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防彈衣和“侉子”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炮兵團伙夫 書名︰軍火祭司

    這兩天魯亞總感覺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越是想不起來還越是使勁想。

    “到底是什麼事情呢?”魯亞有些煩躁了。

    猛地甩了甩頭,實在想不起什麼來的魯亞準備繼續修煉先不去想它。“恩?”眼光瞟到桌子上的子彈魯亞猛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哎呀!笨死我了,這麼重要的事情到現在才想起來”魯亞一邊往屋外跑去一邊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出來門的魯亞興奮地迅速跑到老族長屋前還沒進屋就喊了起來

    “族長爺爺,我突然想起來,您還知不知道我這個時候能夠施展的祭咒啊”

    “哦~你不提醒我,我也都差點忽略了,只想著你能盡快修煉晉級,卻忘了你是神賜祭司,確實還有你這個時候能夠施展的兩種祭咒,石膚咒和極速咒•••”隨即老族長就把石膚咒和極速咒教給了魯亞。

    歡天喜地的魯亞回到自己的小屋後就開始努力練習起兩種祭咒,相比于提升實力等級,祭咒其實很好修煉,只要魔力足夠,再背下咒語和施法動作就能夠施展出來。

    經過簡單的練習魯亞終于準備好,他要先施放一個石膚咒,一絲不苟的完成施法動作和咒語後魯亞舉在空中的手先是一陣白光閃過然後光芒迅速散去,涌出的魔力也隨之重新回到了魔力空間內。

    “恩?怎麼回事,失敗了麼,沒有錯呀。”不信邪的魯亞隨即又施展了一次,結果還是沒有成功。疑惑的魯亞去找老族長請教,在老族長的面前再次施放了一遍結果還是失敗,沉思片刻的老族長忽然說道

    “這本是對著身體使用的祭咒,你這次對著我施展一次,看看行不行”

    若有所思的魯亞听從老族長的建議,對著老族長再次施展了一次石膚咒,只見祭咒完成後老族長的上半身先是亮起了一層朦朧的白光,白光迅速散去一件黑色的現代防彈衣出現在老族長身上。

    “竟然是防彈衣!我去”驚訝的魯亞看著那件防彈衣不由得叫了出聲。

    “這件鎧甲叫做防彈衣麼,好奇怪的名字,怎麼這麼輕,這不是鎧甲吧?”老族長看著身上的防彈衣一臉信不過的表情。

    “族長爺爺,您別看他這麼輕,我的手槍可都打不透它的”魯亞給老族長解釋道

    “什麼?怎麼可能”老族長震驚了

    “真的!族長爺爺,我現在魔力不夠了,您要是不相信等晚上柏立夫叔叔他們帶手槍回來咱們試驗一下”魯亞提議到

    “恩,好”老族長一臉期待的表情,如果真如魯亞說的那樣,那麼防彈衣的價值可就比手槍大多了。

    夕陽漸漸落下,外出狩獵的對也全都回到了部落,和魯亞預測的差不多,經過半月的狩獵叢林里大部分動物都知道了手槍這種武器,一些沒被打中要害或者看到同伴中槍過程的動物們用他們獨特的交流方式很快就把手槍這種武器的信息在這片叢林傳開,現在好多獵物一看到狩獵隊員舉手就跑的無影無蹤。

    今天狩獵隊帶回的獵物比起前幾天明顯少了不少,當然,就算是這樣也比從前多了很多。只是狩獵隊員們也已經冷靜了下來,手槍的作用已經越來越輕了,他們現在希望見習祭司魯亞能夠盡快晉級,以給他們提供更多的幫助。

    剛剛放下手中獵物的柏立夫被熊大和熊二兩兄弟拉到上次魯亞實驗手槍威力的“靶場”,此時魯亞和老族長已經在那里等著了。得知是要自己向來擺在地上的一件奇怪的衣服開槍時柏立夫一臉的狐疑,不知道這爺倆是要鬧什麼ど蛾子,不過想歸想手上的動作卻沒停。

    “啪”一聲熟悉的槍響想起,已經對手中的手槍無比熟悉的柏立夫開完一槍後便沒有看地上的防彈衣,而是準備問一下老族長和魯亞讓自己用手槍破壞這種奇怪的衣服是要干什麼,可是當他看到老族長一臉驚喜的和魯亞果然如此的表情後猛地低下了頭。

    “這這這,這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結實”柏立夫目看著地面上的防彈衣目瞪口呆。

    只見防彈衣上只是著彈的地方被撕開了一層黑色表皮,一枚手槍彈頭卻被卡在一層晶瑩的白色絲線中間,一縷白煙緩緩飄散。

    “小魯亞,等你成為白衣祭祀從巨力城回來就接認我的位子吧,我已經老了,相信在你的帶領下我們黑石部落一定能夠成為這片區域最強盛的存在”老族長一臉激動和認真地說道。

    如果手槍的存在讓老族長看到了部落走下去的希望,那麼防彈衣的出現直接讓他生出了壯大部落的念頭,要知道此時的魯亞才僅僅是見習祭祀當他真正晉級成為白衣祭祀以後祭咒的威力會成倍增長到那時相信魯亞能夠祭出威力更加強大的武器和防護性能更加出眾的鎧甲。

    “你現在的魔力還夠麼,釋放一個極速咒我看看這次你能夠祭出什麼神奇的東西”老族長沒等魯亞回答就繼續快速問道。

    “應該夠了族長爺爺,我試試”魯亞回答道,對于繼承族長他並沒有推脫,部落的情況他清清楚楚,族長不族長什麼的他無所謂,他需要的是手下有能用的人,如果成為族長能夠獲得部落人員的調配權利,那麼他希望自己盡早成為白衣祭司繼承族長之位。那樣他就能夠實施很多心中的計劃了。

    稍稍回憶了一下極速咒的咒語和引導動作,魯亞便一臉嚴肅的施展起了極速,一段晦澀的咒語漸漸響起,隨著祭咒逐漸完成一團比從前施展祭咒大了無數倍的光芒在他身前空地上亮起,整個光團直徑大約有兩米左右,照的周圍一片光亮,附近的獸人看到光芒後也都聚集過來想看看發什麼了什麼事情。

    一陣空虛感傳來,魯亞耗盡了最後一絲魔力才施展完成了這個極速咒,“呼~幸好最近修煉比較認真,怎麼這麼耗費魔力”本來經過盡半月的修煉魯亞的魔力總量已經比原來多了不少,現在的他滿魔力的情況下能夠施展三次半的回力咒,可是這個極速咒竟然一下子耗光了他所有的魔力,而且他感覺雖然成功施展了出來但是總好像有那麼一絲不足的感覺。

    光芒漸漸散去,周圍的人都一動不動的盯著眼前漸漸清晰的輪廓。

    “額~不是吧,竟然是這東西,而且怎麼感覺好破的樣子啊”魯亞瞪大了雙眼,無語的看著眼前這個三個輪子的摩托車。

    是的,這個被極速咒祭出的東西就是大名鼎鼎的側三輪摩托車也叫“侉子”、“邊三”,這種摩托車經常出現在以前的抗日電視劇中,不過騎它的人卻大多是日本人,這種摩托車標配是兩人,一位駕駛員,另一為射擊兵。

    它在地球上是何時被人造出魯亞是沒有什麼印象了,但是這種摩托車的怎麼出名的魯亞卻是听說過,那就是德國打出的一次漂亮的閃電戰,當時的歐洲各國陸軍仍以馬兵作戰時,德軍士兵則已駕駛此型摩托車,攻擊橫掃全歐洲。後來這種摩托車在二戰的戰場上被廣泛使用,其中,國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基本上每個抗日電視劇的日本人都坐過這種摩托車,人們也習慣稱它們為“侉子”,突然在異界看到這麼一輛飽經風霜的“侉子”著實是讓魯亞的心情有點復雜。

    注意到老族長等人投來的疑惑目光魯亞趕緊解釋了起來。

    “這個東西叫做摩托車,額~怎麼說呢,它是一種~我還是給你們示範一下吧”魯亞一時不知道怎麼向這群獸人解釋摩托車這種東西,只能親自示範給他們看了。

    圍著這輛“侉子”走了一圈發現和自己以前騎的摩托車差別不是很大邊一屁股坐在駕駛位上,這種老式摩托車也沒有鑰匙只有一個小開關,打開開關魯亞一腳踹下打火桿“噗噗”兩聲沒打著,隨即稍加了點油門再一腳踹下“嗡~”發動機先是一聲劇烈的嗡鳴隨即便正常工作起來“突突突•••”的響個不停,離車比較近的熊大被突如其來的發動機聲音驚得退了兩步隨後便發現這個叫什麼摩托車的東西竟然自己跑了起來,而且還越來越快,一會兒就帶著魯亞跑的看不見影子,正當他著急的想要去追時又發現那個東西把魯亞又給帶了回來。

    騎了一圈回來的魯亞在眾人前停下摩托從上面下來後對著目瞪口呆的眾人說道“以後這就是咱們村的坐騎了,呵呵”

    “這東西誰都能騎麼?它、它會不會不讓我們騎”有人小心的問道。

    “不會的,這摩托車只要稍微學習一下就能騎,誰都可以的”魯亞向他解釋道。

    “魯亞,教我吧,我要學!”熊大雙眼冒著星星的向著魯亞說道。

    “沒問題,不過現在天色不早了,等明天再說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軍火祭司》,方便以後閱讀軍火祭司十一章 防彈衣和“侉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軍火祭司十一章 防彈衣和“侉子”並對軍火祭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