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七章 舊友消息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孟老太太七個兒子中最小的孟七郎過了年才二十四歲,還沒有孟大郎的大女兒年紀大。他十二歲的時候就被孟老太太送到了一個皮貨商行做學徒,後來因為做事勤謹為人有擔待,皮貨商行的老板提拔他做了行商,專門跑東方大陸各地,收購皮子,運回金京總店。

    孟七郎因為常年在外,所以親事一直沒有解決。

    他大部分的收入都交給了母親孟老太太保管,這麼多年下來也有了幾百兩銀子了,孟老太太就張羅著給他說個媳婦。

    孟七郎長相英俊,人又能干,再加上街坊鄰居皆知他的性子同他爹娘不同,所以媳婦很快就找好了,就是孟家在野雞塔巷子的西鄰馮家的馮二姑娘——孟隻的好朋友。

    馮家原本是正陽侯府的家奴,其實是打算等女兒大了一點,在同在侯府侍候的小廝中選一個做女婿的,誰知道馮二姑娘原來小時候就看上了比她大六七歲的孟七郎,哭著鬧著非要嫁過去。馮家疼愛女兒,只好一邊想辦法求主子給女兒贖身,一邊托媒人到孟家說親。

    孟老太太一看女方主動,馬上拿腔拿調起來,先是提出要馮家自己出銀子給閨女贖身,又提出了要馮家陪嫁若干。

    因為大金朝一直流行貴娶貴嫁,馮家為了女兒也就同意了,還提出自家買一個房子,讓女兒女婿搬進去。

    孟老太確定這個宅子有兩間臥室,自己和老伴也能搬進去之後,這才欣然同意了。

    孟七郎年前回了金京,一听說母親給自己說的媳婦是同巷的馮二姑娘,倒也挺願意,只是听說馮家要陪送房子,讓他很不好意思,就拿出了自己的私蓄,想給馮二姑娘買幾件首飾。

    孟老太太一見銀子眼楮就發亮,忙抓過銀子道︰“七郎,你年紀輕,啥都不懂,還是我老人家老道,我去買吧!”

    孟七郎知道自己母親的性子,也只好同意了。

    旁邊的六郎媳婦看到了,也想從中落個銀戒指銀簪子什麼的,于是一臉的笑︰“我也幫老七去參謀參謀!”

    孟七郎一看六嫂也要去,就不好意思也跟著去了。所以,孟老太太和六郎媳婦這兩個宿敵就聯袂出門去了狀元坊。

    她們剛從一家銀樓出來,就看到了路口停了一輛瓔珞翠幄車,一個十六七歲身著深綠錦緞褙子丫鬟打扮的女孩子被另一個丫鬟攙扶了下來。

    孟老太太和六郎媳婦之所以會注意到,原本只是因為這輛瓔珞翠幄車小巧別致精美異常,後來就是覺得從車里下來的倆女孩子可笑——一個丫鬟攙扶侍候著另一個丫鬟打扮的女孩子,那麼被侍候的女孩子一定是富貴人家家里的通房丫鬟之類的。孟老太太和六郎媳婦雖然各種的不和諧,但是有一點她們是立場一致的,那就是有著一顆愛看熱鬧愛看笑話的心,她們婆媳剛指指點點議論了兩句,那個穿著深綠褙子的女孩子抬起頭來,看了過來。

    雙方視線倏地相接。

    孟老太太和六郎媳婦很是驚訝︰這是大隻果?

    很快她們就確定這是大隻果了——孟隻這些年變化真的不大,除了高了一點點,胖了不少之外。

    正因為如此,孟老太太她們雖然已經好幾年沒見過大隻果了,也很快認了出來。

    當年只是有幾位軍爺到孟家送了二十兩銀子,什麼都沒說就帶走了大隻果。

    孟老太太雖然覺得這二十兩銀子和美春院給的價錢比起來有點少,可是對方身著甲冑腰中懸刀,看著怪嚇人的,當時就沒敢反抗,後來去明珠書院找孟煜,通過孟煜,得知孟隻被貴人買去做了丫鬟,至于是什麼貴人,從孟煜那兒卻怎麼也問不出來。

    孟老太太後來發現看望孟煜又不能空手過去,還是需要花錢的,也就不再去看了——反正她老人家生了七個兒子,孫子是不缺的,也不稀罕孟煜這一個。

    孟老太太不是沒想過有朝一日孟煜有了出息自己可以沾光,可是她考慮到等孟煜有了出息,自己說不定早死了,于是連孟老爹要去看孫子,也被她攔住了︰“咱倆老了,等孟煜出息了,咱倆也享不了孟煜的福了,別瞎折騰了!”

    後來這些年他們就再也沒去過明珠書院了,沒想到在這里見到了孟隻。

    孟老太太和六郎媳婦兩雙勢利眼飛快掃了一圈之後,發現孟隻雖然服侍裝束簡單,可是方才露出來的手腕上似乎帶著一個金手釧,婆媳臉上不約而同地堆滿了笑,迎了上去,語帶驚喜︰“大隻果?真的是大隻果啊!”

    孟隻從來沒什麼衣錦還鄉的心態,她其實已經看到了自己的祖母和六嬸了,正準備裝作沒看見閃人呢,就被孟老太太和六郎媳婦攔住了,她作勢屈膝行禮,卻被孟老太太攔住了︰“咱小戶人家,不講究禮節!”

    孟隻還沒有來得及答話,孟老太太已經道︰“隻果你現今在哪個府里呢,我們怎麼都打听不來?”

    白菜上前施了個禮,只管抿嘴微笑︰“隻果,少爺命咱們早去早回呢!”

    孟隻借機道︰“祖母,六嬸,主子規矩大,我得趕快走了!”

    六郎媳婦這才插了句話︰“隻果,你七叔要娶馮家的二姑娘了,二月初十辦喜事,你也回來一趟吧!”

    孟隻被白菜拉著往車邊走,邊走邊回頭道︰“知道了!”

    她順利地逃脫了。

    一直到坐到了車里,孟隻才對白菜說︰“白菜,你可真是小機靈!”

    白菜笑道︰“那些狠心把你賣了的家人,理他們做什麼!”

    孟隻笑了笑,卻沒有說話。她想起了六嬸說的話,原來自己當年的好朋友馮二姑娘要做自己的七嬸了。

    她這些年因為怕祖母她們找上門糾纏,所以連馮二姑娘那邊也沒再聯絡,現在听了這個消息,心中翻江倒海,很多往事浮上了腦海。

    現在既然祖母和六嬸都在狀元坊逛,那她就去野雞塔巷子看望馮二姑娘好了。

    孟隻對白菜道︰“對玉簫說一下,咱們去野雞塔巷子。”

    途中孟隻含笑交代玉簫︰“玉簫,麻煩找個綢緞莊停一下,我得買點綢緞之類的東西做禮物!”

    雖然玉珂那樣對她,可她一直沒忘記自己的身份,所以對玉珂身邊這些人都很客氣。

    在綢緞莊,孟隻根據馮二姑娘的喜好,買了六幅喜慶緞面,又給馮二姑娘扯了一匹淺粉繭綢,吩咐綢緞莊的伙計包了起來,這才再度上了車。

    馬車到了野雞塔巷子口停了下來,玉簫同車夫找了個不顯眼的地方停了下來。

    車夫守著車,玉簫拿著禮物,孟隻戴上幃帽,帶著白菜去了馮家。

    馮二姑娘已經贖身出來了,不用再去馮家當差,她父兄在侯府值班,她正在和母親馮大娘在家里縫制嫁妝呢。一看到孟隻,她們馬上就認了出來——孟隻這些年變化不大,依舊是鳳眼朱唇的俏麗模樣,只是個子高了一點點,臉龐身材也豐潤了不少,看起來也是個挺好看的大姑娘了。

    馮大娘一直在正陽侯府服侍,見多識廣,她打量一番之後,發現孟隻雖然是丫鬟打扮,衣服裝扮雖然低調,但都是很值錢的料子,再看看孟隻手腕上戴的黃金嵌紅寶手釧,以及同來的丫鬟的態度,就知道孟隻怕是做了貴人府里的通房了。

    她一向厚道,倒也不點破,熱情地招呼孟隻三人坐下喝茶。

    馮二姑娘看到孟隻,既驚又喜,忙拉著孟隻到自己房里談心去了。

    玉簫放下禮物就離去了。

    馮大娘陪著白菜在堂屋里喝茶攀談。

    馮大娘沒有刻意打听,白菜口風很緊,因此她倆只是談談天氣,談談嫁女需要做的準備。

    馮二姑娘和孟隻倆人歪在床上談天,說到了自己的祖母,孟隻忙叮囑她︰“無論如何別同我祖母一起住,她可真是不好纏!”

    她嘰嘰咕咕把當年孟老太太如何同六郎媳婦吵架的事情說了幾樁。

    孟隻性格其實是有點悶騷的,只是自從爹娘不在之後,她一直強迫自己長大,所以在人前都是沉默寡言穩重的很。除了玉珂,她只是在個性爽朗的馮二姑娘面前表現出最真實的愛說愛笑,講起自己祖母的那些奇葩事情更是繪聲繪色,逗得馮二姑娘笑個不停。

    孟隻看她只顧著大笑,恨鐵不成鋼,就把當年祖母反駁六嬸控訴的那句話學了一遍︰“是你自己傻,成親的時候不知道問婆家要!你若是要的話,我砸鍋賣鐵也要給你置買一床被子的!誰讓你上趕著嫁給我家六郎呢!”她還學著孟老太太刻薄的模樣“哼哼哼”笑了三聲。

    馮二姑娘握住她的手,看著她,認真地說︰“大隻果,謝謝你!”

    大隻果被她這麼一說,有點不好意思,“嘿嘿”笑了︰“不過,我听我爹說過,我七叔非常能干,很會掙錢,而且很聰明,只要遠離我祖父祖母,你們一定會幸福的!”

    馮二姑娘臉上頓時緋紅︰“嗯,我知道了!”

    馮大娘原本要留孟隻他們在家里用了晚飯,玉簫就從外面進來了,對孟隻道︰“孟姑娘,主子讓您快點回去!”

    孟隻忙推辭了,又說了些客氣話,這才告辭離去。

    孟隻他們離開之後,馮大娘打開包裝,看了看禮物,對馮二姑娘道︰“孟姑娘太客氣了!”

    馮二姑娘忙道︰“大隻果交代了,說別讓孟家的人知道她來過!”

    馮大娘點了點頭,這一點她倒是理解。孟家那一大家子女人,等閑真的不敢沾上。

    孟隻在馮家的院子里就戴上了幃帽。

    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夕陽照在野雞塔巷子里,帶著一股冷森森的寒意,想起往事,孟隻的心里也是寒浸浸的,她快步離開了這個她父母出生的地方。

    如果有可能,她希望此生再也不要回來。

    玉簫在前帶路,離了野雞塔巷子之後往前又走了一段距離。

    孟隻看到玉琴玉劍正牽著馬站在她乘坐的那輛瓔珞翠幄車旁,不由心跳開始加快,臉頰逐漸發熱。

    她沒有出聲,只在心里叫了一聲“玉珂”,大步向馬車走去。

    作者有話要說︰祝大家元宵節快樂~

    謝謝綠禾和12078911兩位親的地雷,我會加油滴~<!--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28第二十七章 舊友消息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28第二十七章 舊友消息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