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鬧別扭

類別︰魔幻玄幻 作者︰雪盡馬蹄輕 書名︰宅門逃妾

    “說話!”龔炎則把茶盞往案上一摞,‘咚’的一聲,茶漬濺出幾許。

    春曉咬了咬牙,就是不吭聲。

    龔炎則氣的額頭上的血管砰砰亂跳,忽地站起身,兩步到春曉跟前,把渾身一抖就要往後退的女人扯住,冷笑道︰“沒話說了?是不是心里樂不得和人家單獨相處一整夜呢。”說到一整夜簡直能听到磨牙的聲響。

    春曉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氣的使勁把手往回抽卻抽不開,“我什麼時候承認了?我沒有……”

    “哼,說這些還有意思麼?”龔炎則把春曉的手甩開,邁步就往外去,命令道︰“以後沒爺的允許你哪也不準去!醢”

    “憑什麼!”春曉氣的都要瘋了,脫口而出。

    龔炎則一手撩著門簾,一面側頭看她,鐵青著臉道︰“看來你是讓爺寵的不知道自己是誰了,三從四德還要爺來教你麼?你若再敢違了爺的意思,打折你的腿!”省的出去招惹山精樹怪,就擱自己眼皮底下,不信看不住她、護不住她!

    龐勝雪這個小白臉,爺輕饒不了緹!

    龔炎則一身怒氣摔門而去,尋人來要給龐白點教訓,不說他如何安排,只說春曉眼見男人走了,當即氣的掉淚,想著以前哭是迫不得已,以為好了以後都是快快樂樂的日子要過,卻是還不到兩天的功夫就又哭上了,難不成她就是委屈的命?

    又想龔炎則早前看中自己也是因為有傾城顏色,如今花容月貌已毀,他便一時一刻也容不下了,這是何苦來哉,她從沒想過要纏著他不放,既是他撇開手,她也不用留戀了,這就收拾收拾走了清靜。

    登雲見春曉立在那滾瓜似的掉眼淚,愁的兩條眉毛都擰一起去了,若自己是心腹丫頭,早該上前勸慰幾句,可自己才服侍沒兩天,也沒摸透春曉的性子,並不好冒然進言。

    正犯愁,就見春曉忽然動了,幾步走到里頭,從抽屜里拿了一塊包頭的帕子,邊往頭上纏邊轉身往外頭去。

    登雲忙跟上,“姑娘正在氣頭上,不是說‘盛喜時勿許人物,盛怒時勿答人書。’嗎?姑娘此時做的任何決定都不妥當,還請三思。”

    春曉頓住腳,有些意外與登雲的‘知書達理’,不曾想曾是掃院子的粗使丫頭也讀過書,想必也是認字的,可現在不是意外登雲的優秀,而是登雲說的話,自己這麼離開,先不說能不能出的了太師府大門,光這麼不明不白的走了也不是她願意的,何況若真是自己與龔炎則溝通不當,有誤會了呢?還是應該冷靜下來再說。

    春曉听的進去勸,還轉身回來了,神色也冷靜不少。登雲見狀心頭一松,也有些高興,高興主子是個明辨事理的人,若是這樣,她多說兩句也還好些。

    “姑娘,您听奴婢說兩句。”登雲扶住春曉的手臂,把她往炕邊帶,一面說道︰“奴婢覺著三爺話里話外的意思還是擔心您居多,別的也不過是一股子酸氣,決沒有要氣走您的意思。姑娘與三爺恩愛有加,該是更能理解三爺的心情,您想想看,是不是這樣?”

    春曉卻也是一肚子委屈,素日里常說要替他人考量,可一旦真是落在自己頭上,就怎麼也理解不了,想著就抹了把火辣酸澀的眼角,道︰“我知道你是好的,多謝你勸住我,如今府里來去的人多,口也雜,幸好沒出去,不然鬧出窘相,便真的沒法收拾了,如今我哪也不去,你不用擔心,倒是麻煩你幫我打盆熱一些的水來,我這眼楮疼。”

    登雲知道這是早前哭的久了,到底落了毛病,不比常人,稍一濕了眼眶便要酸疼。

    春曉見登雲出去打水了,到底忍不住又抹了兩把淚,雖後來也想通三爺大約是吃醋的成分更多,可那說話的語氣和神色,還是將她氣的不輕,晚上草草洗漱後就上炕歇下了,也不等龔炎則。

    龔炎則回來後直接進了西屋書房,書房里頭有稍間,倒也不大冷,只心里堵挺,半夜起來往東屋來看了熟睡的春曉一眼,而後怕驚醒了她,白立威了一回,便又躡手躡腳的出去了。

    登雲守夜,看的一清二楚也不敢出動靜,只想著等天亮找機會與春曉知道,也叫春曉快些別過這個勁兒去。

    轉天龔炎則與春曉一道用早膳,見她拿著雙筷子輕輕挑著飯粒,送進嘴里的沒幾粒,冷笑著把碗筷放下,譏諷道︰“怎麼,如今再吃太師府的飯菜都不香了?怕是想太多,食欲不振吧。”

    春曉又戳了下飯粒,也不與他應聲,看的龔炎則氣都氣飽了,把手里的湯仰脖喝了就起身朝外去,竟是茶也不肯逗留吃一盞,春曉捏著筷子的手,指甲都捏的發白。

    登雲在一旁看的心急火燎,這兩個人有什麼可拗的呢,平平安安、全須全尾的坐在一處吃飯不是最好的事了麼?鑽的哪門子牛角尖?

    春曉也吃不下,勉強喝了幾勺湯,待湯都涼了,登雲要給她換一碗,她把湯匙放好,道︰“不必了,我也沒胃口,撤下去吧。”

    “姑娘,奴婢想說這事您不對。”登雲嘆口氣道。

    春曉抬頭,示意她說下去。

    登雲便把夜里三爺過來看她的事說了,又說︰“您病了那幾日,三爺一直守著,哪一餐都是隨便吃兩口就罷了,奴婢那時就想,等您醒了,該是好好吃一頓團圓飯。”見春曉果然神色動容,忙趁熱打鐵道︰“三爺擔心您擔心的顧不上換傷藥,每一回都是泉哥兒追著換,如今三爺的傷雖還沒好利索,可團圓飯總要高高興興坐下一起吃,您……您就看在三爺對您這份心上,原諒他一回,三爺哪都好,就是嘴上冷了些,您該比奴婢了解的。”

    春曉抿了抿唇角,想起一覺醒來,男人清瘦的雙頰,心頭一軟,可讓她立時落下氣勢去與龔炎則說軟話,她還覺得別扭,一時低頭不語。

    登雲細細端詳,看明白幾分,遂笑道︰“不如這樣,三爺這餐飯也沒用多少,奴婢去灶上下碗雲吞面給三爺送去,只說是姑娘吩咐的。”

    春曉咕噥著嘴角,“誰管他餓不餓。”說完臉已經紅透了,起身就往旁邊去。

    “那就這麼說定了,奴婢這就去。”登雲笑著招呼外間的婆子進來撤桌子,又興頭的去了灶上要湯面。

    春曉在窗口看著登雲朝廚房的方向去了,也緩下情緒,想著不管怎麼說,三爺對自己有恩,就是要走,也要等他真有了旁的女人,如今既是留在他身邊,還是往好了過才對。

    登雲把湯碗放進食盒,拎著往靈堂去,有小廝認得她如今是外書房唯一的婢女,都很是高看一眼,主動指著廂房說︰“三爺在里頭,沒別人。”

    登雲道過謝,往廂房門口來,敲了門,“姑娘讓奴婢給三爺送湯面。”

    屋里頭靜了靜,龔炎則才道︰“進來吧。”

    登雲規規矩矩的進了屋,把食盒放在炕上的矮桌上,又把茶具往一邊挪了,捧出湯面。

    龔炎則在一旁看著,等登雲說話,登雲卻是再沒動靜,忍不住道︰“你們姑娘怎麼說的?她那頭倔驢怎麼想起給爺送吃食,該不會是你攛掇的吧?”

    “姑娘說三爺吃的少,叫奴婢送碗湯面來,別的不曾說。”登雲低眉眼,心道︰三爺還真是把姑娘看的透透的。

    龔炎則哼了聲,雖還板著臉,卻不那麼凌厲了,之前仿佛整個人都在颶風當中,讓人覺著不定什麼時候就爆了。

    登雲暗暗松口氣,退到一邊侍立。

    “三爺……”外頭福泉的聲音傳來。

    龔炎則才拿起筷子,聞听把筷子放下,道︰“進來。”

    福泉領著兩個小廝進來,抬頭見登雲在,就是一怔,原本就是瞞著春曉姑娘的,哪想正踫上人家的丫頭,一時不知當講不當講,就在他稍作遲疑時,龔炎則問︰“這些是什麼?”

    但見兩個小廝捧著托盤,上頭放著荷花、密合兩個顏色的流光錦子,兩匣子開蓋放著滿滿登登的珠翠花鈿,另有筆墨紙硯以及古籍孤本一套。

    龔炎則目光只淡淡一掃,卻在最後一個托盤上頓住,“怎麼還送兩壇子酒?”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宅門逃妾》,方便以後閱讀宅門逃妾第382章 鬧別扭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宅門逃妾第382章 鬧別扭並對宅門逃妾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