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回歸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炮兵團伙夫 書名︰軍火祭司

    “ ”的一聲,魔熊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阿大身前,一只熊掌幾乎就要踫到阿大的腳上。

    阿大和阿二兩人一下子全都懵掉了,這一切都太快,從兩兄弟準備迎戰,到分別被魔熊拍翻在地,只有短短的一分鐘左右,畫面似乎靜止不動,阿大與阿二分別保持著剛剛的姿勢,一動不動的盯著趴在地上的魔熊。

    魯亞所在的灌木叢里飄出幾縷煙霧,慢慢的消散在了空氣中,灌木叢一陣翻動,之間魯亞四肢著地,狼狽的從里面鑽出,一頭黑色的過肩發和同樣黑色的粗布衣服上掛滿了灌木枝。

    出了灌木叢後,魯亞努力的站直了剛剛回過一點力氣的身體,向著阿大蹣跚地走了過去。

    一屁股坐在阿大身邊後,魯亞伸直了手,手里還握著那把柯爾特左輪,對著距離自己只有半米的魔熊,瞄準了它的另一只眼楮。“啪”剛剛的聲音再次響起,只見魔熊身體一顫,兩只眼洞里猛地各自濺出一束紅白相間的腦漿,顯然剛才的一槍打進了它的腦子了,造成了魔熊的腦壓一瞬間增高,腦漿混著血水就從兩個排壓口噴流而出,不一會兒就在它的腦袋下漸漸流成一灘。

    如此近距離的一聲槍響,嚇得讓從沒見識過這種情況的阿大猛地一個哆嗦,兩手撐著地,雙腿胡亂蹬著就往後退,退了兩步一愣,又快速爬過來伸手準備拉起魯亞一起跑。阿二也反應了過來,先是“嘶~”的一下,被肩上的傷,疼的吸了一口冷氣,然後也哆哆嗦嗦的準備爬起來跑路。

    看到阿大的動作,魯亞先是無語然後就是深深的感動,發生這種估計他們這輩子都沒踫到過的事情,在那麼危險的情況下,他們都不忘拉上自己一起跑。這一瞬間讓以前從沒感受過這種溫暖的魯亞,眼眶一熱。

    “行了都別跑了,這家伙已經死了。”使勁眨了下眼楮,魯亞說完邊伸出手揉了揉鼻子。

    “死了?呃~真的?”阿大听到魯亞的話後,身體一頓,然後疑惑的向魯亞望去。

    阿二也在听到聲音後,停止了逃跑,也扭頭看向魯亞。

    “真死了,不信你們仔細看看,腦漿子都飛出來了,這要是還能活,真就是沒天理了”

    阿大听完魯亞的話,先是向魔熊看去,發現確實魔熊的眼珠都爆掉了,紅的白的流了一地,鼓起勇氣拿起身邊的一根小樹枝對著魔熊捅了捅,再捅一桶,使勁捅一桶,伸進眼眶里再捅一桶,“啪嚓”連樹枝都給捅斷了。發現魔熊沒動,是真的死了。阿大高興的一下蹦了起來。

    看到哥哥那麼調戲魔熊都沒事,阿二也終于放下心來,旋即也跑過來跟著阿大興奮的在一起歡呼。

    魯亞看到他們純淨的笑容也開心的跟著咧嘴笑了起來。

    “魔熊是怎麼死的”興奮過後,阿大和阿二共同的問了出聲。

    “是被我打死的”

    “啥?••是你”

    “是魯亞哥哥你打死的?”

    這時兄弟倆才注意到,從前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清楚的魯亞,今天竟然說話這麼順暢,而且還說是自己打死的魔熊。

    對比了一下雙方**上的實力,阿大和阿二怎麼也不相信,瘦弱跟個小樹苗一樣的魯亞就是殺死魔熊的凶手。相比于相信是魯亞殺死的,他們更相信是上天拯救的他們,就算說是被天上的落雷給劈死的,都比這個有可信度。

    在兩兄弟的腦海里,殺死魔熊應該是用比自己還要大的拳頭,或者是長矛,刀,劍什麼的,魯亞當時看起來虛弱的連站起都費勁,更是手無寸鐵,怎麼可•••。呃~不對,難道是那個奇怪的金屬疙瘩?

    兩兄弟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魯亞手中的左輪手槍,剛才應該就是這個東西發出的可怕的聲音,記得剛才一共響了好幾下,其中前幾次是在魯亞藏身的地方響起的,前面幾聲響過以後魔熊就倒在地上了。最後一聲是魯亞走近後用那個東西發出的,。

    阿大這時也想起來,當時自己和魯亞躲在樹洞里,魯亞扶著自己念了一堆,像是平時在部落里,有人外出打獵時,族長對他們念得東西一樣。然後光芒一閃,好像就是這東西從半空中掉出來了。只是當時自己看到魯亞昏迷,就沒來得及理會它。

    “哇!魯亞,原來你比利普叔叔他們還厲害啊,當時利普叔叔他們可是流了好多血才帶回來一只和你差不多大的箭豬”

    “••••••••••••••”對于阿大的話,魯亞一陣無語,自己剛才也是運氣,前面躲在灌木叢里連開了五槍,只中了三槍,估計致命傷就是打爆眼珠那一下了。

    “啊!原來真是魯亞哥哥你打死的,原來魯亞哥哥你這麼厲害啊。”看到阿大都承認是魯亞干的,阿二自然而然的也就認為事實就是如此。

    對于阿大和阿二兩個人來說,結果什麼的是最重要的,至于什麼原因讓以前弱智和瘦弱的魯亞突然變得這麼厲害,他們表示不在乎。與其想那麼多,不如考慮一下怎麼處理這頭魔熊和如何回家更重要。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魯亞哥哥”。面對在心目中突然高大起來的魯亞,阿二問出了阿大此刻也想問的問題。

    當人在絕境中,突然有人為自己解除了危機,並救下了自己,那麼當有問題時,就會不由自主詢問他,征求意見,這是對于強者的一種依賴。

    “先去編一個架子,把這頭魔熊帶回去”

    勉強支起身子魯亞依靠在魔熊的尸體上,指揮者阿大和阿二撿來些樹枝藤曼,花了半天編好了一個大擔架。

    不知道是不是獸人的身體素質天生就這樣,阿二肩膀上的傷已經停止流血,竟然還不耽誤干活,阿大只是見他剛才吐了一口血,現在也已經活蹦亂跳了。感受了下自己已經漸漸恢復力氣的身體,魯亞開始幻想起今後的幸福生活。

    魯亞發現“自己’前任‘給自己留的這個世界的信息實在太少,只是印象里自己所在的部落挺窮的,平時接觸最多的就是族長,那個和藹慈祥的老者每天都努力的教’自己’一些成為祭祀的方法,只是自己以前是個弱智,絕大部分都想不起來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弄清自己所在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世界,然後在慢慢規劃自己的人生。”

    魯亞先是讓阿大阿二把魔熊抬到擔架上,試了試重量,阿大和阿二能勉強抬起來。搬熊的時候魯亞仔細打量了一下這頭所謂的魔熊。黝黑的皮毛泛著油光,給魯亞整體的感覺和地球上的棕熊差不多,兩米多的體長趴在擔架上感覺像是一堆肉山。和棕熊的區別可能就是暗紅色的眼楮和黑色的毛了,可惜眼鏡已經被魯亞全打爆掉了。

    “咯吱。咯吱。”的擔架呻吟聲在林間響起,在魯亞的建議下,幾人順著跑來時的路線一路摸索回去,花了兩個多小時,在阿大和阿二滿頭大汗的情況下終于找到了來時的路,也就是他們抓住榛雞的地方。那只悲催的榛雞也在中間休息的時候被阿二找了回來。

    看著這只已經僵掉的榛雞,魯亞現在不知道是該感謝它還是恨它,如果沒有它估計自己也穿越不了吧。

    粗重的喘息和擔架不堪重負的呻吟聲再次響起,魯亞已經躺在魔熊的身體上,他實在太累了,原主人臨走前抽空了這具身體的力氣,只能勞煩阿大和阿二再抬上自己了。

    太陽漸漸西沉,森林里的光線越來越暗,魯亞仰頭看著婆娑的樹影漸漸地閉上眼楮。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軍火祭司》,方便以後閱讀軍火祭司第四章 回歸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軍火祭司第四章 回歸並對軍火祭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