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三十二章 炮制通房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孟隻正在青竹院別院的臥室里臆想著如何炮制玉珂的時候,玉珂正如困獸般在湯山的溫泉別宮里來回踱步,想著孟隻。

    湯山在金京北邊緊挨著金京的燕州城外。燕州是天昊帝最寵信的妹妹明珠郡主趙檀的封地,極為富庶,而湯山就位于燕京的城西,因山中有一個谷地,里面有溫泉湯,所以皇家在這山谷中建了一座行宮,命名為湯山行宮,又名溫泉別宮。這些年來,天昊帝之母朱太後長居溫泉別宮,天昊帝常常帶著大臣過來探望陪伴朱太後。能夠陪天昊帝過來的,無不是他的親信近臣。

    如今,雖然僅僅是正五品的武德將軍,玉珂卻也成了能夠隨扈天昊帝至溫泉別宮的親信近臣。

    這些年來,天昊帝察覺到南安王府的勢力確實太強,便開始扶植一個能與之抗衡的勢力,田皇後之父田子敬變成了最佳的人選。

    正陽侯馮正清娶了田子敬的次女,又把妹妹嫁給了手握兵權的清遠侯玉成秀,從而把丞相府和清遠侯府這大金朝廷的一文一武緊密地聯系了起來,逐漸成為一個足以同南安王府抗衡的利益集團。

    而天昊帝的朝堂,也因此達到了一種奇妙的平衡。

    剛剛嘉獎了南安王趙梓的天昊帝,為了所謂的平衡,散朝之後在梨香閣接見了國丈田丞相田子敬、正陽候馮正清、清遠侯玉成秀和清遠侯世子玉珂。

    天昊帝預備去溫泉別宮探視太後,因此接見很快就結束了。田丞相等人正要告辭,天昊帝卻叫住了玉珂︰“讓聞名天下的‘玉將軍’扈衛朕去溫泉別宮吧!”

    玉成秀忙帶著玉珂跪下謝恩。

    天昊帝看了玉成秀一眼,道︰“清遠侯也一同隨扈!”

    玉珂猝不及防得了這個聖寵,又不能透露皇帝行蹤讓玉琴他們回家給孟隻捎信,因此只能想著等回了京城再去向孟隻解釋了。

    初春時候的溫泉別宮雖然宜人,可是想到孟隻,玉珂就沒有了享受的心思。他因為不能同孟隻聯系上,感覺到了自己需要培養一個只屬于自己的消息系統,而不是只能依靠軍中的消息系統。

    他白日同父親清遠侯玉成秀一起隨侍皇帝,夜晚回到房里,便開始制定培養消息系統的計劃。

    深夜躺在床上放松下來,累極放松的玉珂不由浮想聯翩,大腦自動自發想起了大隻果。

    還沒想一會兒,他就察覺了自己身體的變化,只好“操”了一聲,轉移思路,開始梳理自己同南安王集團和田丞相集團的關系,他想了一會兒,忽然覺得自己腳踏南安王府和田丞相集團這兩只大船,挺像那腳踏兩只船的風流男女的。

    不過,玉珂知道自己心里只有大隻果,從來沒想過腳踏兩只船,不過其中的原因他卻沒有細想過。

    二月十五夜間,明月當空。

    在朱太後的建議下,天昊帝攜田皇後登上芷蘭閣飲酒賞月,帝後談及當年無限旖旎之際,清遠侯等近臣適時地避開了。

    玉成秀帶著玉珂在湯山行宮里散步。

    清冷的月光照在谷底的小道上,令這一切縴毫可見如同白晝。

    玉成秀望天嘆息,帶著無限的追憶道︰“十五的月亮,總是那麼圓,我記得你的母親總是喜歡在這樣清亮的月光下散步……”

    玉珂︰“那是因為你那個時候總是宿在姬妾房里。”

    玉成秀︰“……”

    父子倆繼續散步。

    前面就是山路的拐彎處了,父子倆剛拐過彎,就看到前面山壁邊生長著一叢茂蘭。

    玉成秀站在了那里,盯著月光下的茂蘭道︰“你母親在世的時候,是最喜歡蒔花弄草的,尤其是蘭草……”

    玉珂︰“你記錯了,喜歡蘭草的是馮夫人,我母親喜歡青竹和迎春花。”

    玉成秀︰“……”

    玉成秀屢次抒情被玉珂給截了之後,極度郁悶,負手漫步,不再多話。

    父子倆是在山谷里轉著大圈散步的,走了一會兒之後就再次回到了芷蘭閣附近。

    听到芷蘭閣里飛出的清幽笛聲,玉成秀想到自己和亡妻陳氏相識的經過,忍不住又道︰“我之所以向你外公家求娶你母親,就是因為有一次城外訪友月夜歸來,路過你外公家的後花園,听到了你母親吹奏的那縷笛音……”

    玉珂︰“我母親全都告訴我了,她根本不會吹笛,那晚上是舅舅在她樓上吹的。”

    玉成秀︰“……為什麼你膽敢屢次和我作對?”

    玉珂︰“……因為你是我的親爹,你不忍心揍我。”

    玉成秀︰“……夜深了,回去睡吧,明日一早還得護駕回京呢!”

    躺到床上之後,玉珂再次思考自己為什麼從來不怕父親,最後的結論是他知道父親不忍心傷他。

    他展開聯想,開始思考自己為什麼不願意像別人一樣三妻四妾,比如自己的父親。玉珂想︰大概是因為我了解大隻果的性格吧!

    玉珂很了解大隻果的脾氣。

    他知道以大隻果的烈性,若他敢搭上別的女人,大隻果決不會再要他了。

    還有一個原因玉珂有點說不出口。他不但在生活中有些潔癖,在男女方面始終也是有些潔癖的。玉珂覺得若是自己的那個物件進過大隻果的身體,再進了別的女人的身體,感覺怪髒的怪對不起大隻果的;反之,大隻果若是除了自己之外有了別的男人,他也覺得挺髒的。

    第三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他母親陳氏的死。

    雖然玉珂一直在命人秘密調查母親陳氏的死亡原因,但是毋庸置疑的一個原因是陳氏進門之後,在蔣太夫人的主持下,玉成秀不但不斷地往房里抬妾室放通房,還和馮大小姐等金京貴女勾勾搭搭若即若離,使陳氏常年抑郁,幽怨難當。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爵位和家產的繼承問題。

    正因為玉珂當上了世子,成了清遠侯玉成秀爵位和家產的繼承人,所以馮夫人才會不斷地想方設法害他。玉珂當然不希望將來自己的兒子也遭受自己受過的傷害。

    所以,想到了最後,玉珂都有點睡意朦朧了,終于堅定了自己的看法︰他只要大隻果一個!

    二月春風似剪刀,吹到了湯山行宮。

    天昊帝在湯山行宮盤桓了二十天之後,終于帶著田皇後乘輦駕盡興而歸。

    玉珂同父親玉成秀也終于回了京城。

    孟隻剛開始還滿腔的怒火,可是等了又等,等了再等還沒等到玉珂之後,胸臆里那股氣不知不覺間慢撒氣了。

    她開始想念玉珂,想念玉珂的好,想念玉珂對她的疼和寵……

    玉珂和玉成秀一身甲冑手執銀槍護送著聖駕進了京城。

    天昊帝的輦車一出現在回金京的大道上,一直關注著皇帝動向的玉簫馬上得到了侯爺和世子護駕回京的消息。

    他知道孟姑娘一定很著急了,馬上把消息稟報了孟隻。

    孟隻得知玉珂快要回來了,不由歡喜無限,站又不是,坐又不是,坐立不安一會兒之後,才意識到玉珂得先隨駕進宮,一時半會兒是回不來的,這才平靜了一點。

    她想起了玉珂的那個愛潔的怪毛病,就收拾了幾件換洗衣物進了浴室。

    青竹院里盼著玉珂歸來的不知有孟隻,還有玉珂的其他四位通房。

    馮夫人自有門路,沒過多久也得知了侯爺快要回府的消息。

    她命丫鬟僕婦灑掃庭院,準備迎接侯爺,自己帶著人去把好消息稟報給太夫人。

    得知侯爺即將歸來的好消息之後,太夫人的院落也是雞飛狗跳的一陣忙碌,所以沒過多久,侯爺和世子快要回來的消息在侯府就傳開了,也穿到了青竹院東北角小偏院那四位耳朵里。

    當時如朱、如翠、酥梨和桔子正趁著午後的太陽好,齊齊搬了椅子,聚在院子里邊曬太陽邊繡花,太夫人身邊的大丫頭如碧就過來串門,說出了這個好消息。

    如碧說完就被小丫鬟叫走了。

    一直到如碧離開,如翠她們都沒有什麼表情,繼續默默地拿著繃子捏著繡花針繡花。

    如朱是最先繃不住的,她先伸了個長長的懶腰,這才道︰“哎呦,好累啊,我回去躺一躺吧!”

    她笑著施了個禮,收拾了自己的針線簸籮離開了。

    如朱一走,桔子也放下了手里的針線,雙手叉腰扭動著系得細細的水蛇腰,嬌笑道︰“如朱一說累,倒勾引得我也累了!”

    她又扭動了一會兒,打了聲招呼,也提著針線簸籮離開了。

    院子里只剩下酥梨和如翠了。

    酥梨窺了如翠一眼,發現她正專注地在繃子上繡一枚綠葉,就沒話找話道︰“如翠,人人都想當紅花,你怎麼偏愛繡那綠葉呢?”

    如翠抬起頭望著她溫婉一笑︰“綠葉自有綠葉的好處,就算是那紅花,不也得綠葉來襯?”

    酥梨無話可說,順勢道︰“她們倆一走,我也沒什麼心思繡花了,眼楮也有些累了呢!”

    如翠笑著看了她一眼,體貼地說︰“既然累了,就別堅持了,趕緊回去歇歇吧!”

    酥梨離開了。

    院子里只剩下如翠一個人坐在那里,默默繡著她的綠葉。

    沒過多久,如朱她們三個陸陸續續出了屋子。

    如翠瞟了一眼,發現如朱不但換了新春衫新裙子,還重新妝飾了,雙平髻變成了同心髻,臉上搽了一層細粉,顴骨淡淡飛紅,薄唇濃濃涂脂,端的是艷麗如畫。

    桔子也走了出來,她的鵝蛋臉清水眼已經很出眾了,不用過多妝飾,只在頭頂松松挽了個懶髻,其余頭發披散了下來,襯著白綾襖白紗裙,有種飄然若仙的感覺。

    酥梨是最後出來的,她細細妝飾了臉部,大眼楮更是水靈,小櫻唇更是紅艷,身上衣服倒是素淨,更顯得面如桃花明眸如水。

    如翠鑒賞完畢,看天色還早,就繼續繡花。

    當院子外面傳來整齊劃一的馬刺聲時,如朱、桔子和酥梨不約而同出了院子。

    到了外面,酥梨淺笑一聲︰“外面怎麼如此熱鬧,咱們一起去看看吧!”

    如朱和桔子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她們沒走多遠,就見到馬刺聲越來越近,與之混雜的是一陣很有節奏的整齊腳步聲。

    玉珂把父親送到路口就分開了。

    玉成秀的車駕走侯府正門,他帶著玉琴玉劍和一隊親兵騎著馬從東南角的小門回了青竹院。

    他騎著馬進了外院,剛下了馬,正想著大隻果會不會來迎接自己呢,就看到三個花里胡哨的女子迎面走了過來,妖妖嬈嬈屈膝行禮︰“奴婢如朱(桔子、酥梨)見過世子。”

    玉珂沒看到孟隻,還被這幾位攔在了這里,心里不太高興,立即止住了腳步,掃了她們一眼,冷冷問道︰“玉簫,青竹院沒有規矩了麼?”

    跟在他身後的玉簫斜跨一步出列道︰“稟報世子,按照青竹院的規矩,女眷未經傳喚亂闖,杖責二十。”

    玉珂沉聲道︰“玉簫監刑!”

    他向內院方向揚長而去。

    玉簫一揮手,三個親兵拿了板子出列,站在了嚇呆了的如朱三人身後,同時向前踢出一腳,如朱三人猝不及防,一下子向前撲倒在地。

    又有六個親兵出列,分成三組,每組兩個人,很快摁住了如朱三人。

    當板子落下之後,隨著一聲悶響,先是一陣麻木,緊接著就是一陣難耐的刺痛,如朱忍不住第一個哭喊起來。

    第二下來得很快,比第一下更重,如朱的哭聲被“ ”的一聲悶響截斷,戛然而止。

    作者有話要說︰第三更~

    明日隻果該炮制玉珂了!

    特別放送,南安王趙梓的番外!

    當趙梓下了馬,站在金京城外的望江樓分店外面,遠遠看到那個同趙檀立在窗前賞玩江面的女孩子時,心髒猛地跳動了一下。

    她怎麼看上去如此熟悉?仿佛像記憶深處那個人……

    趙檀也看到了他,招手叫他︰“大哥,我在這里,你趕緊過來吧!”

    當趙梓走進雅間,看到那個女孩子臉上淡淡的笑的時候,他知道她像誰了。

    這個姑娘鳳眼朱唇,五官很像他們家的人,可是不知道哪個地方分明像她,難道是圓潤的臉部輪廓?

    趙檀笑吟吟介紹道︰“大哥,這是驃騎將軍玉珂的眷屬,小名喚作隻果!”

    趙梓覺得妹妹約了自己來見玉珂的內眷,實在是不夠謹慎,瞪了趙檀一眼,轉身欲走。

    那個女孩子卻盈盈行禮,聲音清澈︰“見過南安王。”

    這個聲音也很熟悉,似乎鐫刻在趙梓的靈魂里,很像她……他回過頭,盯著這個叫隻果的姑娘,略略點了點頭,轉身離去了。

    趙梓騎著馬行在運河岸邊,後面遠遠跟著一大群侍衛。

    猶帶寒意的春風吹拂著他的臉,令他的眼角濕潤。

    二十多年前,他遇到芝娘的時候,豈不是也是春天?

    這個叫隻果的女孩子,像開啟魔盒的鑰匙,打開了趙梓塵封了近二十年的記憶,令他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春天,回到了他一直以為是場夢的旖旎夢境……

    那是一個料峭春風輕拂的夜晚,二十一歲的趙梓帶著幾個衛士,微服在潤陽城轉悠,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城中最熱鬧的延慶坊

    晚上的延慶坊依舊熱鬧,還沒走到街口,趙梓就看到街口處的樹上掛著一個氣死風燈,燈下是一個很簡陋的帳篷,帳篷前擺放的爐灶湯鍋熱氣騰騰的,掌勺的是一個一個身材嬌小的姑娘,正在埋頭忙碌著。

    趙梓本來不餓,可是看到那熱騰騰的水汽,就覺出了點饑餓,帶著衛士走了過去。

    那個身材嬌小的掌勺姑娘看他們進來,立即抬起頭笑道︰“客官,里面坐!想要吃點什麼?酸湯水餃?”

    她穿著青布衣裙,看上去不過十六七歲,圓圓的臉上始終蕩漾著一股溫暖的笑意,令她的臉變得生動起來。

    趙梓直到現在都記得她的模樣……

    他還記得,當時他的水餃剛端上來,就有幾個地痞流氓過來騷擾。趙梓當然出手救了那個女孩子,得知她的名字叫“芝娘”。他卻下意識地說了假話,說自己是南疆戍兵的百夫長,名喚趙大郎。

    趙梓輕輕喚了一聲“芝娘”。

    他已經很多年沒有叫出聲了。

    自從芝娘離開,他成了親娶了王妃,後來又有了世子,夫妻倆舉案齊眉,人人稱羨,他一直把“芝娘”這兩個字壓在了心底最深處,再不提起。

    趙梓以為自己是恨芝娘的。

    他,堂堂南安王,天之驕子,卻被自己的初戀情人給拋棄了……

    可是,他知道,他後來不再恨她,她給了他多少柔情多少繾綣多少愛……

    他還記得他們第一次在一起,是在金京野雞塔巷子她的家里。

    那夜,他輾轉反側,只是想她,想看到她,想抱抱她,親親她。

    他想告訴她,他已經同父親談過了,他想解除同孫家的口頭婚約,他不想讓父親的一句兒戲般的話束縛自己一生,他想堂堂正正娶她進門……

    等大門打開,趙梓看到剛剛盥洗過猶帶水汽的芝娘的那一瞬間,他忘記了所有的語言,只記得擁她入懷用力吻她。

    原來,這就是愛啊,如烈火般燃燒,燒掉了他們的理智,令他們的靈魂戰栗!

    可是,趙梓沒有後悔,他才知道,同自己喜歡的愛的女人在一起,原來是這麼美好的一件事……

    多年過去了,他只記得一個詞——如登仙境……

    當趙梓帶著好消息歸來,卻得知她嫁已經嫁人的消息。

    他恨不得扼死她,然後殺了那個男人。

    可是他什麼都沒有做。

    他站在她的新家牆外,看著牆內她忙碌的身影,那一刻心如刀絞。

    沒人知道,那是趙梓記事以來第一次流淚,也是唯一的一次……

    就這樣離開吧,不要讓自己太難堪。

    他轉身離去,再不回頭。

    這難道是命運的安排,二十年過去了,他居然見到了這樣一個似乎綜合了他和芝娘的女孩子,而趙檀又是那樣曖昧的態度,難道……

    趙梓勒住馬,調轉馬頭,打馬向望江樓方向疾馳而去。<!--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33第三十二章 炮制通房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33第三十二章 炮制通房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