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無可奈何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炮兵團伙夫 書名︰軍火祭司

    這一變故讓在場的所有黑樹部落族人剛剛略有放松的神情又一次緊張起來,其余人雖然都沒見過甚至是听過卷軸這種東西,但還是從老族長的話語和現場的情形中看出,那位來犯的齊水部落力士使用了這種卷軸後好像已經不再顧忌手槍的攻擊了。

    是的,就是顧忌,事實上單憑一兩把手槍還不能對倫薩造成什麼太大的威脅,在他有防備的情況下,子彈還不足以擊穿他緊繃的肌肉。當時庫里就曾對魯亞說過,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力士以下幾乎對手槍是沒有什麼有效地防御。而倫薩則是一名真正的力士,雖然他也只是剛剛晉升不久的初級力士。

    倫薩剛剛之所以躲起來是因為魯亞他們足足有十一柄手槍,如果全部對準他一個人的話,相當于他要每秒要承受十幾次手槍這種程度的攻擊,正所謂蟻多咬死象,在那種高強度的攻擊下倫薩自認倒是他就算不被手槍射穿也要被那巨大的沖擊力震個半死,剛剛背上中的兩發子彈已經被他的背部肌肉擠出,但以中彈區域為中心已經是淤青一片了。

    “啪啪啪••”眼見倫薩向著自己等沖來,柏立夫幾人毫不猶豫的再次開槍,但就像倫薩說的那樣,手槍已經無法對他形成威脅了。

    如果放慢動作的話就會發現,子彈打到他的身上以後,先是被那層薄薄的黃色光芒所阻擋,穿過那層薄膜後終于艱難的破開了他的皮膚內,但也只限于他的皮膚表層了,高速旋轉的子彈就被他好像高強度橡膠一樣的皮膚硬生生的絞住然後停了下來。

    當柏立夫開完第三槍以後,倫薩的狼牙棒就已經來到了他的頭頂,他果斷的一把扔掉手槍,一個側身翻滾後就撿起了身邊的一個長矛,雙手一送就刺向了倫薩的胸膛。

    “ 嚓”長矛正中倫薩的小腹,劣質的矛頭並沒能刺破他的防御,硬木制成的長桿也在第一時間就承受不住沖擊的力道一下子就斷裂開來。

    “嘿嘿,再大點勁啊”看到長矛只是刺破了自己的油皮便再也刺不進去直接斷開,這讓倫薩更加瘋狂起來,怒吼著再度揮起狼牙棒向地上的柏立夫砸了下去。

    柏立夫畢竟是部落內個體實力最強的人,在地上再次一個翻滾又一次躲開了倫薩的攻擊,巨大的狼牙棒重重的砸在地上,讓幾十米外的魯亞都感到了地面一陣顫動。那泥濘的地面上愣是被倫薩砸出一個近半米深的坑。

    狼牙棒被倫薩拔出以後,地面的積水不一會兒就灌滿了那個泥坑。

    “啊~柏立夫~你個賤種跑什麼,讓老子砸死你”連續兩次攻擊都沒有打中柏立夫,倫薩惱怒的破口大罵起來。

    “一起上”倫薩的侮辱並沒有影響柏立夫,並且語氣平靜的吩咐了其他人參戰。

    一時間其余幾名族人各自拿起武器就圍攻起倫薩來,這些人都是部落內實力最強的幾位,平時狩獵也是狩獵最多的那些,當時老族長擔心魯亞的安危就讓他們幾個全部跟著魯亞去了集市,此刻這8人一起聯手圍攻倫薩,再加上熊大熊二在一邊不時的偷襲,一時之間倫薩竟也有些狼狽。

    倫薩每當想進攻一人時,旁邊總有那麼幾個用武器前來架住他,雖然自己一用力也就掙開了,卻也是失去了攻擊的機會。

    一些倒在地上起不來的族人看到這種戰況都以為有贏的希望全都面色激動,只有老族長一人在那里搖著頭並還是不住的催促魯亞和其他還能行動的人趕緊跑,別人或許看不出來,但老族長一眼就能發現,現在雖然場面看似有力,但其實恰恰相反,那些人每一次阻擋倫薩的攻擊都要全力以赴,幾乎就是等于在被動的防御,自己這邊的攻擊最多破開倫薩的皮膚就在也沒有辦法。

    魯亞相信老族長的判斷是正確的,但是卻不能使自己就這麼逃跑一走了之,來到這個世界雖然只有短短兩個多月,但是魯亞卻感覺,自己得到了比從前二十幾多年都要珍貴,那種他從前做夢都想擁有的一種東西,那就是家。是的魯亞早已經把這里當做了他的家,這部落里的所有族人也都是他的親人,老族長就是他的爺爺。如今讓他拋棄自己的家人獨自苟活,魯亞是怎麼也做不到。

    這時場上的情勢正漸漸的變化著,那些阻擋倫薩進攻的族人體力漸漸不支,每一次阻擋後都手臂顫抖勸著粗氣,顯然他們已經快到極限了,畢竟普通的獸人和一名真正的獸人力士力量上的差別實在是太大了,能阻擋這麼久已經是他們超常發揮了。

    “給我開啊~~”倫薩突然猛地大吼一聲,手中狼牙棒一個旋轉。

    “ 擦•••• •• ”這一次終于沒能再次擋住倫薩的攻擊,三名戰士手中長矛斷裂,虎口崩開,直接被狼牙棒掃飛出去,熊大和熊二也被人砸中跟著飛了出去,也幸好這幾人都身著防彈衣,不然身上肯定免不了多幾個透氣的洞。

    這幾人到下以後,整個防御立刻崩潰掉,倫薩三下五除二就把其余幾人全部砸飛出去,場中就只剩下柏立夫還能站著與他對視。

    “死吧”倫薩腳下不停沖到柏立夫近前就把狼牙棒橫掄向柏立夫的腦袋,這是的柏立夫也已經是強弩之末,只能舉起手中的武器向前檔去,自己也努力朝一邊挪動身子,只是此刻他的動作卻比剛才慢了太多。倫薩的狼牙棒一下子砸斷了柏立夫手中的武器,然後直接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 ~噗”柏立夫的左肩膀發出一陣骨裂聲接著便凹陷下去,身子也拋飛出去,在半空中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啪啪啪~”眼見倫薩走向倒在地上正想爬起來的柏立夫就要再次掄起他的狼牙棒時,蹲在老族長身邊的魯亞忍不住對著他開了槍,雖然明知沒用但此時的他又能有什麼辦法。

    “嗯~小子,你是想死在他前面麼,老子這就成全你”後背中彈的倫薩雖然並無大礙,但卻覺得自己受到了極大的侮辱,于是便放棄了柏立夫轉而向著魯亞走去。

    他走的很慢,一步一步的重重跺在地上,他喜歡看到獵物們那種驚恐崩潰的表情,他知道這時再敲碎他們的腦袋,那麼他們的鮮血會噴的最高。只是這次他又失望了,他發現這個好像營養不良一樣的瘦巴巴的小布點竟然也和旁邊那個老頭一樣,眼神中平靜異常,這讓他心中的那股暴虐的情緒再度爆發起來。

    望著加速走來的倫薩魯亞只感覺內心一陣空明,既然在那種絕對力量面前自己們有辦法又不想逃跑,那麼也就不過是一死而已。“能和自己的家人死在一起也算不錯”魯亞心中無喜無悲。

    突然,魯亞腦中的一直在緩慢增長的魔力空間好膨脹到了一個節點,整個魔力空間一陣顫動後才漸漸穩定下來。而後魯亞感覺到自己吸收魔力的速度和範圍都擴大了一些。

    “這是!”反應過來的魯亞臉色一下子漲紅起來。旁邊的老族長也一臉不確定的看向魯亞希望能得到答案。重重的向著老族長點了點頭,魯亞立刻閉上眼楮念起了一篇他從沒真正施展過的祭咒。

    “?~#ψλ∠••••••”一陣熟悉中帶著一絲不同的祭咒逐漸完成,只見一團乳白色的光團在魯亞手中逐漸亮起放大然後隨著祭咒的結束也漸漸消散。然後所有人就赫然發現一只奇怪的木頭和鐵管組成的東西出現在魯亞的手中。

    握著光滑的胡桃木握把魯亞眼中精光一閃右手快速拉動槍栓,然後背靠著柵欄槍托頂在肩窩,一只手緊握槍托,另一只手猛地扣下了扳機。

    “噠噠噠•••••••”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軍火祭司》,方便以後閱讀軍火祭司第二十九章 無可奈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軍火祭司第二十九章 無可奈何並對軍火祭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