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善後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炮兵團伙夫 書名︰軍火祭司

    倫薩很驚訝,因為他發現快要走到那一老一小近前取掉他們倆小命的時候,這兩人竟然都笑了起來,然後就是一團白光在那小不點身前亮起。

    “什麼鬼東西,祭咒?不是啊,魔法?額也不應該呀”倫薩一肚子的疑惑,不過他也明白這種變故可能對他來說不是什麼好事。然後繼續加速向這邊走來,在他距離兩人還有幾步之遙時,那團光芒終于熄滅,一種他從沒見過的奇怪東西出現在那里,被那個小不點握在手中。瞬間他只感覺腦子里有好多條線一下子串聯在一起,一個讓他心驚膽戰的猜測猛地浮現出來。來不及再多想倫薩就要全力跳起撲向那個小不點時,一連串的火光和炸響卻讓他再也無法前進一步。

    “噠噠噠••••”這是和手槍截然不同的一種響聲,甚至給人的感覺,那種略帶金屬撞擊的聲音還沒有手槍的聲音好听,但是這個一臂多長“棍子”的威力卻是手槍怎麼也不能相比的。

    這正是地球上赫赫有名的號稱殺人最多的槍械,ak47突擊步槍,它首先給那些使用者的第一印象就是可靠耐用,價格低廉,故障極少,威力巨大。每秒8•6發的射速配上7•62x39mm的步槍彈,讓初速700多米每秒的彈頭每一顆都攜帶著將近2000j的動能。

    ak47那獨特的槍聲一共持續了不到四秒鐘,隨著一聲清脆的撞針擊空聲,魯亞揉著有些酸痛的肩膀放下了手中的ak47。

    整個部落內安靜一片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注視著魯亞幾人,倫薩此時正躺在比剛才靠後了好幾米遠的泥水中抽搐著,此時他好像全身都在向外冒血一般,不一會兒就把周圍染的血紅一片。

    就在剛剛倫薩當時正要起跳時,槍聲就響了起來,這讓他不但沒有跳起來反而被那ak47射出的子彈硬生生的推出去了好幾米遠,在如此的近距離內整整30發子彈無一例外的全部打在他身上,不同于手槍子彈,被ak47射出的子彈只是稍稍被他皮膚上的黃光所阻然後就一頭扎進了他的身體,特別是擊在腹部的那些子彈再傳破他的皮肉後還把他的內髒攪得粉碎。

    雨已經完全停了,整個部落內只有水滴順著屋檐滴落砸在水窪里的聲音最為響亮,忽然熊二大喊一句“我們贏了~”就爬起來沖向了魯亞,其余還能行動的人也都跑向魯亞把他包起來不停地拋向空中嘴里興奮的呼喊不停。

    老族長也在他人的攙扶下站起了身子看向慶祝的人群,臉上掛滿了笑容。

    片刻後歡慶的人們紛紛收拾心情看向這遍地的狼藉,還能行動的全部都去救助其他傷重的族人,大家互相攙扶一起行動,越來越多的傷員被抬進屋內進行救治。

    經過所有人近一小時的忙碌才算是把場面收拾好,但此時大家的心情卻是無比沉重,就在剛才所有人員的統計已經出來,重傷昏迷的21多人,輕傷40多人,而直接死亡的有14人之多,其中8人是青壯年,3名婦女,2名老人和一名不到10歲的孩子。這些數據對一個不足兩百人的部落來說實在是太過慘重,所有活下來的族人們並沒有太過慶幸,他們更加擔心的是即將到來的這個冬天會不會再也挺不過去•••••••

    14具尸體被整齊的擺在部落中央的石台上,除了正在照顧傷員的人員。魯亞、老族長和幾位老人都在站在石台旁注視著躺上面的族人默默不語,魯亞的雙拳緊握,緊緊地抿著嘴唇。

    “我會替你們報仇的,一定”

    一旁的老族長看向魯亞剛張了張嘴但最終還是什麼也沒有說。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心情魯亞又重新回到幾座停滿傷員的木屋內,那些昏迷的傷員大多都是被倫薩砸暈過去,多是一些內傷,需要時間靜養才能緩慢恢復,剩下因為無雙方武器多為長矛的原因多為穿刺傷害,事實上他們這種傷害才算是比較危險的,因為一旦傷口感染,在缺少治療藥品特別是消炎藥品的情況下是很難挺過去的,這也是為什麼狩獵隊外出狩獵時寧可少收獲一些獵物也不願招惹那些可能給他們帶來穿刺之類傷口的動物。

    魯亞看到正在給他們處理傷口的辦法不禁皺了皺眉頭急忙叫停了他們,那些照顧傷員的大嬸們隨便用濕布擦了擦他們正在滲血的傷口然後又摸了一點點並不多的草藥就用他們隨身的衣物撕成布條包扎了起來,沒一會兒鮮血就滲透了出來。在魯亞看來如果都想這麼處理這些傷員的話,那麼他們估計能活下來三分之一都不錯了。

    叫停所有人後魯亞開始有條不紊的吩咐起來,先是讓人把所有傷者濕透的衣物都洗干淨,然後再燒一鍋開水把所有用于擦拭傷口的布巾全都扔進去猛煮消毒,在燒一鍋用以清洗傷員的傷口,並讓人去自己家中找一些剛剛洗過晾干的衣物之類,最好是用自己造的肥皂洗過並晾干的全部撕成繃帶備用。

    最後考慮到這些貫穿傷的傷口基本上都被泥水侵泡過如不及時消毒止血,那麼發炎的幾率是會很高很高。不得已之下魯亞只能一咬牙從幾名使用手槍的族人那里拿來了一把子彈,並讓人幫著自己把所有的彈頭輕輕取下,把里面的火藥小心的倒出來。

    利用子彈內的火藥點燃後高溫消毒是魯亞以前非常看不慣的一種情結,從前在部隊的時候老兵們也討論過這個問題,最後得出結論,這種行為耍帥的成分明顯比它的效果要大得多,在現代戰爭下基本不會出現那種情況,因為真正戰爭的時候每個戰士都會隨身攜帶必要的急救用品,每個連都有專門的軍醫隨隊。所以這種行為更多的還是在電視劇里體現出豬腳的勇猛和鐵血。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卻迫使魯亞不得不用這個曾經被自己成為zhuangb行為的辦法,因為這里沒有酒精沒有碘酒沒有消炎藥,甚至連一條干淨些的繃帶都不好找,為了讓更多的人活下去魯亞只能如此。

    告知了傷員讓他忍一下,魯亞先用煮過的毛巾清理了一下傷口周圍,然後便將青黃色的火藥顆粒捏出一點灑在這位傷者的傷口上而後快速的拿一根正在燃燒的木條伸過去,“呲~”一整猛烈的火光瞬間亮起後又立刻熄滅,那名傷者身子猛地一個緊繃接著便一下放松下來瞬間汗水就冒了出來,魯亞看到還在冒著一絲青煙卻已經完全閉合的傷口長出了一口氣,再拿來剛才那種部落內用來止血的草藥安在傷口上並用干淨的布條替他包扎好,這才怕了拍手站了起來。

    周圍圍觀的眾人看到剛剛立刻止血的傷口全都目瞪口呆的注視著魯亞,好像是從來沒有認識過他一樣。魯亞注意到以後只能解釋說這是成為祭司以後自帶的一些知識。

    吩咐看明白的眾人趕緊按照他教的辦法替那些傷員們處理傷口,並且告訴他們注意火藥的用量,以免弄巧成拙造成二次傷害,然後就和其他人一同開始救治起傷員來。

    所有人一直忙碌到天色將暗才漸漸停了下來,此時天空中的兩輪明月已經升起,天邊的太陽也正一點點消失在地平線上。

    累的癱坐在地上的魯亞接過旁邊遞來的一碗水“咕咚咕咚”一口氣喝完後剛想閉眼休息片刻,腦子里一個念頭閃過,再看向周圍大家沉重的表情和氣氛,接著便努力一撐地又站了起來。

    通過詢問魯亞在一間淌滿傷員的木屋里找到了老族長,不過看到已經坐在牆角累的睡過去的老人魯亞替他輕輕蓋上一件衣物後又悄悄的走了出去。

    召集來了一些身體並無大礙的族人,拉上熊大熊二,這些人坐上由兩輛摩托車拉著的木板車,駛出部落漸漸遠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軍火祭司》,方便以後閱讀軍火祭司第三十章 善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軍火祭司第三十章 善後並對軍火祭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