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魔熊來襲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炮兵團伙夫 書名︰軍火祭司

    阿大開始與阿二一頓連說帶比劃得解釋剛剛發生的事,魯亞在阿大的背上回憶了起來。

    “穿越之前他正在和朋友一起開黑,也就是英雄聯盟,不知道為什麼就穿了。”對于怎麼穿過來的,對他來說是真無所謂。

    平日里除了欺負下阿貓阿狗蟑螂老鼠,魯亞自認也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標準的宅男•吊•絲一枚,上班下班,下班上班,在一家公司一干就是5年。

    和千千萬萬的苦逼上班族一樣,天天是這樣兩點一線的生活,除了那一點微薄的僅夠房租和買煙的工資,魯亞就只剩下了對美好生活的幻想,然而幻想終究只是幻想。孤兒出身,17歲入伍,炮兵、軍械員,一干就是5年,出來以後除了擦槍、打炮啥都不會。當然,社會上也有給人“擦槍”,找人“打炮”這兩項業務,可是一個不想干,一個又沒本事干。

    滿滿的一腔抱負和熱血,隨著時間這把殺、豬刀一下一下不停的進進出出,也都流逝的干干淨淨。同事的麻木,老板的無良,大家都生活在一個壓抑與自我放逐的世界里。

    好吧,說的有些消極和傷感了,其實這些都不重要。作為一個時常犯二的樂天派,這樣的感慨對他來說只是分分鐘的事,轉頭就忘。更何況現在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等待處理。

    被穿越的這位和魯亞一樣,都叫魯亞。只是他的魯是姓,亞是名。在這里魯亞只是他的名,而他姓克雷。克雷•魯亞,就是他的全名了。

    這也是在這具原主人靈魂消失之前最深刻的記憶了。弱智,他似乎給了這個詞最好的詮釋。在他自己所存不多的記憶里,出現最多的就是吃飯和族長。其他的就是斷斷續續的發呆的畫面,這點到是和現在的魯亞愛好一樣。

    魯亞也明白了自己剛剛穿越之前,這個世界的魯亞首次施展成功了自己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祭咒。其實仔細算的話應該是完成了絕大部分,天生弱智的他,精神力弱小的可憐,強行施展祭咒,沒等他念完全部咒語,靈魂就徹底崩潰了。最後一個結束音是現在的魯亞喊出口的。也就是那一聲把阿二招回來的“靠”。

    “靠,是什麼意思啊?魯亞哥哥。”阿二問了一句。

    “靠,靠你妹啊,靠了那一下,到現在還有點迷糊。”魯亞暗自腹誹了一下。在阿大那寬大的後背上動了動,對著阿二翻了翻白眼,要不是這個吃貨,自己也許正在部落內的空地上發呆畫圈圈呢。

    原來今早一大早阿大和阿二在部落旁邊的空地上用樹枝在地上比劃摔跤,讓魯亞在一旁當裁判。當然不是因為兩人是高手,而是實在是因為他們兩個太能吃了。半大小子吃死老子。說的就是他們現在這個狀態,平時不亂跑亂鬧就一頓能吃五六個水煮“獸不理”,一旦兩兄弟玩嗨了,每人10個都只能說明當天胃口不太好。

    “獸不理”就像是魯亞以前吃的土豆和地瓜的結合體,說不上好吃,基本就是純澱粉的味道。之所以叫它“獸不理”是因為它的葉子會散發一股獸類很討厭的氣味,讓野獸避而遠之。

    所以部落周圍都種滿了這種“獸不理”,能有效的防御大部分野獸的襲擊。只是它卻不像地瓜土豆那麼高產,好年頭部落一年所有的產量加起來也僅僅夠大家勒緊腰帶吃個大半年的。剩下的幾個月就靠部落里的力士平時外出打獵來補貼了。然而獵物也不是自己跑到鍋里去的。搏殺過後獲得獵物固然欣喜,可難免的傷員也會讓部落本就困難的日子愈加難過。

    這兩貨就是被族長命令的,沒事不準亂竄亂鬧,更不準摔跤打架。獸人大多憨直,未成年的獸人智商基本也就是同齡人類的一半,听到部落里德高望重的老族長告誡自己,兩人到都是很听話。不過到底是小孩子心性,用樹枝在地上劃拉比誰厲害就是二人在憋了好久以後想出來主意。魯亞因為跟他們年紀相仿所以經常被拉去當裁判,不過至于怎麼判,這點魯亞就不清楚了。兩個傻子一個弱智一起玩游戲,誰知道能玩出個什麼鳥來。

    今天這場比賽兩人因為一點技術觀點上的不同正在征求裁判的意見。面朝部落外的阿二忽然大叫一聲,猛地站了起來,一手指著不遠處一個正在樹林邊滑翔的不明生物,一手抓起魯亞就沖向了林子里,阿大心系戰局,擔心裁判被賄賂,使自己的職業生涯蒙塵,也撒丫子追著趕了上去。

    一路上阿二嘴里喊著“鳥~,肉~肉~”腳上不停。這是真玩出了鳥來了。一直追了將近1小時,哥三個都累癱在地,“呼哧~呼哧~”喘著粗氣,一路上幾乎被拖著過來的魯亞躺在地上張著嘴直抽抽。

    “撲~稜`撲~稜,唧唧!~”不遠處傳來一陣掙扎和鳥類的叫聲,只見剛才他們追了半天的不明生物慌不擇路正向他們這邊連滾帶爬的沖來,一路上鳥毛飛舞,在婆娑的樹林間倒是有那麼一點淒美的感覺。

    離得近了,才看清原來是一只臻鳥,就像地球上的野雞差不多,一身羽毛五彩斑斕,只是這一只就顯得狼狽不堪了,一只翅子托在地上明顯是折了,身上斑斑血跡,一身鳥毛也凌亂不堪。

    當這只傻鳥沖到近前時才發現,不遠處三個龐然大物正在滿眼色咪咪的盯著他,嘴角還都掛著晶瑩的口水。這一變故讓它那比榛子大不了多少的腦仁一瞬間當機了,傻乎乎的沖著眼前一顆大樹就沖了過去。

    “ ~”撞在了離三人不到5米的大樹上。撞擊聲中夾雜著一陣微弱的“ 擦”聲,當阿二把它撿回來時已經歪著頭斷了氣了。

    場面一下熱烈起來,阿大和阿二暫時忘記了今天的比賽,專心致志的討論起了應該怎麼吃掉這只榛雞。

    阿大認為應該像吃“獸不理”一樣整只扔進石鍋里水煮著吃。阿二則感覺拿樹枝穿起來烤著吃應該更美味。魯亞只是盯著榛雞發呆沒有發表意見,不過顯然他對做法沒有意見,只要能吃相信生吃他也干得出來。

    “嗷~”一聲獸吼,把哥三個從幻想中驚醒,只見一只半人高的黑乎乎的影子快速的從遠處幾百米外的樹林間沖來,一路上碾碎了不知多少花花草草,撞斷多少樹枝藤曼。

    “魔熊!!!”阿大驚恐的瞪大了眼珠失聲叫了出來。

    “啊呀!快跑~”阿二拉起正在對著魔熊方向發呆的魯亞,另一只手抓著撿來的榛雞,一溜煙的跑了開去。

    由于當時雙方離得還算比較遠,加上獸人體質驚人,靈活的穿梭在樹林里,暫時沒有被追上的危險,可是一路上悶頭亂跑讓他們漸漸的發現好像是迷路了,加上魯亞這個“累贅”,使得他們的境地愈加危險。如果沒有魯亞,哥倆可能還能跑掉。跑了這麼久,他們發現後面的那頭魔熊應該算是頭幼熊,長的沒有族內大人們說的那麼大跑的並沒有像說的那麼快,不過跑得過並不代表能打得過,就算是幼熊,那鋒利的爪子和牙齒也不是他們兩個手無寸鐵的未成年和一個弱智能殺的了得。

    獸人天生淳樸的本性又不允許自己拋下的伙伴獨自逃命的。所以三人只能互相攙扶,拼命狂奔。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軍火祭司》,方便以後閱讀軍火祭司第二章 魔熊來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軍火祭司第二章 魔熊來襲並對軍火祭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