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如此煉鐵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炮兵團伙夫 書名︰軍火祭司

    魯亞回到部落以後匆匆吃了些東西便回到自己的房間內倒頭就睡,直到第二天接近中午才舒服的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從床上爬起來。

    簡單的洗漱一番後,魯亞先是去看了眼被一起關在一個大木籠里的俘虜們,發現他們正在啃著一些半生不熟的獸不理,情緒倒也沒什麼問題,便先去向老族長問了聲好。已經在柏立夫他們那里了解了此次行動細節的老族長並沒有多問魯亞什麼,只是看魯亞的目光中帶了那麼一絲的猶豫,不過最終老族長也只是勉勵了魯亞一句並詢問了魯亞何時前去巨力城。

    “族長爺爺,不去巨力城就不能晉級成為真正的祭司麼”魯亞疑惑道。

    “那倒不是,主要是因為經過那里祭司塔的測試後,可以獲得自己相對應的身份證明,就像這個”老族長說完就從懷里拿出一枚乳白色的圓形徽章。

    結果徽章後魯亞仔細觀察後發現除了圖案有些古怪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

    “這東西有什麼用麼”魯亞說著便將會長還給了老族長。

    “呵呵,他對實力並沒有什麼影響,但卻是一種在獸人族的一種身份象征,比如不能被奴役就是其中一項,還有免交入城費,當然並不止這兩個,以後你就會逐漸知道的”老族長徐徐解釋到。

    “我知道了族長爺爺,我想等這個冬天過去以後再去”

    ••••••

    魯亞從老族長那里出來以後就來到了部落里那位唯一打過鐵的鐵老頭家門前,這老頭年級與老族長相仿,以前是部落內的鐵匠,平時能修補一下損壞的武器和農具,後來時間久了不知道誰先叫出來的,‘鐵老頭’成了他的一個外號,不過他本人也對此沒有什麼意見,反而還挺高興,久而久之大家也就叫他‘鐵老頭’至于本來的名字估計連他自己也忘了。

    只是近些年來他年歲漸長,也就逐漸閑下來。此刻鐵老頭正躺在一個搖椅上悠哉,听到魯亞的要求,鐵老頭很興奮的答應了下來,隨後就用魯亞提供的鐵礦石演示了一遍他所掌握的煉鐵技術。

    只是接下來的一切實在讓魯亞不禁目瞪口呆起來。這位鐵老頭先是把他拉到屋後一座被灰塵鋪滿的爐子邊上,然後把幾塊鐵礦石和木柴一股腦的全扔進去,再把木柴引著,最後又不知從哪里找來一個四處漏風的簡易鼓風皮囊對著爐子內一陣鼓搗便開始向爐內吹風。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鐵老頭不知向里面填了多少次木柴,在魯亞快要看的睡著的時候才大叫一聲“好了”。然後就用還在打哆嗦的雙手打開出鐵口,只見一些充滿雜質的暗紅色粘稠鐵水緩緩流入一個做好的模型內,冷卻了一會後鐵老頭找了塊石頭對著模型一砸。

    看到他頭這個動作魯亞嘴角不由抽了抽,鐵老頭一臉興奮的把這個黑乎乎的東西往水里一扔“呲~~”

    一陣水霧升騰,不一會老者便邀功一般拿著他的杰作走到魯亞身邊遞給了他。

    “完了?”魯亞有些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完了呀,你看這矛頭稍微一打磨就是一柄上好的長矛啊,沒想到我多年未動手,再一出手仍然毫不遜色我當年的水平”

    鐵老頭顯然對自己今天的發揮很滿意,對著自己的作品一個勁地猛夸。

    “麻煩問下,您這技術是從哪學的”魯亞打斷了仍是一臉陶醉的老者。

    “這可是當年我花了好久跟我師傅學的,這套煉鐵的裝備也是我師父留給我的,我師父當年還夸我已經超越了他的水平,當年我不是吹,我•••••”

    “好了,您別說了,我知道了,太謝謝您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魯亞實在听不下去,抓起那個黑乎乎的矛頭便一溜煙跑沒了蹤影。

    “哎~我還沒說完呢,要不是看在你是祭司的份上我還不給別人看呢•••••”老者對魯亞不听完他當年的光輝事跡就跑掉表現的很不忿,自己在原地嘀咕了好久才再繼續回到屋前的搖椅上趟了下來。

    •••••••

    坐在床上的魯亞看著手里的那柄所謂的‘矛頭’有些失神起來。

    整個“矛頭”呈現一股灰黑色,表面上布滿了一個個小坑,肉眼可見的礦渣雜志摻雜其中,一摸上去就給人一股粗糙甚至是刺手的感覺,再想起那位‘鐵匠’的工藝方法,魯亞開始有些懷疑起這個世界的物理規則了,先不說成品的好壞,那老頭竟然憑借那麼簡陋的破爐子和工具就成功的把鐵礦石融化,這在魯亞看來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不過想想那老者費得那些力氣魯亞只能把這都歸功于他長時間賣力的鼓風。另外魯亞覺得這世界的空氣含氧量可能比地球高不少。

    魯亞並沒有學過如何詳細的冶煉金屬,但是經常閱讀一些穿越小說的他還是大體能明白如何冶煉鐵礦石得到相對純淨的鐵水的,至于得到鐵水之後再怎麼將其煉成硬度更強的鋼,魯亞也只是知道個大概,到時還是需要不斷的試驗才能成功。只是本想借鑒下這里的煉鐵經驗的他此時已經完全放棄了這個想法。

    “怪不得整個集市上也沒見幾個賣武器的,怪不得鐵制品都這麼貴,原來他們的冶煉水品這麼低,這麼說來的話人類那邊的冶煉水品可比獸人們強太多了,而且還把技術封鎖的這麼嚴密,普通獸人根本都用不上那種上好的鐵制品,怪不得我看過的那些長矛之類的武器都泛著一股青色,看樣子整個獸人社會還基本處于青銅器的時代啊”魯亞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隨即他的面色漸漸興奮起來。

    “商機啊!錢啊!壟斷啊!嘎嘎,我要是能造出像人類那邊那樣水平,甚至比那還要好的鐵器,那麼何愁幸福生活來的太慢呢,額~不行,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在哪里都一樣,還是要悄悄的進村,打槍滴不要,嘿嘿••••”魯亞嘴角不由勾起一絲賤笑。

    接下來的幾天魯亞找來熊大和熊二,三個在一起玩起了‘糊泥巴’。

    在部落的一角,幾個已經裂開或者爛掉的泥巴塊堆得到處都是,這些都是魯亞試驗失敗的土高爐。

    “這回應該沒問題了吧”魯亞一邊嘀咕著,一邊抓起一堆黃紅色的泥巴。這些不是魯亞以前用的那些就地取材的泥巴,而是部落里用來做陶罐的陶土,也就是粘土。

    第二天等到這個新砌好的爐子干得差不多後,魯亞便又再次點起了火,這次則很順利,粘土和石塊壘起來的土高爐經過好幾個小時的燒灼後依然完好無損不見一絲裂痕,算是勉強達到了路亞的要求。

    “恩~還缺鼓風機”鼓風機當然也不可能有現成的,因此魯亞也只能自己造一個了。

    受限于有限的資源,魯亞只能選擇自己知道的最簡單的鼓風設備,木制風箱。這種風箱制造原理非常簡單,魯亞穿越之前還見到過一些農村燒火做飯時還在使用這種鼓風設備。

    這種風箱整體看上去就是一個大大的長方形盒子,一個拉桿從風箱外側透出,透出的部分制成一個把手,拉桿連接著里面的隔板,風箱有前上各兩個出風口分別遮蓋著一個活動的木板,當推動隔板向外吹風的時候這塊隔板會被吹起並不妨礙出風,當拉動隔板吸氣時這塊板便會落下阻擋從此處吸氣,逆流的風又會從上邊的另一個出風口吹出內部還有兩個單向的進氣閥門,總之不論是推拉都能吹出空氣,是當下魯亞能搞出的最簡單的鼓風設備,像那種螺旋式的鼓風機魯亞覺得以自己現在手頭的資源是無論如何也造不出來的。

    找來了部落內號稱手藝最好的木工,在魯亞的詳細描述下這位木工終于沒向那位鐵匠一般讓魯亞失望,只用了小半天的時間就成功的做出了一台木質風箱。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軍火祭司》,方便以後閱讀軍火祭司第三十六章 如此煉鐵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軍火祭司第三十六章 如此煉鐵並對軍火祭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