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六章 欺負隻果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玉琴玉劍隨著玉珂回到內院。

    他們留在內院門外的值事房等待召喚,玉珂獨自回了內院。

    他剛走近屋子,耳目敏銳的白菜听到足音就出來行禮︰“稟報世子,孟姑娘還在睡。”

    玉珂點了點頭,徑直走進了屋子。

    白菜知道內院的規矩,悄悄行了個禮退了下去。

    玉珂進了臥室之後,發現臥室里靜悄悄的,孟隻還在睡覺。

    他走到床邊坐下,看著猶在夢中的孟隻。

    孟隻睡得很香,圓潤的臉白里透紅,猶如隻果一般,粉嫩的嘴唇微微嘟著,似乎在做著什麼好夢。隨著她淺淺的呼吸聲,拔步床內彌漫著甜香溫暖的氣息,仿佛是一種無聲的引誘與吸引。

    玉珂看了一會兒,也被這溫暖甜美所引誘吸引,眼楮都快要睜不開了,把欺負大隻果的宏偉計劃拋在了腦後。

    他飛快脫了衣服上床,掀開被子,貼著孟隻躺了下去,在溫暖甜美中很快就睡著了。

    這一覺睡得溫馨深沉而舒適,待他醒來,發現孟隻也醒了,正在奮力挪走他壓在她身上的胳膊和腿呢。

    玉珂已經十六歲了,在除了孟隻以外的人看來,他相貌清俊,身形高挑彪悍,仿佛一個頂天立地的青年漢子了,可是他的高大身體里卻另有一個調皮搗蛋的小男孩,每每在同孟隻在一起的時候探出頭來蠢蠢欲動,非要撩撥胡鬧一下不可。

    他原本計劃的是再來個霸王硬上弓,弄得孟隻起不來床,趁此機會正可實現。

    玉珂嘻嘻一笑,猛地撲了上去,壓在了孟隻身上。為了防止孟隻搔自己的腋下摸自己的耳朵進攻自己的弱點,他先下手為強,一手攥住了孟隻的兩個手腕,一手揉摸著孟隻的胸部,嘴巴開始在上面又是親又是吸。

    孟隻雖然雙手被困,卻不打算掙扎,而是趁玉珂只顧著在自己胸前忙活的時候,瞅準方位,一下子用力含住了玉珂的耳朵。

    玉珂正在得趣,忽然弱點被控,頓時觸電般哆嗦了一下,松開了孟隻,翻身倒在一邊大笑起來。

    孟隻再接再厲,追著他的耳垂咬了下去,再次含住了他的耳垂。

    玉珂呵呵直笑渾身發麻發軟,兩人鬧成一團。

    孟隻得意地瞥了他一眼,看他猶自滿臉通紅眼楮亮晶晶地窩在床上大笑不止,這才施施然起身下床。

    玉珂計劃了好久的欺負大隻果計劃以玉珂徹底的失敗告終。

    玉珂和孟隻對坐用著當真是“晚飯”的晚飯。

    白菜在旁侍候著。

    孟隻大概是有了減肥的念頭,只是吃菜喝稀飯,並沒有吃桌子上擺的饅頭點心之類的食物。

    玉珂很快注意到了,拿起一個素包子遞給孟隻︰“大隻果,你吃得太少了!”

    孟隻搖了搖頭︰“睡了一下午,不是特別餓!”

    玉珂擔憂地望著她︰“隻果,是不是這個廚子手藝太差?明日咱們就換廚子,你暫且吃一點吧!”

    孟隻都有點不耐煩了︰“廚子沒問題,我只是沒胃口!”

    玉珂依舊很擔憂,望著孟隻,眼中滿是憂心忡忡︰“大隻果,你看你現在瘦的……”

    孟隻︰“……”

    白菜悄悄打量了一下圓潤可愛的大隻果︰“……”

    世子喲,你確定你不是在說反話?

    用完晚飯,已經到亥時了,可是孟隻和玉珂下午睡得太香,現在都精神得很,玉珂就幫孟隻找了個消遣︰“隻果,咱們一起去我書房看書吧!”

    兩人攜手去了書房。

    玉珂的內書房很大,卻有些空空蕩蕩的,沒什麼特殊擺設,靠窗擺著一個紫檀書案,書案上擺著筆墨紙硯;書案西邊靠牆擺放著一個佔據了整個西牆的檀木書架,書架上放滿了書;書架東邊的牆角擺放著一個紫檀花架,上面放著一盆茂蘭;書架前擺著一個矮榻,上面鋪著錦墊;一個大大的沙盤佔據了書房北半部將近大半的空間,沙盤旁邊擺的是一些工具。

    玉珂一進書房,先鄭重其事地交代孟隻︰“你一定得陪著我!”

    孟隻答應了。

    玉珂親昵地在她發上撫摸了一下,又道︰“我給你看個好玩的地方!”

    他搬開了紫檀花架上的那盆茂蘭,用力把花架上最東邊的雕飾往下一扳,然後含笑看著孟隻。

    孟隻忽然就听到“吱吱嘎嘎”的機關之聲,她猛地看向身後,只見靠西牆的書架緩緩地移動著,很快出現了一個新的空間。

    玉珂笑嘻嘻道︰“你進去玩吧,都是咱倆的東西,你喜歡什麼就挑什麼,我忙去嘍!”

    孟隻好奇心大漲,忙不迭地點頭,拿了一個銀燭台進了密室。

    玉珂就開始全神貫注擺弄他的沙盤,沒工夫搭理孟隻了。

    孟隻進了密室之後,發現這原來是玉珂的藏寶室,無非是些金玉字畫之類的,很快就看完了,從密室走了出來,自己又試著擺弄紫檀花架上的扳手,把密室關住了。

    她做這一切的時候,玉珂專心致志地看著沙盤,一動不動。

    孟隻知道他做事素來專注,也不叫他,自己站在玉珂身後看了一會兒,勉強認出是東方大陸的縮微版地形圖,當真是具體而微異常的精妙。

    她站在書架前看了半日,發現沒有話本之類的閑書,大都是些軍事、布陣、百工、地理、游記之類的書,最後,孟隻隨意抽了一本游記,坐在矮榻上看了起來。

    外面時時傳來北風呼嘯之聲,可是這書房內卻異常的溫暖,孟隻坐著看了一會兒,覺得有些累,就躺著看起來,躺了看了一會兒之後,她覺得眼楮有些累——這書都是繁體字,而且字是豎排的,孟隻實在是看不慣。

    玉珂思索良久,屋子里太熱了,他出了一身的汗,起身脫外衣的時候,玉珂發現沙盤旁邊放著一杯只放了幾枚茶葉的極淡的清茶,再看孟隻,歪在錦榻上睡得正香呢!

    他不由喃喃了一句“真是一頭小豬”,走過去把外衣搭在了孟隻身上,在孟隻唇上吻了一下,端起杯子把茶水一口氣喝完,然後又去研究他的沙盤去了。

    孟隻夜里醒來,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回了臥室,玉珂擁著她睡得正香。她動了動,動了動身子,把臉埋在玉珂赤-裸的胸前,在玉珂平緩的心跳聲中,很快睡著了。

    等她再次醒了,發現拔步床內點著燭台,渾身光-裸的玉珂跪在她兩腿之間,似乎正在低頭研究什麼。

    打先孟隻醒來,玉珂抬頭一臉驚喜地看著她︰“大隻果,你那里已經消腫了!”

    孟隻睡眼惺忪,還沒反應過來,玉珂已經撲了上來︰“大隻果,憋死我了,再來一次吧!”

    不知第幾次被吃干抹淨之後,渾身酸痛的孟隻躺在床上,看著剛洗過澡精神奕奕神清氣爽探頭看自己的玉珂,淡定地伸手向玉珂臉上拍了過去。

    玉珂把臉往前一送,嘴里說著︰“打吧打吧,只是不要太用力了,我還要帶人去明珠書院選拔武生呢,留個手印不好看……”

    孟隻︰“……”

    她的手頓了頓,在玉珂臉上撫了一下,恨恨地收了回去,翻身留了個背影給玉珂。

    玉珂笑嘻嘻道︰“大隻果,不要生氣啦!俗話說,‘小夫妻吵架,床頭吵床尾和’,我晚上回來再好好陪你睡覺,銀子在床頭抽屜里,你帶著玉簫和白菜出去逛逛吧,記著從咱們院子新開的那個門出去……”

    他只是離開一日孟隻罷了,可總覺得戀戀不舍似的,很不放心大隻果,因此嘮叨交代個沒完。

    最後孟隻忍耐不了了,不顧身體的酸疼,起身拿起玉珂的紗枕扔了過去︰“滾吧快滾吧!煩死人了!”

    玉珂眼疾手快接過紗枕,笑嘻嘻扔在了床尾,又用手指了指原先枕頭的位置,這才離去了。

    玉簫和小廝天晴拿著玉珂的白銀鎧甲、暗青色兜鍪和黑色披風等在書房內了。

    玉珂在他的侍候下換好衣服,交代玉簫道︰“孟姑娘若是要出去玩,你和白菜陪著她。”

    玉簫忙施禮道︰“屬下遵命!”

    玉珂大步向外走去,卻頓了頓,回頭看著玉簫,又補充了一句︰“千萬護著她的安全!”

    “是!”

    同樣一身戎裝的親隨玉琴、玉劍,以及玉珂昨日挑選的北疆戍軍的年青將領何歡、溫玉、舒雨和凌清已經在外書房院中等著了。

    看到世子出來,小廝自馬棚牽出早已備好的駿馬。

    沒過多久,這一隊戎裝軍人騎著馬跟著玉珂馬後,向明珠書院方向疾馳而去。

    孟隻看玉珂關上床門離去了,準備躺下來繼續補眠,卻發現方才紗枕拿開之後,露出了一個長方形木匣子。

    她打開木匣子,發現里面分成了兩層,每層四個格,上層是些銀票,下層則空蕩蕩的,只擺著一支爛銀梨花簪和一個有點發舊的黃金嵌紅寶手釧。

    孟隻拿起梨花簪,發現就是當年送給玉珂防身的那一支。

    她又拿起黃金嵌紅寶手釧戴在了左腕上,躺了下去,孟隻早上被玉珂這一番可勁兒折騰,早已疲累到了極點,朦朦朧朧一直睡到了中午。

    用完午飯,她決定帶著白菜和玉簫出去一趟。

    玉珂考慮得再周全,可是作為一個女人,她還是缺少很多必要的東西的。

    若說金京最繁華最熱鬧商品最齊全的地方,當然首推狀元坊了。

    听了白菜的傳話,玉簫命人準備了一輛小小的瓔珞翠幄車,候在青竹院外院里。

    沒過多久,白菜就陪著孟姑娘出來了。

    玉簫悄悄看了一眼,發現孟姑娘梳著簡單的螺髻,發髻里只插著一根爛銀梨花簪,臉上淡淡施了些脂粉,身上穿著白綾襖、半舊的深綠繡淺綠蓮葉褙子和白色千褶裙,看上去甜淨低調,只是上車的時候,露出了左腕上戴的黃金嵌紅寶手釧。

    到了狀元坊路口,孟隻剛被白菜攙扶著下了車,就遇到了兩位舊人。

    作者有話要說︰上班好累啊~<!--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27第二十六章 欺負隻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27第二十六章 欺負隻果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