入自己的嘴里。

    隨著她的動作,玉珂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隻果,味道怎麼樣……”玉珂的聲音沙啞好听,帶著一絲壓抑。

    孟隻抬頭睨了他一眼,低頭又舔了一下。

    玉珂深吸了一口氣,小fu硬邦邦的︰“孟隻,你夠了……我受不了了,你快……”

    他向上挺dong了一下。

    孟隻才不理他,她握住小玉珂,伸出舌頭環繞舔--舐著,又逐漸往下。

    玉珂仰著臉閉上了眼楮,長長的睫毛如同蝴蝶翅膀顫動著,嫣紅的唇微微顫抖著。

    孟隻看他確實不好受,有心捉弄他。

    她又舔了一下之後,突然張開嘴,竭力含住了玉珂那里的頂duan。

    她的動作有些生澀,而玉珂的頂duan又太大了,孟隻只能艱難地移動了幾下。

    玉珂情難自禁,輕輕往上抬著身子,讓小玉珂在孟隻濕潤紅腫的小嘴里一jin一chu著。

    饒是他的動作已經很壓抑了,可是孟隻依舊被塞得有些難受,她握住玉珂的物件,示意玉珂不要動。

    玉珂壓抑地閉上眼楮,隨孟隻去做。

    孟隻模仿著進出的動作,艱難地含著玉珂的頂端動了起來。

    玉珂第一次被她這樣弄,kuai-gan很快聚積到了頂點,悶哼了一聲,解放了出來。

    孟隻猝不及防,被嗆了一下,卻仍然沒有吐出嘴里的物件,而是配合著玉珂的mai-dong吮吸著。

    玉珂看著孟隻把嘴里自己的東西緩緩咽了進去,心里莫名的激動,他抬高自己的身體,把自己依舊jian-ying的小玉珂再次塞進孟隻的嘴里。

    一大早玉珂就出去了,而孟隻一直睡到了快中午才起床。

    她先進去洗了個澡,洗完出來才叫了如翠進來。

    如翠最善于梳各種發髻,她盯著孟隻看了又看,最終給孟隻梳了個懶髻,看著很隨意,其實要想好看,也很復雜。

    如翠服侍她剛剛梳妝換衣完畢,白菜就進來稟報道︰“姚大夫在外面候見呢!”

    孟隻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覺得沒什麼大礙,就道︰“請他進來吧!”

    暫時喪失了某種能力的小姚神醫身穿白色綢袍,儀態瀟灑地進了內院。

    在為自己喪失某種能力沮喪了大半夜之後,姚小萌終于用到手的三千兩銀票成功地安慰了自己受傷的身心。

    他按照玉將軍的指示,抖擻精神給孟姑娘診病加送藥來了。

    孟隻一向尊重知識分子和學有專長的人,提前起身出來迎接。

    她梳著隨意的懶髻,只插戴了一支明珠釵,如雲烏發披散在背上,瓜子臉白皙如玉,鳳眼朱唇妍麗之極。

    孟隻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外面常見款式,她上面穿著一件淺紫繡深紫花卉的罩衫,配著高腰束胸的素白繡著與罩衫同色淺紫小花的長裙,看上去既清雅又艷麗,如同被謫入人間的仙子。

    她站在起居室門口,笑意盈盈候著姚小萌——玉珂說了,姚小萌是可以信任的!

    姚小萌凝視她,不過很快低下頭,同她見了禮,然後隨著孟隻進了起居室。

    他的身形瘦小,在南安王和玉將軍這些身材高挑的人面前,老顯得他又瘦又小的。

    現在兩人一前一後,孟隻身材嬌小,姚小萌雖然不高,卻也比孟隻高了一截子,這令他莫名的愉快起來,給孟隻診斷的時候也就更加用心了。

    診斷完畢,姚小萌也沒再拿捏著了,而是老老實實道︰“問題已經不大了,以後稍有節制即可!”

    孟隻的臉“唰”的一下紅了,她低頭側臉掩飾。

    姚小萌注意到了她瞬間通紅的臉,卻裝作沒看到,平靜地拿出了昨日賣給玉珂的九花玉露丸和黃金水。

    九花玉露丸裝在一個四四方方的白玉匣子里——姚小萌和他兩位師父一樣,喜歡用玉瓶玉盒這些珍貴美麗的物件來裝藥,一是為了好看,另外就是為了把價錢賣的更高。

    他把白玉匣子遞給了孟隻︰“這是九花玉露丸,一天一粒,每晚亥時溫酒服下。”

    姚小萌又把兩個一模一樣的白玉瓶交給孟隻︰“這是黃金水,極其珍貴,價比黃金,能夠很好地增強肌膚活力與彈性。”

    孟隻拿著白玉瓶聞了聞,聞到了一股很好聞的清香,就隨口問了一句︰“外用麼?”

    姚小萌一本正經道︰“外用內用皆可!”

    他把重音放在了“內用”兩個字上,然後瞟了一眼孟隻。

    孟隻當即听懂了,所以俏臉立刻紅了。她故作冷靜地 把白玉瓶交給如翠收了起來。

    姚小萌覺得自己暗自調戲了玉將軍的女人,小小地報了玉將軍害他不能人道之仇,心滿意足地告辭離開了。

    玉珂因為和孟隻約好要九月九登高,要帶著孟隻去登黑水城外的鳴玉山,因此處理完急需處理的事物,就回了內院。

    待他用完午飯,孟隻這才拿出了自己給他做的月白外袍讓他換上。

    玉珂從善如流,很快換上了外袍。

    孟隻為他圍上了墨玉腰帶,看著他細細的腰身,看了又看,看得眉開眼笑。

    玉珂被她看得有點臉紅,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走了,小傻瓜!”

    孟隻屁顛屁顛跟了上去。

    這次出游,玉珂也算微服,因此只是讓玉簫安排好護衛的暗衛,並提前驗看了路線,並沒有安排別的,也覺得不用安排別的——除了孟隻之外,這次出來的都有些功夫,其中白菜和玉簫還是高手。

    玉珂帶著天晴和下雨騎著馬在前,白菜和如翠陪著孟隻坐在馬車里,玉簫、玉琴同姚小萌騎著馬殿後,一行人出了城,逶迤往鳴玉山而去。

    鳴玉山山勢陡峭,因此來登高的人都把馬車馬匹寄存在山下的客棧里,再去徒步登山。

    孟隻從馬車里下來的時候,發現客棧的院子里停著一輛極華麗的碧玉瓔珞繡錦車,不由多看了兩眼。

    玉珂也注意到了,他向玉簫使了個眼色。

    玉簫會意,悄悄後退了幾步,命暗中隨扈的暗衛去調查。

    鳴玉山的山勢雖陡峭,可是因為山上有一座大金知名的古剎,所以山路修得很好,很平整的石頭階梯,緩緩地繞山而上。

    天晴和下雨走在前面警戒,玉珂牽著孟隻的手走在中間,白菜如翠緊跟在後,玉琴同姚小萌走在最後。

    走到半山腰,前面出現了一個平整的台子,台子外側生長著一棵枝干虯曲的老松,老松下擺著石桌石凳。玉珂怕孟隻勞累,就在這里歇一會兒。

    孟隻同白菜如翠坐在石凳上歇息,玉珂站在松樹前眺望景致。

    玉簫不著痕跡地靠近玉珂,低聲稟報道︰“是大老爺和大夫人臨時出游。”

    玉珂點了點頭。

    他幾天前接到了大伯玉清命人送來的密信,提出要見他一面,談一些亟待解決的事情。

    玉珂因為爹爹玉成秀的囑咐,即使同在西北,並且一個是負責西北政務的西北總督,一個是負責西北防務的西北將軍,他也很少同伯父玉清密切接觸。

    他正打算在年底回京述職前秘密見玉清一面呢,沒想到這麼巧,竟然在這里遇到了大伯。

    玉珂打算乘此機會,和大伯父見一面,密談一番,把該說清楚的事情全都說清楚。<!--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53第五十二章 小事國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53第五十二章 小事國事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