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集體療傷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炮兵團伙夫 書名︰軍火祭司

    “拍電影是什麼東西”柏力夫問道。

    “呃•••沒什麼,我呼亂叫的”魯亞有些尷尬的解釋道。

    隨後的時間里魯亞又連續服用了4顆白果,正如他們預料的那樣,第五顆白果的效果已經很小了。

    而吃完5顆白果的魯亞卻並沒有任何成為力士的征兆,這也印證了無法改變的事實,就是祭司的體質沒有成為力士的可能。

    但是魯亞雖沒有成為力士,但是單論力氣來說已經快要達到了頂級見習力士的水平了。現在的魯亞單臂大約有五六百斤以上的力氣,這與魯亞這種身體外形是非常不符的。

    “看樣子我只是漲了些力氣”魯亞雖然嘴上一副不在乎的語氣,但是那得意的表情還是出賣了他此刻的心情,而且他能用手摸到胸前隆起的胸肌和小腹上的腹肌,這可是以前沒有的。

    “已經很不錯了,只有到了磐石力士才能讓氣血之力外放,在這之前力士也就是比誰的力氣大,防御高了”柏立夫上下打量了魯亞一番後說道。

    獸人族的力士只有到了磐石力士的級別才能開始逐漸控制體內的氣血之力外放,就像是當時的庫里,他在實驗防彈衣的防御的時候就曾動用過氣血之力,初級的氣血之力是白色光芒,越是高級顏色就越趨于紅色,據傳聖級力士全力出手的時候都能將身邊的一切染成一片血紅之色。

    這種氣血之力就是力士的根本,除了最直觀的增加自身的力量,不外放時它能為力士提供堅實的防御,就像庫里能夠‘空腿接子彈’一樣,外放時則能附著在手腳或者武器上增幅自己的戰斗力。

    而魯亞只是單純的有了力量,沒有氣血之力,所以當然不能算作是真正的力士。

    第二日的傍晚,正無聊的望著水面發呆的魯亞被光頭強出水的聲音吵回神來。

    “好了麼”魯亞算了算時間估計是光頭強身上的傷恢復的差不多了。

    “嗷嗚~”光頭強爬上岸以後先是抖了抖身上的水,甩了正走過來的魯亞一身,然後就用它的爪子去撥弄縫合它傷口縫合線。

    “別動,讓我看看,還真是好得差不多了,等我給你拆線,別亂動啊”魯亞靠近後仔細觀察了一番,不禁嘖嘖稱奇,此刻光頭強的傷口已經完全長合在了一起,並且已經開始在向外長毛發了,短短兩天就能達到這種效果,魯亞還是被這潭水的神奇深深的震撼了一把,也更堅定了他找機會一定好好探查里面一番的決定。

    拆過線的人可能都知道,拆線的時候其實還是很疼的,一般縫合的時候可能還給你打麻藥,可拆線的時候就是硬拽了。

    幾個人一起廢了好大得勁才把光頭強身上所有的縫合線拆干淨。

    由于恢復的太好,這些線頭幾乎都和它的血肉長在了一起,因此幾乎每一個縫合眼都被拉出了血來。看到這一幕,魯亞再一看天色于是便決定了再讓光頭強泡上一晚,等天一早再出發回部落。

    天空漸漸明亮起來,此刻正值清晨,原本小動物們都出來覓食,森林里一片生機盎然,忽然間先是樹梢上一大片鳥兒烏壓壓的飛起來,然後原本蹦蹦跳跳到處搜集食物的各種小動物也好像收到了什麼信號,呼啦啦的轉眼間就都躲藏了起來,有兩只松鼠甚至為了爭搶一顆小樹直接撞在了一起。

    而造成這種情況的罪魁禍首就是不遠處緩緩走來的這一個隊伍。先是一頭身長4米,身高兩米多的魔熊走在前面,魔熊後面跟著四個強壯的獸人,還有一個瘦小的身影坐在魔熊的頭上,這一行人正是魯亞他們。

    這種群獸避讓的場景已經被他們習慣,不過也多少有些頭疼,本想順道狩獵一些食物回去的他們算是在光頭強的搗亂下徹底無法實現了。

    魯亞他們也知道這是光頭強在顯擺,故意放出自己的氣息,不然的話估計用不了幾天它就會因為抓不到食物而餓死了。

    就這樣一行人大搖大擺的穿過幾座山林,終于在中午時分回到自己的部落。

    “當當”警鐘只響了兩聲,或許是負責望的守衛見到魔熊那恐怖的身影後忘記了自己已經得到的消息,不由自主的敲響了警鐘。

    雖然只響了兩聲,但是部落內還是第一時間就相應了起來,所有戰士集合到了門口,等到發現守衛正一臉痴呆的望向遠處時,他們也透過大門縫隙疑惑的向外望去。

    “嘶~~”

    “獸神在上,真的是魔熊”

    “原來成年的魔熊長得這麼大,咦~成年的魔熊都是禿頭麼”

    “可能是吧,快看,魔熊上面那是魯亞”

    “還不快開門,別愣著了”

    •••••

    一番雞飛狗跳之後,部落的大門緩緩打開,一群得到消息的族人呼啦全都圍了上來,他們倒也不怕魔熊會攻擊他們,全都摸摸這里踫踫那里,一群好奇寶寶的樣子,嘴里也都時不時的發出驚嘆。

    不理會光頭強的不耐煩,命令了它不得傷害其他人後,魯亞就來到了站在人群外正一臉笑意看著他的老族長面前。

    “族長爺爺,嘿嘿,你看光頭強怎麼樣”魯亞仰了仰頭雙眼斜望上天,一副小孩子炫耀玩具的樣子。

    “呵呵,光頭強?這名字倒是有意思,不過你能帶一頭魔熊回來我還是很詫異的,我只知道以前只有那些大部落的嫡系才能有機會得到這樣的戰寵,沒想到你才只是白衣祭司就能收服這樣一頭戰寵,確實是出乎意料了。看樣子我們黑石部落的輝煌真的不會遠了”老族長說完眼楮輕微晃動,好像是想到了什麼美好的東西,竟有些痴了。

    “族長爺爺,來咱們回屋說,這次的收獲可還不止這些,還有更加神奇的寶貝呢”

    魯亞輕輕扶著老族長緩步回到屋內坐定後,便將那個奇異水潭,和神奇白果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老族長。

    老族長听到能治療傷勢的水潭時還沒有什麼太意外,可當魯亞說道能夠增加實力和資質的白果時,老族長卻猛地瞪大了眼楮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激動地白花花的胡子顫抖不已。

    “快給我看看那種果子”

    “族長爺爺您先別激動,我這就給您拿”

    魯亞趕緊先扶老族長坐下,然後從懷里掏出一個竹筒。

    “啵”的一聲扒開塞子,先是一層淡淡的白霧從里面飄出,然後就看到里面裝著大半桶的已經近乎透明的潭水,潭水上面還漂浮著幾枚白色的漿果。

    “咦~這水有些淡了,我記得當時裝的時候還挺白的呢”魯亞看到竹筒里面情形有些疑惑的撓了撓頭。

    “是不是被這果子吸收了”老族長小心翼翼的用木勺輕輕舀起一顆乳白色的白果,目不轉楮的盯著勺子里的果實,輕聲問道。

    “呃••我也不知道,哦對了這里還有幾竹筒沒裝果子的潭水,我看看”魯亞一拍腦袋,又從腰間去下兩個竹筒。

    “啵”“啵”兩聲起塞的聲音響起,兩個只裝著潭水的竹筒口上各自冒出一縷白色煙霧緩緩飄散,等到魯亞向內看去的時候就發現,這兩個竹筒里面的潭水也已經變得幾乎透明了。

    “哎,估計這種潭水不能離開水潭太久啊”魯亞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

    “也可能是方法不對呢,你先把這些潭水給那些還傷沒好的族人們服用吧”老族長出言提醒道。

    “嗯,對,不然可能再過一會兒就一點效果都沒了”

    魯亞說完就立刻把塞子塞好,抱起竹筒就沖出了族長的木屋。

    “慢著點,這孩子,呵呵”老族長看著魯亞忙急忙火的樣子,撫著胡子笑了起來••••••

    片刻後,臨時病房內。

    “來,把這個喝一半,然後輕灑在上一半”魯亞拿著一個裝滿潭水的粗糙木碗,遞給了一命腿上有貫穿傷的族人。

    這名族人沒有一絲猶豫,舉起木碗就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半,然後又在別人的幫助下把剩下的潭水小心翼翼的倒在了傷口處。

    魯亞注意到,隨著潭水的澆下,那原本正在結疤的傷口,先是血疤快速軟化,然後隨著潭水被沖下,露出了里面粉紅色的嫩肉,這些一看就還很嬌弱的嫩肉然後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吸收澆下的潭水,然後漸漸隆起和周圍的皮膚齊平,並且膚色也變得與周圍的皮膚相差不是很大了。

    “好涼,咦怎麼這麼癢癢啊”躺在床上的那名傷員不敢用手去撓,只能抬起身向自己的腿上看去,這一看之下,立刻讓他有些懷疑自己的眼楮是不是花了,使勁揉了揉眼,再仔細看了看才發現自己的傷口確實是看上去已經好了。

    在周圍人的幫助下,他被小心的扶著坐了在床上,然後用受傷的那只腳試著探了探地,隨著用的力氣越來越大,他臉上驚喜的笑容也越來濃烈起來。

    “我,我已經能下地了,太不可思議了”此刻他已經不需要周圍人的攙扶,自己能在地上平穩的行走了,除了長時間臥床有些腿軟外,已經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

    “這種藥水太神奇了,它一定很珍貴吧,給我用了是不是太浪費了”這名族人正想向一旁的魯亞表示感謝,就發現旁邊一位因為嚴重內傷,同樣臥床不起的族人,在喝下那種藥水後,沒過多久,就突然好想被什麼東西卡住了嗓子一樣,臉色別的漲紅。

    然後下一刻那人就向前一伸脖子“噗~”一口散發著腐臭味道的黑色淤血就噴了出來。

    “咳咳~”這名族人連續咳了半分鐘之後,只覺渾身舒暢,胸口那種隱約的疼痛和胸悶虛弱的感覺一掃而空。

    “魯亞,太感謝你了,給我們用這麼珍貴的藥水,實在是太感謝你了”

    “是啊魯亞,我們自己過段時間就好了,沒必要用這麼珍貴的藥水,你還是留著以後有什麼意外的時候用吧”

    “就是啊~,我們沒必要•••••”

    幾個傷員見到這種藥水如此神奇,都覺得肯定無比珍貴,全都真心的勸起魯亞來。

    “大家先靜一靜,靜一靜,听我說”魯亞趕緊舉起雙手示意眾人听他解釋。

    “這種藥水其實就是一個比較奇怪的水潭里的普通潭水,而且剛才我也發現了,它們的效果正在變得越來越餓差了”

    “還有,你這種貫穿傷,只是表層上看似好了,我估計里面還沒長好,所以還是需要靜養一段時間的”魯亞說著走到那名腿上有傷族人跟前,並用手輕輕按了按他那看似已經好了的傷口。

    “嘶~還真有點疼”那名族人咧著嘴抽了一口涼氣。

    “所以嗎,你還是要再養一段時間的,還有你”魯亞又指了指那名剛剛吐出淤血的族人。

    “這幾天我在讓人多帶些這種潭水回來,你還是要多喝幾次,我估計你體內應該還是有暗傷的,一定要養好了再下地,可不能馬虎”魯亞神色內的關心被周圍的族人看在眼里,他們都能感受到魯亞對他們那種發自內心的關懷,讓他們非常感動。

    最後魯亞把剩下的潭水全都均勻的分給了所有的傷員,內服的內服,外用的外用,一時間屋內充滿著咳嗽和喊癢的聲音••••••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軍火祭司》,方便以後閱讀軍火祭司第六十一章 集體療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軍火祭司第六十一章 集體療傷並對軍火祭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