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十九章 初進侯府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平林漠漠煙如織 書名︰穿越之賢妻難當

    孟隻一愣,站在那里看著玉珂。

    她其實並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所以一听玉珂的話,頓時就有些猶疑。

    玉珂仿佛沒注意到她的反應,轉身回了屋子︰“要我幫你收拾?”

    “呃……我自己收拾吧!”被逼上梁山的孟隻只得回去收拾行李了。

    玉珂站在房里,看著大隻果收拾行李,嘴角不由彎了起來。

    他發現大隻果的反應老是慢那麼一拍兩拍,自己只要先替她下了決定,等她想好,就已經造成沒法改變的既定事實了,她就只能听自己的。

    想到這里,玉珂心里美滋滋的,看著大隻果的眼神就越發的深沉,很像餓狼盯住了肥美又笨拙的小羊,只差那最後一撲了。

    孟隻直到坐進了車里,還是覺得恍恍惚惚。她想不通自己怎麼就走到了這一步︰她和玉珂的賣身協議不是說好是假的麼?她不是沒有答應要做玉珂的房里人麼……

    馬車轆轆而行,玉珂騎著馬漫步而行。

    到了御街路口,馬車停了下來,玉珂下了馬,湊到車窗邊對孟隻悄聲道︰“大隻果,我現在得入宮面聖,你這邊我都安排好了,只管听玉簫的就行!”

    孟隻點了點頭,表示接受了他的安排。

    玉珂騎著馬帶著玉琴玉劍往皇宮方向而去,玉簫同車夫趕著馬車往相反方向的清遠侯府而去。

    馬車行到了清遠侯府的大門前,並沒有從正門進入,而是駛向小角門,在小角門前停了下來。

    坐在車夫旁邊的那個斯文青年玉簫從懷里掏出了一個牌子,交給守門的軍士檢驗。

    守門軍士檢驗完畢,把出入牌還給玉簫,這才開門放行。

    孟隻從車簾縫里向外觀察著,發現清遠侯府的門禁甚嚴,想要隨意出入十分困難——她突然產生了一種即將進入龍潭虎穴的感覺,渾身的寒毛頓時直豎了起來。

    馬車繼續前行著,先是往北走,接著就轉向東,最後在一個冬青樹掩映的大門旁停了片刻,很快就駛了進去。

    馬車進入院門不久就向又轉,在一個小門前停了下來。

    車門被打開,外面傳來玉簫清澈的聲音︰“孟姑娘請下車。”

    孟隻拎著包袱起身剛要跨出車門,發現腳下已經被墊了一個腳凳,一個清秀的青衣少女笑吟吟站在一旁,伸手欲扶自己。

    孟隻含笑道︰“謝謝了!”然後在青衣少女的攙扶下下了馬車。

    玉簫本來想跟著孟隻和青衣少女的身後走進內院,轉念一想,馬上止住了腳步。

    以前世子內院並沒有女眷,連丫鬟都沒有,所以他和玉琴玉劍能自由出入,現在孟姑娘來了,世子也安排了白菜來侍候,自己為了避嫌也不能再進去了。

    青衣少女引著孟隻進了內院。

    內院里同外院一般,甬道兩旁密密麻麻全是青竹,冬季的竹林色澤暗淡,有些枯干,竹葉在寒風中“颯颯”作響。

    穿過竹林,前面是一排面南朝北的房屋,青磚藍瓦雕花木窗,看上去很樸素。

    青衣少女含笑道︰“孟姑娘,我叫白菜,你叫我白菜就行!”

    孟隻早已平靜了下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的前世今生發生了太多事情,早已經處變不驚了,人生不就是“出現問題解決問題”的過程麼,有什麼可怕的!

    她也笑了笑,道︰“白菜,我也是來侍候世子的婢女,你叫我隻果就行了!”

    “嗯,”青衣少女笑的時候眼楮彎彎的,很可愛,“隻果!”

    這一排房屋一共有四間,其中三間是連在一起的,一間是獨立的。

    連在一起的三間房一明兩暗,明間是客廳,東邊是臥室,西邊是書房。

    獨立的那間一向是鎖著門的,白菜剛來沒幾天,也不知道這間屋子是做什麼用的。

    白菜引著孟隻進了臥室,把孟隻的包袱放在了靠窗的梳妝台上,微笑道︰“隻果,這就是你的臥室!你先歇息一下,有事情我再來叫你!”

    白菜離開之後,孟隻先不急著收拾行李,而是打量著這個臥室。

    臥室不算很大,擺的家具也不算多,不過是一張雕花拔步床、一個大衣櫃、一個梳妝台、一張小幾外加兩個繡墩,家具雖然簡單,但細看的話,都是紅木質地的。

    孟隻看了看,覺得這間臥室過于闊朗,實在不像是女孩子的臥室,除了梳妝台上擺的梳妝匣子和窗戶上掛的淺綠窗紗。

    她打開拔步床的門,發現里面自成一個系統,像個小小的屋子,有床,有紗帳,有床頭桌,有床尾櫃。

    床很大,紗帳、床單和被子都是大紅的,而且是嶄新的,床頭甚至並排放著兩個紅紗枕。

    孟隻不由笑了︰到底是誰幫她收拾的臥室,怎麼整的跟洞房似的?

    守在內院門口值事房的玉簫沒來由地打了個噴嚏︰“咦,誰想我了?”

    旁邊的小廝道︰“嘿嘿,可不定是哪家的姑娘吶!”

    孟隻從拔步床里出來,發現床西有個水晶鏡,她好奇地推了推水晶鏡,發現水晶鏡後還有乾坤——原來是一個白色石頭砌成的浴室,最里面牆上有一個白石雕成的出水口。

    孟隻如同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好奇地在浴室里參觀,就听到外面隱約傳來白菜的聲音︰“隻果,出來吃飯啦!”

    “哎——”她答應了一聲,走了出去。

    午餐很簡單,兩菜一湯。兩菜是回鍋肉和醋溜土豆絲,一湯是紫菜蛋花湯。

    白菜和孟隻相對坐在客廳的桌子上用飯。

    白菜邊吃飯邊介紹道︰“世子的這個院子叫青竹院,分為外院和內院,咱們現在在的就是內院。平時世子休息的話,內院里不用人侍候,只在內院門口的值事房有人守著就行。”

    孟隻專注地听著。

    白菜繼續介紹︰“侯府的大廚房幾乎是擺設,每個院子都有自己的小廚房,咱們青竹院也有自己的小廚房,不過世子常年在外,剛剛回京,廚子也是世子從西北軍中帶回來的,水平不行,咱們先將就將就吧!”

    孟隻忙道︰“我覺得菜的味道還行啊!”

    她是真的覺得還行,這五年來她吃的飯菜要麼是林媽媽做的,要麼是她自己做的,林媽媽和她的廚藝都堪稱無可救藥,相比之下,這青竹院的廚子做的還算不錯。

    白菜“嗤”了一聲,道︰“我在南疆吃的才叫好吃呢!”

    “南疆?”孟隻有點驚訝,抬眼望著白菜。

    白菜仿佛察覺到自己的失言,忙轉移話題道︰“咱倆都是外來戶,我和你一樣不太懂侯府的規矩呢!”

    孟隻連連點頭,她覺得既然是侯府,就一定不會像平民一樣沒規矩,恐怕自己和白菜都得學規矩呢!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個容嬤嬤呢

    孟隻邊吃邊想著。

    用罷午飯,孟隻剛要收拾碗筷,就被白菜攔住了︰“隻果,你剛過來,先歇一歇!”

    她麻利地收拾了碗筷,用托盤端了出去。

    白菜回來的時候,托盤里換成了一個暖壺。

    孟隻在客廳正中長案下面的小抽屜里找出了茶葉,又從長案的櫃子里找出了一套白瓷茶具,開始泡茶。

    喝了兩杯茶,兩個人就各自去午睡了。

    白菜的臥室在外院,她去了外院;孟隻的臥室既然在這里,她就在這里睡下了。

    只是這床太香太軟太豪華,孟隻躺了半天都沒睡著,只好從床上爬了起來。

    孟隻自從爹娘不在之後,就再也不敢偷懶,如今初來乍到,更是如此。

    她就找了一塊抹布,開始打掃整理這幾個屋子。

    用過晚飯之後,白菜陪著孟隻坐了半天,到了半夜世子還是沒有回來,她就自己回前院睡去了。

    孟隻洗了個澡,也睡下了。

    大概是下午忙了半天累壞了,這下子她一挨著枕頭就睡著了。

    孟隻睡得正香,她正在做夢。

    她夢見自己在和一個小狗玩耍,這個小狗太膩人了,撲到她身上對著她的嘴親來親去,親了孟隻一嘴的口水。

    孟隻在夢里伸手去擦嘴唇,忽然覺得不對︰這柔軟溫熱的觸覺也太真實了吧?難道是人的臉?她用力捏了捏。

    一個熱烘烘的東西帶著一股酒氣在親她的嘴唇,還挺用力,又是吸又是咬,而且那溫熱滑溜的東西還在一個勁兒地往她嘴里鑽,——這不是夢!

    孟隻一下子清醒了。<!--over-->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越之賢妻難當》,方便以後閱讀穿越之賢妻難當20第十九章 初進侯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越之賢妻難當20第十九章 初進侯府並對穿越之賢妻難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