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二十九章 隔閡漸生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孟隻竭力微笑著看著眼前這四個女孩子,心髒卻像被人捏在手里惡意擠壓,疼得快要喘不過氣來,她告訴自己︰決不能在這些人面前丟臉!

    她藏在白綾襖袖里的手緊握成拳,臉上卻表現得平靜極了。

    玉珂握著孟隻緊握成拳的手,發現了她在顫抖。

    他安撫地輕輕撫摸她的手,進行無言的安慰。

    黃媽媽繼續回稟︰“……如朱如翠是太夫人調理出來,賜給世子的;酥梨桔子是侯夫人挑選,賞給世子的。”

    玉珂隨意地點了點頭︰“交給玉簫安排吧!”

    他松開孟隻的手,轉身向內院方向走去。

    孟隻頓了頓,拉了白菜一下,一起跟了上去。

    玉琴玉劍也迅速跟了上去。

    只有玉簫,身為青竹院的總管,他留了下來,又落實了一下這四個丫頭的安頓。

    看到世子離去,黃媽媽和如朱等四人屈膝行了個禮。

    行完禮,黃媽媽和玉簫邊走邊談了起來,如朱、如翠、酥梨和桔子四人都站在原地,看著世子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

    玉簫帶著她們五人進了東北角的小偏院,查看了一下,向負責小偏院的丫鬟和小廝交代了一番,這才和黃媽媽一起離開了。

    如朱四人送了黃媽媽和玉簫出去。

    如翠剛關上了院門,就听如朱抱怨道︰“都是通房,憑什麼咱們住在這個窄狹簡陋的小偏院,隻果就能跟著世子住?”

    如翠一愣,掃了酥梨和桔子一眼,發現酥梨和桔子雖然裝作沒有听見的樣子,可是腳步卻放緩了許多,顯見正在支著耳朵听。她笑了笑,挽起如朱的手,悄悄掐了一下,轉移話題︰“如朱,已經很晚了,不知道晚飯什麼時候給咱們送來?”

    如朱會意,不再說話,板著臉跟著如翠回房去了。

    到了內院門口,玉珂大步往前走,玉琴、玉劍和白菜都止住了腳步,孟隻注意到了,猶豫了一下,也止住了腳步。

    她剛停下來,一直暗自注意她的玉珂馬上就知道了,驀地轉身,拉著孟隻的手就往前走去。

    孟隻知道玉劍他們都還沒有離開,就柔順地跟著玉珂進了內院。

    夜幕已經降臨了。

    猶帶著早春寒意的微風吹在甬道兩邊的竹林上,發出“颯颯”聲響,響徹孟隻耳畔。

    孟隻冰涼的手被玉珂溫暖的手緊緊握著,她的心卻像被浸在了冰水中,冷得縮成了一團。

    玉珂沒有說話,一直往前走。

    進了正堂之後,孟隻侍候著玉珂脫了甲冑,洗手潔面後,自己也稍稍洗了洗。

    玉珂待孟隻忙完,這才把孟隻拉進正房,轉身看著她。

    玉珂想說的話很多,他想說“隻果,我絕不會踫那幾個女人”,想說“隻果,我只疼你、愛你一個,絕不會背叛你”,想說“隻果,我接納她們只為了迷惑太夫人、馮夫人和馮夫人背後的正陽侯府”,可是他最終覺得千言萬語都是多余的,他要以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的心。

    他清俊的眉眼帶著一絲急躁,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了下去,這才道︰“大隻果,你要相信,我此生不會負你!”

    孟隻看著玉珂異常清俊卻帶著一絲稚氣的臉,她盯著他那清澈的眼楮,終于點了點頭︰“嗯。”

    這並不是玉珂想要的答案,他伸臂把孟隻攬進懷里,令她緊緊貼著自己。

    孟隻身形嬌小,令他又憐又愛,簡直不知道如何表示好了。

    玉珂低頭尋著孟隻的唇,舔吻吮吸起來。

    孟隻被動地承受著,玉珂的唇溫暖而濕潤,帶著一股清甜的氣息。

    玉珂吻了一會兒,放開了孟隻。他微微有些氣喘,看著嘴唇被自己吻得嫣紅微腫的孟隻,再也無法忍耐,突然把孟隻抱了起來,向臥室走去。

    他知道自己和孟隻之間有了問題,可是玉珂想得很簡單,世人說“小夫妻吵架,床頭吵床尾和”,他只需用自己超強的那個能力,在床上征服(喂,你確定不是折騰?)隻果,令隻果對他俯首貼耳夫唱婦隨。

    玉珂把孟隻放在了床上,自己站在床邊開始脫衣服。待脫得只剩下中衣褻褲,玉珂這才側躺在了孟隻身旁。他既然下定了決心要征服孟隻,自然是不能像往常一樣急躁了,而是要慢條斯理令孟隻□。

    玉珂先吻孟隻的唇,接著往下,親了親孟隻有點尖的下巴,嘀咕了一句︰“隻果,你還是太瘦了……”

    他很懷念小時候胖乎乎的大隻果。

    孟隻原本心里就亂糟糟的,見玉珂還嫌棄自己不夠肥,立即不高興了,用力推玉珂︰“我累了!”

    玉珂卻盯著她,小狗般伸出舌頭在她脖子里舔了一下,令孟隻不由自主哆嗦了一下。玉珂繼續往下,卻被孟隻的衣服阻住了。他急不可耐地坐了起來,用力一扯,撕開了孟隻的褙子和白綾襖,又抬起孟隻的雙腿,撕扯掉了她的裙子和褻褲。

    孟隻一邊掙扎,一邊試圖和玉珂講理︰“玉珂,咱倆別這樣,咱倆好好說說話!”

    玉珂卻兀自忙碌著,一邊忙,一邊含糊地說著︰“說什麼,等我弄完再說……”

    待孟隻光溜溜躺在自己面前了,玉珂這才嘴唇貼在孟隻胸前吸了幾下,最後含住了孟隻右邊的粉嫩櫻珠,輕輕啃咬一會兒開始□扯動。

    孟隻被他弄得渾身戰栗發抖。

    她腦子里原本是打算好好清醒一下,和玉珂講清楚的,可是玉珂這樣一弄,她原本的掙扎很快變成了欲拒還迎。

    玉珂趴在她的身上,孟隻已經感受到他下面的物件已經頂在自己大腿上,軟中帶硬的頂端磨蹭著她。

    孟隻伸手去摸玉珂的器具,感受著那個碩大的物件在她手很快變得更大更硬,甚至在玉珂的控制下動了動。

    玉珂已經開始戲弄她左邊的櫻珠,他的舌頭逗弄得那粒櫻珠挺立腫脹,帶給孟隻陣陣酥麻軟癱,下-身軟如春水,手依舊無意識地摸著玉珂的那里。

    玉珂抬起頭看著她︰“隻果,你再摸,我可要……”

    孟隻急促地喘著氣,微腫的紅唇微微開啟,鳳眼微眯望著他。

    玉珂再也忍耐不住了,他起身分開孟隻雙腿,跪在孟隻雙腿之間,扶著自己的猙獰勃發的物件,緩緩□了孟隻那緊緊收縮著的地方。

    孟隻那里雖然已經濕透了,可是玉珂的物件對于她來說還是太大了,里面有些難受。她深吸了一口氣,努力適應被瞬間撐開的刺痛。

    她望著玉珂,小聲道︰“玉珂……你的那個……太大了……你慢——”

    她的話被玉珂猛然的挺進截斷了。

    玉珂捧著她的腿,往前頂了一下,道︰“大麼?我還沒有全進去呢!”

    孟隻伸手又要去推他,還沒挨著玉珂,玉珂就開始聳動著腰肢頂弄起來。孟隻被他頂得又是舒服,又是酥麻,又有些刺痛,畏縮地把身子往後扭動著。她這樣一動,下面卻更加絞纏吮吸玉珂的物件。

    玉珂深吸一口氣,拔出了自己的物件,拉著孟隻的雙腿把孟隻拉了回來,撈起一個紗枕墊在了孟隻身下,然後雙手握著孟隻細細的腰肢,把自己那濕漉漉的粗長器具緩緩插-進了孟隻身體最深處,一下一下用力聳動著進出著。

    孟隻被他固定在了那里,無助地承受著玉珂的猛烈撞擊。

    玉珂越動越快,孟隻的身體總是能夠帶給他無與倫比的快-感,他猛烈進出著,撞得孟隻身體啪啪作響,拔步床似乎也在微微搖撼著。

    孟隻原本緊咬著嘴唇不肯發出聲音,此時也在玉珂的進攻中控制不住地叫了起來。

    玉珂已處于噴發的邊緣,可是依舊記得自己打算用自己超強的那個能力在床上征服隻果,令隻果對他俯首貼耳夫唱婦隨的決心,他壓抑著自己亟欲噴發的*,抽身而出。

    他把孟隻抱在了懷里,緊貼著孟隻的背,緩緩地對準位置插-了進去。

    玉珂一邊繼續頂弄著,一邊把手伸到前邊,左手揉-弄孟隻豐滿的胸部,因為常年手握兵器而有些粗糙的手心摩擦著孟隻小巧玲瓏的櫻珠,令她陣陣戰栗。

    他的右手分開孟隻因為快感夾緊的腿間,摩挲按壓著孟隻那盛開的紅嫩鮮花。

    于此同時,玉珂碩大的頂端,一下一下用力撞在孟隻嬌嬌的花心上,撞得她渾身直顫。

    孟隻在他的雙重進攻下,渾身酥麻難當,心也酥了,神也散了,在渾身顫抖中攀上了頂峰。

    玉珂感到孟隻最深處噴出一股股的熱流,澆在了他的頂端,令他魂靈欲飛,猛頂幾下之後開始噴發。

    孟隻累極入睡。

    玉珂休息了一會兒就去洗澡了。

    洗澡的時候,玉珂身心松快,恨不能高歌一曲以表達自己的興奮——他真的覺得他搞定大隻果了。

    開心的玉珂不知道除了“小夫妻吵架,床頭吵床尾和”之外,還有一句話叫做“女人心,海底針”。

    于是……

    作者有話要說︰明天本文要入v了,入v當天會有三更一萬字,然後每天兩更!

    請大家不要養肥,支持漠漠上收藏夾哦~

    拜托了!

    另外︰細看船戲的話,玉珂可是左右手都能用的左撇子喲~<!--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30第二十九章 隔閡漸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30第二十九章 隔閡漸生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