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光七章 光頭強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炮兵團伙夫 書名︰軍火祭司

    魯亞一手抓住契血後,在他手心中的契血在接觸到他的身體一瞬間就化作一團淡紅色的煙霧,這些煙霧從他的指縫中鑽出,然後聚集到他的手腕上,最後在以前魯亞戴手表的位置上方凝聚成一個奇怪的圓型圖案,隨後這些煙霧慢慢印在他的皮膚上,一點點的滲進了他的皮膚,最後煙霧散去,在剛才的位置出現了一個淡紅色的印記,然後這印記也一點點隱入他的皮膚,消失不見。

    當這一切結束後魯亞忽然間感覺自己好像與不遠處那頭魔熊有了感應,本以為是幻覺的他,試著與他簡單的交流了一下,卻發現竟然真的有回答,只是這種回答更多的是一種情緒的波動,此刻魯亞能感覺到,這只魔熊的情緒中充滿著不安和恐懼,還有就是深深的疲憊虛弱。

    “既然你以後跟了我,那我也一定不會虧待你的,恩叫你什麼好呢”魯亞已經能感覺到,這頭魔熊絕對不會傷害自己了,而且對自己絕對的服從,于是便邊說著邊向魔熊的身前走去。

    來到近前率先入眼的就是魔熊那已經被ak47徹底打沒了皮毛的頭部,而且看頭頂那塊的淒慘模樣,魯亞覺得那塊地方估計是不會再長毛了,于是腦中靈光一閃,脫口而出道。

    “以後你就是光頭強了,哈哈”

    •••••

    “就這麼完了•••”

    “我不是在做夢吧,真的是一頭魔熊啊”

    “天啊,單憑這一只魔熊我們幾乎就可以和中型部落媲美了”

    “可是我們不是來弄魔熊心血的麼”

    “你傻啊,這麼一頭活著的魔熊不比那一份魔熊心血珍貴的多啊”

    柏立夫幾個人站在不遠處看著完成契約的魯亞,紛紛表達著自己心中的震撼和興奮,沒有在這里生存過的人,不知道這里的生活有多麼的艱辛,能有一頭成年的魔熊幫忙,這是在夢中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而且相比起魔熊本身的實力,能讓一頭野生魔熊主動交出自己的契血,這才是最最讓人覺得是奇跡的事情,要知道魔獸們的契血獲得方式不外乎只有兩種。

    一種最普遍的就是,抓住魔獸的幼崽,從小一直養到成年,因為只有成年的魔獸才能擁有自己的契血,就算如此,魔獸也只能是算是一個隨時可能叛變的危險寵物,不會听從別人的命令主動獻出自己珍貴的契血。

    如果想要魔獸主動獻出契血,還需要被人提前一兩個月強行灌下好多藥物,最後幾乎是在魔獸虛弱不堪,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被人強行誘導獻出自己的契血。

    這種情況下成功的契血雖然也依然有效,但是卻對魔獸自身的傷害很大,輕則實力停滯不前,重則實力倒退造成嚴重內傷。

    當然這還算是比較正常的,那些點子比較背的,費勁千辛萬苦、和巨大代價終于獲得的魔獸甚至還有變成傻子的可能,一旦變成傻子,那麼這頭魔獸就算是廢了,除了只會吃喝拉撒,基本上也就只能放在門前當石獅子用了。

    相比起這種只要付出時間和金錢就能獲得契血的方式。另一種獲得魔獸契血的方式則是可遇不可求,那就是獲得野生成年魔獸的契血。

    野生的魔獸,野性難馴,凶猛異常,自尊心極強,更加熱愛自己的自由。根本不會和其他生物妥協,更別說是獻出珍貴的契血,但是,世事無絕對,人們總會偶爾听說某某某意外獲得了什麼魔獸的契血之類的傳說,但是真正見到的卻沒有多少。所以能夠親眼見證這種事情發生也絕對可以算是天大的幸運了。

    此刻魯亞正在輕輕撫摸著光頭強的皮毛,原本應該是烏黑油亮的皮毛,現在顯得有些暗淡,想來是這幾天受了太多的罪。

    再看向它左腹部和腿上的巨大傷口,魯亞覺得自己應該要趕快為它處理下傷口,不然的話很可能,這頭珍貴的契約魔獸還沒等為他貢獻什麼力量,就要去回歸獸神的懷抱了。

    魯亞先是通過心靈間的聯系,向它表達了安撫,讓它不要緊張擔心。然後魯亞就來到了它左腹下的傷口。果然,魯亞發現,這個幾十厘米長的傷口是個開放性傷口,隱約的魯亞都能看到里面的內髒蠕動。

    “這麼嚴重,還趕往水里泡,不知道還能救活麼”魯亞緊皺著眉頭,看著這個巨大的傷口。他現在真有些懷疑光頭強能否再活下去。

    “算了,盡人事听天命吧”

    魯亞先是在一陣安撫讓它不要傷害別人,然後便叫來了柏立夫等人。

    柏立夫等人來到光頭強近前之後都不禁再次感嘆這頭魔熊的巨大,獸人原本很高大的身軀在這頭成年魔熊面前只能算是嬰個小屁孩,不過當他們注意到它身上那兩處巨大的傷口時,也不禁為它擔心起來。

    “柏立夫叔叔,麻煩你們把腰帶都撕一半給來給我,我用它們做些縫合線,然後這把匕首給你,你們用這匕首在這傷口邊緣多開幾個洞,我要給它縫合傷口”魯亞說完把腰間的那柄匕首摘下來遞給柏立夫,然後就開始撕自己的腰帶。

    柏立夫以前也沒听說過傷口還能縫起來,不過自從魯亞變聰明以後,這些時日里面見過的比這還要不可思議的事已經不少了,所以也沒在大驚小怪。

    沒一會魯亞拿著一條條的布條又開始泛起愁來,因為這些布條大都髒兮兮的,此刻也沒有什麼酒精點就什麼讓他消毒,沒有辦法魯亞只能來到那個水潭邊,把布條都扔進水里清洗起來。

    不過這一洗不要緊,卻讓魯亞發現了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

    剛剛魯亞被柏立夫一下子扔出去的時候,手掌上被蹭破了一塊油皮,本來浸泡到水里應該是會疼痛的手掌,竟然沒有一絲痛覺,而且還感覺傷口處一整清涼伴隨著一絲絲的癢意。

    魯亞趕緊抬起手到眼前,仔細一看就驚訝的發現,剛才手掌上那條細小的傷口已經呈現了愈合的樣子,就好像是已經自動愈合了半天一樣。

    “天啊,這水好神奇,怪不得光頭強要泡在這水里面,這效果就像是科幻電影里的營養組織液一樣啊,該不會是這里面有什麼寶貝吧”魯亞雙目賊亮,看向潭水就像在看一個脫光了衣服的美女。

    “魯亞,這光••什麼強,這魔熊的皮毛太堅硬了,這匕首根本穿不透啊,還把它疼得直哆嗦”柏立夫向魯亞喊道,顯然他沒記住光頭強的名字。

    “它叫光頭強,匕首穿不透麼?”l魯亞拿著洗好的布條走了過來。

    “光頭強?好奇怪的名字,我還是叫他阿強好了”柏立夫嘀咕道。

    “隨你了,嘿~還真刺不破”魯亞試了試,發現這把匕首確實刺不破光頭強的皮毛,一時間也有些泛起愁來。

    如果不盡快縫合傷口的話,光頭強很可能就要和他們拜拜了。焦急間魯亞試著與光頭強說道。

    “光頭••••呃•還是也叫你阿強吧,阿強啊,你能听懂我說的話麼。”

    “唔~”光頭強費力的點了點頭,看得出它確實是太虛弱了。

    “我現在要給你治傷,需要把你的傷口縫起來,但是我們刺不破你的皮毛,能能想想辦法麼?”見到光頭強有回應,魯亞趕緊繼續說道。

    “嗚~熬”光頭強眼神中露出一絲疑惑,看樣子它並不太明白魯亞的話。

    “你到底是能听得懂還是听不懂啊”魯亞無奈了。

    “嗷嗚~”光頭強輕輕點了點頭,然後又接著搖了搖頭。

    “你••能••听••的•••懂••麼••”魯亞一字一頓的說。

    “昂~”光頭強表示可以。

    “那我剛才問你的話你裝什麼不明白”魯亞瞪著它。

    “熬~”光頭強繼續歪著頭一副疑惑的表情。

    “啪”魯亞一把捂住臉有些無語••••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軍火祭司》,方便以後閱讀軍火祭司第五十光七章 光頭強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軍火祭司第五十光七章 光頭強並對軍火祭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