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十一章 侯府恩怨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沒多久,玉簫就過來了,他奉世子之命,要給孟姑娘詳細介紹這清遠侯府里面復雜的狀況。

    玉簫還沒過來的時候,孟隻正在和白菜一起把臥室里那些紅彤彤的東西全部換掉。

    她對這洞房般惡俗的臥室深惡痛絕,勉強睡了一夜之後,看著滿眼一片紅,覺得再也難以忍耐了,她得趁玉珂回來之前把這些東西統統去掉。

    在白菜的幫助下,孟隻取下了大紅的紗帳,從櫃子里找了白色繡深綠柳條的紗帳換上;收起了大紅的被褥,換上了一套深綠的床褥;連紅色的紗枕,也被她換成了深綠繡黃鶯的紗枕。

    忙完這一切,大冷的天孟隻卻出了一身的汗。

    白菜湊過來,看著深綠紗枕上繡的倆鳥道︰“咦,孟姑娘,這倆是什麼鳥?”

    孟隻看了一眼,道︰“黃鶯!”

    白菜湊近打量了好一陣子,這才很肯定地說道︰“這明明是一對鴛鴦!”

    她笑眯眯看向孟隻︰“這倆枕頭上繡的都是鴛鴦哦!”

    孟隻︰“……”

    她很淡定地把兩個鴛鴦紗枕擺好,把換下來的東西交給白菜︰“送去洗吧!”

    白菜出去之後,孟隻好不容易喘口氣,為自己泡了壺清茶,還沒來得及喝,就听到外面傳來白菜的聲音︰“孟姑娘,玉簫來了!”

    白菜引著玉簫走進了堂屋。

    孟隻同他們廝見畢,剛要坐下,白菜已經看到了茶幾上孟隻泡好的茶,忙取了杯子,一人倒了一杯,又去取了點心過來擺好,這才對玉簫道︰“玉簫,開始講吧!”

    孟隻因為玉珂說過“玉簫可是白菜的”,所以悄悄觀察白菜和玉簫的互動,最後發現,盡管白菜已經很明顯了,但是玉簫卻沒有什麼跡象。

    玉簫喝了口清茶,開始講述。

    “咱們清遠侯府的侯爵爵位,並不是侯爺從上代繼承來的,而是侯爺這些年南征北戰沙場廝殺而得的。玉家人丁單薄,侯爺只有一個庶兄,也就是西北總督玉清,咱們府里都稱呼‘大老爺’。大老爺早已同侯爺分家別居,常年居住在西北黑水城總督府,只有每年除夕的祭祀才回京一趟,住在他們在京的宅子里。”

    他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含蓄地說道︰“當年大老爺把通房丫頭扶為正妻,因此同太夫人鬧得不太愉快。”

    “世子的母親出身西北陳氏,嫁給侯爺的時候,太老爺雖是從五品官員,但是侯爺尚是白衣,因此陳氏和玉家也算門當戶對。”

    玉簫又補充道︰“世子的母家陳氏很富有,非常富有。”

    “侯爺考中武舉後,進入軍隊,晉升很快,因軍功封了伯爵。他老人家年輕英俊,在金京頗受貴女歡迎,在這些貴女里面,太夫人很喜歡正陽侯府的嫡女,就是現在的侯夫人。”

    玉簫低下頭,看著手里的杯子,聲音變得沉重起來︰“太夫人經常邀約現在的侯夫人來府里玩耍,而陳夫人卻臥病在床,最後溘然長逝。”

    “侯爺很是悲痛。不久,就奉母命娶了現在的侯夫人。然後又憑戰功封侯,封侯不久,侯爺請封世子,然後世子就失蹤了。後來,世子自己跑到了西北大營,找到了正在平定西戎叛亂的侯爺。”

    ‘君子之澤,五世而斬’,按照大金朝的規矩,不出意外的話,這侯爵的爵位應該還有四代,所以,馮夫人等人很上心。”

    玉簫已經說完了。

    屋子里一片沉寂。

    玉簫低頭喝茶。

    白菜早听呆了。

    孟隻默默無語,心底彌漫著一股憐惜和酸澀,原來是這樣啊!在這一場豪門恩怨中,玉珂和他的母親成了犧牲品,所以他自己才不願意說,才讓玉簫來告訴自己,讓自己明白侯府如今的形勢。

    孟隻想到玉珂才十五歲,心疼得快要喘不過氣來。

    她是胎穿,來到這個架空世界已經十六年了,前世的種種譬如過眼雲煙,能記得的已經不多了,反倒是現世的記憶更為深刻。

    玉珂,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她會陪著他的,在他需要的時候。

    清遠侯昨夜從宮里回來,並沒有回馮夫人的慶喜居,而是自己獨宿在了書房。

    玉珂直接到了父親的書房,先給父親請了安,這才隨著父親一起去了太夫人居住的正院。

    他們父子趕到正院太夫人的起居室的時候,馮夫人早就帶著二公子玉琳在太夫人房里侍候了,西北總督玉清已經攜妻子辛夫人和長子玉拜過太夫人了。

    玉清大約四十歲左右的模樣,相貌英俊,沉默寡言。他的夫人辛夫人看上去比他還大一點,模樣雖然普通,但看上去溫柔謙和。玉今年十六七歲的模樣,極肖其父,是個長身玉立的英俊少年。

    一家人廝見完畢,各自坐了下來。

    房里除了太夫人外,都是沉默寡言之人,一時無言各自飲茶,屋子里氣氛有些壓抑。

    太夫人看看自己出身高貴的兒媳馮夫人,再看看玉清丫頭出身的夫人辛夫人,心里的愜意難以壓抑非要宣泄出來氣氣人。她望著玉清道︰“玉清,你知不知道為什麼你兄弟封侯了,你卻還沒有職位?”

    玉成秀一听,眉頭就皺了起來,給母親使了個眼色。

    玉清卻淡然道︰“因為玉清功勞淺薄,于國于家無望。”

    蔣太夫人本來是想諷刺玉清妻室出身低賤的,沒想到先被他用話堵住了,頓時一股氣堵在了那里,正要再接再厲繼續諷刺,就听玉成秀說道︰“母親,吉時已到,兄長和我該拜祭父親了!”

    太夫人這才住口,氣咻咻道︰“去吧!去吧!”

    玉清和玉成秀幾乎同時離座,並肩而行,玉、玉珂和玉琳跟在後面。

    五人一起去了玉家的祠堂。

    起居室里只余下太夫人、馮夫人和辛夫人。

    侍候的丫鬟媽媽們知道這是每年都要鬧一場的時刻,鴉雀無聲,誰也不敢妄動一下,生怕惹了無妄之災。

    太夫人瞪著下面坐著的辛夫人,似乎要在她身上燒出一個洞來。

    馮夫人坐山觀虎斗,捧著一杯茶低頭不語。

    辛夫人被太夫人羞辱過太多次了,早已經麻木了。她牢牢記得臨出發丈夫的交代——“太夫人無論說什麼,你都不要理會,她就佔了個嫡母的名分,咱們三口過自己的日子,她管不著”。

    她眼觀鼻鼻觀心坐在那里,微笑不語,

    太夫人開足火力攻擊辛夫人道︰“都是因為你這賤婢出身的女人,玉清才多年來未曾升遷,一直做這勞什子西北總督!你怎麼還能心安理得地享福?”

    辛夫人知道自從二弟玉成秀封侯之後,太夫人沒了拘束,非常的肆無忌憚,惡心人也不講究策略了,瘋狗一般亂咬。

    她看了太夫人一眼,然後慢吞吞起身,行了個禮道︰“相公少年得意,不到而立之年,已經官居一品位極人臣,如今原該潛心為陛下分憂,妾身忝居一品誥命,唯有竭盡全力侍奉相公,何談享福?”

    太夫人一噎,她的兒子雖然身為侯爵,可她自己的亡夫最高只做到了從五品,比起辛夫人,在輔助丈夫方面她是沒什麼炫耀的。

    太夫人自己說不過,一眼看見馮夫人淡然的模樣,氣不打一處來,瞪了馮夫人一眼,繼續辱罵辛夫人︰“成秀房里姬妾成群,你弟妹可是夠賢惠,我听說玉清房里至今沒有放人,你如何這等妒忌?”

    辛夫人仿佛沒有听到,默然無語。

    馮夫人躺倒中箭,只得轉移話題道︰“太夫人,媳婦方才好像看到李媽媽和黃媽媽候在外面。”

    太夫人想起了自己吩咐李婆子的事情,馬上吩咐大丫鬟如朱︰“叫李婆子黃婆子進來!”

    李媽媽黃媽媽進來之後,行禮後稟道︰“回太夫人,奴婢見過世子房里的那個丫頭了!”

    太夫人坐直了身子︰“如何?”

    李媽媽黃媽媽互相看了一眼,李媽媽上前一步道︰“長相俏麗,舉止溫柔,只是小門小戶出身,禮節上有些欠妥當。”

    太夫人瞟了同是小門小戶出身的辛夫人一眼,道︰“小門小戶出身上不了大場面,也就只能做個房里人了,一輩子別想出頭!”

    辛夫人繼續眼觀鼻鼻觀心。

    太夫人這才道︰“把那丫頭叫過來讓我看看吧!”

    李媽媽剛答應了一聲,太夫人又加了一句︰“讓如朱和如翠帶個小丫頭去!”

    只見靜立在太夫人身後的兩個姿容出眾的大丫頭走了過來,行了個禮,然後出去了。

    馮夫人知道如朱和如翠是太夫人幫玉珂選的通房,覺得萬事都在自己算計之中,心里終于暢快了一點。

    昨夜,玉成秀雖然回府了,可是卻歇在了書房里。想到書房里侍候的那倆丫鬟,馮夫人侯夫人禮服寬袖下的兩手又握成拳頭。<!--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22第二十一章 侯府恩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22第二十一章 侯府恩怨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