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倫薩之力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炮兵團伙夫 書名︰軍火祭司

    “快點~再快點”魯亞騎在摩托車上不斷催促著一旁的熊大加速,油門已經被他擰到底了,兩輛摩托車後面冒著濃濃的黑煙。

    可是獸人的體型本就龐大加上木車的自身重量,兩輛摩托車總共等于拉著幾噸的重量在前進,對于這種老式的侉子來說絕對已經算是超載了,所以就算魯亞再怎麼催促也是比全速奔跑快不了太多。

    坐在後面木板車上的幾人也都是一臉焦急的神色,他們全都雙手緊握成拳,雙眼通紅瞪得老大,雖然一路嘴上都沒說話但是內心的急切卻也不比魯亞少一分一毫。平時在他們看來已經非常快的速度,此時卻是感覺無比的緩慢。

    “轟~~~隆••••隆•••隆”頭頂上一陣悶雷聲響起,初時還覺得挺遠,等到最後幾聲轟鳴時已經是震耳欲聾了,從早上起來就有些暗沉的天空不知從何時起已經是烏雲密布了起來。

    “轟隆~”一連串的悶雷過後又是一聲近距離的響雷炸響在魯亞眾人耳邊。

    “滴答~滴答~”終于先是幾滴水滴砸在眾人身上,緊接著一片密集的大雨從天而降。

    這條道路只是走的多了,被人把路上的草給踩得稀疏,才漸漸成了一條路,路上的泥土此時被雨水一淋立刻濕滑起來,這人本就不是很快的速度又慢了幾分。

    “這老天是故意要阻我們麼!”柏立夫終于忍耐不住怒吼了出聲。

    “嗚~魯亞哥哥我們還能趕得及麼”熊二也因現在的情況急的聲音都帶了一絲哭腔。

    “••••••”此刻的魯亞雙眼直盯著前方沉默不再言語,任憑雨水刺得眼鏡一片模糊也一眨不眨。

    這一刻魯亞感到了自己的責任,這一刻魯亞認識到了自己的渺小和天真,這一刻魯亞被濃濃的悔意和怒火所包圍。他悔,當初沒有斬草除根留下後患,他怒,對方見利起意後逃回去竟然還要帶人攻打自己部落。他知道這是他不夠成熟不夠強大造成的,可是現在說這些都晚了,他只願自己等人能夠盡快趕回部落。

    “一定要來得及••••”魯亞心中祈禱。

    大雨不止阻礙了魯亞等人也同樣籠罩了黑石部落的上空,站在圍牆後的老族長望著天上的大雨喃喃自語道“下完這場秋雨就要正式入冬了,本以為這個冬天族人們能穿得暖、吃得飽,過的好一些,沒想到~~哎”

    “族長您先回屋里面吧,雨太大了”旁邊一位拿著木叉子的獸人大媽對老組長勸道。

    “是啊,那群人應該是不敢強攻的,族長您就先回去吧”一位狩獵隊員也在一旁勸道。

    老族長雖然平時精神頭和身體都不錯但畢竟是上了年紀,況且從凌晨一直站到中午再加上又下起了雨,他們是真的擔心老族長的身體堅持不住。

    “大家注意,他們沖上來了”突然一位望的獸人大聲喊道。

    站在大門後面的眾人听到後立即排好陣型,木門不大,站在前幾排是狩獵隊員和青壯組成的隊伍他們大部分都手拿長矛和木盾,隨時準備在大門上的縫隙中間伸出長矛把來犯的敵人捅個對穿。站在他們後面的是剩余的老弱婦孺,他們手中都拿著木叉木棍等臨時武器,一些不顧家人勸阻跑出來的半大孩子也拿著些石塊等物摻雜在隊伍里。一百多人全部緊張的透過木門縫隙,準備迎接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殘酷戰爭。

    部落外倫薩和5位見習力士沖在最前,帶領著其余人全速向這邊奔來,他們寬大的腳掌踩在地上濺起一路泥水,腳掌蹬地的“咚咚”聲就像一首鼓曲,讓這由30明強壯獸人組成的隊伍變得更加興奮起來。

    “啪••啪”手槍的聲音再度響起,凌晨就因為這種武器而讓倫薩猶豫不前,此刻它又出現卻沒能再次阻擋這些人的前進,當一輪槍聲過後齊水部落進攻的隊伍只倒下了一人,其他人依舊保持全速沖來,此時他們距離部落大門只有幾十米的距離,站在箭樓上的槍手甚至都看到了藏在倫薩那絡腮胡子中的一顆黑痣。這名槍手立刻用略微顫抖的雙手重新裝彈等到他再次探出頭來時發現敵人都已經來到了近前。“啪”槍響一聲之後那名槍手就悶哼一聲捂著手臂跌坐在了箭樓里,他的握槍的手臂此刻竟被一直羽箭生生射穿,但那柄手槍卻還牢牢的握在他的手里。

    咬牙把羽箭折斷,這名槍手換了一只手繼續向著部落門前的敵人射去,只是一只手臂受傷,還要注意敵人隊伍里的弓箭手,這讓他的射速慢了很多。

    齊水部落的眾人也都已經大體知道了手槍這種武器的威力,隊伍里專門分出幾個人拿著木盾擋在頭頂,其余人專心的攻打大門。

    此刻大門處已經泥濘一片,渾濁的泥水里混雜著鮮紅的血液。倫薩6人頂在最前面用手中的木盾擋著桶來的長矛,而後各自拿著武器迎擊著部落內伸出的武器。特別是倫薩,他的另一只手里掄起一個木柄鐵刺得狼牙棒一下一下的重重的砸在木門上,不時傳來木門的呻吟和長矛的折斷聲。

    雨越下越大,對進攻防御的雙方都造成了視覺上的影響,這也使得雙方頻頻產生失誤,受傷倒地的情況開始逐漸出現。

    箭樓上的槍聲已經停了十多分鐘,不是槍手出現了什麼意外,而是已經沒有子彈了,魯亞走時留下的幾十發子彈已經全部消耗一空,但戰果卻並不是很好,由于對方早有準備防護住了要害部位,所以箭樓上的那名手槍一共只造成了5個敵人直接倒地不起,其余雖有幾人中但槍卻沒傷及要害還能繼續戰斗。

    槍聲的停止齊水部落也應注意到,等了好一會還不見再次發出聲音,他們知道那種武器對方應該是已經用完了。好像是都得到了什麼信號,齊水部落進攻的力度一下子就強烈了起來。

    部落的木門此刻已經搖搖欲墜了,在這片戰場上唯一一名力士的全力轟擊下它已經變得破爛不堪,隨時都有可能徹底崩潰。要知道這是用部落能找到的最堅硬的木頭制成的木門,堅硬無比不說還非常沉重,手槍打在上面也只是留下一個剛剛沒掉彈頭的小窩。可是卻在一名力士的轟擊下眼看就要粉身碎骨。

    “轟~ 嚓••”倫薩手中的狼牙棒再次重重落在木門上與天空中的驚雷聲合在一起,部落的大門也終于應聲而破。

    “噗~”一名站在門後的狩獵隊員躲閃不及被破門而入的狼牙棒砸中直接一口鮮血噴出,身子倒飛出去,身後托住他的兩人也被那股力道撞的退出好幾步齊齊跌倒在地上。這兩人望著破門而入的倫薩欄上忍不住露出了驚恐的神色,第一次見識到力士實力的他們被那種巨力深深地震撼。

    “哈哈哈,終于把那破門砸碎了,尖叫吧你們這群賤種”一名面目猙獰的獸人沖進大門後對著面前的黑石部落眾人吼道。

    “ ”的一聲輕響,一塊石頭正好砸在他的頭上,讓他張狂的面容忽然一頓看向了石塊飛來的方向,那是一名半人高的孩子此刻手還伸在半空中沒有收回,稚嫩的小臉上寫滿了憤怒。這一變故讓這名獸人徹底發狂,“我要撕了你這個小雜種”,他嚎叫著就要沖向那個孩子,只是被周圍圍上來的狩獵隊和青壯攔住,一時間鮮血飛濺,周圍亂成了一團。

    倫薩力士的實力進入人群後可以算作絕對的碾壓,他每一次揮動狼牙棒就有一名黑石部落的族人飛出,大部分也都很難再起來,只是短短幾分鐘黑石部落的青壯和狩獵隊員就基本失去了戰斗力,齊水部落的隊伍也倒下了7個人,但是主要戰斗力的倫薩和其他5名見習力士卻一人沒少,就算是只憑他們6人也完全可以碾壓剩下的那群老弱病殘。

    “嗯,還有那個老家伙”倫薩突然發現一側還在戰斗的一名見習力士處突然亮起了兩道白光,他知道那是祭司施展祭咒時獨有的標志,光芒散去後原本游刃有余還有些優勢的見習力士突然壓力倍增起來,兩個黑石部落的普通獸人就像是吃了興奮劑一樣身上肌肉膨脹,攻擊的速度和力道明顯增加,那名見習力士被突如其來的變故一下打亂節奏,一下沒有架住一柄刺來的長矛被其一下刺穿腹部,緩緩倒了下去。

    從白光亮起到那名見習力士倒地只有短短幾秒鐘,這讓倫薩也根本沒有反應時間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名見習力士死在自己眼前。這不是普通獸人,就算是像他們齊水部落這種堪比中型部落的實力也很重視每一位見習力士。

    眼看那兩名黑石部落的族人要繼續沖向另一處戰團,倫薩三步並作兩步沖上前去用力揮出狼牙棒。

    “噗~噗”兩聲,剛才還勇猛無比的兩人也只是合力擋住了倫薩一棒,第二棒揮出兩人就齊齊吐血飛了出去。

    有些脫力跌坐在圍牆邊的老族長慢慢閉上雙眼用力的嘆了一口氣。

    “哎~天不助我黑石部落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軍火祭司》,方便以後閱讀軍火祭司第二十七章 倫薩之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軍火祭司第二十七章 倫薩之力並對軍火祭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