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二十章 醉露心聲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孟隻聞到了夾雜在酒氣中的熟悉的清香,她後知後覺地思索片刻,淡定地把雙手一左一右分別插到玉珂的腋下,然後在玉珂的亂親亂吻中用指尖輕輕一搔。

    玉珂身子彈簧一般彈了一下,親吻瞬間停止。

    孟隻再接再厲,又忽輕忽重搔了幾下。

    玉珂終于再也忍不住了,翻身躺在床里,上氣不接下氣地大笑起來。

    小時候孟隻就知道玉珂最是怕癢,兩腋尤其是他的軟肋,其次是耳朵,一摸就渾身無力大笑不止。

    玉珂此時已經笑倒,可是孟隻並沒有松懈大意,而是起身坐在玉珂旁邊,搔他的腋下摸他的耳朵,進退有度地摸著。

    玉珂“哈哈嘿嘿哈哈”大笑不止,邊笑邊大聲求饒︰“大隻果,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吧!求你了!哈哈!”

    孟隻手下不停,聲音平靜︰“以後還亂不亂來了?”

    “哈哈……再也……哈哈……再也不敢了……”玉珂繼續驚天動地大笑著。

    孟隻這才鳴金收兵,捋了捋長發,起身下床,把紅色的紗帳掛在了金掛鉤上,這才點燃了床頭櫃上放著的燭台。

    她回頭去看玉珂,發現玉珂正大攤著四肢躺在床里,臉上猶帶笑意,黑眼楮里面亮晶晶的,應該是笑出了眼淚。

    天昊帝賜宴,賞賜抗擊烏吐東樞聯軍的有功將領,玉珂年紀雖小,也被灌了不少杯,他本來想借酒裝瘋早日和孟隻洞房的,卻沒想到被孟隻反將一軍。

    孟隻瞥了玉珂一眼,拿起小襖穿在了中衣外面,又拿了裙子圍在了腰間,系好了緞帶。

    玉珂一直目不轉楮地看著她,待到她走到床邊坐下,這才澀聲道︰“大隻果——”

    “嗯?”孟隻看著他,“有事?”

    玉珂眼神灼熱,聲音有些嘶啞︰“大隻果,我現在已經是正五品的武德將軍了!”

    “啊?”孟隻望著他,她能夠感受到他的興奮,卻理解不了正五品武德將軍意味著什麼。

    玉珂對著孟隻勾了勾手指︰“大隻果,過來讓爺抱抱!”

    孟隻拿了紅紗枕塞進了他懷里。

    玉珂抱著紅紗枕笑了起來,笑聲停下來之後,他挪到孟隻身邊,側著身子望著孟隻︰“五品及五品以上官員的妻子就能授以誥命了,大隻果,你是我的誥命夫人了!”

    孟隻雖然心里明白依自己的身份地位,怕是不大可能當上誥命夫人的,卻也被他的興奮感染,笑道︰“嗯,你真厲害!”

    玉珂才十五六歲,正是佻脫淘氣的時候,他在外面壓抑得太厲害,到了孟隻這里就有點過于放縱了,听孟隻這句夸獎,頓時更加開心起來,側著身子挨著坐在床邊的孟隻︰“過完年我十六歲,十六歲已經是正五品武將了,那到了十九歲應該能熬到正四品吧?!二十二歲從三品,到了二十五歲應該能正三品吧?!這樣一算,三年評定一次,若是老天保佑再來個東樞和烏吐的侵略、西戎的叛亂,我一定能在四十歲以前成為超品武將封侯封公甚至封——”

    孟隻起先听得很嗨皮,可是听到他口無遮攔說到“若是老天保佑再來個東樞和烏吐的侵略、西戎的叛亂”的時候,忙伸手緊緊捂住了他的嘴巴︰“玉珂,你不怕隔牆有耳!”

    玉珂覺得大隻果實在太關心自己了,笑得眼楮彎彎的,想說什麼,嘴唇翕動了幾下。

    孟隻覺得玉珂溫熱潮濕的舌頭在自己手心飛速舔了一下,慌忙移開了手。忙亂間,她把手伸到玉珂的衣服上擦了擦。

    玉珂回來的時候已經脫了外衣,身上只穿著白色的中衣褻褲,中衣是極柔軟的白綢制成的,很是單薄透氣。

    孟隻擦這兩下,似乎是隔著薄薄的料子在撫摸他,玉珂按捺住雀躍的心,亮晶晶的眼楮望著孟隻,啞聲道︰“大隻果,我想洗澡!”

    拔步床關上床門以後就行成了一個狹小的空間,各種氣味摻雜著,有孟隻身上用過香胰子後發出的淡淡香氣,有玉珂身上的酒氣和衣服上淡淡的燻香,以及玉珂那少年男子特有的荷爾蒙味道,孟隻的臉不知不覺間也有點發燒,心跳不知不覺加快了跳動,她似乎能夠听到自己“怦怦怦怦”的心跳聲。

    孟隻這時候也感到了拔步床里氣氛的微妙,為了掩飾,忙起身道︰“我去給你找換洗衣物!”

    她推開床門,走了出去。

    玉珂見她出去了,這才由側躺改為平躺。他躺在床上,看了看自己兩腿之間高高撐起的小帳篷,咬唇不語。

    玉珂洗完澡出來,孟隻看他頭發猶自濕漉漉的滴著水,忙拿了大絲巾過去,摁著他在梳妝台前的繡墩上坐了下來,然後開始幫他擦拭頭發。

    玉珂一邊享受著孟隻的服務,一邊道︰“我父親已經稟報了祖母,說你是烈士之後,因為忠誠,特地派過來侍候我的。你以後是我房里人了,就得和我住在一起。”

    孟隻“哦”了一聲,沒說別的。

    進入清遠侯府之後,她這一天都在思考自己的身份和未來,想到最後,覺得到了如今這個地步,自己絲毫只有兩條路可走了︰要麼是離了玉珂,在金京找了小宅子住著,等著弟弟學業結束,弟弟到哪里自己到哪里,浮萍一般一輩子隨波逐流;要麼是繼續跟著玉珂,按照玉珂的安排,給弟弟謀一個好前程,給自己找一個事情做……何況,她的確是喜歡玉珂心疼玉珂。

    玉珂感覺到了孟隻的沉默,心里空蕩蕩的,開始恐慌——他所有的人生規劃里都有大隻果,若是沒有大隻果,他的奮斗又有何意義?

    他悄悄吸了一口氣,安撫住自己躁動的心,撒嬌般把身子依偎進孟隻懷里,看著鏡子里的孟隻,柔聲道︰“大隻果,我不能沒有你!”

    正在思索的孟隻听到了他那句軟軟的——“大隻果,我不能沒有你”,心里一蕩,沒拿梳子的左手伸過去,握住了玉珂的手︰“玉珂,我會一直陪著你!”

    玉珂看著鏡中微茫的自己和大隻果,輕聲道︰“你發誓!”

    他的聲音軟軟的、怯怯的,似乎帶著一種蠱惑,孟隻不由自主被他誘惑,認真道︰“我發誓!”

    玉珂笑了。

    就像大隻果知道哪里是他的弱點一樣,他也知道哪里是大隻果的軟肋。

    他離不了大隻果,不管是用什麼手段,也要大隻果屬于他。

    已經是半夜了,孟隻和玉珂都累到了極點,胡亂躺在床上蓋著一床被子歇了。

    玉珂一大早就起來了。

    孟隻已經有了點貼身丫鬟的自覺了,拿了衣服鞋履幫玉珂穿戴。

    玉珂穿好世子禮服之後,孟隻幫他圍上腰帶,發現玉珂的腰很細。

    她一直很愛看細腰男子,不由得悄悄用手臂著量了一下,結論是好像比自己的腰要細不少——她這五年來生活安定,沒了的肉又悄悄長回去一些,稱得上圓潤了。

    孟隻拿起披風幫玉珂披上,然後站在玉珂身前,踮著腳跟幫他系帶子,系好後退了一步,審視了一番覺得玉珂的裝束完美極了,這才問道︰“怎麼起這麼早?”

    玉珂一邊享受著大隻果的貼身服務,一邊盡責解釋道︰“今日我的大伯和伯母要來府里拜祭祖父,看望祖母,我得起早去見客。”

    大隻果听得一頭霧水。

    玉珂有心細細解釋,可是他時間很緊,只得道︰“府里情況復雜,我會讓玉簫進來給你詳說的!”

    孟隻覺得自己孤女和玉簫這寡男相處一室似乎不太合適,正要開口,玉珂已經補充道︰“玉簫可是白菜的!”

    孟隻︰“……”

    玉珂這時已經衣履整齊了,大步向門口走去。

    臨出門,他轉身看向大隻果,一臉的笑︰“大隻果,過來!”

    孟隻以為他有什麼事情要交待,忙走了過去。

    玉珂伸手牽住孟隻的手︰“送我到內院門口!”

    孟隻真心覺得這樣太膩歪了,可玉珂用那黑幽幽的眼楮可憐兮兮地望著她,令她一下子就屈服了︰“那好吧!”

    兩人並肩穿過竹林,沿著甬道向內院門走去。

    快到門口的時候,玉珂加大步伐,快走了兩步,一下子由兩人並肩前行變成了他前大隻果跟在後面的狀況。

    玉珂昂首挺胸在前,孟隻若有所思在後,兩人和諧而完美地走到了門口。

    玉琴玉劍等隨從親衛一大早已經候在內院門口的值事房里了,這時候就站在門口外等著呢,一見世子過來,起身躬身行禮。

    玉珂淡淡地說了句“起來吧”,率先向前走去。

    孟隻習慣了他的表里不一,只是站在門內看著他大步遠去的背影。

    白菜從值事房走了出來,站在她身邊悄聲道︰“論禮的話,咱倆得屈膝行禮恭送世子的!”

    她瞥了一眼站在值事房門口行著屈膝禮恭送世子的兩位媽媽︰“最遲明日,太夫人一定會派教禮媽媽過來的!”

    孟隻早就意識到了自己在禮節上的欠缺。

    俗話說藝多不壓身,她其實是很想好好學學這大金朝的禮儀。轉身同白菜回去的路上,孟隻這才開口道︰“我倒是想好好學學呢!”

    她眼珠子一轉悠,輪了白菜一眼,問道︰“白菜,你怎麼也不會那些禮節啊?”

    白菜一臉的坦蕩︰“我會啊!”

    孟隻斜睨她一眼︰“那你為什麼沒有施禮?”

    白菜一臉的理所應當︰“我若是禮儀周全的話,不顯得你粗野無禮了?”

    孟隻︰“……”

    沒多久,玉簫就過來了,他奉世子之命,要給孟姑娘詳細介紹這清遠侯府復雜的狀況。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淼淼和cksd529兩位親的地雷和火箭炮,我會繼續加油滴<!--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21第二十章 醉露心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21第二十章 醉露心聲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